刚刚更新: 〔天价宠妻:总裁先〕〔七两桃花运〕〔还看今朝〕〔隐婚娇妻,太撩人〕〔重生之继母苦哈哈〕〔可不可以爱上我〕〔都市阴阳师〕〔灵案录〕〔快穿萌物:我不是〕〔拄刀问天〕〔深夜冥品店〕〔快穿女王:炮灰逆〕〔妖精限量宠:大神〕〔史上最强手机地图〕〔快穿之放开那只男〕〔都市之传道宗师〕〔护花强少在都市〕〔东方次元入侵〕〔变身在漫威世界〕〔女秘书仕途笔记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百四十八章 催婚
    赵陌把画带走了。秦含真相信画到了他手里,定会得到妥善安置,便撒手不管了。

    只是赵陌嘴上说着有事要忙,需得先行离开,但人却在永嘉侯府里多耽搁了大半个时辰,还在秦含真的院子里待了一阵子,这事儿不可能瞒得过秦柏。秦柏老爷子思想还是挺传统的,虽然乐见孙女儿与未来夫婿感情和睦,但还是担心她女孩儿名声会受影响,遭人非议,特地把秦含真叫过去絮叨了半日。所幸吴少英回来了,多少转移了秦柏的注意力,因此秦含真也就是被碎碎念了这么一回,便逃过一劫了。牛氏是压根儿不知道,秦含真私下暗自庆幸有表舅在,祖父没顾得上与祖母沟通这些八卦,自己方才得逃大难。

    不过,牛氏其实如今也顾不上大孙女儿了。秦含真婚事都定了,嫁妆筹备工作进展也还算顺利,家里的管家和嬷嬷们盯着呢,出不了什么错。孙女婿是她满意的人选,贴心得很,孙女自个儿也靠谱,不用怎么管,就能过好日子了,她还有啥要操心的?只缺一个能干的儿媳妇给她做帮手,帮她操持孙女儿的婚礼罢了。

    小儿媳妇不必主持中馈,只专心照管小孙女和小孙子就行了。秦含珠每天上学很自觉,并不生事;小庄哥儿更是乖巧,让人省心得很;小儿子秦安来往于军营和家中,自有他媳妇和丫头婆子们照料侍候。牛氏的注意力本该转移到那还没影儿的大儿媳妇头上的,只是如今秦平尚未回京,她也只能忙别的事儿去了。

    吴少英这位三十多岁的大龄剩男,自然就首当其冲,成为她忙碌的对象了。秦平不在,可不就突出他了吗?秦平好歹还娶过一房妻子,有个将要出嫁的女儿,吴少英连婚都没结过呢!他既没什么丧妻的心结(据牛氏所知),人又长得一表人材,仕途也挺顺利的,家底亦不少,为人无甚不好的习惯爱好,怎么就一直不娶妻呢?!

    牛氏是无论如何也想不通,问吴少英也没有答案,便只能理解为他一直独自生活,没有亲人关怀,所以也就没人操心他的婚事了。而他本人则是自在散漫惯了,便也对婚姻大事不上心。牛氏身为师母,自认为有责任去替他把终身大事给解决了,断不能再放他散漫下去!

    吴少英回到永嘉侯府,虽然能感受到老师师母浓浓的关怀,也能与疼爱的外甥女儿秦含真团聚了,但师母逼婚的架势还是让他暗暗叫苦。其实他也明白,师母是在为他着想,象他这样无缘无故,年纪老大还不成亲,确实是极少见的。别说老师师母了,便是在金陵当官的时候,也没少遇见热心肠或是别有私心要给他做媒的上官与同僚,那些地方上的大户更没少在私底下托人递话,想要把女儿许给他,又或是嫁个庶女、远房侄女什么的给他做二房。幸好他背后有国舅府撑腰,还有黄晋成帮着转寰,否则他还真是未必能次次推托掉,还不把人往深里得罪。

    只是,在他的内心深处,仍有着心结,对于婚姻犹豫不决。对于表姐关蓉娘,随着时间的消逝,感情或许已渐渐淡了,但回想起当初失去她的那段日子,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仍然留存于心。

    这些年,他也不是没有遇上过心动的对象。他也知道自己这般独身下去,在外人看来是很古怪的,不利于他的名声与前程,更对不住他早亡的父母。他更清楚老师师母都很关心他的终身幸福,一直劝他尽早成亲。他也曾想过,要不就寻一个适合的贤淑女子,娶了算了。可是,他内心深处始终对关蓉娘存有愧疚之心,又觉得若未能忘情,再娶别人,便是对后者的不负责任。他不想随便娶一个妻子,但若是选择一个好女子,他又不忍心有负于她。如此犹豫迟疑,他始终迈不出那一步。

    有时候,吴少英忍不住会自嘲,也许他就是这样一个怯懦的人吧?

    秦含真看到表舅为祖母催婚而苦恼,也深表同情。她是觉得各人有各人的自由,如果吴少英是独身主义者,觉得一辈子不结婚,过得更自在,那她当然是尊重他想法的。只是,从吴少英的情况看来,他似乎更多的是因为无法忘情于她的母亲关蓉娘,方才迟迟不肯娶妻。秦平不肯再娶,是因为无法忘却亡妻,这倒罢了。吴少英这样算是什么呢?错过的爱情反正是回不了头了,但这份感情却又是无法让外人知晓的。吴少英有苦无处诉,只能默默坚守,秦含真便忍不住心疼他。

    人生就是这么操蛋的东西吧?吴少英与关蓉娘是阴差阳错,关蓉娘年纪轻轻就葬送了自己的性命,吴少英的人生从此为情所困。他本来是可以妻贤子孝,一家和乐的,如今却落得多年孑然一身的结果。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想通,愿意放下过去的旧情,迎接新的幸福。

    秦含真叹息着,一边安慰吴少英,一边去劝祖母牛氏:“表舅自有自己的想法,您何必一再逼他呢?他好不容易回到京城,跟咱们团聚了。做了官的人,每日也要时不时出去会会亲友,拉拉关系,应酬一下官场上的人,他也很累的,您就别再给他增加负担了,让他在咱们家里过得轻松些吧。您又不是他的亲娘!”何必管那么多?!

    牛氏没好气地道:“我还能不知道这些么?可是,正因为他没有亲娘,我这个做师母的才要多管他一管。本来你外祖母是他姨母,很该替他操心这些事才对,但你外祖母自个儿就靠不住,还成天想着要把闺女嫁给他呢,那哪儿能行呢?没得糟蹋了你表舅!只能咱们自己多替他考虑了。你祖父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这个师母就跟他亲娘是一样的。当娘的替儿子娶媳妇,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儿么?你也别总是劝我,你小孩子家,哪里知道什么才是真正为你表舅好呢?你以为他不想成亲,你不催着他,就是为他着想了?他如今都三十多了!再不娶妻生子,将来连个养老送终的人都没有,到时候他怎么办?后悔都来不及!你又不是他亲闺女,就别拦我了。”

    秦含真被祖母拿话堵了回来,无奈极了,只能换一种方式,拿小堂弟庄哥儿去吸引牛氏的注意力,让她多关注一下自家小孙子,别总是盯着吴少英。

    谁知道,牛氏抱着可爱的小孙子,仿佛又找到了新的好理由一般,把吴少英召来逗孩子。等吴少英笑着夸庄哥儿可爱了,她便劝他:“你想不想也生个这么可人疼的儿子?赶紧娶一房媳妇吧!等娶了媳妇,生了孩子,你也能天天逗着自己的孩子玩了!”

    吴少英真有些哭笑不得。秦含真则是彻底被祖母打败了。

    随着万寿节越来越近,赵陌渐渐地就不象先前那么悠闲了,几乎每天都要进宫去,皇帝和太子有事安排他去做。不过他还是尽量每天都来永嘉侯府一趟,来不及吃顿饭,就过来喝口茶,聊两句话也好,实在赶不及了,没法天天到,就隔天来。如今别院修好了,他借口搬家,每日只需要往新家一钻,再从后门出来转进永嘉侯府,外人根本不知道,也没处说闲话去,顶多就是私下议论一声,说肃宁郡王在京城的新王府,离他未婚妻家极近而已。

    当然近了,两家的正门就是前后街呢,相隔几百尺,走路就到了——不是住在附近的人,又或是清楚京城地理的,倒是未必会知道他们两家其实就紧挨着,毕竟官面上的地址根本就不在一条街上。

    赵陌来永嘉侯府,除了见秦柏牛氏以外,重点当然是未婚妻秦含真了。他也不是每天只顾着谈情说爱的,时常说说家常。两人从小一块儿长大,家常琐事本来就是他们的主要话题。

    秦含真私下跟赵陌抱怨了牛氏对吴少英的催婚之举。赵陌也是清楚吴少英心事的,明白她在叹息什么,便道:“其实若吴表舅真的扛不住,让祖母做主娶一房妻室,也未必是坏事。兴许他一时间觉得别扭,但日子嘛,过着过着就习惯了。将来他有儿有女,夫妻和睦时,对过去的事自然就会慢慢放下。我倒觉得,这比他一直独身过活,时时刻刻不忘逝者,要更强一些。吴表舅他太孤单了,需要给他添些人气。”

    话虽如此,但婚姻大事,总要当事人愿意才行。如今的关键就在于吴少英本人不乐意呀!偏偏牛氏责任心重,又不知道底里,吴少英便只能头痛了。秦含真也跟着犯愁。

    赵陌便笑着说:“既然如此,我去试探一下吴表舅的想法?若是他实在不愿意,先寻个借口搪塞一下祖母,也就是了。吴表舅回京述职,再谋升迁,本来也就是在京城留个三两月而已。如今遇上新年,顶多再留一个月。把这几个月对付过去,吴表舅有了新任命,人一走,祖母上哪儿找人催婚去?”

    似乎也只有这个办法了,但好象有些对不住祖父祖母?

    秦含真叹了口气:“行,你要是得了空,就帮着探探表舅的想法吧。你知道,这件事,我……我不大方便开口的。”不仅仅是性别与辈份的问题,让表舅知道她知情,那更尴尬。

    赵陌笑着答应了。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最强军婚:首长,〕〔白雅顾凌擎〕〔重生国民男神:九〕〔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