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地狱狂兵〕〔都市小神医〕〔野性小叔,别乱来〕〔极品小厨工〕〔刀子精〕〔极品修士〕〔入骨宠婚:误惹天〕〔龙凤双宝:老婆,〕〔神级风水师〕〔三国第一保镖〕〔我的青春不如狗〕〔清穿之四爷皇妃〕〔邪凰狂妃:魔尊,〕〔贞观祸害〕〔纵天神帝〕〔寒夜刺客〕〔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唐朝工科生〕〔一夫当官〕〔超级锋暴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百四十六章 借腹
    翠芝忍不住偷偷看了陈良娣一眼,小心地回答:“是,老夫人是这么说过……”

    陈良娣咬牙:“侄女儿倒罢了,她生得好,又是大哥的嫡长女,完全可以嫁进高门大户里做正妻,何苦让她进东宫来做个小小的姬妾?倒是旁支的几个小堂妹,若有年纪合适、品貌也过得去的,带进宫来让我瞧瞧。我要挑一个留在身边。”

    翠芝惊讶极了:“娘娘这是打算要从旁支挑人进东宫,给太子殿下做姬妾?可娘娘既然有这个心,为何不许侄小姐来呢?侄小姐是您亲侄女儿,跟您更贴心,比旁支的姑娘们要可靠多了!”

    她在陈家的时候,陈老夫人就跟她说得明白,虽然自从太子病情好转后,陈良娣就一直在用心调养身体,希望能再怀上一胎,生出皇次孙来,可几年下来,迟迟未见有孕。太医也私下说过,她虽然外头看着气色好,身康体健,其实内里由于皇长孙夭折后大病一场,伤了元气,始终还是有所不足,再加上她如今年纪也大了,太子殿下更是减少了宠幸她的次数,她想要怀上就更难了。陈老夫人的意思是,女儿毕竟已经年老色衰,色衰而爱驰,原也是人之常情。与其等到太子妃贤惠地主动提出要为太子纳新人,倒不如让陈良娣先一步开口,把侄女儿给弄进东宫去?

    陈家长孙女儿今年十五岁,正是娇滴滴、水嫩嫩的年纪,模样儿也生得好,性情活泼讨喜。她若能得到太子的宠爱,日后与陈良娣姑侄俩守望相助,一旦有了太子的子嗣,两人联手,足以与太子妃唐氏抗衡了。将来等太子登基为帝,即使唐氏成了后宫之主,也无法拿捏得了她们姑侄。而等到陈良娣侄女儿的儿子做了皇帝,陈良娣姑侄俩便会成为后宫真正的女主人,唐氏不过是空有一个母后皇太后的头衔而已。到得那时,才是陈家真正兴盛的时候。

    翠芝能明白陈老夫人的一片苦心,可惜她的娘娘不能明白。陈良娣认为自己还能生,她生下过皇长孙,就能再生下皇次孙!上天注定了她会成为皇家继承人的生母!只要给她时间就可以。太子妃唐氏已经太老了,身体又不够康健。只要东宫不再进人,她再怀孕是迟早的事。她天天担心太子妃什么时候就会打着贤惠的旗号纳新人,结果是她自己的娘家人要捅她一刀。

    陈良娣怎么可能接受?让年轻漂亮的侄女儿来取代她的位置,将来生下了儿子,还会认她做娘不成?什么叫姑侄联手可以抗衡太子妃唐氏,将来还能做太后……笑话!唐氏是嫡母,如果能活到那时,自然是稳稳当当的母后皇太后,侄女儿也会成为圣母皇太后,她陈良娣又算是什么呢?顶天一个太妃罢了。难不成还要她在侄女儿之下卑躬屈膝么?!

    即使她真的没法再怀孕,急需一个陈家女来固宠,也不过是借腹生子而已。有了儿子,那陈家女就没有用处了,她不会跟别的女人分享她的儿子,即使同是陈家血脉。

    陈良娣看向翠芝:“去,你再出宫一趟,跟我母亲说清楚了。不要把侄女儿送进东宫来,免得她生完了儿子,没有用处了,我费力气解决了她,还得向大哥大嫂赔罪。到旁支寻个年轻漂亮又无权无势的女孩子——我记得母亲先前提过,好象五房有一个,让他们好生调|教些日子,就把人送到我身边来,只说是来侍候我的。等将来她有了孩子,我自会向太子妃请旨,给她一个名份。只要她能给我生个儿子,她的父母兄弟,我是不会亏待的。等日后太子殿下登基,我也会给那女孩儿请旨追封一个妃位,叫她这一支的亲人都跟着沾光。”

    翠芝面色顿时苍白起来:“娘娘,您这是想要……借腹生子?!”而且是借完腹就去母留子的那一种!这这这……这可不大厚道呀!陈家愿意么?怎么说,那也是陈家的女儿。

    她犹豫着对陈良娣道:“族里如今确实有一位姑娘,父母都已去世了,叫五老夫人养在身边,今年十六岁,已经出了孝,生得也秀气。但是……老夫人已经安排好了这位姑娘的去处……”

    陈良娣皱着眉头问:“已经定下亲事了么?是哪家?”

    她这位小堂妹定的人家还真不是寻常门第,恰好就是辽王府的二公子。

    原来自打那年,辽王继妃拒绝了让儿子迎娶已故未婚妻小陈氏的牌位进门后,小陈氏的牌位就只能一直留在寺庙中,无法安葬。陈家上下包括陈良娣,都为此挂心不已。他们都希望能给小陈氏安排一桩阴婚,对方仍然是宗室子弟,如此就能保证小陈氏死后香火祭祀不绝。然而陈家这时已经失去了皇长孙,地位不如从前重要了,而那些宗室里,倒也不是没有光头宗室对这门阴婚感兴趣,但陈家又嫌弃对方份量不够。他们看中的几家宗室王府,要给夭折的子弟安排阴婚,却未必能看得上小陈氏的出身——更别说所有宗室都知道,她其实是辽王次子的未婚妻,娶了她,岂不是乱了人伦?因此,小陈氏的牌位如今依然还被供奉在庙里。

    前不久,辽王继妃再次来信,指二公子至今未娶正妻,时间长了也觉得对不住前任未婚妻,想要重提旧约,迎娶小陈氏为元配,然后再娶一位陈家女做填房,而且不介意这个陈家女是嫡支还是旁支所出。这桩婚事对于陈家的女儿来说,并不算是什么大惊喜。毕竟辽王次子名声不佳,还曾经进过宗人府的监狱,即使是亲王嫡子,将来也没什么机会得到封爵了,一辈子做个光头宗室到老。

    但陈家嫡支却对这门婚事十分心动,原因无他,不过是他们一旦与辽王府履行了旧约,小陈氏的牌位就能成功进入宗庙,成为辽王一系的嫡媳妇了。这正是陈老夫人一直心心念念想要做成的事。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她并不介意牺牲一个家族中的孤女。而辽王继妃那边,似乎也没有反对人选的意思。

    陈良娣听完了翠芝的话,只想冷笑:“辽王继妃又想要打辽王世子之位的主意了么?指望着与我们陈家做了姻亲,我就会帮她在太子面前进言?她既然有这个心,早干什么去了?!当年他们背信弃义,如今还好意思攀上来重提旧事?!虽说皇上与太子都不喜欢如今这位世子的为人,奈何人家有个好儿子,圣眷正隆。只要辽王府还需要一个世子,就不会轮到旁人身上,辽王继妃不过是做白日梦罢了!你去跟我母亲说,等日后我有了儿子,重获太子恩宠,在宗室里寻个夭折的孩子与妹妹配阴婚,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如今东宫子嗣要紧,让她别把小堂妹浪费在辽王府那个无用的纨绔子弟身上,赶紧送进宫来。”

    翠芝小心地劝她:“娘娘,那毕竟是辽王府。从前娘娘不也盼着小小姐的牌位能早日被迎进辽王府的门么?”

    陈良娣冷笑道:“从前是从前,眼下时局不同了。辽王府还能风光几日,谁都不知道。皇上与太子早就有心要寻个借口撤了他们,废了辽王一系的王位,将辽地回收,军权也收归朝中,也省得再费心神去想处置辽王世子的法子了。小妹的牌位嫁进去,日后能不能保住香火不绝都不知道呢,还不如在宗室里另寻一个人家。总之,这事儿我心里有数,会惦记着想办法解决的。你让母亲只管照我说的去办。”

    翠芝万万没想到辽王府会有被裁撤的一日,但她很快就想到,这定是机密之事,是陈良娣从太子殿下那里听来的。这事儿却不好外传,但必须提醒陈老夫人,否则陈老夫人不知内情,便糊里糊涂地做出错误的选择,陈家可就亏大了!

    她忙道:“奴婢明日就出宫去,向老夫人陈情。只是……”她顿了一顿,“即使与辽王府的亲事作罢,往东宫送人之事,只怕大爷与大奶奶也会有不同的想法。奴婢若不说清娘娘的打算,就怕老夫人与大爷、大奶奶不明白娘娘的苦心,心生怨言,误会娘娘不愿意提携亲侄女儿。可一旦说出来了……又怕消息走漏,那位姑娘知道了实情,会想法子逃走……”

    陈良娣神色微动,想了想:“那你就只跟我母亲说清楚原委,她会明白我的意思。你再去跟我嫂子说,侄女儿将来的婚事,我会多关照的,定会给孩子寻个富贵又体面的好人家。但是东宫……她就不要再指望了。倘若她违了我的心意,就算人进来了,我也有法子送出去。可要是真到了那一日……只怕侄女儿就没什么好名声了。”

    翠芝畏惧地看着自己的主子,放轻了语气:“是,娘娘。”

    当东宫西配殿这对主仆在商量事情的时候,太子也找到了皇帝,向他转达了赵陌的请求。

    皇帝看着太子送上来的赵硕奏折,轻笑一声,撇到一边:“广路这孩子,也太心急了。他才多大?再过一两年成亲,也不算迟。更何况你小舅的孙女儿要到明年才及笄,你小舅又最疼孙女儿,肯定要多留几年的。平哥儿又远在广州,难不成嫁女儿这样大的事,也不能等他回来做主么?”

    太子笑道:“广路早就去信平表弟,得到了他的许可,连信物都拿到手了。如今广路又从他父亲那里得到了许可,求儿臣来替他请旨,不过是想锦上添花,让他的亲事更风光些罢了。否则,光凭他俩父亲的许可与信物,两个孩子已经可以定下婚约,用不着宫里下旨。可广路到底与我们更亲近些,因此特特来求儿臣。儿臣想着他也不容易,准备得这样周到,也不知费了多少功夫,实在不忍心看着他失望,只得来求父皇开恩了。赵秦两家能再次联姻,也是一桩大喜事。”太子叹了口气,“若是母后泉下得知,想必也会欢喜吧?”

    这话触动了皇帝的心肠。他不由得想起了昔日与秦皇后夫妻恩爱的时光。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一胎二宝:冷血总〕〔重生渔家有财女〕〔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全能奶爸[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