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麻辣小军嫂〕〔恶魔驾到:甜心撩〕〔嫡女善谋〕〔国子监绯闻录〕〔天师盗墓传奇〕〔遥望行止〕〔娇妻高高在上〕〔斗破之忍术系统〕〔梦幻天朝〕〔最强异变〕〔穿梭诸天〕〔我被系统托管了〕〔萌妃驾到:本妃是〕〔哈利波特之罪恶之〕〔史上最强狗熊系统〕〔游戏之狩魔猎人〕〔林先生,您的影后〕〔大明星的贴身保镖〕〔全能巨星奶爸〕〔都市之修真归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百一十六章 错娶
    秦柏与牛氏听说许氏吐血病倒的消息后,也都吓了一跳。

    牛氏忙问是怎么回事,秦含真便把自己亲眼目睹的一切都说了,末了还叹道:“许大爷夫妻俩只顾着说自己的委屈,求大伯祖母帮他们做主,却没留意到大伯祖母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越来越苍白,明显是身体状况不妙了。虽然他们是大伯祖母的血缘亲人,但对她还真是说不上真心关怀呢。三伯父就会在把人送走后,问大伯祖母是否需要请大夫,可惜大伯祖母还在一心为娘家人着想,生怕许家传出什么不好的传闻,会影响了名声,妨碍到许峥日后的前程。”

    牛氏叹道:“大嫂子真是死心眼儿,她怎么就扭不过这个弯来呢?”

    秦柏神色淡淡地:“她这辈子做任何事都是为了许家,已经把许家视作自己最大的责任了,连亲生骨肉都可以放到一边,怎么可能扭得过这个弯来呢?”

    秦含真道:“先前许峥婚事定下的时候,我就觉得大伯祖母应该会寒心了吧?这段时间二姐姐也说她很少提起许家如何如何了,也没再说让大堂哥娶许大姑娘的话,我还以为大伯祖母以后不会再对娘家人有求必应了,没想到……方才她都快要吐血了,还要先问许家二房给三伯父报信时,是否让别人听见了。我看她对许家的这份忠诚,是扭不过来的了。长房那边还是警醒着些吧,免得什么时候大伯祖母又犯了糊涂,非要牺牲家里的儿孙,去贴补娘家。”

    牛氏听得直摇头,又抱怨许家人:“太过分了!大嫂子惦记娘家,处处为他们着想,他们得了好处,也该知道分寸才是。许家大媳妇戴着重孝跑到亲戚家里去,说人家咒她儿子,却把她婆婆给咒死了,这也是读过书的人家里太太奶奶们该说的话?!我记得她也是官宦人家的女孩儿吧?平日里瞧着行事就有些糊涂,如今竟然还做起了泼妇,真叫人想不到!”

    秦柏不清楚许大奶奶的家世,她是二十年前嫁进许家的了,那时候他还在西北做教书先生呢。牛氏从前倒是时不时会听许二夫人、许二奶奶说些八卦,但她根本没上心听,只隐约记得许大奶奶的父亲好象在偏僻地方做着官呢,其他就不清楚了。倒是秦含真,平日里跟长房那边来往得比较多,有时候也会听姚氏抱怨许家的人,因此知道得多一些。

    许大奶奶的父亲,曾经也官至从三品,是高官行列中的一员。他还曾经做过好几年的御史,据说很擅长参人,而且一参一个准,有铁面御史的名声,从来不怕得罪人,也因此受到皇帝的另眼相看,平步青云。有不少人私底下议论,都觉得他是故意踩着别人求上位的。毕竟他出身于地方上的土财主之家,说得好听点儿是耕读传家,说得难听点儿就是暴发户,祖上最高只出过秀才,连童生都没几个,直到他这一辈,才有了他这位进士,外加他儿子以荫生身份进了国子监——就是许大奶奶的兄弟。这样的出身,又非名师门下,娶的是家乡的县丞之女——他想要出人头地,别无臂助,抱准皇帝大腿,以孤臣形象求圣眷,是最便捷的一条路子。

    许大爷偶然见到许大奶奶,便有了仰慕之心,又得知她是高官之女,立时回家请父母出面求娶。当时许大夫人与许氏姑嫂俩都反对这门亲事。许大夫人希望长子能迎娶她娘家一个亲戚家的姑娘,也是书香名门之女,品性教养十分靠得住,就是父兄官位低些。许氏则觉得许大奶奶的父亲行事有失仁厚,不合君子中庸之道,而且他们家族并没有第二个能成气候的人才,独木难支,族人行事透着暴发户气息,很没有规矩,即使结了亲,也得不到多少助力,反而很可能会惹来麻烦,还不如娶个大族出身的低品阶官员嫡女,更来得实惠。

    但最终,许大老爷父子俩,加上许二老爷夫妻,都被许大奶奶父亲的高官头衔迷惑住了,还是结下了这门亲事——对方似乎也十分乐意跟皇亲国戚做姻亲。起初,许家人还是能从这门姻亲处沾到点光的,一说起许大爷的岳父身份,不少人都会对他高看几眼。他本人也觉得,能与天子近臣结亲,日后自己的前程就更不用担心了。他加紧用心攻读,准备参加次年的春闱。因他岳父预备要争取吏部侍郎之位,只要事情顺利,许大爷觉得自己的光辉前程就在眼前了!

    谁能想到,那年吏部侍郎之争的激烈程度会大大超出他们所料,偏偏许大奶奶的娘家族人在这时候又出了岔子,鱼肉乡里,闹出了人命,还被宣扬得人尽皆知。许大奶奶的父亲因是那犯事族人的仪仗,受其连累,差点儿就要丢官了。还是皇帝念及他往日功绩,从轻发落,只降了他的官职品阶,让他以从五品的知州身份,外放偏远地带,才保住了他的仕途生涯。只是从此以后,他便一直在边远地区轮转,在官场上人缘也不好,升职格外缓慢,至今还只是四品而已,恐怕这辈子都难以回到原本的高峰了。

    许大奶奶初嫁进夫家时,也是傲气过的,叫婆婆许大夫人很是看不顺眼。然而父亲被贬后,她就收敛了傲气,小心谨慎地做起了听话的乖媳妇。许大夫人只道自己已经把儿媳妇调|教好了,哪里想到,她一咽气,许大奶奶就要作了呢?据说,许大奶奶小时候是跟着她祖母长大的,很是学了不少小门小户的作派,只是她父亲高升后,将她姐弟俩接到京城,她才叫她母亲教养着,变成了淑女。不过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少了压在头上的婆婆大山,她又遇到了危机,便不由自主地露出本性来了。

    秦含真将自己知道的情况都跟祖父母说了,当中删减了无数姚氏对许大奶奶的贬低之语,不过秦柏与牛氏都不难猜出,姚氏对许家女眷,绝对是厌憎有加,说出的话也不可能客气到哪里去。

    牛氏叹了口气:“怪不得许大夫人总想着要亲自给孙子的婚事做主呢,原来当年已经娶错过一回了。”当年许家人见许大奶奶的父亲是高官,又有圣眷,便不顾对方家世家风,无视许大夫人与许氏的反对,把人娶了回来,后头会吃亏,也都是自找的。幸好许家人还要一点脸,没有因为亲家出事,就嫌弃了许大奶奶,想法子折腾她。但这也没什么用,许家行事没有触及底线,不代表他们家的家风就没有不妥了。

    牛氏对秦柏说:“我得去看看大嫂子,该劝的话,还是要再劝一遍。如今简哥儿还没定下亲事呢,可别又叫她糊里糊涂地卖了。就算简哥儿他娘咒过许峥,许峥她娘上门来寻晦气,把婆婆的死推到人家身上,也太可笑了些。说不定许家人就是想借机讹上长房,好让简哥儿他娘答应,给儿子娶许家大丫头呢。就算孝期不能议亲又如何?我看许家如今是越发不要脸了,这点礼数守不守的,对他们来说也算不了什么。只要两家彼此有了默契,私下交换了庚帖、信物,等出了孝再宣扬出去,外人又哪里知道这里头的事儿?!”

    秦柏听了,果然是要紧事,便主动表示:“我陪你过去。”

    牛氏有些不乐意:“我去跟大嫂子说说话,连三丫头都不带,没有晚辈在面前,有些话才好说出口呢。你去凑什么热闹?难不成是听说她吐了血,心疼了?”

    秦柏无奈地嗔了她一眼:“含真在呢,你又胡说些什么?我不去见大嫂,只是跟仲海夫妻俩打一声招呼。你去劝大嫂别胡乱为简哥儿择配,她未必听得进去。但若是我说的,她怎么也不至于当耳旁风。如今长房还要敬着我呢。大嫂若真想为娘家人多盘算,还真不能得罪了我。”

    牛氏这才释然了:“既如此,你就跟我一块儿去好了。咱们走夹道去前院,你在枯荣堂跟侄儿们说话吧。”

    秦柏叹息一声,苦笑着答应了。

    秦含真无语地送了祖父母出门,想不明白为什么祖母这把年纪了,还会吃祖父的醋?大伯祖母许氏,如今也是五十多岁的老太太了呀。而且不知是不是因为接连受到了娘家亲人的打击,身体又不是很好的缘故,她如今显得颇为苍老,双鬓染白,银丝缕缕,脸上的皱纹也十分明显。相比之下,牛氏虽说年纪比许氏要大些,但大概是因为生活愉快,面色红润,发色漆黑,连皱纹都不是很多,看起来要比许氏年轻好几岁,跟秦柏的外型也更相配了。许氏对牛氏而言,早就不再是有威胁的情敌了,她老人家吃的又是哪门子的飞醋呀?

    秦含真长叹一声,正打算回自个儿的院子去画画,却忽然听到下人来报:“肃宁郡王来了。”

    她顿时双眼一亮,下意识地冲着祖父祖母的位置看了一眼,嘴角就忍不住弯了起来。

    秦柏与牛氏去了东府,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的,秦安回了昌平大营,小冯氏是女眷又要带孩子,秦含珠到东府上学去了,还未回来。在这个家里,除了她,还有谁能出面招待赵陌呢?真真是任谁都挑不出不是来!

    秦含真心情愉快地来到二门上迎接赵陌的到来。赵陌见到她,十分惊喜:“祖父怎会放你来迎我?”

    秦含真轻笑道:“祖父祖母刚刚去了东府,家里再没别人能招呼你了,可不是只有我出面了吗?也是因为你来得正巧的缘故。”她歪着头看向赵陌,“你今儿又有什么上门的新鲜借口啦?快说来我听听,一会儿祖父回来了,我好向他老人家交差。”

    赵陌笑了:“什么借口?我今儿可是有正经事,才上门来的。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肉欲娇宠[H 甜宠 〕〔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娇妻还小,总裁要〕〔我拿时光换你一世〕〔阴倌法医〕〔萌宝来袭:总裁爹〕〔嫡女嚣张:鬼王独〕〔顾少的独家挚爱〕〔蜜爱春娇(种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