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书女配:冰山王〕〔天狱者〕〔末世之渊〕〔全息网游之暴走女〕〔极品全能狂医〕〔都市之我要吃遍天〕〔诸天狐妖大掠夺〕〔不朽魔心〕〔晚安,参谋长〕〔武断八荒〕〔最强神尊在花都〕〔汉侯〕〔我楼上的女神〕〔韩娱之灿〕〔一不小心苏成国民〕〔职场风云路〕〔至尊神魔〕〔试婚老公强势宠〕〔总裁爹地超给力〕〔美女总裁的纨绔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百一十二章 老娘
    黄清芳这五六年里,一直没有嫁人。她依附兄长黄晋成而居,不过一年里倒有大半的时间出门游历。有家丁家将随行,丫头婆子也不少,黄晋成也愿意供妹妹花销,嫂嫂更无怨言,她这日子过得是相当悠闲。

    秦含真与她一直保持着书信往来,都是通过吴少英转交的,偶尔也会从吴少英处得知她的消息,因此对她这几年的情况也比较了解。

    自从黄清芳与张公子婚事吹了,张公子与王家嫡长孙女的婚姻不顺,和离收场,王家倒霉,也连累了张家,如今这两家都在京城落败,不再值得旁人留意了。黄家人自然是暗爽的,不过黄清芳年纪渐大,他们也在为她的婚事着急。这几年里,黄家人不是没给黄清芳相看过人家,但她迟迟不肯从金陵回来,而且明显对嫁人的事不上心,黄晋成也愿意纵容妹妹,家里人便是再焦虑,也无可奈何。等到黄清芳超过了二十岁,还不见有嫁人的打算时,黄家人心里便也渐渐淡定下来。

    这个女儿毕竟是遭了无妄之灾的,在婚事上遇到的挫折,多少有家中长辈许婚不当的原因在。而她会被张王两家故意在外败坏名声,也是受了家族的连累。既然她因为那桩失败的婚约,对嫁人丧失了信心,只愿意留在娘家悠闲过活,那家人也只能纵容她了。黄家家大业大,还养得起一个女儿。反正黄晋成便是他们这一支日后的家主,他都不在乎妹妹不肯嫁人,旁人又有什么可说的呢?

    黄家人私下一商量,便决定不再逼黄清芳了。若她将来愿意嫁人,那自然再好不过;但若她不愿意嫁人,那就在娘家待一辈子,也没什么。家人们都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因为以她如今的年纪,真要嫁人,估计也只能给人做继室了,那能说到什么好姻缘呢?还不如在家待着强,反正将来她的侄儿侄孙们总会替她养老的。

    黄晋成与黄清芳的母亲黄三夫人,为了女儿将来的生计着想,还特地从陪嫁里头挑出了一个庄子,划到女儿名下,供给女儿日常花销,省得将来有儿孙不肖,欺负她这位不嫁人的姑奶奶。

    黄清芳嫁到闵家的那位长姐,手头也有不少私房,更是将自己在京城的一处商铺也送给了妹妹,更别提黄晋成夫妻这几年里塞给小妹妹的零花钱了。

    黄清芳如今还挺富有的,虽然还没到壕的地步,但她就算不靠侄儿侄孙们养活,只要自己花钱不大手大脚的话,也能把小日子过得舒舒服服的了。

    秦含真与她通信时,就曾给她提过不少建议,比如她出门旅游,时常是坐船走水路的,船上空间比较多,可以捎带些轻巧紧俏的货物,到外地卖出去,赚得的钱就可以贴补交通费生活费什么的;又比如她人住在金陵,正是江南最繁华的城市,她长姐送她的铺子正好是卖脂粉的,让手下的仆人从江南捎带些大牌子的胭脂香粉回京城去卖,岂不是又能赚一笔?反正黄晋成几乎是每月都要往家里送家书,赵陌与秦家族中又有固定合作的船行,跟黄晋成有长期契约,叫人捎带几大包货物,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嘛。

    黄清芳采纳了不少秦含真的建议,如今手头很是宽松,出门旅游时过得更舒服了,遇到什么有意思的当地特产,还会记得给秦含真也捎带上一份。秦含真各种羡慕嫉妒恨,也只能拿她的书信当作游记来看,过一过旅游瘾了。可惜,除了前些年往江南与岭南去的那几回以外,她估计这辈子不会有多少能出远门游山玩水的日子了。等嫁给了赵陌,出行的自由更是会大打折扣。宗室藩王,可不是想到哪儿去,就能到哪儿去的。

    秦含真长叹一声,便把这件事抛到了一边。光羡慕别人是没有用的,只会让自己越来越难受,她还是专注于自己的生活吧。想想赵陌一直以来与她相处的情形,这个未婚夫还是挺不错的。有了他的陪伴,不能出门旅游,似乎也不是件太令人难过的事,反正这个年代的道路条件与交通工具都不尽如人意,出行在外太过辛苦了,她还不如留在自个儿家里享清静呢。

    秦含真挺淡定,只是很高兴黄清芳将要回京了,以后她又多了一位好朋友能时常来往。牛氏高兴的点,却有些不大一样:“阿弥陀佛!芳姐儿要回京了,以后不会再走了吧?你爹明年就任满回来了,说不定能撮合他俩呢。那年我们去广州,好说歹说把芳姐儿也捎带上了,结果到了广州,你爹就象是木头似的,连句话都不肯跟芳姐儿说,更别说是与人家姑娘亲近亲近,愣是一点儿都不开窍。我叫他陪我们去码头逛一逛,拜拜妈祖,他居然叫别人来给我们做向导。我都快被他气死了,活该人家芳姐儿不答理他!直到离开广州回程,都没有红过一回脸!我又没法硬是把人家姑娘留下来,只得死了心。等到明年他俩都在京城了,你爹想逃也逃不过去,我这回非要说服他点头愿意再娶才行!”

    秦含真忍不住咳了一声:“祖母,您别这样。虽然您喜欢黄家姑姑,想让她给你做儿媳妇,可是黄姑姑并不想嫁人,您别做得太明显了,惹得大家尴尬,亲戚间也不好相处。”

    牛氏叹道:“我还能不明白这个道理么?只是你爹太叫人生气了!芳姐儿有什么不好的?哪里配不上他了?他怎么就能放着这么一个漂亮大姑娘在那儿,无动于衷的呢?!难不成他还真打算做一辈子鳏夫了不成?!将来他老了,病了,谁侍候他?谁继承他的香火呢?虽说他弟弟有不止一个儿子,可侄儿怎么也比不得亲生骨肉亲近呀!”

    秦含真默了一默,很想说便宜老爹还有她这个亲骨肉在,大不了将来把秦平接到肃宁养老就行了。但想到秦平才三十多岁,就要一世孤寂,也太可怜了些,她便闷不吭声。看着牛氏发泄了一顿,似乎怒火都消得差不多了,才尝试着转移话题:“吴表舅和黄大人都要回京城,他们都在金陵呢,想想启程的日子也差不多,会不会同行呀?”

    牛氏听得双眼一亮:“不错,他们在金陵时就挺熟的。这几年我一直在留心芳姐儿的消息,常让少英到黄家去做客的。他们既然都要回京,肯定会同行!我得派人给少英捎个信去,让他时时留意一下芳姐儿的消息,再帮忙打听,看她哥哥有没有给她安排婚事,回京以后,芳姐儿又是怎么打算的?她今年才二十三四岁,年纪也不算很大,嫁人还不晚。你爹是最合适她的人选了,两人无论门第家世,还是相貌年纪,都是最匹配不过的!”

    秦含真对此存疑,但她聪明地没去反驳祖母的意思。

    不过牛氏提起长子的婚事,就上了心。她跑去寻丈夫秦柏,问:“平哥明年任满,就该离开广州了吧?不能再让他待在那么远的地方了!安哥都回家里来了,平哥也该回来才是。他是时候再娶了——黄家的芳姐儿要随晋成回京,我正寻思着要去黄家探探口风,让他俩相看相看呢。这样的好媳妇上哪儿找去?从前我知道平哥心里不好受,没有逼他,但他都三十多了,还没有儿子,婚事不能再拖下去了!难不成等三丫头嫁了人,生了孩子,他才再娶么?那将来生出来的儿子,岂不是要冲着年纪比自己大的孩子叫外甥?!”

    秦柏听得目瞪口呆,万万没想到妻子已经想到孙女嫁人生子上头去了,半晌方才无奈地道:“你难不成就认定了黄家姑娘么?也别太过执着了。平哥当初待她就有些冷淡,彼此应是无意的。若是两人婚事能成,那是平哥与人家有缘份;若是婚事不能成,你也不要多说什么。婚姻大事,不是勉强得来的。至于平哥,这种事总要看他自己的心意,否则你便是逼得他娶了妻,也不可能逼他进新房吧?到时候只会是害人害己的结果。平哥跟前头媳妇之间,已有许多无法挽回的遗憾。你何苦让儿子第二回娶妻,也不能过得顺心如意一点儿呢?”

    一番话说得牛氏沉默下来,眼圈都红了:“难不成我是故意逼着儿子娶自己不中意的姑娘么?其实,只要他肯再娶,别再过如今这样孤零零的日子,他娶谁,我都认了。可他不听哪!嘴上只会哄我,实际上对我的话,从来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我也是为了他将来着想,他怎么就不能明白他老娘的心呢?!大媳妇死得冤枉,我也伤心,可是那么多年过去了,平哥也该走出来了。看到他这样自苦,我心里真的不好受!”

    说着说着,她便低下头去擦起了眼泪:“安哥前头的婚事也不好,还说过要跟个丫头过一辈子呢,如今还不是娶了一个好媳妇,生了儿子,还升了官,回了京城,一家子和和美美的。他过得这么好,我想起他哥哥如今的情形,心里就痛得不得了。平哥做错了什么?他原该象他弟弟一样过上好日子才是!可是为什么,连安哥都能享福,平哥却过得这样苦呢?”

    秦柏默然。他给老妻递了块帕子,自己却也跟着叹起气来。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阴倌法医〕〔娇妻还小,总裁要〕〔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萌宝来袭:总裁爹〕〔嫡女嚣张:鬼王独〕〔蜜爱春娇(种田)〕〔顾少的独家挚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