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日天尊〕〔纨绔公子爱悍妻〕〔信仰万岁〕〔太玄经〕〔最强穿越修真〕〔我从天上来〕〔史上最强狂帝〕〔镇天圣祖〕〔御剑仙瑶〕〔大明闲人〕〔葬鬼经〕〔开个破车混异界〕〔邪医狂妻〕〔逆乱,青春〕〔变身之穿越异世界〕〔完美之眼〕〔万千星光不及你〕〔重生女配:嫡女医〕〔天降萌宝:爹地,〕〔都市之佣兵狂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百三十章 弃子
    兰雪的上峰脸上露出阴狠的表情,咬牙切齿地挤出一句话:“蠢货!你都干了些什么?!”

    兰雪被他这一下,方才醒过神来,只觉得委屈不已:“我……我什么都没干,我是被害成如今这般模样的。首领,你一定要帮我!若我不能重新获得赵硕的信任与宠爱,过去这么多年的心血就要白费了!连祁哥儿也会被马梅娘那个贱人抢了去,我们的计划还如何进行呀?!”

    首领听得她这话,气极反笑:“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只顾着跟别的女人争宠?别摆出一副没事人儿的样子,我问你,珠儿在哪里?珍儿和珍儿的娘在哪里?赵祁又在哪里?你又怎会变成这副模样的?!”

    兰雪缩了缩脖子,目光闪烁:“珠儿……我不知道。小王氏盯上了我们,发现了珠儿从你们手里拿的那瓶药粉了,赵硕一怒之下,就把珠儿她们带走了。我也被小王氏刺伤,如今只能被禁足在这间屋子里,根本没法与外界联系。若不是趁着请大夫治伤的机会,联系上首领,我还在着急着想办法要出去呢,原是打算收买个丫头婆子替我跑腿,可我又怕叫人察觉……”

    “早就叫人察觉了!”首领冷哼一声,“你们这府第里的护卫从前本领稀疏得很,巡夜也不大仔细,我们私下与你联系,趁夜来去不知多少次,都没人能察觉,也就是装装样子,吓唬外头人而已。可是这几日,你们府外的守卫却起码添了两倍的人手!方才我想进来,围着这府第转了两圈,发现足有八、九个人盯着,来回交叉巡逻,根本没空子可钻!若不是我行事谨慎,进来前先观察一番,这会子只怕早就叫人拿住了!”

    兰雪大吃一惊:“怎会如此?!”

    “这就要问你了。”首领冷眼看她,“我白日进府为你诊治,离开后又观察了许久,确认你还不曾叛变,方才敢出现在你面前。否则,就冲着你们府外那一圈人,再加上你们接连几日没有动静,赵硕却忽然松口说要给你请大夫,我都要怀疑,今晚会不会是有人设下了圈套,就等着我们往里钻了!”

    兰雪面色一片苍白:“不可能!我一个字都没透露过!甚至不惜自污。赵硕那等蠢人,又怎会知道我背后到底是什么人?!”

    “赵硕确实不象有这么聪明。”首领略一沉吟,“方才进来前,我留意到这府里的门房动静不对,与那外头守卫的人似乎互不相识,便猜想这两边兴许不是一伙儿的,这才利用那门房,把其中一名守卫给支开了,然后趁着那个空隙,潜到府中来。一会儿我要出去时,还得再费些功夫呢。不过由此可见,府里的人并不知道有人在府外巡视。我想……这说不定是赵陌的安排。”

    “赵陌?”兰雪有些不敢相信,“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与赵硕父子之间并不和睦,有许多事情赵硕是不会告诉他的。连赵硕都不知道我上头是谁,赵陌又怎会无缘无故派人在府外巡视?难不成他是在监视赵硕么?赵硕确实是拖了他几次后腿,但这种做法也太过了些……”

    首领轻蔑地瞥了兰雪一眼:“这就是你的猜测?你一直以来都上报说,赵陌不足为患,极好拿捏,我们还真以为他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如今看来,真是天大的误会!你长年在后宅度日,正经连正室与别的妾都还没斗赢过呢,怎么有脸说赵陌是个好拿捏好糊弄的蠢货?!你当他还是当年那个无依无靠的孩子么?他已是肃宁郡王,圣眷正隆,手下有人有钱,有兵有马,数量虽不多,对付我们是足够了!只怕他早就察觉到你的不对了,虽然没有通知他父亲,但他已经盯上了你我!今日说不定他真的设了圈套,只是没有跟赵硕府中之人商量好,才会出了这等纰漏。倘若不是你露出了马脚,他万万想不到这些。你老实说,你到底都跟赵硕赵陌父子透露了什么东西?!”

    兰雪惊慌失措:“没有,我真的什么都没说!”她慌乱地想了想,“可是珠儿和珍儿母女都被带走了,说不定……说不定是她们说的?!”

    首领冷声道:“珠儿已经死了。她是自尽的,宁死都不肯招供。你就别把脏水泼到她身上了!”

    兰雪吸了一口凉气,嚅嚅地道:“那兴许……是珍儿年纪小,受不得刑……”

    珍儿知道的秘密有限,珍儿娘兴许知道得多些,但她素来知道事情轻重,怎会不明白,招供才是死路,咬紧牙关不认,反而能活?她们是不可能说实话的。首领对她们更有信心,反倒是兰雪,他认为这个女人比他原本预料的要蠢太多了。

    首领沉声对兰雪道:“你哥哥蓝福生失踪已久,我们一直没能查到他的下落,但近日打听到了一些线索,他很可能是被人带走了。对方身着军服,但并非禁军或城卫,我怀疑,那可能是王府亲卫兵。若真是如此,那他多半是落在了赵陌手中。”

    兰雪大吃失色:“什么?!”

    首领冷哼:“希望你的哥哥最好闭紧了嘴巴,若是实在受不住刑,也能象珠儿那样,有骨气一些,自行了断,不要给我们北戎带来麻烦!”

    兰雪的脸色已是一片惨白。如果哥哥真的落入了赵陌手中,那他与小王氏联手揭穿她,是否在蓄意报复?他又知道了多少秘密?!兰雪如今真是六神无主了,她头一次觉得,兴许自己真的走到了末路。

    她慌忙抓住首领的衣袖:“首领,求您帮帮我吧!我不想死!我还有儿子,我的儿子可是大昭的宗室子弟,还是近支的!将来说不定也能封个郡王,再不济,他也有个做郡王的哥哥赵陌,日后很可能会成为皇家嗣孙!赵祁是他唯一的亲兄弟,对北戎有大用处!我们不能放弃他,不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啊!”

    首领居高临下睨着她,若不是考虑到她还有个儿子,他们早就弃了这个蠢妇了。

    他想了想,只问她:“你想要我们如何帮你?”

    兰雪一窒,如何帮?一时间她什么法子都想不出来,脑子里一片空白。

    首领看到她这模样,就知道她心里也没成算,冷笑了一声:“还是想要重获赵硕的宠爱与信任,再把儿子要回身边照顾么?”

    兰雪连忙点头。如果能做到,那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首领却只是冷冷地甩袖摔开她:“别做梦了!赵硕也是男人,怎么可能在知道你干了什么后,还愿意继续宠信你?况且你也年老色衰了,比不得他的新欢年轻漂亮。至于儿子……我问你,这回你遭了难,赵祁可曾替你求过情?可曾来安慰过你?他明明是你亲生的儿子,又不再是不知事的奶娃娃了,怎会对你没半点亲近之心?赵硕将他交给别的妾室照顾,他也一声不吭地去了?你到底是怎么养的孩子?亲生的儿子,竟然一点儿都不与你贴心?!”

    兰雪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硬着脖子道:“祁哥儿是我亲生的,又怎会不亲近我?是姓马的贱人拦着不许他来看我罢了!”

    首领冷笑,也不跟她争辩,只道:“赵硕已是明日黄花,继续在他身上花功夫,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倒是赵陌很值得关注,我们有必要在他身边安插人手。只是你早年行事不当,与他结下了仇怨,他如今是断不会信任你了。赵祁兴许可以接近他,但一个不清楚自己真正身世,又与我们并非一条心的孩子,我们如今也不敢在他身上打什么主意,只能从别处下手了。”

    兰雪听得,只觉得有些不妙:“首领,您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我们若真想要接近赵陌,其实也不是不行。他心里恼恨的,是当年我在他母亲刚刚去世时就爬上了赵硕的床,但只要我能想出个好理由来哄他……”

    不等她说完,首领就打断了她的话:“不要多事!你做什么都不可能取信于他,反倒容易打草惊蛇,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此事我自会想办法解决的,用不着你插手!你给我老老实实待在这屋子里养伤,也别擅自利用你儿子做什么,只管等我的消息就是。等到我有用你的地方时,我自会设法与你联系。”

    兰雪咬了咬唇,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成为了弃子。首领如今看不上赵硕这条路了,与其指望赵祁长大以后与同父异母的嫡兄赵陌打好关系,再说服赵祁为北戎效力,还不如直接派人接近赵陌?可这么一来,她又算什么?她还能有什么用处?她难道这辈子就要受困于这小小的四方高墙之间,受尽冷落了?!

    兰雪深吸一口气,对首领道:“你们没有门路跟赵陌接触。他是个谨慎的人,轻易不会与不明身份的外人结交。与其贸然行动,还不如让我来做引领呢!大不了你们装成与我有嫌隙的样子,他自然就不会因为我而厌恶你们了。”

    首领却摇了摇头:“用不着。我们在大昭发现了一位十分珍贵的朋友,可能与我们结成同盟。他身份贵重,又与皇家关系亲密,与赵陌也有往来。只要能与他合作,我们想要接近赵陌,并非难事。”

    他转而看向兰雪:“你不要再胡思乱想些有的没的,只管安心养伤。也不要误会自己会成为弃子,便急切的想要做些什么事,却反而给我们带来麻烦。我日后还有用得着你的地方,只是须得你能在这府中行动自如,即使不再象过去那般风光,好歹不能被困在院中,不得半点儿自由。你能办到么?你不会让我失望吧?”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最强军婚:首长,〕〔婚心动魄:神秘人〕〔爱上阴间小娇妻〕〔重生空间:慕少,〕〔皇后有旨:暴君,〕〔后娘[穿越]〕〔一欢成瘾:慕少,〕〔杀神叶欢〕〔夫人别跑〕〔军婚如火〕〔权路迷局〕〔重生校园女帝:裴〕〔与你共赏落日余晖〕〔山村透视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