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嫁小妻有点甜〕〔混世小刁民〕〔宠妃撩人:摄政王〕〔尘封已久的记忆〕〔市委大秘〕〔顾少的宠妻〕〔爹地给钱,妈咪借〕〔透视兵王在山村〕〔极品对手〕〔开个诊所来修仙〕〔我家王妃初养成〕〔重启飞扬年代〕〔重生之妖孽人生〕〔三界独宠之盛世长〕〔五零俏军嫂养成记〕〔回到八零当女兵〕〔五神天尊〕〔重生之肆意的人生〕〔狂拽帝少:乖萌小〕〔毒医凰后:妖孽世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百九十七章 蘸料
    第二百九十七章 蘸料第(1/2)页

    天:

    小冯氏摔倒事件,最终调查出来的结果,是一场意外。

    丫头们大清早上厨房去抬早饭,因路上遇到点小事,耽搁了时候,回到西院时,已经有些晚了。她们生怕会被小冯氏责怪,便加快了脚步。谁知不巧,遇到洒扫上的粗使小丫头提着小半桶水过来,两边撞上了。盛早饭的食盒摔到地上,最上头的盖子掉了出来,里头放着的蘸料碟子洒了,落到地面上,淌了一地。

    由于要赶时间,丫头们不敢吵闹太过,勒令那撞上来的小丫头收拾好残局,过后到管事嬷嬷那里领罚,便匆匆收拾了食盒送了上去。反正早饭大部分都没事,少一碟蘸料,问题也不大。但那粗使小丫头心里害怕会被大丫头们逮住了骂,提着桶跑了,并没有完成自己的任务。小冯氏用过早饭后出门,依照每日的习惯在游廊里散步,就这么运气不好,踩在了那滩油乎乎的蘸料上,滑倒了。

    这个结果拿到永嘉侯府的几位主子面前,别人不知怎么想,秦含真就先不信了:“蘸料跟油是两回事,蘸料颜色应该很深吧?就算五婶没注意到,她身边跟着侍候的人难道也看不见?我分明听五婶身边的月桂说得很清楚,地上那滩是油,颜色很淡,几乎看不出异状的油,所以五婶才没有发现异样,一脚踩了上去。”

    虎嬷嬷道:“可是后来我们去查的时候,地上分明就是一滩蘸料呀!都被踩得乱七八糟的了,颜色倒是不算深,兴许是月桂她们没有留意,毕竟是每天走惯的地方,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差错,她们也是没想到……”

    秦含真皱紧了眉头:“那丫头们送完早饭,就没有回来瞧瞧地面上是否清洁干净了吗?院子里也不是只有一个人负责洒扫,跑了一个粗使的小丫头,别人难道就不会干活了?我记得祖母曾经吩咐过,五婶出门散步时,丫头们必须提前检查清楚,确认她要走的路上不会有任何障碍物或是小石头什么的,难道就没人发现那一滩油?”

    虎嬷嬷叹道:“确实是她们疏忽了,因此我也跟夫人说,五奶奶身边的几个大丫头,还有院子里洒扫的人,都要重罚的。尤其是那个跑了的粗使小丫头,若不是她没把差事办好,五奶奶就不会有这一劫了。只是五奶奶心善,要为身边的人求情,因此我们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来请夫人的示下。”

    牛氏皱眉道:“犯了错当然要罚,不过如今安哥媳妇要坐月子,孩子也离不得人照顾,贴身侍候的几个丫头,暂且先寄下这顿板子,过后再补上就是。洒扫上的人全都换了!还有侍候出门的人也要换掉!我吩咐过的事,她们还不上心,粗心大意到这个地步,难不成我还要宽恕了不成?!你们五奶奶若是心软,就告诉她,说这是我吩咐的。心软也要看地方看时候,如果觉得下人可怜,明知道她犯了错也要放过她,那以后还有谁会守规矩?反正不会受罚,个个都不用听话得了!”

    惩罚的决定就这么定下来了,小冯氏没有任何异议。她其实只是觉得自己身边的人应该没问题,不过她自己说不清当时踩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她大腹便便地,也看不清身前的地面上都有些什么,但她当时穿的是软底的绣鞋,感觉脚下踩到的应该是滑溜溜的液体。再者,她的鞋底和裙摆处,也沾到了油料。不过这些衣物鞋袜事后已经被丫头们清洗过了,没留下什么痕迹,只有侍候她换衣换鞋的丫头对此还有些印象,另外则是负责浆洗的媳妇子表示,裙摆上沾的是油污而非蘸酱。

    西院游廊入口处的地面上,到底洒的是油还是蘸料,似乎成了一个谜。有人说看到是油,有人说看到的是蘸料,竟没个统一的说法。牛氏听得不耐烦,也懒得理会,反正疏忽大意、玩忽职守的人就该罚。除了近身侍候小冯氏的几个大丫头因为还要侍候小冯氏坐月子,暂时逃过一劫外,其他人该挨板子的挨板子,该丢差事的丢差事,西院上下几乎都没逃过去,也就是秦含珠与金环屋里的丫头们躲过了而已。

    牛氏很快就不再关注这件事了。她的注意力被小孙子的洗三礼给吸引住了,还催着丈夫秦柏赶紧给小孙子起名字,就算大名想不好,小名也该有一个。她还催着小儿子秦安,赶紧多告几天假,好回来照看媳妇儿子。牛氏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当她发现小冯氏摔倒只是“意外”之后,便没有再深究下去了。反正倒的是油还是蘸酱,都一样是油乎乎的东西。

    秦含真却对这个结果不太满意,她认为这里面一定有问题。油与蘸料差得很远,哪怕都是油乎乎的东西,后者会被放在早饭食盒里送过来是正常现象,前者却没有道理会出现在送往西院的早饭里。还有,如果说洒扫小丫头导致了这滩油的出现,她本身是西院里的人,又被几个大丫头看到她做了什么,为什么要丢下活计逃跑呢?难不成她这一逃,旁人就找不到她,不会罚她了么?这小丫头已经是十一二岁的人了,不至于年幼无知到这个地步。

    提早饭食盒进屋的丫头们离开后,现场只剩下这小丫头一个人,其余人都离她有一段距离,据说有人远远地瞧见她有蹲下身擦地板的动作。她都开始擦地板了,怎么就没把那滩油或者蘸料擦掉呢?又为何擦着擦着便跑了?

    秦含真让人去问那小丫头,结果她却说,是自己提着的半桶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一胎二宝:冷血总〕〔重生渔家有财女〕〔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全能奶爸[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