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麻辣小军嫂〕〔恶魔驾到:甜心撩〕〔嫡女善谋〕〔国子监绯闻录〕〔天师盗墓传奇〕〔遥望行止〕〔娇妻高高在上〕〔斗破之忍术系统〕〔梦幻天朝〕〔最强异变〕〔穿梭诸天〕〔我被系统托管了〕〔萌妃驾到:本妃是〕〔哈利波特之罪恶之〕〔史上最强狗熊系统〕〔游戏之狩魔猎人〕〔林先生,您的影后〕〔大明星的贴身保镖〕〔全能巨星奶爸〕〔都市之修真归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百零九章 丧报
    姚氏这回是真的不敢再有异议了。虽然如今婆婆许氏已经把丈夫秦仲海劝回了盛意居,看起来秦仲海似乎已经原谅了自己,但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想要再发一次火,再搬出去,也不过是抬抬脚的事儿。而这一回,她是否还能得到婆婆的帮助以及儿女们的谅解,就真的说不准了。

    姚氏其实也看得出来,秦锦华心里对这门婚事已经渐渐接受了,连秦简都跟唐涵加深了交情,俨然已经把对方当成是妹夫一般。只有她还不肯死心,总觉得女儿嫁给唐涵吃了亏,眼见着秦王妃似乎对秦锦华很是欣赏,便又忍不住打起了秦王府诸王子的主意来。秦王圣眷正隆,他王妃嫡出的几位公子,稳稳当当的便有一个郡王到手。若是秦锦华嫁过去,好歹也是位郡王妃,不比秦含真未来的前程差。

    姚氏并不是一时糊涂,忘了秦王府与唐家的关系,只是内心觉得,唐夫人永寿郡君乃是侧妃所出,秦王妃不可能真把她当成亲女一般亲近,会因为她的儿子正与秦锦华议亲,便爱屋及乌地夸秦锦华。从来嫡庶有别,秦王妃怎么可能看庶长女顺眼呢?说不定有意搅和这门亲事,给永寿郡君添堵呢。以秦王府与永嘉侯府的交情,秦王妃还不至于忽悠秦锦华,多半是真的看中了她。若是秦锦华能与秦王妃之子促成好事,岂不是皆大欢喜?到得那时,唐家也不好说什么,唐夫人毕竟是庶出,肯定要让步的。承恩侯府也不会因为这门婚事变了卦,就受到唐家人的报复……

    姚氏算盘打得啪啪响,却一点用处都没有。秦仲海根本不听她分析,就发了火,她生怕真把他气走了,只得放弃。

    但姚氏的内心深处,还是觉得秦王妃与永寿郡君不可能和睦得象是亲母女一样,这门亲事原是做得过的。之所以不能成,只是因为秦仲海早早就看中了唐涵,又与唐家人有了默契而已。秦仲海为什么会看中唐涵?全是拜许家所赐!若不是许家人在暗中捣鬼,连累得秦锦华迟迟未能定亲,又总是破坏她与人相看,在人前乱传谣言,又怎会让许多高门大户误会秦锦华曾经与许峥定过亲,不知为何被退了婚,说不定有什么毛病,因此无意联姻?秦仲海最终只能找到还算是知根知底的唐家,加上唐家女儿唐素与秦锦华交好,听说过秦锦华的冤屈,唐涵条件又还可以,才成就了这段姻缘。若没有许家,秦锦华定能找到更好的姻缘,亲王府也是攀得上的,又怎会只能屈就一个大理寺卿之子?!

    姚氏心中对许家的怨怼更深了。

    秦简考完乡试,许家那边来人问候,打听他考得如何,姚氏都没让来人去见儿子一面,就直接冷笑着把人挡了回去:“不劳许家表兄表嫂费心了,我们家孩子自然比不得府上的大少爷才华横溢,连宗室贵女都为之倾心,不过是胡乱应付考试罢了。因着考得艰难,累得不轻,如今还在休养呢,就不上门去聆听府上大少爷的教诲了,让府上大少爷管好自己吧!人人都觉得他明年春闱定能高中,可别阴沟里翻了船才好。”

    来人瞠目结舌,心里恼火,却又不敢发出来,便直接被姚氏打发了。她出得盛意居,心里委屈,便去寻许氏告状。

    许氏皱了皱眉,淡淡地道:“家里人如今都在为简哥儿的乡试担忧,简哥儿他娘也只是一时急躁罢了,并不是有心的。你回去了也不必照实说,只道简哥儿这几日累着了,需得在家休养些时日才好。替我谢过峥哥儿的好意,可桂榜还未出来呢,我们如何能知道简哥儿考得如何?等放了榜,自然就有消息了。”

    那人只觉得许氏好象对娘家人冷淡了些,明明最讨厌儿媳妇对许家的轻视,怎的今儿竟会轻轻放过?她忍不住对许氏说:“可是,姑太太,表二奶奶方才那些话,实在是说得太难听!她不把小的放在眼里,便是不把许家放在眼里,姑太太难道就不生气?”

    许氏瞥了她一眼:“那你待如何?想要我为了你一个下人出气?你以为你是谁?!”

    那人脸一红,顿时低下头去,不敢再说话了。

    许氏不客气地数落她道:“我知道你在你们大夫人面前素来有脸面,但也别忘了自己的身份才好!你这是想要挑拨我与儿媳的关系?这手也伸得太长了吧?你是许家的人,跑来我们秦家摆什么架子?你回去了,也给我小心些说话,倘若胆敢在你们家主子面前胡言乱语,以后也别到我们府里来了。我们承恩侯府招惹不起!”

    那婆子吓得连连赔罪,磕了几个头,直到许氏的脸色没那么难看了,命她“滚吧”,她才敢小心地退了出去。至于回到许家后怎么说,她自然心里有数。如今许家大不如前,还要巴望着秦家呢。许大夫人是个有气性的,万一真把她气着了,要与秦家闹起来,许家其他人岂不是尴尬?更何况,许大夫人的身体也不好,哪怕是为了她的病情着想,自己这个心腹也不该多说什么。顶多是私下里与许大奶奶含蓄地提一提,可不敢真的将姚氏的话照实转述。那话分明是在咒许峥明春落榜呢,许大奶奶知道了,是要出大事的!

    许氏虽然把许家的婆子给斥退了,但心里对姚氏的话其实并不是不膈应的。许峥是她最欣赏最疼爱的侄孙,姚氏怎能咒他春闱落榜呢?但她如今正需要修复与儿孙们的关系,再拉拢儿媳,好让姚氏、闵氏等人在许岫与卢初明的婚事上,给她做个帮手,配合她行事。否则她光是想把许岫接到家里来小住,就很难成事了,更别说还要安排许岫去接近卢家兄弟。她心里觉得许家的婆子多事,但对姚氏的态度,也挺不满的。

    她明明才帮了儿媳一个大忙,表现出了足够的善意。姚氏如今恩将仇报,算什么意思?!

    她把儿子秦仲海叫了过来,提了提方才许家婆子的话,道:“我已经教训过那婆子,让她回许家后不要乱说话了。只是你媳妇今儿到底是怎么了?便是她从前对峥哥儿有些不满意,如今也事过境迁了,看在两家亲戚的份上,她好歹要做到礼数周全吧?明明知道许家最在意的就是峥哥儿的前程,她还非要在这种事上咒人家,到底是想做什么?!你去问问她,是不是非要我这个老婆子亲自向她赔不是,她才能消了气,继续与许家做亲戚往来?若是如此,我大不了舍掉这张老脸就是了。”

    秦仲海心中隐隐能猜到,姚氏估计只是因为秦锦华的婚事迁怒许家而已。他也没有多说,便道:“姚氏对许家素来有心结,如今许家行事,更是没把您老人家放在眼里,她孝顺您,才会为您抱不平的。若是您觉得这么做不好,儿子回头告诉她一声,让她别再给许家人脸子瞧就是了。您也别误会了她,她怎会要您给她赔罪呢?她没有这样的胆子。”

    许氏只觉得儿子的话简直就是在颠倒黑白,但也明白这就是他的态度了。她无可奈何:“既然你这么说了,那这回就算了吧。日后你们两口子即便是对许家有什么不满,也须得记得,那是你亲娘舅家呢。血浓于水,怎能说疏远就疏远呢?如今你大舅舅有了难处,你二舅舅和表兄弟们也受了连累。只要是你力所能及的,能帮一把就帮一把。亲戚间往来,不就是讲究个互相扶持么?”

    秦仲海扯了扯嘴角,似乎露出了一个有些嘲讽的笑:“儿子明白。”

    这事儿就算是过去了。但姚氏对许家,还是始终和气不起来,顶多是听了秦仲海的劝,不再嘲讽得那么明显而已。不过听说了许家遇到什么祸事,她嘴上会说些担忧的套话,心里还是幸灾乐祸居多的。

    在七月初许峥与鲁大姑娘定亲时,还表现得十分精神健硕、容光焕发的许大夫人,不知为何,好象忽然失去了精气神一般,在八月中秋过后,便一路衰弱下去。许家人原本还封锁消息,到得后来,都有些慌了,只能告知亲友,又去求许氏,帮忙请个太医来家,给许大夫人看诊。

    前后来了两位太医,诊断的结果都是不容乐观。许大夫人久病多时,怕是早已油尽灯枯。长孙定亲那时的健硕,多半是回光返照而已。其中一位太医还劝许家人,尽快做些准备,说不定还能冲一冲。

    许家人惊慌失措。许大夫人虽说病了小一年,但一直以来精神都还过得去,期间还时不时有所好转,谁能想到她忽然说病重,就病重了呢?家里人都没预料到有这种事,因此什么都没准备,还是许氏带了秦仲海与秦叔涛过府,让两个儿子出面去帮忙操持,才买到了一副不错的棺木,又备下了些其他物事。

    过得两日,许大夫人依然没有好转,甚至都失去意识了。还没有离京的鲁家人已经开始哭。秦简、秦锦华与秦锦容、秦端等几个孩子也顾不得曾经的禁忌,亲自到许家来看望这位舅祖母。

    乡试放榜那日,喜报与丧报几乎是同时到达了承恩侯府。秦简与唐涵两人都榜上有名,得中举人。同时,许大夫人的丧信也被送到了许氏手中。

    秦简与唐涵都决定了明年春天要下场一试。然而许峥却因为要守祖母的孝,注定了无法参加这一科春闱了。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肉欲娇宠[H 甜宠 〕〔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娇妻还小,总裁要〕〔我拿时光换你一世〕〔阴倌法医〕〔萌宝来袭:总裁爹〕〔嫡女嚣张:鬼王独〕〔顾少的独家挚爱〕〔蜜爱春娇(种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