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首座〕〔重生之武神大主播〕〔重回80当大佬〕〔娱乐商尊〕〔俗人的奋斗〕〔萌妻哪里逃〕〔抗战之重生周卫国〕〔地府朋友圈〕〔顾少的心尖萌妻〕〔重生之时代霸主〕〔灭天杀神〕〔落地一把98K〕〔慕少的心尖萌妻〕〔爱情最后的依靠〕〔耐瑟瑞尔的辉煌〕〔时空之头号玩家〕〔官途:第一秘书传〕〔末世之阴谋之雨〕〔西游封印师〕〔鬼眼保安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百七十七章 脑补
    这个场面看起来似乎非常令人感动,但是赵陌并没有在赵研面前表演二十四孝好侄儿的打算。

    他只是想要利用赵研一把而已,可不想真的跟这位三叔做一对好叔侄,没必要跟赵研相处得太好太亲近了。赵研自幼性情暴烈善妒,又自负自傲,连同胞亲兄长都不服,父母至亲,一旦对他冷淡些,更偏向他兄长一点,他心里就生出了怨恨。这样的人就算真的笼络了来,也没多大用处。

    赵陌纯粹就是不想让辽王夫妻以及赵砡好过罢了。为了达到目的,给赵研一点小甜头也没什么。可是,真的跟赵研和解,成为关系很好的亲人?那还是算了吧!赵陌小时候又不是没吃过赵研的苦头,况且他并非真心关怀后者,要是装作关心的模样,日后被拆穿只是虚情假意,凭后者的性情,只怕会反噬得厉害。赵陌不想让自己吃苦头。

    因此,即使赵研这时候都已经红了眼圈,显然已经被赵陌的所作所为感动了,他依然还是那副拘谨恭敬却又带着几分冷淡的表情,说着场面话:“太后仁爱,素来十分关心宗室子弟的。从前三叔远在辽东,少有能面见太后的机会,因此太后也不记得三叔。如今她老人家听说了三叔的伤,心里也十分惦记,因此让我捎了些赏赐给三叔,让三叔好生在家养伤,还让我劝三叔,腿脚不便也没什么,宗室里也不是人人都习骑射的,日后多读书就好了。读书可以明理,三叔这样的年纪,正该多读些书呢。”

    赵研看到他这个样子,觉得他好象不想跟自己亲近,便忍住了泪意,反倒生出几分恼意来:“哦?太后是这样说的?”

    赵陌郑重点头:“是。我还跟太后说了,二叔与三叔此番进京,都要说亲的事儿。太后还让我有了消息,就进宫告诉她老人家知道。”

    赵研顿了一顿,神情又缓和下来:“哦?是么?”

    赵陌再继续说:“太后有赏,三叔很该进宫去谢恩才是。不如今日就请王爷为你往宫里递牌子吧?”

    赵研眨了眨眼,看着赵陌不说话。

    赵陌有些不自然地移开了视线:“这是应守的礼仪,人人都是这样的。若是三叔不去谢恩,反倒会失礼。还有,三叔别忘了,在太后面前,千万别出什么岔子。若能哄得太后高兴,日后进宫的机会还有得是呢。王妃一直没为三叔寻到合适的婚事,说不定太后心里会有主意?”

    赵研一时觉得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过了好一阵才哽咽着出声:“陌哥儿,你……”

    他原本还真以为这个侄儿无心与他亲近呢,到后面就听出来了,赵陌这是在暗示他,抓紧机会攀上太后这棵大树!只是这一次,他即使有机会面见太后,也不要提什么兄弟不和的事儿了,告赵砡的状,对他也没什么好处,毕竟是兄弟相残。但如果他能讨得太后欢心,日后有了太后照应,无论是娶妻还是别的什么事,便都有了门路和倚仗。比起如今事事都要依赖父母,即使受了大委屈,也只能忍气吞声,自然是仗着太后的势教训赵砡一把的方式,更令他心动。

    赵研又不是真的蠢,即使曾经年少轻狂,如今吃过亏,也看得出几分人情冷暖了。赵陌显然跟他并不亲近,言行间也带着生疏与戒备。既然如此,他又为什么要帮他这个三叔的忙呢?

    对此,赵陌只是低了头,淡淡地道:“我曾经也有过艰难的时候……当时有人帮了我一臂之力,我才有了今日。三叔如今,也算是走上了我的老路,我便盼着也有好心人能帮一帮三叔。否则,三叔难过,我看着……也不好受。”

    赵研明白了。赵陌遭到母丧父弃之难时的情形,与自己如今的处境何等相似?只是自己的运气稍好些,不曾丧了母,父亲也未见弃;但同时,自己的运气也比赵陌更糟糕,因为他遇上了好心人,如今成了材,功成名就,而自己呢?却成了个残废,这辈子都难有出头之日了!

    赵陌这孩子,小时候就有些天真,如今长大了,还是这么实诚。该庆幸他在人生最艰难的时候,遇上了永嘉侯这样的好心人么?因为一直有人护着,因此赵陌不曾怪过上天的不公,也对父祖没有怨恨?明明自己从前没少欺负他,可他居然还愿意来帮自己,在太后面前为自己说项!

    亲生母亲,同胞兄长,也没能为他做到这一步呢!就算赵陌态度冷淡,不想与自己亲近又如何?他这样的冷淡,倒比母兄口口声声的亲情更令人安心!

    赵研冷笑了一声,转头看向太后赏赐的东西,神情木然。他如今,也算是遇上好心人了,应该庆幸才是。但说实话,他宁可遭受赵陌所经历的一切苦难,也不想再继续做赵研了。他有母亲相当于没有,他有父亲……却不肯为他去教训母亲与亲兄,这样的父母要来何用?!还不如赵陌无拘无束,更加自在呢!

    赵研拍了拍赵陌的肩膀:“好孩子,你的心意,我都明白了。放心,你这份人情,我会记下的。”

    赵陌面露犹豫,但还是没再说什么,就命人请了太医过来,为赵研检查腿伤,又把装了续筋接骨散的匣子放在赵研手边的桌面上。

    老太医很仔细地为赵研检查了伤处,然后就开始掉书包,听得赵研头昏脑涨,还不清楚他在讲什么。幸好赵陌跟着秦柏读了几年书,肚子里又存了几本医书做底,勉强还能听懂老太医的话,就为赵研做了翻译。

    简单地来说,就是两点:一,赵研的伤原本并不算很严重,但似乎是接骨的时候没有接好,才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使得他走起路来,瘸得特别明显。如果当初辽东王府那边请来的大夫靠谱些,赵研再好生养上一年半载的,而不是赶远路到京城来,奔波劳累,那么想要治到看不出有伤的地步,还是可以做到的。就算无法让他的腿象从前健全时一样健步如飞,也可以瘸得不那么明显。

    还有第二点,那就是赵研的伤耽误了最好的治疗时间,眼下已有些迟了,不过赵陌送来的续筋接骨散挺有用的,可以用一用,应该能令他腿的情况有所改善。但想要象从前一样,是不可能的了。如果早两个月来,兴许都还有希望。现在嘛,如果赵研不怕疼的话,太医倒是可以把他的伤腿再敲断了,重新接好,令腿上的筋脉重新流通,才有望真正痊愈。同时,赵研还得听话,不要违反太医的嘱咐,从吃的药,到每日的饮食,还有卧床休养等要求,都要做到才好。若是做不到这些要求,又吃不了苦,那赵研还是趁早放弃算了。反正无论他的腿有没有受伤,他都依然是个宗室纨绔,可以安心享受富贵荣华,没必要再受一回断骨之痛。

    老太爷说话直白,心里也没太把不得圣眷的辽王府子弟当一回事,有什么就说什么了,但当事人听了,心里自然会不好受。赵研的表情也变得有些狰狞起来。

    他当日摔断了腿后,为他医治的乃是辽东王府内的另一位府医,擅长跌打骨科,只是家中有事,没有跟着上京城。他记得那位府医的儿子素来与赵砡交好,两人狼狈为奸,说不定,就是赵砡暗中示意那名府医,在他治伤的时候做手脚,故意加重了他的伤情,让他做一辈子的瘸子?!

    还有,拿他的婚事为理由,逼着他脚伤还未好全,就跟着父母兄长上京,一路奔波,使他无法安心休养,多半也是赵砡的阴谋吧?!

    赵研因着太医的几句话,脑补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心中对兄长的怨恨是越来越深了。但这一回,他没有当场发怒,反而是隐忍了下来,仔细打听了断骨重续的手法有多少成功的先例,又会疼到什么程度,是否做完之后,再休养得当,就可以恢复到他往日双腿健全时的情形?如此这般问了一大堆之后,还未能下定决心,只说要考虑清楚。

    老太医也不急,给他开了一张药方,又指了指赵陌带来的续筋接骨散:“下官的药内服,这匣子药外敷。小王爷打发个心腹小厮随下官回去取药吧,下官再嘱咐他几句,叫他知道要如何为小王爷上药与按摩腿上的穴位。”

    赵研犹豫了一下,便点了身边一个从小陪伴他多年的小厮,跟着老太医走了。接着赵陌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就要告辞。

    赵研叫住了他:“陌哥儿,你……你方才听懂太医的话了吧?我这伤,只怕真是叫人算计了!”

    赵陌的神情似乎十分挣扎,过了好一会儿才道:“三叔,你的事只能请长辈们做主。我……我一个小辈,如何插手?只能装作不知道。”

    赵研怔了怔,自嘲地笑笑:“也对,你连王府都没住进来,又能帮上我什么忙?”倒也不见怪,就把赵陌给放走了。

    只是赵陌走到院门口时,回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的表情似乎变得越发阴郁了。

    过后赵陌再探听辽王府的消息,便只听说赵研在辽王的带领下,进宫向太后谢了恩。因有辽王在,赵研并没有跟太后说些什么。但他一直都表现得沉静守礼,倒比往日嚣张时更讨人喜欢些。太后开口,让他日后时常进宫来请安,辽王已经代儿子答应下来了。

    赵陌不由得微微一笑,心想辽王一路带着赵研进宫,怕是担心他会说些不该说的话吧?可惜,这样的态度只会让赵研更加反感,连父亲都埋怨上了。

    同时传来的还有别的消息。辽王继妃中暑之后,请过太医,也请过外头有名的大夫,但病情都始终不见缓解,还有些加重的迹象。辽王继妃急得要死,却又出不了门,去为长子说亲,只能再去信陈家,邀他家女眷上门来,与她讨论长子“元配”的牌位入宗庙之事。

    明眼人都知道,辽王继妃这是再次拿陈良娣幼妹死后的香火供奉为饵,引陈家人答应再度联姻。

    谁知道,陈家竟然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肉欲娇宠[H 甜宠 〕〔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英雄?我早就不当〕〔阴倌法医〕〔嫡女嚣张:鬼王独〕〔娇妻还小,总裁要〕〔萌宝来袭:总裁爹〕〔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蜜爱春娇(种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