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名气升级系统〕〔网游之神级冒险王〕〔末世之最强组织〕〔玄道之门〕〔都市修仙之主宰归〕〔重生泼辣俏娇媳〕〔皮墨儿梦游仙境〕〔九叔之兽血融合〕〔综影视之完整结局〕〔快穿:吾儿莫方〕〔一窝三宝,总裁喜〕〔腹黑总裁坏坏爱〕〔响指成仙〕〔我的老婆是狐狸精〕〔绝美女神的超级兵〕〔诛天战魔〕〔末世之狂徒崛起〕〔超级装逼抓鬼系统〕〔土拨鼠拨土〕〔文娱之我的爱情公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百一十八章 拱手
    秦含真非常郑重地跟赵陌说了许多鸦|片的危害性,以及各种瘾君子可能会用来宣传鸦|片所谓“好处”的谎言套路,也提醒他吩咐底下的商队一声,小心防范这种东西,如果在港口或是别的什么地方遇见了,千万不要手软,一定要从重从严打击掉。

    赵陌乃是近支宗室子弟,这个国家是他祖上所创立的,他对国家抱有天然的责任感,也有义务去维护朝廷与百姓的利益。既然他知道了鸦|片这种东西的害处,自然是责无旁贷地去禁止它。他只是有点好奇,这些事情,秦含真是怎么知道的呢?

    秦含真只能辩解,是因为自己在广州时遇到了例子,比如有士兵家里吸了大烟,然后家破人亡的;又比如身体健壮的青年男子吸食了大烟,结果身体一败涂地,半死不活的;还有她让李子去寻的广州当地有识名医对鸦|片效用做的分析等等。只要是她知道的,她都告诉了赵陌。

    她一个弱质少女,在这个时代,哪怕是出身于显赫的国舅府,能做的事情依然是少数的。这一回,是因为她父亲正好任职广州守备,近水楼台,而且又愿意听她进言,方才能成事。但鸦|片这种东西,如果真的那么容易取缔,她曾经所在的那个时空,就不会发生为此两场大规模战争了。目前鸦|片贸易还不算十分兴盛,在广州地方上也没有形成大规模的利益集团,再加上她父亲身份特殊,现任广州知府又很有责任心,所以才能掀起这次禁烟销烟行动。如今父亲秦平即将调回京城任职,天知道西洋商人们会不会又死心不息?广州知府又是否能坚持初衷?将来换了新知府后,又是否会因为某种私心,推翻前任的政策?

    为了以防万一,她希望能尽可能把鸦|片的害处传到当朝统治者的耳朵里和心里。除了皇帝,还有太子。赵陌与自家祖父便是最好的媒介人选了。而其中,她最能影响到的,就数赵陌了。祖父秦柏虽然疼她,但他身为外戚,其实是很少插手地方政务的。除非他明确知道鸦|片的坏处,否则绝不会轻易在皇帝或太子面前开口。如果父亲秦平回京后向他提出请求,可能情况会不同。但如今,秦含真觉得还是说服赵陌,把握更大一些。

    她态度十分肃穆,哪怕赵陌原本不明白此事的重要性,也不由自主地郑重起来。他牢牢记住了这件事,也答应回去后会吩咐下去,让手下的人和商队等小心提防留意。他的权势或许还很有限,但至少,在他的地盘上,在他可以施加影响力的地方,他不会容易鸦|片这种东西的存在。而在皇帝与太子,以及未来的皇储面前,他也会多多进言的。

    这对未婚小夫妻针对如此严肃的话题,谈了很长时间,直到秦柏与牛氏从东府回归了,他们才停下来。赵陌暗暗懊恼,竟然没有趁着两人独处的时候,多说些私房话,但想到他与未婚妻子之间,除了风花雪月,柴米油盐,竟然还能谈论国家百姓,经济民生。他的含真,果然不同于一般闺阁女子。也只有拥有如此见识和智慧的女孩儿,才会让他倾心多年呢。

    秦柏与牛氏见赵陌来了,并没有多吃惊。他几乎是天天来,再忙也是隔日就到,两三天不见人影,才稀奇呢。他们顶多是觉得好笑,没想到赵陌会来得这样巧,正赶上他们不在家里的时候。

    秦含真便问牛氏:“大伯祖母如何了?应该已经缓过来了吧?”

    牛氏啧啧地道:“她也是个苦命的,只是太招人恨些。其实许家待她不厚道,她便少惦记娘家人一点儿,又有什么要紧呢?如今她也是儿孙满堂的人了,若是真想要让儿孙们长长久久地亲近提携许家,就不该逼着亲生骨肉贴补许家人。这不是在让他们结亲,而是叫他们结仇呢。我看哪,仲海两口子,再加上他们的一对儿女,将来都不可能帮衬许家什么了,日后不对他们使坏,就是厚道人了。叔涛两口子原来还好,如今也对许家长房有了怨言。他们这些小辈,也就是看在你大伯祖母的面子上,还能与许家维持住面上情儿。等到什么时候你大伯祖母不在了,他们才不会搭理许家人呢!许家人也是不懂事,见到有便宜可占,就不顾以后了,真以为秦家娶了个许家女,便要子子孙孙任由他们驱使么?!”

    秦含真其实只是想问问东府是否请了太医来给许氏看诊,没想到会引出自家祖母这么一大段话。她有些诧异地看向祖父秦柏:“祖母这是有感而发?发生什么事了吗?”

    秦柏摇了摇头:“没什么事,大约是她们妯娌说话不大顺利,分歧太大了吧?大嫂子那个人……想要她真的放下许家,是不可能的。她这辈子都是为了许家而活,若是真的放弃许家,任由他们衰败下去,那她这几十年里所忍受的一切,又算是什么呢?”

    秦含真差点儿要翻白眼了。敢情许氏还是位忍辱负重的苦情白莲花?既然当初忍着恶心嫁给了秦松,就要秦松的子子孙孙,甚至是被她所负的秦柏一家,也要一起为她和她娘家做贡献了?拉倒吧,她乐意给自己上这样的人设,他们秦家三房还没兴趣配合呢。

    赵陌如今也对秦家长房的内情有所了解了,劝秦柏与牛氏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都已经分了家,长房的内务,三房就不好多加插手了。祖父祖母若是怜惜简哥儿,只管去跟海表叔与涛表叔说话就好。无论承恩侯夫人是什么想法,她总不可能一意孤行,越过儿子媳妇,给孙儿孙女定亲事的。再说,她老人家还要在家里养病呢,只怕也不好随意见外人吧?”

    至于这“外人”的范围,那就随秦家长房的人决定了。

    秦柏看了赵陌一眼,没有多说什么。秦含真倒是听懂了,觉得自己明日就可以去跟姚氏出出主意。牛氏似乎无所察觉,还在感叹:“防得了外人,防不了娘家人。还好如今许家有孝,谅他们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天天戴着孝往别人家里跑。趁着这一年,赶紧让仲海两口子把儿女们的亲事都定好了,大家也就能安心了。方才我离开的时候,就是这么跟仲海夫妻俩说的。”

    其他人便只是微笑。

    赵陌没有直接告诉秦柏与牛氏,秦平可能会提前回京之事。一来,皇帝还没有下明旨,吏部也未见调令,他给了秦柏牛氏一个惊喜,若是过后有什么变化,岂不是扫兴?二来,他如今也觉得让秦平降职回京,有点吃亏了。这事儿秦柏能理解,但牛氏可能会有些怨言。他不方便跟牛氏分析京中将门之间的微妙局势,还是不提的好,免得破坏了他在牛氏心目中的好形象。

    赵陌离开之后,秦含真私下跟祖父秦柏透了消息。秦柏颇为惊喜。虽然在皇帝面前提到长子的时候,他就觉得皇帝应该会有所反应。但他还以为皇帝只会在明年秦平任满后安排其调到距离京城近一些的地方,却没想到竟然会是提前调职回京。这么说来,今年除夕,他们一家能团团圆圆在一起吃顿饭了?!

    他们全家人上一次坐在一处吃团圆饭,都不知道是多少年之前的事了。那时候,长媳关氏尚在,秦安还未娶妻呢,秦含真未曾出生,孙子们都还没影儿。一眨眼,十几年就过去了……

    秦柏感叹了一回,对秦含真道:“官位品阶都不重要,回到京城,离家近,离皇上也近。只要皇上有意提携,还怕他升不了官么?虽说外头人都道皇上会压制外戚,但黄家却不在此列。你父亲当年升守备,也比一般侍卫升职要快。可见这外戚与外戚,也是不同的。最要紧的,是你父亲在地方上积攒了资历,也有了功劳傍身,可以调回京中,与我们一家团圆了。他是否愿意再娶,我不好逼他,只随他高兴就是。但他长年在外,日子过得好不好,家里人都不清楚,怎会不挂心?等他回来了,你祖母能见着儿子,摸着儿子,知道他吃饱穿暖,有人照顾饮食起居,心里安定了,说不定还能少唠叨他几句呢。”

    秦含真想起祖母牛氏那啰嗦劲儿,还有心心念念要催儿子娶妻生子的决心,对祖父的话十分存疑。

    自打许大奶奶到承恩侯府闹过一回后,许氏病倒,承恩侯府就没再派人去过许家,问后头的事了。不过这一天,因许家二房派人到秦仲海衙门里报信,却恰逢他去了别处公干,那下人在衙门里口没遮拦,泄露了口风,许大奶奶的这场闹剧,还是在小范围内传开了。不少人都觉得许家很不象话,也有人私下议论几句,问秦仲海之妻姚氏是不是真的咒人家孩子了?但大家都觉得,不管她是不是咒了,反正那等话不可能跟许大夫人之死扯上什么关系的。

    姚氏对此非常懊恼。她跟丈夫同僚的家眷还是有所往来的,只是一向有些高高在上的意思,在那些太太奶奶们之中人缘很一般。如今她为了自己的名声,不得不费心思向人澄清真相。而这一澄清,自然就得告诉人,许大奶奶是因为自己侍疾偷懒,叫丫头去给婆婆喂饭,结果害得许大夫人呛住了,咳了许久,才加重了病情,为了逃避长辈的指责,她才寻了借口,把责任往亲戚身上推的。

    许氏一直卧病休养,家里人都有意识地隔绝她与外界的联系,不许许家人上门,也不许许家的下人或姻亲、门生上门,因此她一直都不知道,长媳在外头没少坏她娘家侄媳妇的名声。

    许大奶奶则暂时顾不上自己在外头的名声了。她还得先面对许家二房婆媳的威逼。如今连丈夫都不站在她这边,儿子只会劝她一家人以和为贵,女儿虽贴心,却不好插手这等大事。她憋屈得心肝肺都疼了,却只能将中馈大权拱手相让。

    当许家的中馈之争有了结果的时候,秦幼珍母子俩也从山东回到了京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怀上反派他爹的孩〕〔总裁的贴身特助〕〔稻香〕〔引凤决〕〔大明小书生〕〔特品圣医〕〔偷个宝宝:总裁娶〕〔知青女配已上线〕〔听说你想掰弯我〕〔绝色乡野〕〔恭喜您成功逃生[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