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水墨田居小日子〕〔炉石传说之吊打全〕〔正直玩家〕〔惹霍成婚〕〔流放一万年〕〔泰山压顶〕〔金刚骷髅〕〔超级制造商〕〔我的妹妹叫露娜〕〔速效救星〕〔樱花之国上的世界〕〔九世轮回诀〕〔末世之无尽商店〕〔早安继承者〕〔全村人吃鸡的希望〕〔纵横万道〕〔房产大玩家〕〔太古狂魔〕〔还是地球人狠〕〔万古凌宵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百二十五章 失灵
    兰雪这话一出口,珠儿脸色大变,刚刚被押进屋里的珍儿更是吓得软倒在地,眼泪不停地往外流,但牙关反而咬得死紧,一个字都蹦不出来。

    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知道事情轻重,不可能拆自己人的台。可她还是害怕极了,她终究还是太年轻。

    小王氏已经冷笑着朝兰雪射出了利箭般的目光:“贱人,你是在说我陷害你么?我若真有心收买了你的丫头来陷害你,这瓶东西又怎会不在你屋里,反而叫你的丫头往府外送去?!这分明就是你们主仆见势不妙,意图转移证物吧?!”

    她转向赵硕:“世子爷难不成连这么明显的谎话,都能相信?可别笑死我了,原来世子爷竟是如此糊涂的人?早知道你这样蠢,我父亲当初怎么就挑中你了呢?!”

    “你给我闭嘴!”赵硕的脸色很难看。他当然没有小王氏说的那么蠢。兰雪是对自己的魅力太过有自信了,大概没想到自己的伎俩会有失灵的时候。曾经她能让赵硕对自己言听计从,但如今她已经处于失宠边缘,在赵硕心目中已经不再是温婉柔顺的爱妾,刚刚又有伤势造假设苦肉计的嫌疑,如今再有物证,赵硕并非真正的蠢人,又怎会看不出来,兰雪大有问题呢?

    他阴沉着脸问兰雪:“瓶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兰雪一噎,干笑着辩解:“世子爷,这并非妾身的东西,妾身又如何能知……”

    赵硕打断了她的话:“别耍花招!你给我说清楚,这瓶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可是夫人先前在正院那边提到的那种见不得人的药?!”

    兰雪咬咬唇,决定要死撑:“妾身当真不知……”

    赵硕冷笑:“你既然不知,那你的丫头又为何要匆匆忙忙把这东西带出府外?!”

    兰雪哽咽道:“妾身并不知道珍儿到底想做什么。世子爷,妾身也是才知道这丫头原来与妾身并不是一条心……”

    赵硕嘲讽地笑笑:“是么?既如此,那我就来审审她好了!”他转身大步走到珍儿面前,晃了晃手中的药瓶:“说!这是什么东西?!”

    珍儿害怕得浑身发抖,牙齿打颤,却伏下身去,一个字都没回答。

    赵硕的脸色更阴沉了:“你这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他大喝一声,“来人!”打算把珍儿拖出去打板子,打到她愿意开口回答为止。

    赵陌却劝住了父亲:“先前不是有丫头说,这个珍儿是奉了她娘之命,送东西出府的么?她娘也是知情人,不如把她娘也押过来审问。”

    赵硕觉得长子说得有理,便让人照办了。

    珍儿娘被押回院子里的时候,人还是懵的。她正到处找赵祁呢,怎么就忽然被几个仆妇制住,押了回来?但她瞧见正屋门口附近,珍儿正软软地伏倒在地时,心下顿时一惊,觉得有些不妙了。等她看见赵硕手里那瓶药粉时,便知道大势已去。

    赵硕把先前的问题重复了一遍。

    珍儿娘咬着唇,正绞尽脑汁想办法的时候,便听见兰雪在卧室里哭喊:“珍儿娘,珍儿,我素日待你们不薄!你们为什么要背叛我?!竟然叫人收买了,在我屋里放这等要命的东西。到底是谁指使你们这么做的?!”

    珍儿娘的脸色一白,咬牙低下头去:“小的知罪,小的……知道这种药忌讳,只是祁哥儿一天天大了,又跟小的不是很亲近,珍儿更是不如珠儿姑娘得姨娘看重,小的母女俩随时都会丢了如今的差事。小的见甄管事既能干又得世子爷看重,想着就算是给他做个二房,将来也不用愁了,便特地从外头弄了些见不得人的药,打算要寻个机会,成其好事……方才小的是见有人要来搜姨娘的屋子,生怕管事们会连小的屋子也搜了,只好让闺女悄悄儿把东西送走……”

    众人都听得愣愣地,面上露出古怪之色。

    珍儿娘这意思是……这药跟兰雪不相干,是她自己弄来的春|药?她打算用来算计甄忠?

    甄忠此时在院子里听得分明,脸上是红一阵白一阵的。

    而屋子里,兰雪也听得一愣一愣地,倒是珠儿迅速领会到了珍儿娘的用意,眼圈顿时一红,手上却用力掐了兰雪一把,总算把她掐得清醒过来。

    兰雪有些懊恼,她方才都暗示得这么明显了,只要珍儿娘说这一切都是小王氏的指使就完了,做什么要节外生枝?!她一脸的不甘心。

    珠儿气恼地瞥她一眼,心中暗骂蠢材。方才她想要栽赃,哪怕是栽到马梅娘身上,也好过栽给小王氏。若是小王氏设的套,这药就不会在搜屋时消失不见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珍儿是为了把药送走,才会向府后门跑的。这可不是设套陷害人的做法。倒是珍儿娘的说辞,勉强能自圆其说,只是说得太晚了些。在她开口前,似乎所有人都认定那药瓶中的药粉,是会致男子不孕的毒|药了。她再说那是春|药,也要别人信哪!

    赵硕便不相信珍儿娘的说法:“你既然这么说,可见这瓶子里装的药对人无害了?”他将药瓶递给一个婆子,“把它给珍儿灌下去,相信我们很快就能得答案了。”

    珍儿娘全身一震。这么多的药粉,她的女儿若是全吃下去……只怕这辈子都不可能生育了!

    可是她不能说一个“不”字。她既然撒了谎,也只能把谎言继续维持下去了。

    珍儿满面是泪地挣扎着,终究还是没能扛过粗壮婆子们的力气,被喂了半瓶药粉下去,呛得满面通红,然后软倒在地上哭了起来。

    她并没有任何异状,显然服下的并非什么春|药。

    珍儿娘颤抖着声音道:“小的被骗了……那货郎骗小的这是极好的药,只需要服下一点,就能见效的,没想到竟然是假货!”说出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她已经是泪流满面了。

    赵硕根本不相信她的话,只是如今仅看着那瓶药粉,根本判断不出它是什么东西。他转向费妈妈:“妈妈可认得这是什么?”费妈妈回答:“老奴不知,但这样的药,太医是定会知道的,世子爷可请一位太医来查验。”

    赵硕犹豫。若请了太医,就等于是家丑外扬了!

    这时候,马梅娘又走到了他身边:“世子爷,我如今总算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您别嫌我多嘴,这时候您还真要请一位太医来。不管这药是真是假,您的身体要紧,先让太医给您诊诊脉吧!”她“悄悄”地偷看了兰雪的方向一眼,“若这药当真只是奶娘私下买来做见不得人的勾当,那还罢了,母女俩一并打顿板子,撵出去就是,总不能再让这等品行不端的妇人待在祁哥儿身边。只是……若这药真如夫人所言……您还是尽早寻解药来服下才好!当日给瑛大爷看病的太医是哪一位?他应该最清楚这类药的底细,不如就请了他来?”

    赵硕面上神色变幻,过了好一会儿才道:“若是消息走漏……外头的人还不知会如何笑话我!”他不想步赵碤的后尘。

    马梅娘双眼含泪看着他:“可是世子爷的身体要紧呀!您看碤大爷如今的样子,都是叫药损伤了身体所致。世子爷身体不比以往了,您前儿还自己打趣说,上了年纪,身体就差了,其实您一点儿都不老,好好的怎会身体变弱?该不会是药性导致的吧?无论如何,还是请太医来家一趟吧!让小郡王嘱咐那太医一句,叫他别把事情说出去就是了。就是把人请过来,也有现成的借口。夫人如今身子不好,她是您的正妻,请位太医上门为她诊脉,是再合情合理不过了!”

    小王氏坐在正间的桌子旁,笑了一声:“不错,我今儿确实身体不适,被一个无耻的贱人给气着了,正想要请位太医来看看呢。”等太医来了,看兰雪还如何狡辩!

    赵硕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也不理她,只跟马梅娘商量:“兰雪刚刚伤着了,也是个现成的好借口……”

    马梅娘却摇了摇头:“世子爷,兰姐姐毕竟是个妾,早年还是王府的丫头。太医院里真正有本事的太医,未必会甘心上门来给一个妾看诊的。还是以夫人的名义吧,传到外头去,也省得别人乱嚼舌头,说您宠妾灭妻什么的……”

    赵硕觉得有理,不过是个借口罢了,便吩咐了下去。

    里间的兰雪早就急死了。她拼命朝珠儿递眼色,让后者想办法,但珠儿却只是低头沉默,眼中隐有悲意。兰雪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反掐了她一把,珠儿猛地抬头,恶狠狠地瞪了兰雪一眼,吓得兰雪不敢再有动作了,心里却是气恼不已。

    请太医的命令传到了前院,刚刚进入前院的一个提着药箱的中年男子停下了脚步,对领路的人道:“既然请了我,怎的还请了太医?这是信不过我了?”

    领路的婆子有些不耐烦地说:“谁让你来得这样迟?我们姨娘伤得可重呢!”

    中年男子抿了抿唇:“既然有太医在,还用得着我做什么?我还是别在太医面前献丑的好。”说罢转身就走。

    那领路的婆子吃了一惊,连忙追上去:“你这大夫好不讲理!来都来了,怎的连脉都不诊一诊就走了?”可惜那中年男子走得太快,她竟追不上,只能骂骂咧咧地回头,心里烦恼着不知该如何向上头回话。

    这大夫明明是兰姨娘素日用惯的,从前怎不见他有这般大的气性呢?

    婆子碎碎念着,正要进二门,却看到赵祁不知几时站在了那里,小小的孩子目光幽深,盯着前门的方向,也不知在想什么。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独宠娇妻(重生)〕〔重生巨星萌妻:总〕〔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一胎二宝:冷血总〕〔重生渔家有财女〕〔全能奶爸[快穿]〕〔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