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宠妻:总裁先〕〔七两桃花运〕〔还看今朝〕〔隐婚娇妻,太撩人〕〔重生之继母苦哈哈〕〔可不可以爱上我〕〔都市阴阳师〕〔灵案录〕〔快穿萌物:我不是〕〔拄刀问天〕〔深夜冥品店〕〔快穿女王:炮灰逆〕〔妖精限量宠:大神〕〔史上最强手机地图〕〔快穿之放开那只男〕〔都市之传道宗师〕〔护花强少在都市〕〔东方次元入侵〕〔变身在漫威世界〕〔女秘书仕途笔记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百五十八章 耳目
    秦含真离开慈宁宫的时候,真是松了口气。

    虽然还没弄清楚是谁在太后面前带节奏,但太后看起来对她印象不错,态度和蔼,估计没有受到什么不好的影响。虽说日后可能需要时不时进宫来见一见太后,但秦含真既然准备要嫁进宗室了,这种事儿以后估计少不了,早些习惯也有好处。若有太后撑腰,她今后在宗室女眷里也能很快立足。

    秦含真带着魏嬷嬷出宫。方才魏嬷嬷不曾跟着她进殿,但前者在宫外也没有呆等。她是内务府出来的,在慈宁宫里也有几个旧识,短时间里可能没法找到所有人,但还是跟其中两位旧识重逢了,并聊了几句别后的家常,其中有一位是太监。

    与宫女、女官们不一样,太监是有机会出宫办事的。对方如今既然与魏嬷嬷重新搭上了关系,又知道她目前住在哪里,私下投资了哪家小茶铺,手头宽松,日子舒心,那日后出宫时,若有闲暇,消个遣,带个信,送个东西,又或是借钱求办事之类的,也就有地方可去了。

    这是秦含真见太后之前,趁着吴司言不在的时候,抓紧时间与魏嬷嬷达成的默契。若能与慈宁宫里侍候的宫女太监搭上线,她们也算在宫里有了耳目。平时也不用这些耳目派上什么用场,只需要在关系到秦含真与赵陌的事情上,能有个消息来源,就不算白费了功夫。尤其是秦含真如今猜测,在太后身边,可能有人想要搞事的时候。事先有点防范,是十分必要的。

    由于吴司言又负责送她们出宫,所以在路上,秦含真并没有跟魏嬷嬷谈起后者的成果,只是安静地走着路,偶尔与吴司言搭个话,聊些天气、衣料或者太后的喜好之类的安全话题。吴司言果然是有心向她示好,还告诉了她,太后通常在什么日子会有事要做,什么日子会有空,到时候秦含真再递牌子进宫请安,会比较方便,而不用担心会吃了闭门羹,又或是等待候见,要等太久的时间。

    她们进宫出宫时,走的都是神武门。从慈宁宫走到神武门,路上需要经过不少宫室。不过当今皇帝后宫人少,宫人也不多,因此一路过去,她们都没遇上多少人,更不可能有哪个不长眼的宫妃跑到面前来耀武扬威。

    但她们也不是没有遇到过哪位意外的人物。走到半路时,她们看见前方迎面来了一抬步辇,上头坐着的不是别人,正是一身常服的太子。秦含真等人连忙退到路边拜倒在地。

    太子看见了秦含真,露出了慈爱的笑容。他停下步辇,温和地问起秦含真,进宫来做什么?家里人身体可好?小舅秦柏最近在忙什么?又贺喜秦含真与赵陌定了亲事,让她日后与赵陌好好相处。若是赵陌惹她生气了,尽管到东宫来告状,他这个表叔会为她做主的。

    秦含真与太子其实已经很久没见了,但他的态度依然还是如此的温和亲切。秦含真心中感激,再三谢了恩,也说了些祝福的话。太子微笑颌首,又嘱咐她日后常进宫来玩,便让人重新起辇,继续前行了。他今日是要到慈宁宫去,给太后请安的。

    秦含真并没觉得遇见太子是什么大事。多寻常呀,太子就在宫里,又跟太后关系不错,他要去看望太后,请个安,聊个天什么的,多正常。

    只有吴司言感到有些奇怪。这根本不是太子平日惯常去给太后请安的时辰。而且太子早上不是已经去过一回慈宁宫了么?怎么忽然又……

    当然,储君要向太后尽孝,谁敢说他不应该这样做呢?兴许太子只是想起了什么事,要与太后商量,才会忽然又跑过去的。

    吴司言也没多想,径直将秦含真与魏嬷嬷送出了神武门,看着她们坐上马车离开,方才转身返回慈宁宫。

    在回家的路上,秦含真向魏嬷嬷打听了她与旧识们联络的详情。这还是头一回,暂时看不出有什么效用,但保住这条线,总有一天会派上用场的。

    对于在太后面前提起她名字的人,魏嬷嬷一时半会儿地打听不出来,但她从别人那里听说,最近太后比较重视的是蜀王世子之女,那位不幸摔断了腿的小县主。小县主的伤势已经好了,但残疾却无法改变,但小女孩非常坚强而乖巧,看着周围的人为她难过,她还反过来安慰其他人。这让蜀王世子夫妻更为女儿伤心了,太后也对小县主越发疼爱。为了能让她在慈宁宫里过得好,不但亲自挑选了侍候她的宫女,还把从前照顾过蜀王的老宫人召回来服侍她,又让她的哥哥也进宫来陪她住。

    蜀王世子妃近来都卧床不起,蜀王世子既要守孝,又

    要照顾妻子,已经十分辛苦,对儿子便有些疏忽了。太后将他的长子接进宫中住下,他还觉得是帮了自己的大忙呢,再三谢恩不说,还亲自为太后抄血经祈福。太后虽然很感动,但还是勒令他停下,只需要尽心意抄经就好,不要用自己的血,保留健康的身体,才能为朝廷出力,为父母兄弟赎罪。蜀王世子磕头谢恩,在抄写不用血的佛经的同时,还往宫里送了不少名贵的药材与珍稀的珠宝、蜀锦等物,大部分是孝敬太后的,也有一小部分,是散给了慈宁宫里的其他人,包括太妃太嫔以及有头脸的宫人太监等。

    很显然,他不仅仅是在孝敬太后,还想要巴结讨好太后身边的人呢。不过理由倒是无可挑剔——他这是担心住在宫里的儿女,希望慈宁宫里的人多看顾他们些。

    魏嬷嬷的两位旧识都分得了好处,私下聊天时,一方面感叹蜀王世子的富庶,一方面则请魏嬷嬷帮忙,将他们手头上的物品变卖成活钱,以银票的方式保存下来。魏嬷嬷已经答应了帮忙,出宫的时候,怀里就揣着一对金珠软镯和一小包贵重香料呢。她进宫时是带了几张银票的,原本只是预备供秦含真打赏用,如今用了几张,还剩得几十两,正好拿来给这两位旧识做了押金。

    秦含真近日时常能听到蜀王世子的消息,也不以为意。她看了看那两个小包,就对魏嬷嬷说:“家里也有铺子,嬷嬷只管把东西交到铺子的掌柜手里,让他照着市价最高的数额给银子。下回我再进宫,嬷嬷继续跟着,就把银票交给那两位吧。咱们别在明面上做任何可能涉及贿赂、收买的事,免得犯了忌讳,日后叫人查出来,不好看。只当作你是单纯地在帮两位故友办点小事儿,账面上都是清清白白的。但事实上,该有的好处,都别漏下,还得让那两位心里有数。”

    魏嬷嬷会意地点头:“姑娘放心,老奴心里知道该怎么办。”

    两人回到永嘉侯府时,已经快到饭点了。秦含真先去正院见过祖父祖母,只是秦柏不在,说是在外书房呢,已经知道她回来的消息了。她也不在意,便赶去花园见请来的朋友,还得为自己的缺席向她们赔罪。

    蔡元贞与卢悦娘聊得十分愉快,对她的缺席并不在意,还笑着说:“太后召见,乃是恩典。看来太后挺喜欢秦三妹妹你的,你今后就不必担心会有人与你为难了。”

    蔡元贞是个心里明白的主儿,她这话一说出来,秦含真就懂了,冲她笑了笑,彼此都有默契。

    卢悦娘也不问,微笑着给秦含真倒了杯茶:“二表妹方才还在这儿的,如今到外书房去陪余姑娘了。三表妹既然回来了,不如亲自去把她们请回来?眼看着也快到午时了,咱们是不是吩咐厨房开宴?”

    今日本是茶聚,但因为秦含真临时进了一趟宫的关系,时间拖长了,到了饭点,总不能让客人们挨饿,所以茶聚就转变成了一次小聚餐,仍旧是在凤尾轩进行。方才卢悦娘与秦锦华小声商议了,去跟牛氏打过招呼,让厨房准备几道清爽又别致的饭菜来,再配上永嘉侯府特色的清凉果汁。以夏日花园里的小宴席标准,这样的规格已经算是拿得出手了。

    秦含真自然不会有异议,她只是有些疑惑:“余姐姐还在外书房呢?”怪不得她进园子后没瞧见对方。余心兰真不愧是才女,她还以为余心兰在外书房里待上个把时辰,就该回花园里来,跟大部队会合的。万万没想到,对方至今还在那里,没有挪动的迹象。

    卢悦娘点头,确定了她的猜测:“余姑娘自打去了外书房,就没回来过。三表妹你出门后,二表妹过去陪了她一阵,就叫她赶回来了。二表妹没法子,前后陆陆续续去看过她两回,给她送了些茶点,就让她在那里自得其乐。方才二表妹是第三回过去,本来是打算把人请回来用膳的,但看起来似乎不大请得动。”

    蔡元贞在一旁笑道:“余妹妹最是爱书之人。她到我家里玩耍时,也是如此,看到书,就挪不动脚了。没有大毅力,可没那么容易请动她呢。”

    秦含真听得好笑,忙向蔡元贞赔了不是,又请卢悦娘帮自己继续招待蔡元贞,然后自己转身前往外书房。

    她走小路过去,也没带丫头,直接从外书房后门进了屋。还没转到正间,她就隔着重重书架,听到余心兰在说话:“秦大哥,如此看来,这几个印鉴都是真的,这部古籍的真伪也就有了定论。你能得到这样珍贵的典籍,真是好运气!你可要好好珍惜呀,千万保存好它,别再叫它蒙尘了。”

    秦含真脚下一顿,眨了眨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最强军婚:首长,〕〔白雅顾凌擎〕〔重生国民男神:九〕〔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