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征战末日三千年〕〔玩游戏刷黑科技〕〔阴阳女鬼修〕〔诸天万界反派聊天〕〔蜜恋百分百:恶魔〕〔美漫修仙实录〕〔主神培养基地〕〔我的星界之门〕〔快穿:这个女配很〕〔最初的寻道者〕〔一切从寻秦记开始〕〔我的冰山美女老婆〕〔低维游戏〕〔小麒麟的世界之旅〕〔权宠之将女毒谋〕〔诸天投影〕〔隐婚100分:重生学〕〔宠妻如命:霸道老〕〔柏林1943〕〔灭明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百八十七章 躺枪
    太子妃的生日,相对于随后的太后寿辰与太子生辰来说,庆祝仪式的规模要小得多了。

    三位贵人扎堆庆贺寿辰,太后不但身份最尊贵,也是辈份最长的一位,自然是要大贺特贺的。太子的排场略次一等,从前他身体未好时,也基本是尽量从简的,但自打他的旧疾痊愈,皇帝几乎每年都恨不得为儿子大摆宫宴,因此,太子生日那天,宫中亦有宴会,而且是文武百官都会出席的那一种。

    只有太子妃,排场最小,也最低调。她既不好意思与太后争先,也没有理由跟丈夫比出风头,基本就是举办一个中型的宫宴,除了宫中人士,就只有近支宗室与几家血缘比较近的皇亲国戚会前来参加,百官家眷照例是不会出席的。当然了,以唐家在朝中的地位与势力,有人向太子妃献生辰礼什么的,也是常事。不过宫中宴席不会向外界公开发请帖就是了。倒是唐家人,在这一日照例会派出代表,前往京中几处大寺庙中,为太子妃斋戒祈福。若有亲友有心凑上一份,同行前往祈福,唐家人是不会拒绝这份好意的。

    秦含真是国舅的孙女儿,算是在与皇室血缘较近的皇亲国戚名单中,自然不可避免地,与长房众人一道前往东宫,向太子妃唐氏贺寿,并参加宫宴。

    这样的场合她年年出席,对所有的程序都早已记熟了,礼仪也练了许久,从头到尾都没出过差错,举手投足都足够稳当优雅,任是宫中最挑剔的教养嬷嬷,也挑不出错来。太子妃微笑着接受了她的道贺,亲切而不失优雅地说了几句关心的话,比起往年,又显得亲昵了几分。大概是因为今年秦含真已经与赵陌定下了亲事的缘故吧?她对太子妃而言,已经不再是夫婿的表侄女这么简单了,同时也是亲近的侄儿未过门的妻子。太子妃心中更对赵陌有另一种期待,既然婚事已经定下,她看秦含真的目光,便也跟着有了不同。

    秦含真镇定地微微垂首,一言一行都依礼行事,既没有与太子妃亲近的意思,也不会表现得特别生疏。她对太子妃没什么意见,但心里还记得对方曾经有意撮合赵陌与蔡元贞,热心得让人心里不爽。秦含真自问还是有点小脾气的,虽然不至于怨恨太子妃,但对她也不可能亲近得起来,就这么淡淡地挺好。

    反正赵陌已经拿定了主意,不会去做太子的嗣子。那太子妃对他们二人来说,也就是堂伯母罢了。虽然身份尊贵,但还决定不了他们的未来生活。

    秦含真怀揣着自己的小心思,在人前维持着一种斯文淡定的画风,不熟悉她的诰命们见了,都要夸上几句——至于当中有多少人是真心想夸她,又有多少人是看在她祖父或是未婚夫的份上夸的,就不得而知了。反正太子妃似乎也对她的表情感到挺满意。

    太子妃唐氏,原也不是个八面玲珑、待人热情的性子。她出身官宦世家,原就是偏好这种端庄娴雅的作派。看着似乎比往日更稳重了几分的秦含真,她心里有了些许改观,觉得自己昔日兴许是太过小看了秦含真。小姑娘年纪小些,性情天真一些,也是有的。但只要好生调|教,还是能有所长进的嘛。

    秦含真并没有太过注意太子妃对自己的观感,只要太子妃没有明显地表露出对自己的不满,她就觉得自己算是过了一关,可以交差了。行过礼,寒过暄,秦家其他人要退下去的时候,她也跟着一并退了,由始至终都紧跟在祖母牛氏以及大伯祖母许氏的身边,出入都与堂姐秦锦华、堂妹秦锦容同行,遇上休宁王府的几位县主、郡君们,还有唐素的时候,就微笑着点点头,算是打声招呼,但自己一步也没离开过家人身边。

    今日宫宴,来的人也多,什么人都有。秦含真没有兴趣遇上什么不长眼的人,也不想上演打脸好戏的主角,供人围观。

    不过,世上总有些事,是会事与愿违的。秦含真不想招惹麻烦,奈何她是主角,自然会有麻烦找上她。

    辽王继妃不知道自己断了药,经过几日休养,总算赶在太子妃寿辰前,把“水土不服”以及“中暑”的后遗症给治好了。她整个人都瘦得有些脱了型,肤色晦暗,双眼下方还带着青黑,显然精神十分不济。但为了撑起亲王妃的体面,她还是往脸上扑了厚厚的粉,梳了高高的宫髻,戴了新打的镶宝衔珠金凤钗,打扮得富贵华丽,出现在东宫,与妯娌们一道向太子妃贺寿。

    辽王继妃常年不在京中出现,本身又是继室,其实在京城宗室女眷的圈子里,没什么人缘。昔日她还能混个贤惠的名头,但如今人人皆知她逼得原配长子赵硕进京求援,赵硕还有个儿子在她手里死得不明不白,她亲生的两个儿子还都有陷害亲兄弟的黑历史,那所谓的贤名,早已成了笑话。她如今乃是宗室圈子里恶毒后母、教子无方的典型。人一出场,想要名声的诰命女眷都会躲着她走,仿佛她是瘟疫一般。

    但辽王继妃并不清楚这一点。她进京之后还没有机会出现在社交场合中。一到京城她就病倒了,一直在辽王府里休养到昨日,今天还是头一回出门呢。她看着别人都在躲着她,又在暗地里窃窃私语,想到出门前在穿衣镜中看到自己眼下的形容,就觉得没有底气。

    她清楚自己如今的模样有多么憔悴,用了浓妆华服来掩盖,反而更突显了她的消瘦与憔悴。她们一定是在嘲笑她的病容吧?还是她从辽东带来的新衣与首饰不合京中时尚?她发现在场的诰命里,大部分人都穿戴打扮得淡雅精致,象她这样从头华丽到脚,满头珠光宝气的好象找不到几个人。莫非她是穿错了衣裳,戴错了首饰,叫人看了笑话?!

    一想到自己可能出了丑,辽王继妃心下就更发虚了。为了维持住亲王正妃的体面,她板起了脸,挺直了腰,努力让自己显得更有威仪,行动说话也更加拘礼。她想让所有人觉得,她穿戴得这般华丽,是因为她重视礼数,而不是因为在辽东住得久了,穿戴打扮都过了时却不自知。

    这个架子撑起来,还是能唬得到人的。有没见过辽王继妃的年轻宗室女眷被她这副作派蒙蔽了,私下议论:“原来辽王妃是这么严肃古板的人哪?”声音传到辽王继妃耳中,她更觉得自己做对了,到了太子妃面前,也不忘保持这个作派。瞥见陈良娣坐在太子妃下手,她行礼的时候,动作更加僵硬了,外人看起来,就象是辽王继妃对太子妃十分礼敬,但对太子侧室则要漫不经心得多。妻妾有别,这原也是应该的。

    不过陈良娣看在眼里,心里会有什么想法,就很难说了。

    陈良娣今日并非独自前来,她身后还跟着一个十五六岁大的美貌少女,青春粉嫩,就象是池塘里含苞待放的水莲花一般娇羞可爱。有与陈良娣相熟的人问起那少女的身份,本以为是陈良娣身边新来的宫人,没想到陈良娣却回答:“是我娘家族中的妹妹,因我近日苦夏,身上不好,总想着从前在家里吃的清爽小菜。家里人便让妹妹进宫来陪我,为我做些小菜开胃。”

    众人听了这话,神态都有些微妙,再次看向那少女时,眼神就不一样了。

    虽然东宫从来没有传出过相关的消息,但是这种套路,大家都很懂。陈良娣也是三十多岁的人了,一直没能为太子生下第二个儿子。陈家大概也急了吧?送一个年轻美貌的族女进宫,为陈良娣做个臂助,若是能得太子宠爱,也能替陈良娣固宠不是?大家都明白的。事实上,太子的旧疾好了几年,东宫居然一直无嗣,也不曾添人,仍旧只有太子妃与太子良娣这两个年老色衰的女人侍候太子起居,外界早就议论纷纷了。若是东宫能进新人,而新人又能为太子诞下子嗣,也是值得普天同庆的大喜事呀!到了这时候,大家也没必要再嫌弃皇孙的生母是什么身份了吧?

    不过,这种事为什么是由陈良娣来做?太子妃唐氏却没有动静呢?

    众人隐晦地打量着太子妃,想看看她对那名陈家少女是什么态度,却什么都看不出来。太子妃唐氏一如既往地仪态端庄,面带微笑,谁都看不出她有不高兴来。

    倒是辽王继妃,仔细看过那陈家少女几眼后,便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

    到了这一步,她又怎会不知道,自己的长子原本说好了的未婚妻子,因为生得美貌,已经被陈良娣看中,召进宫中为自己固宠了呢?怪不得陈家会忽然变卦!就算自己的儿子将来会成为辽王世子,身份也无法与堂堂储君相比!可恨陈家,竟如此势利眼!

    辽王继妃犹自忿忿不平中。这时有好事者笑着提醒她:“今日永嘉侯的孙女儿也来了呢。那不是王妃未过门的孙媳妇么?怎么不叫过来见一见?”

    辽王继妃如今正在气头上,眼睛盯着陈家女,一时间说话也不过脑子:“丧妇长女,能通什么礼仪?到这会子还不知道上来拜见,可见是个家教不好的。我可不想给孩子娶个这样的媳妇!”

    周围的人顿时一静,纷纷转头望过来。秦含真皱起了眉头,也有些生气了。

    这是不是就叫做躺着也中枪?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