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未来老婆召换权〕〔绝美总裁的妖孽保〕〔魔性手游〕〔刀碎星河〕〔我的地产商生涯〕〔水墨田居小日子〕〔我的女人你惹不起〕〔盛唐高歌〕〔道术达人〕〔万界科技系统〕〔暗流之门〕〔穿越未来之当家做〕〔全职选手〕〔清穿之四爷皇妃〕〔追凶者〕〔幻想次元掠夺记〕〔凰动天下:惊世大〕〔屠天神皇〕〔唯一法神〕〔灵域兵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百四十七章 双画
    回到了自己的院子,秦含真便让丰儿帮忙,将自己的画稿找了出来,打开了其中两幅让赵陌看。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这个……是今年过年的时候画的。因为当时说好了要认真画,我花的时间就长了些,到九月才正经画完,不过不是一幅,而是两幅……”

    赵陌凑到画案前仔细一看,原来是那幅隆福寺庙会图!

    他早前心里还惦记着这幅画呢,心里想着秦含真怎么还没有画完?但后来事情一多,他就丢开手了。反正秦含真每年画的画也多,焉能幅幅他都能看见呢?只不过是因为他对逛庙会那时的记忆格外美好,所以才会多念叨几句。但秦含真的画,在他看来都是一样的好。他还想着明年正月里再带着未婚妻去逛庙会,然后重提这画的事儿,再跟秦含真约定,往后年年都逛庙会,不管是隆福寺还是哪儿的,作为夫妻俩的传统,延续上几十年,子子孙孙都传下去呢。

    原来秦含真并没有忘记这幅画,已经画完了不说,还画了两幅!

    赵陌仔细欣赏着这两幅画,只觉得两幅画虽然是同样的题材,也都是红通通、热闹闹的一片喜庆,但内容却有些不大一样。

    一幅是正常的、喜庆的新年庙会图,正中间就是隆福寺正门的大牌坊,两头各种小贩、摊子依次摆开,游玩的民众无论男女老少,形容姿势神态各异,一幅长卷上不知画了多少人,多少店铺,多少摊档,多少年节百货,全都栩栩如生,精细非常,俨然是世间罕见的民生风情画作。虽然相隔十个月,但赵陌还记得一些当时庙会上的情形,仔细回忆一下,分明就与这画卷上的情形依稀仿佛,只在一些小细节上经过调整,使得画面更加紧凑。原来秦含真是真的将自己在庙会上所见所闻照着画了下来,连那些小贩们的长相,都十分写实!

    这倒还罢了,只是把街景写实地画下来,秦含真几年前就能做到,这并不算稀罕。赵陌自己也有这样的本事,只是技巧不如秦含真好罢了。但关键的是,那画面上扑面而来的喜庆,令人只需要站在画前,就能清楚地感受得到。明明这画大部分用的是寻常的黑白水墨,间中点缀着其他颜色的颜料,赤赭青蓝之类的,哪怕是因为题材缘故,画面上多用了些深深浅浅的红,可事实上比例并不算大,至少没有把水墨部分盖过去,可整幅画给人的感觉,仍旧是过年时的大红喜庆气氛。这不是笔墨线条能造成的,而是整幅画营造出的那种气氛,来自细节中的点点滴滴,来自人物脸上、举手投足间显露出来的欢喜。

    赵陌惊叹地欣赏着这幅画作,深刻地认识到,秦含真的画技又有了巨大的提高。

    秦含真原本正小心翼翼地等待着赵陌的评价,却半天不闻他出声,转头去看他的表情,便已明白了他的看法。虽然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但她内心已经十分高兴了。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画人物还是差了点儿,不够精细,比例上可能也有些问题。为了把画上的人物尽可能画得清楚些,再把那些有特色的摊子都尽可能画全,我把摊子画得小了点儿,人物反倒画得大了点儿,在行的人估计会觉得我这画比例有些失调吧?你觉得要紧吗?是不是很明显?”

    明显?不,如果不是秦含真说,赵陌根本就没察觉到这个问题。他赞叹地道:“含真,你这画真真当世罕见!若拿出去让人看,谁敢不赞叹呢?!”

    秦含真的脸红了红:“这话就太夸张了。我是自觉有了不小的进步,画起别的画来也更有底气了,尤其是在画面布局方向,也更有把握。但要说到人人赞叹,我还差得远呢。”

    “不不不……”赵陌连忙道,“你先前的画,太子殿下与太子妃见了都赞叹不已。他二位看过多少好书画?都对你的画作另眼相看,可见是真的好。这一幅,我觉得比你先前的画又有了进益,已经有名家之风了。太子殿下若见了,只会夸得更多。倒是你不必太过妄自菲薄才是!若不信,我就拿到宫里,请太子殿下鉴赏鉴赏?”

    秦含真有些不大乐意:“先前要不是曾先生主动提,我才不会献画进东宫呢,到如今也没还回几幅来。这画是我画来自己欣赏的,更何况还有两幅,另一幅我可不打算让别人瞧见,你千万不要送到宫里去。”

    赵陌忙去看第二幅画。他方才只顾着头一幅了,竟忘了还有另一幅。

    第二幅画的内容,跟第一幅有些个不一样。如果说第一幅画画的是隆福寺庙会的正景,第二幅画画的就是他们一行人当日的行程了。半截庙会占据了画卷将近三分之一,然后便是重重民居,再到千味居。

    他们一行人同时出现在三个地段,在庙会上各人留连于不同的摊子,买年货,看杂耍;在民间中穿行时,人人面带喜庆,手中还提着各种收获——这一段很明显进行了再创作,因为实际上他们是事后才打发人回庙会上买的纪念品;最后在千味居中,每个小院落的房间门窗中露出来的客人面容与行走穿梭的伙计们,就能看出这家饭庄中有多么热闹了,接着在画面右上部分的那一处院落中,能清晰地看到他们一行主从各自吃饭喝酒聊天休息的动向,就连秦含真姐妹几个当日穿的衣裳,也都写实地画了下来,十分精细。各人脸上的五官虽然画得小,可还是精确地抓住了每人的神态特征,哪怕只有几笔,都能让观画者轻易认出那是哪一个人。

    赵陌眼尖地认出,在庙会那段,他与秦含真在人群中对视,默契微笑,眼中透露出来的情意,即便是在画外,也能让人清晰地感受在心;而在民居一段,同样不例外,他俩已经开始悄悄儿牵手了;到了千味居,两人在窗前共坐写字,眉尖眼梢更是别有一番缱绻风情。

    这幅长卷,其实比起第一幅要稍微短一些,庙会与民居部分都不长,尤其是后者,连四分之一的画卷都不够。这与其说是写实风,倒不如说更偏向写意一些,背景有些虚化了,秦含真与赵陌两人才是重点,到了第三部分的千味居,他俩占的画面就更大,份量也更明显。若说第一幅画中,比例上的不合理还不算十分明显的话,第二幅画里的比例则更随心所欲一点儿。如果是换了别的题材,秦含真一定会觉得这种笔法很别扭的,但现在她更多的是为了自娱自乐,这点任性也就无所谓了。

    赵陌欣赏着这第二幅画,是越看越惊喜。他如今明白秦含真的意思了,这一幅画,画的其实是他与秦含真的情意,果然是要留在自己手中细细欣赏的好东西,断不能拿出去叫外人看!

    他含笑瞥向秦含真:“我明白了,这第二幅画画得更好了!我更喜欢第二幅!”

    秦含真红着脸道:“其实第二幅画……我画得不如第一幅精细,是我跟你的婚事定下后才画的,那些房屋,还有庙会上的摊子、人物,就连千味居里的客人伙计什么的,我都画得有些简单了,只有咱们一起出去玩儿的人,我才画得用心一点儿,精力都用在画你和我上头了……若说细致,那肯定是比不上第一幅的。那幅画我前后差不多画了九个月呢!”

    赵陌微笑道:“两幅画都一样的好。第一幅画,我看着就能感受到那种过年的喜庆。第二幅……”他顿了顿,温柔地再看了未婚妻一眼,“我更能感受到你我之间的情意……我说两幅画都一样好,是因为表妹的画,已经能让观画之人感受到画者笔下想要表达的情思。表妹的画技,如今已是今非昔比了!”

    秦含真的脸更红了些:“你喜欢就好。我……我原也没打算把这画拿出去给别人看的。你要是想要让别人看,就只拿第一幅出去,第二幅你……你收着慢慢欣赏就好,也别跟人提起。我画的时候,连祖父都没告诉呢,也就是丰儿帮我打下手,瞄过几眼罢了。”

    赵陌叹道:“我怎么舍得拿给别人看?”但是未婚妻的画技如此高超,却只有他知道,他也同样舍不得。仔细想想,确实只能拿第一幅出去。不过这事儿不急,他得先自己留着欣赏够了再说。

    两幅画都还没装裱,只拿大张的雪浪纸衬着,再拿实地纱罩上,防尘而已。秦含真告诉赵陌:“我本来正向祖父学习装裱的技艺,想着自己装裱好了,再送给你做新年礼物的。可我学得太慢了,只有浆糊熬得还算不错,祖父说我远远还未到能独|立操作的时候,天气又渐渐冷起来,不再适合裱画,我这才把画收起来的。第一幅倒罢了,第二幅画,我实在不好意思让祖父看见。如今我索性把画送给你,随你找谁裱去。反正你找的裱画匠不认识我,也不知道画上画的是谁,心里便是有什么想法,我也不会知道了。”

    赵陌忙道:“我一定寻个好裱匠把画裱好了,要裱得比祖父更好。”他珍惜地将两幅画小心卷了起来,秦含真寻了两个画筒给他,把画装了,他亲自抱在了怀里。

    这时候他才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后悔太早把画装起来了:“对了,方才看那两幅画,第一幅有画的名字,画旁也有小字说明当日事迹原委,却没有落款;第二幅同样没有落款,连题画的诗词都不见。这也太空了些,是不是该添些题字下去?而且表妹画了两幅好画,怎能不落款呢?”

    秦含真想了想,笑道:“我画画也没个正经笔名写落款,只有两个闲章随便印印。反正这是自个儿欣赏的画,其实也没什么要紧。你要是觉得不足,那就替我添上?”

    赵陌深深地看了秦含真一眼:“好,那我就替你添上。”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