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首座〕〔重生之武神大主播〕〔重回80当大佬〕〔娱乐商尊〕〔俗人的奋斗〕〔萌妻哪里逃〕〔抗战之重生周卫国〕〔地府朋友圈〕〔顾少的心尖萌妻〕〔重生之时代霸主〕〔灭天杀神〕〔落地一把98K〕〔慕少的心尖萌妻〕〔爱情最后的依靠〕〔耐瑟瑞尔的辉煌〕〔时空之头号玩家〕〔官途:第一秘书传〕〔末世之阴谋之雨〕〔西游封印师〕〔鬼眼保安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百五十五章 茶聚
    秦含真以前是不知道,原来后街也有几处房产,是处于出售状态的。如今知道了,就觉得这样的好机会如果错过,未免太可惜!

    那处两进三路的宅子,就挨着永嘉侯府,如果能买下来,只需要在墙上打个门洞,连门都不必出,就能与永嘉侯府往来了。不过这处房产只有两进,估计不适合用来做郡王府,当个别院还是不错的。卢悦娘出嫁,秦幼珍就计划着要给她买一处陪嫁的宅子。那她与赵陌定了亲,两年后嫁给他的话,也可以陪嫁一处房产嘛。这宅子将来无论是出租,还是自住,都很方便。离娘家近了,随时都能回来,也不会有人乱嚼舌头,说什么她出嫁了还粘着娘家,因为她住的就是自己的地方,只要拉上赵陌一块儿住进去就可以了。

    街对面的那一处宅子,地方更大些,如果能稍作改建,又或是把邻居家的宅子也买一部分下来,应该是可以凑合成一座郡王府的。秦含真记得,那边左邻右舍的业主,一户是老侯爷的旧部,一户直接就是承恩侯府的家生子,管事级别的。只要她去跟长房说一声,另寻两个宅子与他们换,想必很容易就能把宅子换到手了。虽然这处宅子与永嘉侯府并不相连,但只是隔着一条街而已,走几步路就到了,来往同样方便。

    至于承恩侯府东北角那一座宅子,倒还罢了,若能拿到手,也算不错,只是比不得前头这两处宅子方便。

    秦含真回到自己的院子,认真考虑了一下,到底是直接把宅子买下,以后充作陪嫁的房产,还是把消息提供给赵陌,让他把郡王府的选址定在侯府后街?再三考虑之后,她决定先自己打听清楚(情qing)况,至少要把宅子的现状与价钱,还有目前由谁负责出售事宜给弄清楚。这样她把消息告诉赵陌时,他也好心里有数。先看他怎么打算吧,如果他觉得这几处宅子里有他心水的产业,秦含真当然不会跟他抢。但他如果另外定下了宅子,那她就没理由不出手了。

    记得赵陌提过,他打算在鼓楼一带置产,最好是在什刹海边上?那估计他会倾向于放弃吧?不要紧,秦含真方才听秦幼珍提过一嘴那几处宅子的大概价钱,觉得自己还是有办法说服祖父祖母,买下其中一处作为她嫁妆的。永嘉侯府的经济(情qing)况,无疑要比卢家宽松许多。

    秦含真叫了百巧过来,让她去打听。百巧的父兄如今就在永嘉侯府外头的产业里做事,想必不难打听到相关的消息。百巧一口应下,接着便有些好奇地问:“姑娘问这些做什么?难不成是咱们侯府要扩建了?”因为是紧挨着永嘉侯府的房产,一般人第一个念头,都会想到这一点。

    秦含真摇摇头:“没什么,就是有点兴趣,想打听打听。有了消息,就尽快告诉我。”

    百巧眼珠子转了转,笑着应声去了。丰儿从外间走了进来,给秦含真送上一碗红枣茶,瞧瞧门外没人,便压低了声音问她:“姑娘莫非是在为郡王爷寻摸充作京城王府的宅子?先前郡王爷不是说,要在鼓楼附近置产么?”

    秦含真笑说:“什刹海边上能有多少合适的宅子?他前前后后不知挑拣了多少地儿,谁知道还有多少剩的?说不定最后只能在别的地方开府了。咱们侯府后街其实也不错,这里附近有不少达官贵人住,也有宗室人家,该有的商铺都有,算是个闹中取静的地段,离皇城大门也不算远。如果真的能在这里建王府,那咱们(日ri)后回娘家就方便了!”

    丰儿抿嘴笑着说:“姑娘是真的落落大方,虽然也会有害羞的时候,但说起正经事时,那是一点儿都不含糊,万万没有因为害臊,就扭扭捏捏不说正事儿。郡王爷能娶到姑娘这样的媳妇儿,真真是上辈子烧了高香了!”

    秦含真扑哧一声笑了:“你也用不着一个劲儿地夸我。该害羞的时候我还是会害羞的,但再怎么害羞,(日ri)子还是一样要过。我早就知道自己会嫁给赵表哥,如今不过是预想成了现实而已,有什么可扭捏的?为了自己将来的生活着想,该办的事就得去办了。我可不想事事都靠着他去((操cao)cao)持,自己袖起手来享受。那个家又不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我也有份呢。哪怕是为了自己过得舒服,也不能一点儿力气都不出。”

    丰儿眼珠子一转:“可姑娘做的这些事,也不能瞒着郡王爷,得让他知道,姑娘为了他将来的王府,费了多少心思才好。他心里感动,也会更加珍惜姑娘了。”

    秦含真好笑地看着她:“从前你总是拦着我跟他私下相见,好象生怕他占了我便宜似的。怎么如今反倒催着我跟他联系了呢?你这态度变化也太快了些。”

    丰儿不以为然地说:“这如何能一样?从前姑娘与郡王爷是不相干的人,孤男寡女在一处,叫人知道了会说闲话,败坏姑娘的好名声。如今姑娘与郡王爷都要订亲了,而且是御赐的姻缘,谁也拦不了,郡王爷就是我们几个丫头的姑爷了,是半个主子。我自然是盼着姑娘与姑爷能和和美美地过一辈子。只要是对姑娘与姑爷好的事,我都会赞成的。这并不是我态度有了变化,只不过是姑娘多了一个姑爷而已。”

    秦含真听得耳根发烫,嗔道:“你姑爷姑爷地叫他做什么?他还不是你姑爷呢!快出去,我要练画了,你们别来打扰我!”

    丰儿一边笑着说:“姑娘果然还是会有害羞的时候呢。”一边掀了帘子跑出去了。

    秦含真捂了捂自己发烫的脸颊,看着面前的画案与画具,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忍住,取了信纸,磨了墨,想先给赵陌写个(日ri)常问候信再说。

    且不说赵陌收到信后如何,转眼就来到了秦含真做东道,邀请蔡元贞与余心兰两位(娇jiao)客到家中茶聚的(日ri)子。卢悦娘与秦锦华被她邀来做了陪客。五个姑娘在花园里的凤尾轩摆开两张茶桌,一边赏赐,一边聊天,倒也和乐融融。

    蔡元贞与余心兰都先后给秦含真道了喜,祝贺她得了皇帝赐婚,即将成为肃宁郡王妃。秦含真怪不好意思的,先谢过了她们,回头避了人时,就悄悄向蔡元贞道谢:“若不是蔡姐姐把宫里的消息告诉我,说不定我与赵表哥就有缘无份了。请蔡姐姐受我一拜,姐姐的(情qing)份,我这辈子都不会忘的。”

    蔡元贞忙将她扶起,笑道:“我不过是随口提醒一声罢了,其实郡王爷可能早已听说了,也会想办法应对,不至于落到婚姻受人摆布的境地。我其实是白得了一份功劳。如今看到你们能有(情qing)人终成眷属,我也替你们高兴。不必再说什么谢不谢的话,我又没做什么。你再这样说,我都不好意思了。”

    秦含真笑着拉住她的手:“蔡姐姐既然这样说,我也不跟你客气了,只是姐姐也别跟我外道。”

    蔡元贞抿嘴笑说:“我不跟你外道。今儿我还要谢你呢,我从前与未来嫂嫂并不熟悉,生怕(日ri)后什么都不知道,会不小心得罪了她。你请我来做客,却是给了我一个与嫂嫂相处的好机会,可帮了我大忙呢!”

    秦含真笑道:“能帮上蔡姐姐也好。卢表姐心里也是惴惴不安的。她其实是个极和气宽厚的好姐姐。我相信你们一定能相处得很好。”

    她特地安排蔡元贞与卢悦娘坐在一处。不一会儿,两人就相处得很好了,既守礼,又比旁人多了两分亲昵。她们私下说了些自己的(爱ai)好,发现两人都喜欢同一位前朝的琴艺大家。蔡元贞收藏得对方用过多年的一张琴,卢悦娘则有对方的亲笔琴谱,都是十分珍贵的物事。两人都来了兴致,约好了要另择时间地点,各自带着琴与琴谱,再见一面,好好赏玩这两件文物。

    秦含真则拉着秦锦华与余心兰聊天。由于余家夫人刚刚病愈不久,她们初期的话题基本都集中在余夫人的病(情qing)上。余心兰简单地提了提母亲发病的因由,以及请了哪位大夫,吃了什么药,什么时候开始有好转,等等,又对秦含真说:“家母这一次病倒,令我对医书产生了兴趣。只可惜我不懂医术,否则就不会眼睁睁看着家母受苦,自己却束手无策了。”

    秦含真说:“就算看了医书,也未必能学成个大夫。余姐姐不必想太多的,有兴趣就翻一翻医书,只当是消遣了。多懂得些医理、药理,虽然做不成大夫,但家里人如果有些小病小痛的,不必请大夫,自己也能做个初步的诊断,及时采取措施,防止病(情qing)加重。这原是好事。我祖父也收藏了不少医书,闲时偶尔翻翻,虽然他不会给人诊脉,但我祖母(身shen)体不适时,太医给她开的方子,我祖父都能看得懂,也知道是否对症。”

    余心兰郑重地点头,犹豫了一下:“不知我是否有幸,看一看永嘉侯的藏书?”

    秦含真今(日ri)邀请她来,本就是打着这个目的。她自然是说好的,立刻就开口邀余心兰往外书房走一走。秦锦华却没什么兴趣去看书,就凑到蔡元贞与卢悦娘那边去了。

    秦含真独自领了余心兰到外书房来。因为事先打过招呼,秦柏今(日ri)不在这里,连原本侍候的小厮都撤了,只留下一个十一二岁的小丫头在门外听候吩咐,做些杂事。

    余心兰也不在意,她一进门,就被四周那顶天立地的几个大书柜上满满当当的书本给吸引住了,眼睛的视线就没离开过那些书。秦含真请她坐下喝茶,她都顾不上,往其中一个书柜前一站,盯着上头一排排的古籍,眼里都在发光。秦含真见状,便也不跟她提什么喝茶了,取了把交椅往书桌前一放,让她取了书,坐下来慢慢看。她自己也跑到秦柏的书案前,取了纸笔,开始练字。

    没过多久,前院忽然来报:“姑娘,宫里来了人,说是奉了太后的懿旨,宣姑娘去见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肉欲娇宠[H 甜宠 〕〔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英雄?我早就不当〕〔阴倌法医〕〔嫡女嚣张:鬼王独〕〔娇妻还小,总裁要〕〔萌宝来袭:总裁爹〕〔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蜜爱春娇(种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