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诱宠为妃:邪王追〕〔期待在地下城相遇〕〔女总裁的王牌高手〕〔修罗帝尊〕〔豪门少奶奶:谢少〕〔穿越七十年代之农〕〔我脑子里有蛇〕〔重生都市之逆天魔〕〔大国旗舰〕〔盛世茶都〕〔无敌剑魂〕〔皇旗〕〔豪门隐婚:毒舌影〕〔鸿蒙教尊〕〔九域神话〕〔帝少宠上瘾:老公〕〔天下第二美〕〔重回1981:蜜恋学〕〔魔都医流高手〕〔逍遥大亨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百九十六章 辩解
    “姑娘这是疑我了?”

    金环斜了秦含珠一眼,一脸的不忿:“五奶奶摔了跤,我也替她担心,但不能因为路上有油害得五奶奶摔跤,便说是我捣的鬼!你在这院子里住了几个月,应该清楚得很,自打夫人下了令,我便再也没出过这间屋子,我要如何出去害人?!姑娘怎么说也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我不求你偏着我,孝顺我,好歹也别把往我身上栽不相干的黑锅呀!”

    秦含珠抿了抿唇,两眼直盯着金环:“因为除了姨娘,别人再没理由跟母亲与她肚子里的弟弟过不去了。若真有人想害她,那就只会是姨娘!”

    金环一窒,顿时无言以对。

    秦安没有别的妾室,除了正妻小冯氏,便是她这个丫头上位的妾了。先前导致小冯氏胎儿不稳的嫌疑,她还没洗涮干净呢,只因在西耳房里被圈禁了几个月,一直表现得很老实,方才显得稍稍清白了些。小冯氏平安生产还好,如今她遇上点儿意外,别人要怀疑,也只会怀疑到她身上。因为除了她,再没有别人有害小冯氏的动机了!

    面对“女儿”的质疑,金环只能强行辩解:“反正我没做过。我连屋子都没出,又怎能在院子里做手脚?看管我的人可是夫人派来的,她们盯我盯得紧,可以为我作证。我又不会仙法,隔着这么远,怎么可能往地上倒油?姑娘与其怀疑我,还不如让夫人好好查一查这院子里洒扫上的粗使婆子,看是哪一个粗心大意,没把活计做好,害得五奶奶摔了跤!”

    秦含珠道:“姨娘或许没出过门,但做坏事又不是非得要自己动手。这院里那么多人,当中未必就没有愿意听姨娘话的。先前祖母把人都叫走了,说是要细查,可后来查出没问题的人,便都发放回来,继续当差。这里头的人,未必就真的没问题了。虽说屋里有人盯着姨娘,但她们也不是时时刻刻都盯着你,还是两人轮班着来,兴许有人一时疏忽了,没提防姨娘跟别人说话呢?还有往姨娘这里送茶送饭的,姨娘若是身体不适,还有人给你送药来。前些日子姨娘就说自己感染了风寒,请了大夫,还连着两日要了小灶另做的清粥小菜。院里要特地派人去厨房给姨娘取一日三餐回来,这人与姨娘是旧识吧?总之,姨娘并不是全无破绽。母亲摔了跤,祖母已经说过要严查的。我劝姨娘放聪明些,别再做那些没意义的事了,万一真被人查出来,你性命不保,我脸上也无光!”

    金环听得面色难看,咬牙道:“姨娘好歹是我肚子里出来的,即便如今攀上了高枝儿,也没必要忘本吧?你非要说我害了五奶奶,又对你有什么好处?难不成五奶奶还会因为你告发了我,便格外疼你些?才不会呢!她只会记恨你,把你当成眼中钉!你以为她真的对你好么?不过是装贤惠,好讨五爷和侯爷、夫人的欢心罢了!”

    秦含珠面上闪过一丝嘲讽,淡淡地说:“我没打算告发姨娘,也不会忘记是谁生了我。我只是要劝姨娘,别做这些多余的事儿。母亲本就快到生产的时候了,就算摔了一跤,也不妨碍她平安生下弟弟。如今他们母子平安,不管姨娘有什么盘算,都落了空。姨娘以后,还是不要再做傻事的好。你以为这里还是在大同,能任由姨娘在宅子里胡来,也没有人管么?这里是永嘉侯府,皇亲国戚,上头通着贵人,家里有的是规矩!轮不到姨娘在此撒野!”

    金环眼珠子一转,便红了眼圈:“姑娘心里是认定我藏奸,认定我害了五奶奶了?我真真冤枉!”

    她低头抽泣了几声,拿帕子拭了泪,至于帕子有没有湿,那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屋里如今只剩我们母女俩,我也不怕跟姑娘交心。我……我确实对五奶奶心存嫉妒,不甘心看到她怀了身孕,见五奶奶胎儿不稳,心里还暗暗欢喜过一阵,想着若是五奶奶这胎出了什么差错,又或是生下个七姑娘,那就好了,千万别是男孩儿。可是,这都是我自个儿的小心思,想想罢了,让我真对五奶奶下手,我是万万不敢的!”

    她凑近了秦含珠,压低声音道:““姑娘也说了,这府里不比从前还在大同的时候,规矩严着呢,下人也多。五奶奶身边那么多人守着,我在这屋里又出不去,哪里敢对五奶奶生什么小心思呢?况且如今五奶奶虽说比预料的时间要生产得早,实际上也快要足月了,不管她摔没摔,都多半能平安生产的。我是侍候过孕妇的人,心里清楚得很,怎会不明白这个道理?既然五奶奶能平安生产,我还害她做什么?吃力不讨好,万一叫人知道了,我还活不活呢?!”

    秦含珠不由得迟疑了。这话说得倒也有理。难不成小冯氏摔倒,真的只是一场意外?可是院中的丫头婆子做事素来小心,又怎会有人糊里糊涂地往地上倒油?

    金环哭了一阵,才弱弱地对秦含珠说:“姑娘,姨娘今日算是给你交了底了。我确实没有多老实,被关在这屋里几个月,心里也难免会有些怨气。可我还不傻,不会做那等没用的蠢事。先前我是真的病了,也是心里委屈,才仗着五奶奶如今要装贤惠,便要了这个要那个,不停地得寸进尺。可除此之外,我就真的没干过坏事了。姑娘不能因为洒扫上的人做事不用心,犯了错,便疑到我身上来呀!”

    秦含珠皱眉看着她,过了一会儿才道:“姨娘若真的是清白的,也不怕祖母查你。我且信姨娘这一回,但愿姨娘日后也安份度日的好,别再有不该有的想头了。这里是京城,不比大同。永嘉侯府也不是咱们家在大同的宅子。就算母亲有个好歹,这个家也轮不到姨娘做主,何苦去害人呢?万一日后父亲再娶一位比母亲更厉害的夫人回来,姨娘可未必有如今的好日子过。”

    金环的哭声一顿,慢慢地问:“这些话……都是谁教姑娘的?我怎么瞧着姑娘比先前……更能干了?”

    秦含珠淡淡地道:“从前我在大同没有正式上过学,见识浅薄,也不明白许多道理,不过是自己瞎琢磨。但如今我上了闺学,先生极好,愿意教导我许多本事,三姐姐也常告诉我做人的道理,就连母亲,也天天叫我过去说话,我自然会有所长进。”其实小冯氏从前也会教她道理,不过那时候时常有金环插进来坏事,自然比不得这几个月里的沟通无碍了。

    金环笑得有些勉强:“这是好事。姑娘可要好好学。”

    “我会用心。”秦含珠站起身来,“姨娘好生歇着吧,才病了一场,别劳了神。”她走了出去。

    路过门口守着的那个粗壮丫头时,她多往对方面上扫了两眼,心里便想:这是府中的家生子,应该是可靠的,不会被金环一个外头来的妾拿捏住,倒是要提防其被收买了。她回头就吩咐自个儿手下的小丫头,叫人多盯着些西耳房,看是否有人暗中与金环往来。虽说金环为自个儿辩解的话有理,但除非小冯氏摔倒真的只是一场意外,否则,只要有对小冯氏母子不利的事情发生,最可疑的,仍旧是金环。

    秦含珠走了,金环看着她远离,不由得双腿一软,坐倒在床边,背后已经出了一身的汗。

    幸好今日来质问她的是秦含珠这个小女孩,若换了是个精明些的管事婆子,只怕没那么容易让她过关——她认定秦含珠已经被她糊弄过去了。

    秦含珠愿意相信她,是因为觉得她没有伤害小冯氏的必要。小冯氏将近足月,摔了一跤提前生产,兴许会有些凶险,但母子平安的可能性很高。如果她是想通过让小冯氏摔跤的方式,害他们母子二人,结果肯定是失败居多的。可秦含珠不懂,金环要的,本来就不是叫小冯氏母子俩真有个好歹。全家上下都盼着这个孩子呢,若真的出事,永嘉侯夫妻肯定要严查的,而帮她做事的人,也不会答应为了一点金银,甘冒此等大险!

    金环要的,只是小冯氏经历些许风险,再生下孩子。这样会让小冯氏伤及身体,兴许要坐双月子,兴许日后就不能再生了。她这个图谋应该不算失败,方才她就听到牛氏在院子里吩咐,让小冯氏坐双月子,定要把身体养好才行。虽然没能让小冯氏失去再生育的能力,有些遗憾,但能叫她坐双月子,也算是达成了最初的目的了。

    儿子出生了,秦安肯定要时常请假回来看儿子的。但小冯氏要坐月子,甚至是双月子,起码有好几个月的时间不能侍候秦安。秦安无法在正屋歇息,肯定要到妾室屋里来。金环老实了这几个月,足可证明自己的清白无辜了,秦安又一向十分相信她。只要他多到她这里来几回,她就有把握将他的心勾回来,不再只想着娇妻幼子。

    秦含珠不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又精明厉害得象是个妖怪,金环觉得自己已经越来越拿捏不住这个“女儿”了。但秦含珠有一句话说得很对,那就是永嘉侯府不比在大同时的宅子,轮不到她这个妾耍威风。在这府里,内宅里是秦安的母亲永嘉侯夫人牛氏当家作主的。她被牛氏关了几个月,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人,愿意为她办事。若不想再象如今这样,被关在耳房中没有半点自由,她就必须要牢牢抓住秦安的心。有了秦安的宠爱,她才能去争取更多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人间极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老子是不周山〕〔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