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征战末日三千年〕〔玩游戏刷黑科技〕〔阴阳女鬼修〕〔诸天万界反派聊天〕〔蜜恋百分百:恶魔〕〔美漫修仙实录〕〔主神培养基地〕〔我的星界之门〕〔快穿:这个女配很〕〔最初的寻道者〕〔一切从寻秦记开始〕〔我的冰山美女老婆〕〔低维游戏〕〔小麒麟的世界之旅〕〔权宠之将女毒谋〕〔诸天投影〕〔隐婚100分:重生学〕〔宠妻如命:霸道老〕〔柏林1943〕〔灭明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百四十七章 道贺
    虽然秦含真早就听赵陌说过,要进宫去请旨赐婚,但赐婚下来的时候,她还是吃了一惊。

    赵陌的效率还真是够快的,这才不到两天的功夫,他就把事情给办成了!

    牛氏十分惊喜,等送走了宣旨的太监后,便一直在念叨:“怎么这样早就赐婚了?我一点儿准备都没有,方才那位小公公宣旨的时候,我就象个傻子一样愣在那儿,可别叫人笑话了吧?皇上事先也没跟我们打个招呼,还有广路,他怎么也不提前跟我们说一声儿呀?!”

    秦柏心情愉悦地微笑道:“他早跟我说过了,还事先给平哥去了信,从平哥那里得到了许可、庚帖与信物,就进宫请旨了。这孩子,还真是着急。”

    牛氏惊讶地说:“平哥什么时候来的信?我怎么不知道?”

    秦平既然派出信使给赵陌回信和带信物,自然不会忘了通知家中的父母。其实那位信使是带了两封信回京的,一封给赵陌,一封给秦柏。不过赵陌一大早赶出城去接信使,得到的只有自己的那封信。信使稍后进城,进了永嘉侯府,等到秦柏参加完承恩侯府的宴会,回到自个儿家里,方才看见了信。秦含真提前一步从赵陌处得到了父亲的消息,而秦柏则是从长子的信中知道了更多的细节。

    牛氏得知后便叹说:“广路这孩子真是有心,我虽然知道他每年都会给平哥儿去信,但还真不知道他连亲事都事先问过了平哥的意思。先前他可没跟我们提过一个字。这傻孩子,若是他先跟我们说,让我们给平哥去信,平哥是绝不会拒绝的,我也不至于如此吃惊了。”

    秦柏淡笑不语。这大概是赵陌这孩子的可贵之处吧。他当然知道有秦柏牛氏的背书,秦平不可能拒绝父母为女儿安排的亲事,但他就是要依靠自己去取得秦平的欣赏与认同,不借助任何外力,便成功求得秦平将独生爱女许配给自己。这足以看出赵陌的诚意。秦平想必也是看出来了,才会欣然将女儿许配给他。

    他对老妻道:“有什么可吃惊的?这是早晚的事。两个孩子一直要好,你我都是早就心里有数了。”

    牛氏笑道:“这话倒不错。”她拉起秦含真的手,从头到脚地仔细端详孙女儿,看得秦含真都脸红了:“祖母,您看我做什么?”

    牛氏笑着说:“我的好桑姐儿,如今已经是大姑娘了,都要定亲了,再过两年就可以嫁人。时间过得真是快,想想你小时候,满山遍野到处疯跑,玩得一身都是泥地回来,哪里象是如今斯斯文文的模样呢?”

    秦含真的脸更红了:“祖母!谁还没有小时候?小时候顽皮些,也是寻常事。您就别老提起了。只要我现在说话行事足够斯文守礼就行了!”

    牛氏哈哈大笑,一边摸着秦含真的手,一边回头对丈夫道:“我琢磨着,广路比咱们三丫头大三岁呢,他今年都快十八了,估计等不了多长时间。三丫头明年二月才及笄,十五岁嫁人也是常事,但她爹明年才会结束任期,从广州任上回京述职,怎么也要到了夏天才能回家。如果她爹能在京城找到差使,那索性再等一年吧?等三丫头满了十六岁再出嫁,也好让她爹亲自送她出阁。那时广路也还未满二十,倒也没等多久。他在京城的宅子还没弄好呢,总要给他时间去修房子。”

    秦柏想了想:“这样也好。只是不知道明年等平哥回来,会轮到什么缺。”

    牛氏叹了口气:“我不指望他能飞黄腾达了,从前只觉得儿子能有好前程就行,离我远些也没关系。可现如今我年纪大了,想法就不一样了。安哥已经回了家,平哥怎么也该调到离家近些的地方才是。我就盼着能时时瞧见他们,看着他们吃饱穿暖,不受委屈。”

    秦柏道:“平哥好象已经有些眉目了,皇上也不会坐视不理的。你不必操心,只管安坐着等待消息就是。”

    牛氏叹息着没说话,回过头来看着秦含真,又露出了笑容:“好孩子,祖母一定会为你准备一副好嫁妆,包管你将来吃香喝辣的,绝不会受穷!”

    秦含真笑道:“祖母,我是要嫁给赵表哥的。他是个郡王,又有封地,怎么可能会受穷呢?”

    牛氏嗔道:“哟,大姑娘家的也不害臊。赐婚的旨意才下来,你就这么大咧咧地说要嫁给你赵表哥啦?”

    秦含真红着脸抿嘴笑道:“我只是说实话而已,怎么就不害臊了?我可不学那些扭扭捏捏的把戏。”接到圣旨,她心中欢喜,也对未来安心下来,跟亲人说话的时候,便少了许多顾忌,能放心大胆地说出内心的想法了。

    牛氏笑着点她的额头:“在家说这些话就罢了,若是到了外头也这么说,当心别人笑话你!若是让广路听到了你这些话,说不得就要被你吓跑啦!”

    秦含真轻哼一声,嘴角微翘:“他才没那么容易吓跑呢。如果他有被我吓倒,只能证明他对我不够了解。那就是他的不是了。”

    牛氏嗔了她一眼:“胡说八道些什么呀?”

    正说话间,虎嬷嬷来报,长房众人闻讯过来道贺了。牛氏忙一边起身相迎,一边小声叮嘱秦含真:“别在长房的人面前乱说方才的话,知道么?!”秦含真会意地点头。

    长房的主人几乎都来全了,大家都是得了赐婚的消息,赶来向秦含真道贺的,也向秦柏、牛氏夫妻道贺。对于这门亲事,大部分的人都早有心理准备,倒也没多少人觉得有问题,顶多是有几个人觉得圣旨来得突然了些而已。

    姚氏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尽管早知道肃宁郡王钟情于秦含真,但眼下她女儿秦锦华的婚事未定,堂妹秦含真就已成了板上钉钉的未来肃宁郡王妃,表姐卢悦娘即将嫁入云阳侯府做世子夫人。有这两位比着,秦锦华越发显得暗淡无光了。大理寺卿唐家本来也算是不错的门第,但对比侯府与王府,就彻底被比了下去。姚氏不甘心,她的女儿又比人差在哪里呢?明明是从小儿就金尊玉贵地养着,凭什么就要被堂妹与表姐给比下去?!等到将来,秦锦华若是真的嫁给了唐涵这个秀才,陪着唐涵一步步科考,考中进士,分派为官,又要多少年才能拥有诰命?她遇见秦含真这位郡王妃与卢悦娘这位世子夫人时,是不是也要向她们行大礼?

    姚氏觉得自己的胸口闷闷地,有些喘不过气来,索性就寻了张椅子坐下。

    尽管心里充满了羡慕嫉妒恨,但她还是没忘记要在脸上挂上笑容:“真是大喜了!三叔三婶,我早就说过三丫头是个有福气的,三叔三婶只不信,如今怎样?福气都在这门好亲事里了!广路时常来我们家,为人品性如何,大家都是知道的。三丫头能嫁给他,真真是天作之合。将来三丫头就是堂堂郡王妃,再体面不过了!”

    这都是好话,秦柏、牛氏与秦含真还能说什么呢?前两人微笑着点头道谢,后者露出几分娇羞的笑意,低下头去。

    接着姚氏话风一转,竟然叹起气来:“真没想到三丫头这么快就定下了亲事。她姐姐的婚事连八字都还没有一撇呢!没想到她们姐妹几个,竟然是三丫头越过前头的姐姐们抢了先。”

    秦含真眯了眯眼。她怎么觉得姚氏这话有些古怪呢?

    牛氏可能也察觉到了,便回答说:“都分了家,哪儿还用得着守什么老规矩,非得让前头的女孩儿嫁了人,才能给后面的女儿们说亲?锦华丫头是行二的,前头居长的却是锦仪丫头。难不成锦仪丫头一天未嫁,你就不能给锦华丫头说亲了么?再没有这个道理!”

    秦锦仪目前还在“养病”,未来是否有机会出嫁,还是未知之数呢。姚氏怎么可能为了守什么长幼有序的老规矩,就让女儿迟迟不嫁人?她被噎了一下,干笑两声,仿佛掩饰一般,转而问起了婚期。不过牛氏说这些事是宗人府与内务府的人在定,他们还不知情。

    姚氏不由得叹息着说:“可惜这会子五弟妹身怀有孕,行动不便,四叔又没续弦……唉,这么大的一件喜事,总不能样样都指望管事们去办吧?三婶娘,您别怪侄媳妇多嘴。侄媳妇其实觉得,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四叔很该续一房妻室了。他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三丫头着想哪!三丫头从小就没了母亲,父亲又不在身边,只能依靠祖父祖母。但三婶娘与三叔年纪也不小了,往后三丫头在婆家,还是要靠娘家兄弟来撑腰。四叔一日不续弦,三丫头又哪里有兄弟呢?堂兄弟再好,也跟亲兄弟没法比!”

    牛氏有些不自在地换了个坐姿:“你这话确实有道理。我早就想给平哥儿续娶一房媳妇儿了,可他不肯,我也不能硬逼着他成亲,只能见一步走一步了。

    姚氏忙道:“三婶,四叔远在广州,这一时半会儿地也没法逼着他续娶。要不咱们先将此事按下不表,等他任满回京城后再说?”见牛氏点头,她忙又道,“宗室的婚礼跟咱们寻常人家的不大一样,有许多规矩。更何况广路又是郡王,身份更尊贵,规矩也更严了。我寻思着,若等到四叔续娶之后,再让新的四弟妹帮忙操持三丫头的婚事,就怕来不及。少不得,咱们得先预备着,我帮衬着三婶将各色物事都采办齐全了,等四弟妹进了门,再把剩下的事情交到她手上?”

    牛氏沉吟不语。秦含真动了动身体,神情有些不大自在。

    拖了这么多年,秦平的续弦问题,再一次被摆到了台面上。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