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妖帝尊〕〔星王传奇〕〔火之日向〕〔金庸绝学异世横行〕〔魔煞燃血〕〔神兽召唤师〕〔伏魔师之长生诀〕〔玄天造化功〕〔玄幻之我是大反派〕〔凤还巢之悍妃有毒〕〔师门至上〕〔森罗拈花录〕〔第一婚宠:老公大〕〔万古纪元〕〔武道进化〕〔神帝争霸〕〔墓地销售那些事〕〔乱世鬼豪:邪妃祸〕〔斗天记〕〔灵武明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百二十八章 目的
    赵硕听了赵陌的转述,先是冷哼:“她可算是愿意让出这个正室之位了!因为她死不肯让贤,碍着我多少正事!”

    赵陌淡淡地问:“这么说,父亲是答应与夫人和离了?”

    “和什么离?!我明儿就给她送休书去!”赵硕恨恨地道,“她还想太太平平地带着嫁妆走人?这些年我被她连累了多少回?她以为自己一点代价都用不着付么?!”

    马梅娘柔声劝他:“世子爷,您就别生气了。当初为着您不象碤大爷那样休妻,外头多少人夸您为人厚道,有君子之风?如今若是真的把夫人休了,还扣下嫁妆,只怕当日得来的好名声就一点儿都不剩了,这又是何必?不过是些浮财罢了,夫人手里的嫁妆,这几年也折腾掉不少了,剩下那点儿子东西,世子爷哪里还看得上眼?”

    赵硕被她马屁拍得舒服,只是还有些不大想轻易放过小王氏:“那点名声算什么?横竖又不能给我带来利益。倒是我听说过一些传闻,说赵碤先前休的王三,在回老家路上病亡,其实是假的,她是改名换姓嫁人去了!倘若这是真的,王七也学她三姐那样换个身份改嫁,我岂不是被人戴了绿帽子?!若是王七老老实实地,离了我们府后,留在王家,又或是随便寻个庵堂出家清修,倒也罢了,若她改嫁她人,那我还不如让她死在这个家里!”

    马梅娘的眼神闪了一闪,面上露出几分戾气,但很快就消失了,又恢复成温婉柔顺:“世子爷这又是何必?夫人已经不能生养,就算她有心改嫁,又有谁家愿意求娶呢?随她爱上哪儿去上哪儿去吧。若是真死在咱们府里,小郡王还要为她守孝,世子爷更是连丧两妻,越发会惹人说闲话了。这岂不是得不偿失么?”

    赵硕被她这番话说动了。不错,他确实忽略了这方面的不良后果。

    马梅娘又继续劝他道:“如今夫人既然自愿下堂,不再占着这正室之位了,世子爷也可以另说一门好亲事,再娶一位贤淑的大家千金为妻。用不了几年,您便又能多添几个子嗣了。这岂不是皆大欢喜?您早些年就盼着这么一日呢,如今能得偿所愿了,就别为了一时之气,过后又后悔了!”

    赵硕含笑看她:“你倒大方,肚子里才诊出有喜,就劝我再娶一房妻室了?你不怕新来的夫人会欺负你?”

    马梅娘羞涩地笑道:“不怕,世子爷若是要再娶一房,定会千挑万选,选出位品性、家世都无可挑剔的新夫人来。我不是爱生事的人,自会礼敬新夫人,与新夫人一道用心服侍世子爷,为世子爷开枝散叶。虽说我也难免会吃点儿小醋,可在我心里,世子爷的前程才是最要紧的。我帮不上世子爷的忙,只能向菩萨祈求,愿世子爷能娶到一位称心如意的妻子了。”

    赵硕叹了口气,握住她的手:“心肝儿,这世上哪里找比你更懂事的可人儿去?从前我只当兰雪也如你这般,今日才知晓,她竟是个蛇蝎恶妇!若不是她,我如今只怕早就……”他顿了顿,当着赵陌的面,没有把话说完,但他心里却早已认定了这一点。

    如果不是兰雪捣鬼,他与小王氏也有过恩爱的时光,要是当时两人生有子嗣,王家就不会迟迟不肯倾力助他,后来甚至还有意另选他人支持。他与王家生隙,双方都出了不少昏招,最后双双未能落得好下场。如今想想,要不是兰雪,兴许形势会完全不同。即使在太子痊愈后,他无法再入继皇室,好歹也会成为宗室里的实权人物,受人尊敬,而不是仰仗儿子而活。

    赵陌轻声问父亲:“儿子该如何向夫人回话呢?”

    赵硕淡淡地道:“随她去吧,和离就和离,不过对外的说法,就说她看破红尘,想要出嫁,自请和离得了,也省得我好不容易得了几年的好名声受损。”

    赵陌眼中闪过一丝嘲讽,答应下来。

    接着他又问起兰雪主仆等人要如何处置。

    赵硕的脸色阴沉下来。他已经吩咐心腹去审问兰雪等人了。兰雪受了伤,直接装昏迷,被泼了一盆冷水后,才开始哭哭啼啼地求饶,说些他们往日恩爱的话,求他饶了自己。可是赵硕没那么容易上当,看到她那副狼狈不堪的形象,也生不出怜爱之心来。他可以容许后宅的女人为了争风吃醋搞点无碍大局的小动作,但绝对不能容忍自己的女人是别人安插到身边的奸细!即使兰雪百般哭求,他也得先弄清楚,到底是谁在背后指使她?!

    珍儿母女与珠儿也在受审。珠儿因伤得重些,已经去了半条命,当甄忠等人摆出一副要严刑拷打的架势来时,她就果断地咬舌自尽了。但从她这干脆利落的应对来看,她很可能是受过严格训练的奸细,诸如死士什么的,也间接证实了,兰雪背后的人不简单。

    至于珍儿母女俩,同样也是一句实话都没有。珍儿哭哭啼啼,珍儿娘再三咬死了自己是奉了珠儿之命办事的,并不知道那药瓶里装的是什么,就连那所谓春|药的借口,也都是珠儿事先教她的,珍儿也是奉她命令才把药送出府去,并非知情人。她们顶多就是个跑腿的,绝对不是什么奸细!

    甄忠与蒋诚等人还在追查当中,他们同时还在调查失踪多时的蓝福生。他们还记得当初蓝福生与兰雪被怀疑通奸时,曾坦承两人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妹,说不定兰雪那些药,都是从蓝福生手上得来的。但蓝福生身为赵硕的心腹,在他身边侍候了十几年,竟然为了妹妹所生的儿子,就打算断了主公的嫡系血脉,也太过分了些。这兄妹俩来历成谜,一定有问题!说不定连兰雪进府,以及爬上赵硕的床,背后都有蓝福生的谋划!倘若这人真是其他势力的奸细,那他们就必须查清楚,蓝福生与兰雪背后的人对赵硕有多少了解?那些暗地里的东西……他们都一清二楚么?!万一有人把这些事全都公布开来,赵硕可就麻烦了!

    马梅娘还向赵硕进言:“听闻兰姐姐当初给夫人下药时,祁哥儿还没出世呢,她怎知道那定然是个儿子?万一是女儿呢?她哪里来这么大的胆子,一心要阻止世子爷再生出嫡子来?万一她生的是个女儿,夫人又未能有孕,这个家就只剩下小郡王一个子嗣了。王家怎么肯帮世子爷呀?!除了存心坏世子爷的大事,真真是再没有旁的理由了!”

    这番话如同火上浇油一般。赵硕心中愤怒,看到兰雪一脸狼狈还不停地说起往日恩爱,就抬脚踢了一记窝心腿,直把兰雪踢得扑倒在床上,咳嗽不已,面上满是震惊。

    她大概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会得到赵硕这样的待遇吧?

    赵硕还冲她怒吼:“贱人!你以为你还能瞒得过我么?你真当我是傻子了!你怎么会冤枉?你有哪里冤枉了?!到这会儿了,你还说是王七在陷害你?哈!王七若真害了你,就不会直到今日才知道被你下了药!她是很蠢,才会轻易中了你的算计,但我没她那么蠢!是非曲直我还分得出来!”

    他一把揪住兰雪绫乱的头发:“快说!到底是谁指使你来坏我的好事?!你进辽王府十几年,你背后的人那么早就将你安插到我身边,是想干什么?!”

    兰雪失血不少,虽然如今伤口已经自行凝固了,也不再流血,但身体上的伤害,还是带来了负面影响。她只觉得浑身剧痛,头晕眼花,好不容易才沙哑着声音道:“我没有……我……我只是一心想往上爬……想做王府侧妃,让祁哥儿做世孙、世子……”

    到了这一步,她再如何说自己无辜也没用了,只好稍稍说一点实话,来赢取赵硕的宽恕。她心里不知有多后悔,行事不慎被小王氏发现了端倪,又怨恨珍儿母女俩行事不顺被发现了药粉,更恨曾经笼络收买的大夫未能及时出现在府中,以至于太医亲自,揭穿了她的计谋。若不是这步步错漏,她绝对不会落得如今的下场!

    真正的实话,她是不会说的,但她这话也不算是在撒谎。当初她在赵硕夫妻身边侍候多年,只是想要留在辽王府,好方便打探辽王手下军队的动向罢了,哪里想到温氏忽然死了,赵硕又有望入继皇家呢?她收到兄长蓝福生的密信,当机立断爬上了赵硕的床,并且成功怀了他的孩子——幸好顺利地一次怀上了,否则她说不定还要借助旁人之力——寻个借口上京投奔赵硕,在他身边长长久久地留下来,就是他们兄妹的计划。只要赵硕成功做了储君,将来登上九五之位,她便能一跃成为皇妃,生下的孩子也有了竞争储位的资格。

    哪怕赵硕无法入继皇家,只能做个亲王,也不要紧。就象现在这样,嫡长子赵陌据传闻会入继东宫,成为皇家嗣孙,那赵硕成为辽王之后,膝下就只剩赵祁这一个儿子了。若她能成为亲王侧妃,哪怕生下的只是庶子,有赵陌这个亲兄长在宫中支撑,封世子之位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儿。赵陌总不能让亲生父亲因无嗣而除爵吧?于是她兰雪还依然会是高高在上的亲王侧妃,赵祁日后也会继承赵硕的王位。他们仍旧可以一边享着荣华富贵,一边为本国谋取利益。

    边境承平数十年,北戎早就该休养生息,恢复元气了。可是北方气候恶劣,水草不足,百姓的日子反而过得不太好。谁会甘心放着吃香喝辣的好日子不过,继续忍饥挨饿呢?大昭有那么大的地方,那么多的粮食财物,怎么就不能分一些给他们北戎人了?

    兰雪也不想打仗,可只要她爬得足够高,让拥有北戎血液的人成为大昭最有权势的人,谁说他们就只能通过打仗,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网游之我能看到数〕〔人间极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医世神凰〕〔他从深渊捧玫瑰〕〔渡鸭之宴〕〔吾乃六耳猕猴〕〔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