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成神风暴〕〔绝色女总裁的贴身〕〔重生之美食厨神〕〔网游之女帝攻略〕〔天下仙君一般黑:〕〔你是我的色彩(快〕〔重生之暗夜崛起〕〔国民老公追爱攻略〕〔千百轮回终成帝〕〔无限求生〕〔冷王的撩人医妃〕〔捡个总裁做老婆〕〔变身萝莉剑仙〕〔我的合租大小姐〕〔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席卷天下〕〔天空城主〕〔快穿:投喂男主〕〔都市极品医王〕〔女总裁的至尊高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百四十章 成全
    赵陌决定要成全王家嫡长孙女。

    这位姑奶奶如今已经把赵砡迷得昏头转向,只要辽王继妃还爱着儿子,并且没打算让腿残疾的小儿子取而代之,又或是在可以做祖母的年纪再冒险多生一个儿子出来培养,那就只有让步的份。这一场战役,未来不好说,目前来看,多半是拿捏住了赵砡的王家嫡长孙女占了上风。既然她注定要嫁进辽王府,赵陌又何必不试着去做个好人呢?

    她成为辽王府的二儿媳,自然比其他任何一个出身于拥有权势地位的家族的官宦千金要强。王家目前的处境,注定她无法给赵砡带来实际上的利益。而王家即使还不死心,想要借着这个女儿的再婚对象东山再起——本身就已经处于风雨飘摇之中的辽王府,又能帮到他们什么呢?不过就是未来辽王府二少夫人个人的荣华富贵罢了。

    赵陌往东宫去了一回。这种事,他不好下手,需得从宫里寻得助力。

    太子妃唐氏欣然听闻辽王嫡次子有了心上人的消息。辽王继妃真的太烦了,她纠缠了太子妃的母亲唐夫人已经有几个月了。唐夫人是一位端庄秀雅、知书达礼的贵妇人,从来在人前都是温柔和气的,但被辽王继妃骚扰得太烦,在家里已经忍不住发了几场火,进宫时也曾向女儿诉过苦。

    唐家女儿都不愁嫁,也倾向于在士林文士之中寻女婿,即便要联姻武勋世家,也要挑那些家风清正、子弟又乐于读书的人家——这大概是唐尚书妹妹错嫁带来的教训。唐家女儿除了太子妃,就没有嫁进赵氏皇族的。尤其是先前十几年,时常有小道消息说,皇家可能会从宗室中过继嗣子,唐家无论是把女儿嫁给哪一家王府的子弟,都有骑墙的嫌疑。为了表示唐家对太子绝对的忠诚,他们一向是避嫌的。如今太子地位稳固了,却又有了过继皇孙的谣言。这种时候,唐家怎么可能把女儿嫁到近支宗室王府里去?

    更别说赵砡这个人,名声不好不说,也曾谋算过皇家嗣子之位呢。把女儿嫁给他,还是做填房,不但太掉价,还会败坏了唐家清名。

    所谓赵砡要娶填房的说法,倒不是辽王继妃如今宣扬出来的。他们夫妻刚进京时,为了顺利娶到陈家的女儿,才声称要将赵砡已故的未婚妻小陈氏牌位迎娶进门为原配,然后再娶一位陈家女做填房。后来陈家拒婚,这填房之说自然是作罢了。辽王继妃向唐家求亲,说的就是娶原配。然而,先前娶陈家女为填房的说法已经广为流传了,人人都信以为真,怎么可能随辽王继妃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呢?赵砡这一回娶妻,要娶的是继室,已经在公众心目中形成了固定印象,辽王府想改也改不了。

    因此,别说唐家拒婚了,其他有点地位的官宦人家,都拉不下这个脸——陈家在京城里,除了出过一个陈良娣,又算是哪根葱?他家女儿做原配,再嫁过去的人都要低她一头,在她牌位前执妾礼,又比陈良娣这个太子侧室低了一等。就算是父兄只是六七品的低品级小官,大家族的女孩儿也是要自尊的。至于不是大家族出身的——辽王继妃也看不上。

    赵砡的婚事如此艰难,辽王继妃只能死磕唐家,扰得唐夫人不胜烦扰。唐家未许人的女孩儿都被辽王继妃在各种场合挑拣过,就更是羞恼了。太子妃唐氏对辽王继妃的行为十分愤怒,却又碍于身份,要维持未来国母的形象,不好公然训斥一位宗室长辈,但心里早已记恨住了。一旦有机会教训对方,她是绝不会反对的。

    如今,赵陌就给她提了一个极好的机会。这是赵砡自己想求的,王家嫡长孙女除了嫁过一回,曾与人和离,也没什么好挑剔的。王大老爷当年并非因罪免职,世人还都认他那尚书的头衔呢,堂堂一部尚书、前内阁重臣的嫡孙女给赵砡做填房,辽王府有什么好挑剔的呢?反正大家都是再婚,谁也别嫌弃谁了。

    当然,要寻个更好的理由去插手这门亲事,太子妃唐氏还得去寻王嫔商量。毕竟王嫔才是王家嫡长孙女的亲长。王嫔倒是不反对,只是碍于辽王府也是宗室,怕王家一贯的联姻宗室传统会再引得皇室猜忌。太子妃却没当一回事:“无碍的,赵砡一向与宫中关系疏离,又能有什么忌讳的呢?”其实这话就是在暗示,赵砡无论如何也不会成为皇室过继的嗣子,他的孩子也不会有入继皇家的资格,没什么可担心的。

    辽王府,就只有世子一脉与皇家是有缘份的罢了。但赵砡母子与原配这一支关系恶劣,日后只会越发远离中枢,成不了气候。

    王嫔心里其实多少有些担心侄孙女儿嫁入辽王府,日后不管是婆媳不和,还是受辽王府连累而吃苦,都没什么好日子可过,但她派人回娘家去试探过王家嫡长孙女的意愿,对方却十分愿意结这门亲。在娘家的日子已经很难过了,再嫁别人也不可能寻到什么好姻缘,辽王府的日子还能难过到哪里去呢?好歹一辈子的荣华富贵总是能保证的。赵砡当不当得了世子,她不在乎,她能拿捏得住这个男人,这才是最重要的。她在张家都熬过来了,辽王府又算得了什么呢?好歹赵砡不会盼着她去死。至于辽王继妃,那点手段对于王家出身的她来说,根本就不够看的。

    王嫔无语了半日,终究还是决定要成全侄孙女儿。她与太子妃唐氏联手,在皇帝面前提起了这桩婚事,想要求皇帝做主。

    皇帝对于王家的长房,如今早已没有了好感,可是王二老爷与他君臣相得几十年,王二老爷没有子嗣,妻女日子过得还算平静,只是多少受到王家失势的不利影响。想想一个亲王嫡子的婚事,原也影响不了大局,只当是给外界一个信号,表示只要王家人老老实实地,皇帝不会赶尽杀绝,也算是对王二老爷的恩典,以及对王嫔在宁化王一事上忠于皇室、大义灭亲的奖赏了。

    皇帝召来了辽王,提起赵砡的婚事,直截了当地说听闻了赵砡与王家嫡长孙女情投意合的故事,有意成全,问辽王意下如何?

    辽王意下还能如何?他如今全副心神都放在北戎密谍可能渗透进辽东,自己要负起失职的责任,正是在皇帝面前心虚的时候。况且次子的婚事,他也烦心了许久,对次子的态度正生气呢,也对妻子的哭闹感到厌烦了。既然皇帝有意要成全了赵砡,他还能说不吗?他若是还有心让次子做世子,就不能在其他事情上得罪皇帝,婚姻只是小事。王家嫡长孙女既然有办法让王嫔在皇帝面前说情,促成这门姻缘,就足以证明王家烂船还有三斤钉,这门亲事未必就亏到哪里去。陈家孤女都愿意娶了,娶个王家的再嫁女,又算得了什么?

    有辽王在御前应下了亲事,辽王继妃就算有再多的不满与不甘,都无济于事了。赵砡喜气洋洋地开始准备自己的婚礼。打了二十几年的光棍,他终于可以娶妻了!

    只不过,当艰难险阻挡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是坚信自己定要娶心上人为妻的。可一旦心愿得偿,他又开始迟疑,心想难道这真的是他想要的么?王家嫡长孙女既然有办法让王嫔在皇帝面前说情,成全二人亲事,那又为什么不先为他求得世子之位?莫非是担心他成了世子之位,两人身份相差更大,更难成亲了?

    虽然婚礼的筹备工作很快就让赵砡没空再去思考太多有的没的,但心头的疑虑还是在他心目中留下了痕迹,兴许在未来的某个时候,就会再次爆发。不过眼下,他还是先忙着娶亲吧。辽王继妃有心要借着婚事之机,让他们一家人能在京城多待些时日,以便有更多的时间为赵砡的世子之位谋算。

    可惜宗人府那边没有松口,宗室里的长辈也觉得没必要。王家愿意往辽东送嫁,辽王继妃自己就是在辽东行婚礼的,婚后才借着进京拜寿的机会拜宗庙,赵砡又有什么理由破例呢?

    赵硕再婚那一回不同,他是进京为皇帝与朝廷办事来的,身上有职司。况且,他娶原配,也是在辽东完婚的。

    事事不顺,媳妇的人选也不是她想要的,辽王继妃郁闷极了。天气渐冷,她也不知道是真着凉还是假着凉,称病在床,丈夫儿子们去看她,她还要絮絮叨叨地说许多不满的话。有时候辽王都担心,这些话要是传到宫里去,他会不会立刻就丢了亲王爵位?但他劝妻子不要再说,事情已成定局,再生气也是无用的,倒不如向前看。辽王继妃在辽东顺利惯了,被他这话戳痛了心,又忍不住气,又是哭又是骂的,只觉得丈夫儿子都对不住她。

    辽王心中对妻子再一次失望了。他不明白曾经贤惠体贴的爱妻怎么变成了如今的样子?而曾经乖巧懂事的次子,也同样变得让他看不懂了。有时候他听闻长孙赵陌在御前如何风光,什么差事办得漂亮,也忍不住思考,自己当初是不是该对长子长孙稍好一些?好歹也是自己的血脉,何苦成了仇人?到如今,只有小儿子还能帮他办点实事,可是小儿子脾气不好,又瘸了腿。后继无人,辽王府将来要何去何从呢?

    辽王老了,他开始思考一些从前从来没想过的问题,开始反省自己过去对长子长孙毫不留情的做法。

    尽管这样的思考与反省,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杀神叶欢〕〔快穿:邪性BOSS,〕〔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权路迷局〕〔贴心萌宝荒唐爹〕〔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婚心动魄:神秘人〕〔婚心计,老公轻点〕〔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