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名气升级系统〕〔网游之神级冒险王〕〔末世之最强组织〕〔玄道之门〕〔都市修仙之主宰归〕〔重生泼辣俏娇媳〕〔皮墨儿梦游仙境〕〔九叔之兽血融合〕〔综影视之完整结局〕〔快穿:吾儿莫方〕〔一窝三宝,总裁喜〕〔腹黑总裁坏坏爱〕〔响指成仙〕〔我的老婆是狐狸精〕〔绝美女神的超级兵〕〔诛天战魔〕〔末世之狂徒崛起〕〔超级装逼抓鬼系统〕〔土拨鼠拨土〕〔文娱之我的爱情公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百八十八章 窘迫
    秦含真并不觉得自己一定要去给辽王继妃请安见礼。

    不仅仅是因为辽王继妃本来就与赵陌不和,而且名声也不是很好的关系,她目前只是赵陌的未婚妻,还未过门呢,在宫宴的场合上,有必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去向未来的太婆婆请安行礼吗?那到底是礼数周全,还是显得太过上赶着了?

    更别说辽王继妃来得晚,一来就去拜见太子妃,然后就出言不逊,贬低秦家家教了。换了别的宗室长辈,还能说一句倚老卖老,她说这种话,脸上不觉得疼吗?秦含真又不是软杮子,怎么可能被人踩到头顶上,还要做小伏低去讨好人?她的婚事是皇帝定的,辽王继妃从来都做不了主,以后也不会在一起生活,说不定连婚礼后敬茶这一关都用不着过,因为她与赵陌的婚礼很显然会在京城办,婚后不是在京城生活就是回赵陌的封地肃宁去,而辽王继妃却是常年待在辽东,几年也不到京城来一趟的。秦含真怕她个球呀!

    只要秦含真不是在公众场合里真的打了她一个耳光,谁会为了辽王继妃,指责秦含真礼数不周全呢?

    秦含真冷眼看着辽王继妃的方向,脚下一点儿都没有挪动的意思。

    牛氏有些恼火地低声说:“那婆娘发什么疯?他们上京这么久了,也没跟我们家打个招呼,我还没怪她礼数不周到呢,她倒好意思说我们家的孩子家教不好?再怎么不好,也比她家强!好歹我们家闺女不会陷害哥哥,也没坐过宗人府大牢!”

    承恩侯夫人许氏在旁也皮笑肉不笑地说:“可不是么?我们家太夫人在世的时候,可是出了名的贤良人。一样是继室填房,一样要教养原配嫡子,我们家太夫人才是真正叫人钦佩呢。”其实许氏也是继室,只不过前头原配下堂得不大光彩,又没有留下嫡子女,所以没什么可说的罢了。

    姚氏也难得地没跟婆婆做对:“没错。咱们秦家可是皇后娘娘的娘家。辽王妃说这种话,分明就是看不起皇后娘娘的教养了?她真够大胆的,也不瞧瞧自己的身份!”这话就有些上纲上线的嫌疑了。

    对于亲人们为她打抱不平的话,秦含真只是微微一笑:“不必理会。辽王妃要是看不上我这个孙媳妇,大可以跟皇上抗议去,否则也就只能在嘴上过过干瘾罢了。”

    秦家这边整体反应淡定,只是明显露出了不悦的表情。但今日是太子妃的芳辰,宫宴场合中,秦家人自然不会没眼色地生什么事的,那么做就算占了理,也显得太扫兴。秦家身为太子殿下的亲舅家,自然不能给亲外甥添堵。

    太子妃显然也明白这一点,看向秦家人的目光便带上了几分愧疚。她低头吩咐了身边的宫人,让她代自己去安抚秦家,自己转头看向辽王继妃,脸上的笑容已经淡了下来。

    辽王继妃其实在话出口没多久,就反应过来了。她当时其实是冲着陈良娣身边的陈家女发泄,毕竟那一位不但是丧妇长女,还无父无母,无依无靠。若不是辽王继妃一心要为长子娶回陈家女为妻,陈家女中又数这位孤女最美貌,教养也好,出身也不低,她又怎会看得上区区一个孤女?她这么看得起对方,对方就该感激涕零才是,居然还敢变卦?!若是为陈良娣所迫,如今见了她,也该露出点羞愧的表情,寻机会来给她赔不是才对。这么大喇喇地站着不动,好象没瞧见她似的,是看不起辽王府么?!就算东宫比辽王府显赫又如何?这丫头进了东宫,顶天了不过是个良媛、承徽,哪里能跟辽王世子妃相比?!更别说这世子妃日后还会成为辽王妃!

    辽王继妃一心恼怒陈家女,同时也没怎么把秦含真放在心上,别人问起,她随口就说了,说完才发觉,秦含真可不是无依无靠的陈家孤女,她亲祖父乃是太子的亲舅舅永嘉侯,说她的家教不好,便有影射秦家家教不好的意思,那岂不是把秦皇后也拖下水了?!不看僧面看佛面,秦皇后就算死了几十年,皇帝与太子也不会任由旁人踩她的脸!

    辽王继妃心下顿时懊悔不已,但她又放不下面子去更正自己的话,更不好意思说自己要骂的其实是陈家女,因为那就真的是当面与陈良娣翻脸了,万一这陈家孤女已成太子新欢,岂不是连太子也得罪了?除了陈家这条人脉,辽王府能在京城借得上的力,其实没几家。好些曾经与辽王有交情的人家,早在五年前他们夫妻带着两个儿子上京谋世子之位的时候,就因赵砡入狱与赵研卖兄两件事,与他们疏远得差不多了。辽王继妃大事未成,实在不敢得罪了太子。

    她硬撑着架子,不肯说自己说错了话,心里却也知道,得罪了秦家,同样会很麻烦。她往秦家女眷的方向扫了几眼,心里猜测哪一个少女是赵陌的未婚妻,只要一会儿对方上前来给她这个未来太婆婆请安,她到时候说两句好话,把事情混过去就好了。

    然而秦含真没有上前请安,秦家女眷也没人出面搭理她。辽王继妃便僵在了那里,心下连秦含真也恼恨起来了:难不成还要她这个长辈去向未过门的孙媳妇赔不是?若不是看在秦家是国舅家的份上,她才不会给这个面子,真真是给脸不要脸!

    辽王继妃的脸色更难看了。

    先前不知出于什么心理,笑着劝她把未来孙媳妇叫过来见礼的宗室妇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溜走了,如今坐在辽王继妃身边的人,都安静如鸡,谁也没打算给辽王继妃架个梯子,叫她顺坡下驴。

    就算都是宗室妇,大家也都不是仗着身份便不把人放在眼里的。在今天这种场合里,谁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去踩别人呢?万一让太子妃见了不喜,岂不是给自家惹祸?至于辽王继妃,几年都见不到人,名声又不好,儿子更是没有前程的家伙,更与圣眷正隆的肃宁郡王赵陌关系疏远。赵陌几次依礼上门请安,都被草草扫地出门,可见是个心存歹毒心思,便连表面功夫都不肯做的蠢货。若是大家相安无事,她们与辽王继妃虚与委蛇一下无妨,如今后者明摆着就是闯了祸,大家谁还有闲心去帮她解围呢?

    大家围观着看看热闹就好了,说不定未来一年茶余饭后的笑话,又有了新谈资呢。

    辽王继妃在大热天里不停地冒汗,把几层华服都给浸湿了,却只能僵硬地坐在那里,心下暗暗着急,不停地想着事后要如何把这件事混过去。后来,还是秦王妃淡淡地接了她的话茬:“嫂子这么挑剔,怎么不去跟皇上提?如今婚事都定下来了,你还说这样的话,难不成是对圣旨不满么?”

    虽然秦王妃的话不好听,但也算是给了辽王继妃一个台阶下,她连忙道:“什么圣旨不圣旨的?难不成弟妹以为我说的是孙子的婚事?陌哥儿的婚事自有他老子做主,与我什么相干?我是替我儿子叫屈。好好的亲事,都要下定了,才出了变故,真真叫人急死了!”边说边在心里暗想,只要秦王妃顺着她的口风问起赵砡的婚事,她就能趁机敲打陈良娣几句了。

    陈家这门亲事显然是不能成了,陈良娣能为了固宠,把堂堂亲王府嫡子的面子丢到地上踩,可见根本没把辽王府放在眼里。就算日后两家联了姻,她也不会帮赵砡说什么情的。倒是在今天这样的场合里,多踩陈良娣几下,说不定还能讨得太子妃欢心,日后有望给儿子说一位唐家的女孩儿为妻,而且是娶元配,而不是续弦——陈良娣那个妹妹的牌位,索性也不必进门了。唐家虽然也没有皇孙,但太子妃身为太子正室,地位稳固,怎么也比陈良娣一个侧室强。况且唐家的实力,也不是小门小户的陈家可比。

    辽王继妃算盘打得啪啪响,认定自己帮正室踩侧室,定能讨得太子妃欢喜,谁知道,秦王妃就是不接她的茬,只是淡淡一笑:“是么?砡儿也是该娶妻了。”便没了下文。

    辽王继妃有些傻眼了,难不成要她主动说出陈家毁婚的真相?万一把太子给搅和进来,就绝非她所愿了!

    这时候,太子妃却吩咐了身边的宫人一声,然后宫人宣布开宴了。紧接着,便有太子妃致辞,众人向太子妃敬酒贺寿,还有歌舞乐伎表演,哪里还有辽王继妃露脸的机会?这一场小小的风波,便算是过去了。

    辽王继妃暗暗松了口气,根本没发现,陈良娣与她的族妹看向她的目光,都有些不善。陈良娣也是在宫里沉浮多年的老人,怎会看不出辽王继妃的想法?对后者的痴心妄想和不满,她嗤之以鼻,随即沉下脸来。

    身后这个美貌的族妹是她在东宫翻身的有力工具,在前者还未为她生下一个健康的皇孙之前,她绝不容许任何人破坏她的谋划。辽王府又如何?不过是秋后的蚂蚱,更生了个碍眼的孙子。只要有机会,她定会将辽王府全家上下都清除干净,省得他们再来碍她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怀上反派他爹的孩〕〔总裁的贴身特助〕〔稻香〕〔引凤决〕〔大明小书生〕〔特品圣医〕〔偷个宝宝:总裁娶〕〔知青女配已上线〕〔听说你想掰弯我〕〔绝色乡野〕〔恭喜您成功逃生[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