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书女配:冰山王〕〔天狱者〕〔末世之渊〕〔全息网游之暴走女〕〔极品全能狂医〕〔都市之我要吃遍天〕〔诸天狐妖大掠夺〕〔不朽魔心〕〔晚安,参谋长〕〔武断八荒〕〔最强神尊在花都〕〔汉侯〕〔我楼上的女神〕〔韩娱之灿〕〔一不小心苏成国民〕〔职场风云路〕〔至尊神魔〕〔试婚老公强势宠〕〔总裁爹地超给力〕〔美女总裁的纨绔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百四十八章 示好
    秦平丧妻六年有余,至今还不曾续弦,当然不可能是做父母的不重视。

    但他外放多年,秦柏与牛氏甚至曾经追到他广州任上去,没少催着他成亲,连独生女儿秦含真都不反对他再娶,他也依然无动于衷,又有谁能说服他呢?牛氏还想过,只要他愿意娶个媳妇,哪怕对方门第低些也不要紧,只要是清白人家出身就可以了,秦平也只是笑笑,不以为意。他后宅中连个通房都没有,这么多年一直是家里的婆子和小厮在侍候他的饮食起居,甚至没有一个略平头正脸些的年轻丫头在。他自苦到这个地步,秦柏心知他还是忘不了冤死的关氏,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牛氏有时候心里难过时,也要骂一骂何氏,怨一怨关氏,但除此之外,也做不了什么。

    这些消息,即使三房不曾刻意告诉过长房的人,长房那边也不可能一无所知的。姚氏此刻非要借着秦含真的婚事提起,多少有些泼冷水的意味。饶是牛氏素来不擅长勾心斗角,揣摩别人的小心思,也有些生气了。

    当姚氏一脸笑容地提起姚家哪位因守孝误了婚期的未嫁女,又或是被早死的未婚夫连累得担上克夫名声的外孙女儿时,牛氏就硬帮帮地回答说:“我们平哥若有心要再娶,在广州什么样的官家千金娶不回来?连两广总督的千金,他也是配得上的。可他不愿意,我又能拿他怎么办?总不能什么阿猫阿狗都往他屋里塞吧?!”

    姚氏脸上僵了僵,勉强维持住笑容:“三婶说笑了,这婚姻大事……自然是要四叔愿意才好。”

    牛氏瞥了她一眼:“我当然知道得他愿意才好。那你说的这些话,又有什么意思?”开玩笑,她还盼着儿子能娶黄清芳呢!黄清芳到如今都还没有嫁人,说不定便是她儿子的好姻缘。可秦平一日未点头,她就一日没法向黄家开口。她都急死了,姚氏还非得要来戳她的心肝。今儿可是她孙女儿被皇帝赐婚的大好日子,这个侄媳妇就非得来给她添堵么?!

    姚氏干笑着,许氏在旁瞥了这个儿媳一眼,冷笑一声,便放缓了神色,对牛氏道:“小辈们能知道什么?你就别跟她一般见识了。三丫头能嫁给肃宁郡王,这是天大的喜事。咱们家自打皇后娘娘出嫁时,风光过一回,这么多年了,就数三丫头嫁得最好。这可不仅仅是你们三房的体面,而是我们秦家合族的荣光!三丫头的婚事,一定要好好办!虽说他们宗室成亲,自有规矩,但嫁妆的事,却是我们秦家自己说了算的。弟妹还是头一回操持这样的大事,想必不熟悉里头的决窍,虽有两位内务府来的嬷嬷,终究不曾做过咱们这等人家的当家主母。三弟妹,你别跟我客气,咱们妯娌俩为了孩子,少不得要好好商量商量,给三丫头列出个象样的嫁妆单子来才好。你们家若是缺了什么,我做主,长房替你们补上。绝不能让外人看了我们家的笑话!”

    许氏这话就中听多了,牛氏的脸色也缓和下来,微笑道:“还是大嫂子疼三丫头。既如此,我也不跟大嫂子客气了。我是真没办过这样的事。从前平哥与安哥两兄弟,平哥的亲事是照着西北的习俗办的,在米脂算是热闹了,但也没多富贵。安哥的嘛……哼,他娶的荒亲,压根儿就没经过我们,等到第二回娶妻时,因着是续娶,先前那贱人的名声不好听,连累了安哥,大同又还有马将军在,我们也不敢操办得太出风头,许多事都是将就着来的。含真出嫁,真真是我们家头一回正式办喜事了,确实要多用点儿心。我想着,京城里宗室多,想必郡王也多。不知别家的郡王爷娶亲都是什么样的规矩?咱们也要比照着来,不能输给他们。广路那孩子,就没个靠得住的长辈帮衬,我们家少不得要多操些心。”

    许氏微笑着点头:“三弟妹说得很对。这种时候,自然得要我们做长辈的出头露面。”

    许氏几句好话,轻而易举地便与牛氏和好了,先前为着许家与蔡家等事而产生的小小矛盾,仿佛就此消失不见。牛氏毕竟不曾被许家的事侵犯到利益,长房两个小辈又没有真的被许家捆绑住,她就没有多在意。只是姚氏看着婆婆轻飘飘地几句话说出去,就把自己想要的权利给夺走了,心里又如何能舒服呢?

    三房除了牛氏与秦含真,再无能管事的女主人,小冯氏又要养胎,至少要等生完孩子,出了月子,才有可能接手中馈,现在正是她可以插手的好时机。倘若能把为秦含真备嫁的差使揽下来,定少不了与宫里、内务府、各家王府打交道的机会,还能顺便把一双儿女推出去,让他们多在人前露露脸,也好早日说门更好的亲事。如今这一切盘算都叫许氏打破了。许氏若有了机会,她还不优先把机会留给许家的小辈呀?几时才能轮到秦家的几个孩子?!

    姚氏忿忿不平,心里倒是有些后悔了。方才她不应该因为妒忌,就得罪了牛氏的。到手的鸭子飞了不说,竟然还便宜了婆婆!是她连累了两个孩子!

    只要关系到一双儿女的利益,姚氏有时候是很能放下自尊的。没多久她就主动向秦含真示好了:“三丫头,我陪嫁的几个铺子里,有一间绸缎庄,专卖江南来的各色好料子。当年我出嫁的时候,用的料子就都是这间铺子里来的,可是在京里大大出了一回风头呢!那绸缎庄的掌柜是江南人,认得好几家江南有名的绸缎商人,不是寻常商家可比的。虽说咱们也是祖籍江南的人家,不难得到江南的好料子,但怎么也比不得这些行家熟悉。你出嫁的料子,二伯娘就都包了!你也别跟我客气,将来你哥哥姐姐们,还要你多多关照呢。对了,你有没有想要的料子?不如随我到那铺子里瞧瞧?如今天儿正热,他们铺子里从江南不知什么地方弄了些极好又极凉快的夏装料子来,正好给你们姐妹再做几件新衣。”

    秦含真哑然失笑,她今年已经有了八套新做的夏装,近身服侍的丫头里也有擅长针线活的人,身为能当这永嘉侯府一半家的大小姐,她想要新做几套,就新做几套,没人管着,哪里还缺什么料子?不过她能听得出来,姚氏是想向她示好。虽然姚氏拿父亲续娶的事来噎人,有些令她不爽,但看在秦简与秦锦华的面上,她也不能跟姚氏闹得太僵了。既然姚氏先行退让,她便也和气地回应:“我如今不缺夏天的衣裳,就不必再做新的了。伯娘不如给二姐姐再做几套?我听她说,今年出门做客的时候多了,想必也需要多些新衣裳。不过,伯娘说的新奇料子,我也挺好奇的。伯娘什么时候带着二姐姐去铺子里时,顺道也带我去开开眼吧?”

    姚氏觉得自己把秦含真给哄顺了,顿时笑得更加开心:“没问题,你什么时候有空,只管跟伯娘说。伯娘随时都可以陪你去!”

    既然把人给哄回来了,有些事也可以做了。许氏已经把帮忙备嫁的差使揽了去,姚氏做儿媳的,不能去跟婆婆争,只有退而求其次,先为儿子和女儿的婚事操操心。她方才想好了,唐家的门第真的低了些,不够份量,她得为女儿寻个更好的人家,至少要让女儿出嫁之后,不能被姐妹们比下去!

    姚氏最先想到的,就是寿山伯府。云阳侯府蔡家的婚事,已经不能成了,秦简求娶不来蔡家大小姐,蔡家大少爷又定下了卢悦娘为妻,虽然蔡家还有嫡出的少爷与小姐,但已经很难说亲了。寿山伯府爵位虽低了些,但也是实实在在的权臣,与云阳侯府几乎是平起平坐的!而且寿山伯还是文官,比起云阳侯这位武将,在士林中名声更好。

    姚氏寻思着,寿山伯府余家也有一双儿女,无论是哪一个,若能配给她的一双儿女,都是极好的亲事。可惜她跟寿山伯府的女眷不算相熟,女儿秦锦华与寿山伯千金余心兰也不是十分要好。但如果能再拉上三房的秦含真,姐妹两个以闺密的名义邀请余心兰来家里小聚,然后再上门拜访,接着她这个长辈再借此名义,与寿山伯夫人多往来两回,两家就混熟了。再往后,什么事提不得?

    想到这里,姚氏便笑着对秦含真说:“虽说圣旨赐了婚,但还要经过订亲的仪式,你与肃宁郡王的婚事才算是稳了。等成了订过亲的人,再出门玩耍就不方便了,连跟肃宁郡王见面,都有些不合规矩。他们宗室里的人,婚事筹备时间又长,若是真象你祖母说的,等上两年再出嫁,你岂不是两年时间都少有出门玩耍的机会了?那也太可怜了!伯娘给你出个主意,先前你们姐妹几个与别家千金一道开什么诗会、茶会的,如今你与你二姐姐也该还个东道。如今天气正好,园子里的花儿开得也茂盛,不如就寻个日子,你们姐妹俩给蔡家、余家的小姐们下个帖子,请她们来家里玩?蔡家小姐前些时候常见,但余家的小姐,好象已经有日子没来家了吧?你们趁着还未定亲,赶紧多见几回。不然日后想要再玩乐,可就有规矩约束你们啦!”

    秦含真眨了眨眼。还有这个说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阴倌法医〕〔娇妻还小,总裁要〕〔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萌宝来袭:总裁爹〕〔嫡女嚣张:鬼王独〕〔蜜爱春娇(种田)〕〔顾少的独家挚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