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书女配:冰山王〕〔天狱者〕〔末世之渊〕〔全息网游之暴走女〕〔极品全能狂医〕〔都市之我要吃遍天〕〔诸天狐妖大掠夺〕〔不朽魔心〕〔晚安,参谋长〕〔武断八荒〕〔最强神尊在花都〕〔汉侯〕〔我楼上的女神〕〔韩娱之灿〕〔一不小心苏成国民〕〔职场风云路〕〔至尊神魔〕〔试婚老公强势宠〕〔总裁爹地超给力〕〔美女总裁的纨绔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百三十九章 讽刺
    赵陌把兰雪兄妹这档子事甩给了赵研,就放心让他回辽王府去了。

    兰雪也好,蓝福生也好,如今都不再成气候,不过是被他捏在手心里的蝼蚁。就连他们的那些同伙,如今他也掌握住了大部分人的行踪,真到了需要下决心的时候,随时可以抓人。只是他还需要确凿的证据,才能把这件事捅到御前去,否则他一个宗室郡王,就算手里有权有人,也不好在京城里太过出风头的。

    反正那些人如果真的来自北戎,那么他们多半是从辽东潜入,辽王府无论如何也躲不过一个失察的罪名。为了不让自己被连累,他少不得要想个法子,让辽王府有机会将功赎罪。当然,不管辽王最终能做多少,这一回皇帝定会惩罚他就是了,只端看最终的惩罚力度有多大而已。

    辽王执掌辽东数十年,哪怕如今在辽东军中的影响力开始下降,在地方上的掌控力还是不错的,人手也充足。赵陌无意把自己有数的人手都撒到辽东去调查北戎奸细之事,影响自己的正经事不说,还要提防辽王府与军中的猜疑,倒不如交给辽王代劳。

    事实上,赵陌也认为,如果兰雪与蓝福生真的是北戎奸细,他们当初会潜入辽王府,自然不是冲着赵硕而来的。北戎人不可能未卜先知,又怎会知道辽王最厌恶的嫡长子将会参与皇家嗣子的竞争呢?那时候的赵硕,不但不是世子,在王府里还备受轻视,处境十分不佳,随便一个有脸面些的王府管事,都能踩到他头上。北戎人肯定是冲着辽王来的,只是拿赵硕做个踏板而已。那时辽王执掌辽东军权,大权在握,哪怕两军之间多年没有大战,每年只有几回小规模的冲突,能多收集些辽东军的情报,对北戎人也大有好处。

    方才赵陌拿辽王那几次小规模的败仗说事,疑心兰雪与蓝福生可能窃走了辽东军的相关情报,导致辽王战败,其实只是吓唬赵研而已。若不是这么说,他又如何说服辽王把这件事当成是自己的事来认真对待?其实昔年兰雪与蓝福生初潜入辽王府时,兰雪根本离不开内宅,而以赵硕温氏夫妻当时在辽王府里的处境,她若是在王府中乱走,早就被别的丫头婆子当成是大罪过,告到辽王继妃面前去了。蓝福生也是同理,赵硕没有王府实权,他又哪里来的机会去接触军事情报?

    辽王偶尔打几次小败仗,真的只是运气不好,或是武力不如人而已。因为后果并不严重,那几次小败仗也没怎么引起别人重视。

    但如今有了北戎奸细的存在可能,这文章又是另一种作法了。

    当初赵硕没有王府实权是真的,但蓝福生本人只要身处辽王府,谁又能担保他不会偷偷摸摸潜到书房之类的地方去窃取机密呢?况且,就算他不去窃取机密,也不代表他什么消息都打听不到了。当年还年轻的赵砡,时时被辽王带在身边,到军中去见识。每次有机会出府,总是忍不住跑到赵硕这里来炫耀一番,好奚落嫡长兄。赵陌小时候挺讨厌他这种行为的,记忆也格外深刻,但如今回想起来,若是赵硕身边有北戎奸细,赵砡此举分明就是在泄密了!

    本来辽王带宠爱的次子去参与军事行动,就是不合规矩的,若因为带了个孩子,造成消息外泄,让北戎人事先知道了辽东军的动向,提前有了准备……辽王就算不为自己担心,也要想想,已经有了黑历史的赵砡,如果再背上这种疏忽大意的罪名,是否还有被皇家原谅的可能了。

    事情正如赵陌所想,两日后,赵研再次上门来,就报给了他一个好消息。

    辽王对小儿子带回去的情报十分重视。哪怕他觉得皇帝再讨厌自己也不会真的撤了自己的藩地,也知道这种事一旦传出去,辽王府上下都不会有好果子吃。辽王也顾不上追究一向讨厌的长子与早死的长媳“引狼入室”的责任了,迅速派了心腹返回辽东去密查当年之事,若真有什么不该留的痕迹留下来,少不得要扫一扫尾。当然,兰雪与蓝福生的来历,也要追查清楚。还有赵陌所提到的,那百来号身份不明的兰雪同伙,到底是怎么从辽东入关的,辽王也要查清楚。若是手下将领中有人粗疏大意,又或是私通外敌——就算如今他在军中影响力已大不如前了,杀一两个人还是能办到的。

    辽王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妻子和次子。一来,是因为辽王继妃如今正为赵砡的婚事心烦,二来,他也觉得这是军中事务,是外头的政务,用不着惊动内院的妇人。辽王虽然在现任妻子面前常常表现得有些软弱,但他并没有跟女人商量军中事务的习惯。况且赵砡近日犯蠢,也让他有些失望了。如果不是没有别的儿子可以选择,他也不会依然把希望寄托在次子身上。如今次子说不定也要背上泄密的罪名,他自然要先给赵砡擦了屁股,确认无碍了,方才能腾出手来,回头教训儿子。

    赵研凭着这一回的报信之功,顺利从父亲手里讨要到了三千两银子,数箱珠宝、名贵药材以及一座位于辽东的大山庄,山庄包括有庄园房屋、林场、山地、山脚的农田以及附属的村子。就连身边侍候的几个下人,也成功转入他名下,不再受辽王继妃与赵砡的影响。辽王还不知道他的打算,只以为他是对母亲兄长失望了,怕将来受到亏待,连日常花用都要仰人鼻息,才出于怜惜,赏了小儿子这些东西,根本不知道,赵研心里早已存了自立门户的想法。

    赵研还对赵陌道:“这点东西还不够我在京城过得舒舒服服的,更何况我也到了娶妻生子的年纪了,将来我还要养家呢。没点身家基业,我就算治好了腿,也难娶到家世上佳的大家闺秀,不是么?这还只是开始呢,父王看起来似乎挺好说话的。以后找到机会,我一定会再从他手上多讨点东西过来。这事儿我暂时不会让赵砡知道,免得他坏了我的好事!”

    对此,赵陌只能表示祝福了。

    赵研看起来心情相当愉悦,不仅仅是因为从父亲那里要到了想要的东西,还因为赵砡又在婚事的问题上与辽王继妃发生了口角。

    本来,辽王继妃对赵砡的婚事,已经退让了一步,同意让他迎娶王家嫡长孙女做侧室,将来做世子侧妃了。但在正室的人选上,她要求长子必须顺从自己的安排。她认为这样的安排已经足够抬举王家嫡长孙女,却没料到后者即使是个嫁过一次的妇人,又家道中落了,也从没打算过要委屈自己。

    赵砡被母亲劝说了两日,多少有了让步的心思。他本来对王家嫡长孙女就不是十分的真爱,只是抵挡不住对方的魅力,一时冲动,才脱口而出要娶她为正妻的话。可他内心深处,其实也担心过王嫔若不能为他争取到世子之位,娶王家嫡长孙女为正室,是否不够理智。辽王继妃提出的建议,正好能让他既得到京中的助力以夺取世子之位,又能让他尽享齐人之福,与心上人长相厮守。虽然他这么做有食言的嫌疑,但只要他将来对王家女偏爱几分,想必她也不会责怪自己吧?

    男人,总是在这种问题上,对于自己的女人存有幻想。

    于是他跑去见了心上人,想说服王家嫡长孙女接受辽王继妃的安排,为了让对方不要埋怨自己食言,还故意说:“我母妃一心想让我娶个家世好、父兄有权势的妻子,那我就能得到朝廷中的助力,去争取辽王世子之位了。她不相信你们王家还有能力向皇上进言。如果王嫔娘娘能做点什么,让我母妃知道你们王家是不能小觑的,或许她就不会再反对你嫁我为妻了。”似乎是在引诱王家嫡长孙女做些什么。

    但王家嫡长孙女既没有一口答应会为他做点什么,也没有生气,她只是露出了有些难过的表情:“我早就料到二爷你是不可能遵守诺言的。即使你许诺了要迎娶我为妻,只要王妃反对,你就不可能做到。只怕这迎娶我为侧室的安排,也只是权宜之计吧?王妃的想法,我也能猜得到。二爷,你当日能跟我说,愿意娶我为妻,我就已经很感激了。我不会再奢望更多的东西,就当你从来没有说过那句话吧。今日之后,你我就不必再相见了。我会请四叔为我安排一门亲事。你就忘了我吧,没必要勉强自己。王妃想要你做什么,不做什么,你身为人子,又怎么可能不顺从呢?若惹恼了王妃,你会一无所有的。我不能看着你陷入那等境地。”

    赵砡据说当时脸色就变了。

    回到辽王府后,他再一次向母亲表示了要迎娶王家嫡长孙女为妻的想法,并且不肯接受任何其他的安排。他说:“我们早晚要把赵硕拉下世子之位的,到时候除了我,还有谁能做这个世子?有没有娶到陈家的女儿或是唐家的女儿,结果都是一样的!母妃何必非得让我娶个我不想要的女人呢?我是您的儿子没错,但我已经不是孩子了,我有我想做的事,为什么你就非得要我事事听从你的安排?难不成我是你手里的牵线木偶,只能任由你摆布么?!”

    赵研对着赵陌哈哈大笑:“我想起母妃当时的表情,心里就爽快极了!她总是嫌我不听话,觉得我不肯照她的安排行事,只一心偏着赵砡。如今,她的乖儿子也来反抗她了,说不肯听她的摆布呢!真是讽刺极了,对不对?!”

    赵陌翘起嘴角,微笑着:“确实……挺讽刺的。”王家嫡长孙女比他想象的似乎还要聪明一些。她既然一心想要嫁给赵砡,那他就成全了她又何妨呢?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阴倌法医〕〔娇妻还小,总裁要〕〔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萌宝来袭:总裁爹〕〔嫡女嚣张:鬼王独〕〔蜜爱春娇(种田)〕〔顾少的独家挚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