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麻辣小军嫂〕〔恶魔驾到:甜心撩〕〔嫡女善谋〕〔国子监绯闻录〕〔天师盗墓传奇〕〔遥望行止〕〔娇妻高高在上〕〔斗破之忍术系统〕〔梦幻天朝〕〔最强异变〕〔穿梭诸天〕〔我被系统托管了〕〔萌妃驾到:本妃是〕〔哈利波特之罪恶之〕〔史上最强狗熊系统〕〔游戏之狩魔猎人〕〔林先生,您的影后〕〔大明星的贴身保镖〕〔全能巨星奶爸〕〔都市之修真归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百三十一章 黄雀
    首领离开兰雪的院子,小心地躲开一拨巡夜的家丁,又避过了两个过路的婆子,摸黑来到了宅子的后墙根底下,然后伪装了一声猫叫。不一会儿,墙外便同样传来了猫叫声,他就知道,这是同伴们告诉他,外头一切就绪,他可以翻墙离开的意思了。

    四周无人,漆黑一片,正是逃走的好时机。他摸到自己潜进来时踩过的那堵墙,再确认了一次墙面上稍稍突出的两块砖角的位置,后退几步,助跑了一小段,然后轻轻一跃,便利用那两块突出的砖角做借力点,成功翻上了墙头。

    墙头的另一边,正等候着他的两名得力下属,一人放风,一人接应。接应之人退开几步,首领便轻轻落了地。无惊无险,顺利脱身了。

    三人立刻退走,穿过幽暗的长长小巷,到另一边的巷口跑去。

    途中首领问两个下属:“今晚可有人接近过这里?门房那边有没有人发现不对劲?”

    两人齐齐摇头:“首领放心,我们先是让人到后门守门的婆子面前出言不逊,惹她生气,误会是赵陌派出的巡夜人指使的,又另托了一拨人去安抚那婆子,将她从后门支开。除了我们,不会再有旁人发现曾经有人进过兰雪的院子了!”

    首领稍稍安心了些。这时三人已经跑到了另一边的巷口,见一辆马车早已停在那里,封得严严实实的,车夫坐得端正,手里拿着马鞭,仿佛随时都可以出发,连忙先后钻进了车厢中。

    马车的车轮是特制的,上足了油,转动起来声音很小。拉车的马四蹄也都包了布,减少马蹄踏步声的声音。等候已久的车夫轻轻甩了一记鞭子,便驾驶着马车迅速离开了那处巷口。他们穿过大小胡同,七转八转,若有人在这时候跟在他们后头,定会被他们转昏了头的。

    马车中,两名下属也终于抽出空来,问起首领兰雪的事了。首领简单地说了两人见面的经过,不大看好地说:“这妇人愚不可及!从前有蓝福生时,她办事还算顺利;后来没了蓝福生,还有珠儿,虽比不得从前得心应手,好歹也没出过大差错;如今连珠儿都没有了,珍儿娘也不可能再待在那府里当差,就指望兰雪一个?我可不敢指望她能做出什么好事来!”

    下属甲有些气愤地道:“既然她在赵硕面前承认自己没干好事,那先前又何必要往珍儿母女俩头上泼污水呢?!还有那个药的事儿,她要下药就下药,怎的药到了她手上,她反而拖拖拉拉不肯动手了?若不是她迟迟不肯用药,又粗心大意没提防小王氏的人,又怎会出这么大的事?!如今连珠儿都死了,珠儿可比兰雪要有用一百倍呢!她都死了,兰雪怎么还活得那么轻松呀?!”

    下属乙想得更多些:“首领,珍儿娘俩还活着,但以珍儿娘的脾气,应该是不会招供说实话的。我们要不要想法子救她们?还是装作没这事儿似的,完全不理会她们?”

    首领道:“不能救!不救,还能显得她俩只是听从兰雪号令行事,并非她的同伙。但要是救了,那就是明摆着告诉人她们来历有问题了。我们在赵硕府里还有人手,只是不在内院罢了。别再引起赵硕的疑心,免得这仅剩的耳目也都被他给灭了!”

    没错,他确实还有人手在赵硕的府第中做下人,否则他怎能那么轻松就冒充大夫进门了呢?只是如今他们在赵硕内院中损失的人手太多了,他不能再冒险,牺牲掉剩下的人。那不但会让他们过去多年来在赵硕身上花的心思全都白费了,还有可能打草惊蛇,让赵硕父子猜到他们背后是哪个势力在捣鬼。他们如今的计划能成功,都是靠着“出其不意”四个字。因为没有人想到他们身上,他们才会一直很顺利。可这样的幸运,终究不是永远都属于他们的。

    首领的顾虑,两名下属都能理解,只是想到同伴落入敌手,他们却束手无策,心里难免会有些不好受。

    相比于一入大昭国境不久,就被蓝福生想办法弄进了辽王府做丫头的兰雪,珠儿、珍儿母女等人与他们相处的时间更长些,情份也更深。对于轻而易举就推了珍儿母女出去做替罪羊的兰雪,他们心里都有些膈应。珠儿自尽,连尸首都不知道是如何处置的,同伴们无法为她办理后事,而珍儿母女俩更是不知几时才能重见天日,那罪魁祸首反而还好好的活着,躺在床上享清福,世上还有比这更不公平的事么?!

    下属甲想着珠儿竟然就这样死了,心里就郁闷得慌。他问首领:“如今赵硕这边已经没有指望了,我们的人手又损失得太多,不如索性弃了这条线吧?只要把兰雪处置了,不让她走漏消息,剩下一个不知道自己身世的赵祁,也查不到什么。而兰雪一死,赵硕自然就不会再与珍儿娘她们为难了。我们也好腾出手来,想法子办其他的正事儿!”

    下属乙皱眉看他:“胡说什么呢?兰雪虽蠢了些,好歹也是我们自己人,真要她闭嘴,也犯不着杀了她吧?她确实是犯了错,但并未背叛呀?!”

    下属甲冷笑一声:“这还不叫背叛?她在大昭的王公府第里真是待得太久了,久到忘了自己是谁,忘了自己的职责,只想着怎么跟人争风吃醋,怎么获得赵硕的宠爱,生出多少事来?!我们只是叫她去做个耳目、探子罢了,只要她老老实实待在赵硕后院里,为他生出个儿子来,别的事再不用她操心的,结果如何?因她的私心,蓝福生也纵着她,赵硕未能如我们所愿地入继东宫,如今更是失势了!兰雪被小王氏抓住了马脚,就立刻将身边的同伴都推出来受死。但凡她还有点儿责任心,就该知道这种时候她该自己认下罪名。反正她有个儿子在,赵硕无论如何也不会打杀了她,不过就是失宠罢了,有什么了不起的?珠儿她们还能行动如常,到处打探消息,而不是莫名其妙地丢了性命!若兰雪这样也不叫背叛,那什么才是背叛呢?!”

    下属乙与他共事多年,也知道他没少被兰雪坏事,又一向与珠儿情份深,因此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怨气。事实上,兰雪的性情与心计,确实给他们添过不少麻烦。排除同伴的身份不提,他也对对方没啥好感。

    因此下属乙也转头去跟首领说:“贾兄弟这话虽糙,道理却是明白的。兰雪如今已经没有用处了,又容易坏事,私心还重。留下她,对我们而言,风险太大了。我们虽然还有人在赵硕府中,但内院并没有人手。若兰雪被富贵荣华迷了眼,又或是一心想着儿子能飞黄腾达,故意出卖我们,我们怕是没法知道的。到那时候再来后悔,可就真真来不及了!”

    首领摇了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还有用得着她的地方,不能对她动手。”

    两名下属不由得对视一眼,心头都有个疑问:“这是什么意思?”

    首领笑了笑:“我们很快就会拥有一位身份尊贵的盟友了。他需要我们帮他对付几个人。赵硕是很适合的代罪羔羊人选,又能牵制赵陌。兰雪既然在他府中,早晚能派上用场,又何必急着处置了她?”

    首领虽然并未说得太过详细,但两名下属都明白了她的意思,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都露出微笑来:“首领既然有万全之策,那自然是再妥当不过的,是我们操心太多了。”

    马车轻声驶进了一处有些破旧的胡同,拐了两个弯,方才在一处寻常四合院民居门前停了下来。车中三人悄声下了车,其中一人上前敲响了门板。他敲得很有规律,才重复了两遍,门已经开了。

    三人迅速钻进了门里,开门的人立刻将门关上了。车夫驾驶着马车离开了小巷,朝另一边的巷口跑去。

    胡同里再度恢复了平静,周围漆黑一片。

    几名身着便衣的青壮男子从黑暗中露出脸来,盯着方才那三人所进入的那处宅子看了几眼,记下了位置与左邻右舍的环境,方才分出两名同伴,追着马车离开的方向去了,再留下两名同伴,到僻静的角落里继续监视工作,剩下的人则回头去向赵陌禀报。

    “哦?发现他们的落脚处了?”赵陌抬起头来,面露悦色,“这是好事儿。明日你们再想法子去查一查,看那宅子到底是什么人租下来的。盯紧了他们,看他们都有几个人,长什么模样,跟什么人见面说话,又打算做些什么。”

    众人忙拍着胸口打包票,声称绝不会再让这群来历不明、居心叵测的人在京城里搅风搅雨了。

    赵陌微微一笑,收回视线。他手里正拿着刚刚到手的蓝福生最新供状。虽然蓝福生还是狡猾地不肯说出自己真正的来历,但多次动刑后,多年来一直养尊处忧的他还是扛不住了,开始自作聪明地说些真假难辩的供词,却没想到,赵陌总是能从这些供词里找到破绽,推测出有用的线索,打破蓝福生的如意算盘。如今,兰雪已经算是失了势,心腹尽散,亲子背离。形势的改变,是否会让蓝福生死了心,真正为自己的安危着想,对审讯的人多说些实话呢?

    赵陌已经开始期待下一份新供词了。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肉欲娇宠[H 甜宠 〕〔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娇妻还小,总裁要〕〔我拿时光换你一世〕〔阴倌法医〕〔萌宝来袭:总裁爹〕〔嫡女嚣张:鬼王独〕〔顾少的独家挚爱〕〔蜜爱春娇(种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