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海贼之复仇者〕〔贴身兵王俏总裁〕〔我的美女主播姐姐〕〔抗日之特战狂兵〕〔殿下,娘娘跑路了〕〔以你为名的希望〕〔邪皇宠上瘾:爱妃〕〔唐朝工科生〕〔背叛游戏〕〔最强掌门系统〕〔重生学霸:校草,〕〔当代武林掌门录〕〔抗日之铁血军工〕〔醉饮江山〕〔绝色至尊:邪王,〕〔福晋在上:四爷,〕〔变身之雾海心核〕〔阴食〕〔绝美阴妻〕〔至尊弃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百九十一章 仓促
    许峥与鲁大姑娘的婚事,最终还是遂了许大夫人的意。这事儿已经拖了许久,争吵了许久,就算许家人不烦,看客们也都烦了,更别说是秦家这样被许家死缠着不放的亲戚。

    许家最终还是决定要选择鲁大姑娘为长孙媳,秦锦华总算是脱了身。姚氏心里高兴得不得了,若不是顾虑到女儿的名声,真恨不得到处宣扬去了。她如今也算是常往三房来探望妯娌小冯氏,今日凑巧遇上牛氏,便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叔婆婆。

    当初婆婆许氏一意孤行的时候,叔婆婆牛氏可是帮着说过公道话的。姚氏在这件事上,直把牛氏当成了自己人,脸上的笑容完全没有掩饰的打算,似乎丝毫没有顾虑婆婆许氏的心情。

    许氏如今的心情自然复杂得很。她觉得自己的一片好意,完全被至亲家人糟蹋了。但也许是因为早就有心理准备的缘故,她如今也并没有表现得十分愤怒。她只是有一种“终于尘埃落定”的感觉,心里早已麻木了。

    这一回,她是输给了嫂嫂,也输给了儿媳。对于一向看重的侄孙许峥,她真的很遗憾,但不要紧,鲁大姑娘虽然家世差些,人品估计还是过得去的。既然许大夫人一力主张要让长孙娶娘家侄孙女儿为妻,那就由得她去吧。将来这对小夫妻过得是好是坏,许峥的前程是否顺利,都要看他们的造化了。自己这个姑祖母在世时,能帮还是会帮他一把的。但等她不在这世上时……就真的要靠他们小辈自己了。

    许氏看向面前的许二夫人,神色淡淡地:“这是喜事儿。大嫂子也算是得偿所愿了,她的病情大概也能有点儿起色吧?”

    许二夫人干巴巴地笑了两声:“是,自打鲁家那边来了人,答应了亲事,大嫂就整个人都精神了,昨儿还多吃了一碗粥呢。别的不提,光是大老爷,心情也好了许多。”

    许大老爷中风在床,精神再好又有什么用?至于许大夫人……别人每每以为她病得重了,要支撑不下去,但事实上她的病情从来就没有严重到危急的地步。许氏也懒得去细问许大夫人到底是什么病,只是对许二夫人话里透露出来的信息有点兴趣:“鲁家来人了?他们这时候才答应亲事?我以为这门亲事是早就说好了的?”

    许二夫人有些吱唔,只能尴尬地笑了笑。

    许大夫人向鲁家提出亲上加亲的建议时,鲁家是乐意结这门亲的,否则也不会把鲁大姑娘独个儿送上京城来了。但后来许家出事,许大老爷辞官,名声扫地,鲁家那边就有了变故。鲁大姑娘的母亲反对把女儿嫁进许家来,生怕女儿受了许家的恶名影响,许峥日后若是受祖父牵连,功名仕途不顺,岂不是耽误了鲁大姑娘的终身?鲁大老爷被妻子反复念叨,也有些犹豫。毕竟两家还不曾正式定下亲事,只是双方长辈有过默契,要反悔也来得及。只是鲁大姑娘人已经在许家了,他们得亲自上京来把女儿接回去才行。

    但许大夫人极力反对他们这么做,她抱病亲自写信向娘家兄嫂苦求,拿鲁家一直以来以诚实守诺为祖训说事儿,当年许家艰难时,她都守诺嫁过来了,凭什么鲁大姑娘就不能遵守祖训呢?鲁家的风骨,是绝对不能丢弃的东西!一旦违背了祖训,那么鲁家也就不再是鲁家了。

    在这种时候,许大夫人终于少顾虑一点儿娘家,更多地为自己的儿孙们着想。她一直觉得,许家走错了路,门风被扭曲了,若不早点儿改过来,便不配再做清流的一员。许峥是许家最大的希望,他的妻子必须是个品性端正可靠又有教养的好女儿,这才能担保许家日后能被重新掰回到正道上来,而不会越走越偏。除了娘家的女孩儿,许大夫人如今谁也不相信了。因为祖父名声扫地之故,许峥也很难再说到其他清流世家的千金为妻,鲁大姑娘就是他唯一的选择。这门亲事,无论如何她都要说成!

    大约是她的苦求发生了作用,又或是许大老爷并没有被冠上明确的罪名,算是保持了体面顺利辞官,也有可能是鲁家的处境已经颇为艰难。总之,因为种种原因,鲁大老爷最终还是接受了姐妹的请求,答应了婚事,正式把女儿与许峥的婚事给定了下来。

    到了这一步,许家其他人也没什么可反对的了。鲁大老爷官职确实不高,但许家如今的处境非过去可比,双方门当户对,谁也别嫌弃谁。许峥过去确实大有才名,引得不少贵女仰慕,但贵女只是权贵之家中的娇娇女,没几个人是能决定自己婚姻的。她们或许说过许多夸奖许峥的话,但真要说到嫁给他,就是另一回事了。许峥的才名在京城里传扬了几年,也没哪位正经贵女说服家中父母上门提亲,哪怕是传说中为他倾倒的那两位宗室贵女也一样。

    许家人为此深感不甘,但许大夫人给他们泼了冷水,彻底打灭了他们的奢望:“宗室、皇亲,全都知道我们家当年对秦家做了什么。背信弃义的亲家,谁会想要呢?最要紧的是,若不是大姑太太嫁进了承恩侯府,皇上早就厌弃了许家,还有谁家贵女会嫁到许家来?知道内情的人,是不会想要与我们家结亲的!”

    许大爷与许大奶奶面对着冷落的门庭,终究还是认清了现实,接受了许大夫人看好的人选。

    这一切事实,许二夫人没法跟许氏直说。其实鲁家对亲事犹豫过的事实,多少也有些打许大夫人的脸。不过如今事情已成定局,这些事也就没必要再提起了。

    许二夫人跟许氏说了小定礼的日子,办得挺急,是在七月上旬,离如今也就是十来天的时间了。许大夫人认为自己身体不好,许大老爷又中了风,万一老两口有个好歹的,会耽误孙子娶亲。许峥如今的年纪真不小了,不好再拖下去。因此许大夫人希望今年年内就能把亲事办了,也省得夜长梦多。

    许氏皱着眉头道:“这也太急了些!十来天的功夫,够做什么的?只怕连给鲁大姑娘做件象样点儿的大衣裳,都不够吧?”

    许二夫人赔笑道:“衣裳已经在做了,鲁家随行来的丫头里,有好几个精于女红的,正日夜赶工呢。至于侄媳妇的嫁妆,鲁家早在她刚出生时,就开始准备了,如今只需要雇船送进京城就行,不费什么事。我们家今年说来也有些不大顺利,但愿峥哥儿娶亲的喜庆能给家里冲一冲,说不定大老爷和大嫂欢喜之下,很快就能好起来呢?”

    许氏笑笑,不置可否,只问:“婚礼的日子可定下来了?”

    许二夫人忙道:“还要再跟鲁家人商量呢,估计是在年底,下雪之前办喜事,新人也能少吹些冷风。”

    许氏听得直皱眉:“这还有几个月?也太赶了!新房还没收拾呢,总要给峥哥儿重新修一修院子吧?”

    许二夫人尴尬地笑着说:“家里有两个病人,哪里能动土了?大嫂子的意思是,让人把峥哥儿的院子重新粉刷一遍,屋顶换上新瓦,修剪一下院子里的花木,看起来便跟新院子一样了,既省事,又省时间。鲁家那边有打好的家具,是早就准备好要给鲁大姑娘做陪嫁的,直接送来就行,不必再打新的了。虽说婚礼听起来好象仓促了些,但一来是想让家里添些喜气,二来嘛,明年春闱,峥哥儿是要下场的!若是成亲太迟,他没法静下心来温习功课,耽误了科考,就不好了。”

    既然知道他明春要科考,就不该让他赶在今年之内娶亲!不过是再等几个月罢了,就不能让他春闱结束再办婚礼么?届时大小齐登科,岂不是双喜临门?

    许氏气恼大嫂,为了促成娘家侄孙女儿与孙子的亲事,连大局都不顾了。但那又如何呢?她与大嫂为了许峥的亲事已经争吵了无数遍,到了如今,她已经输了,就没必要再提什么推迟婚礼的话了,免得大嫂误会,以为她还想要把孙女儿塞到许家去呢。

    许氏叹了口气,只问许二夫人:“岫姐儿的亲事,可有着落了?若是担心大哥大嫂有个好歹,会耽误孩子们的姻缘,那峥哥儿的婚事定下了,就该考虑岫姐儿了吧?岚姐儿与嵘哥儿倒罢了,年纪还小,也不急在这一时。但岫姐儿已经十六了,不能再拖了。若是你们没有意见,就由我来替她相看人家,如何?我做了几十年的承恩侯夫人,平日交往的人家总比你们多些,也多少还有些体面,厚着脸皮给人做媒,估计别人也不会给我脸色瞧。反正你们如今也不好出门交际,我就替你们操心一回。”

    许二夫人吃了一惊,心下有些蠢蠢欲动:“若是姑太太愿意帮孩子们一把,岫姐儿、岚姐儿与嵘哥儿的亲事,能早一日定下,总比不知拖到什么时候强。”

    许氏摆摆手:“我哪儿能做得了这么多孩子的主?也就是岫姐儿自幼是我看着长大的,性情脾性我尽知,也不忍心叫她受了她祖父的连累,耽误了花期,因此想要帮她一把罢了。高门大户我不敢担保,但京中中等官宦人家里头,也有不少适合的年轻子弟,可与岫姐儿匹配。岚姐儿有她父母亲做主,嵘哥儿的婚事,自然是你们二房拿主意,两个孩子都小,轮不到我操心。”

    许二夫人冷静了些,欲言又止,但最终只能干巴巴地表示:“我回去问问大嫂子的意思。岫姐儿是大嫂子的嫡长孙女儿,这事儿还得她做主。”听起来,许氏似乎并不是要把许岫说给秦简,那会是谁家呢?

    许二夫人心中抱着疑问离开了。她前脚刚走,秦幼珍后脚就来寻许氏:“伯娘,我们老爷有信来了……”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独宠娇妻(重生)〕〔重生巨星萌妻:总〕〔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一胎二宝:冷血总〕〔重生渔家有财女〕〔全能奶爸[快穿]〕〔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