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弃女重生:至尊邪〕〔隋炀也是帝〕〔狂徒弃少〕〔贴身战龙〕〔史上最强手机地图〕〔造化神宫〕〔王妃神动天下〕〔尘脉〕〔诸天之辉〕〔诗意的情感〕〔大靠山〕〔不败灵主〕〔他改变了大明〕〔穿越之独孤皇后〕〔冰块王爷乐天妃〕〔都市妖孽邪仙〕〔后晋霸主〕〔超神进化时代〕〔穿越八零:帝少老〕〔大癌变时代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百四十三章 暴躁
    兰雪一把将桌面上的茶具扫落在地,碎得到处都是。但她一点儿都没放在眼里,反而在气愤地骂着:“他在嘲笑我,他一定是在嘲笑我!”

    珠儿看了一眼门外,确保无人听见她们在屋里说什么,方才将门关上,回身劝兰雪道:“姨娘别生气了,小郡王这几年待我们本来就冷淡。当着世子爷的面,他还会做做表面功夫。方才世子爷又不在,他难免要怠慢我们些。这原也是寻常事,他是元配所出的嫡长子,又已封了郡王,平日不在家里住,如今更是连世子爷都有仰仗他的地方。他嚣张一些,在姨娘面前没了礼数,又有谁能说他的不是?只怕连世子爷知道了,也不会责怪他一句的。”

    兰雪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她的话,两只眼愣愣地望着虚空:“不对……他方才在那院子里与姓马的贱人打了个照面,竟然不曾上前去打招呼!他从前应该没见过马梅娘的,以马梅娘如今受宠的程度,难道陌哥儿就没点儿好奇之心?世子爷如今几乎对马梅娘言听计从,如果陌哥儿能哄得马梅娘站在他这边,还怕掌控不了世子爷么?依照常理,他至少该上前攀谈两句才是!但他却远远地见人一面,就转身走人了,就连马梅娘也是如此,两人不约而同地疏远对方,那么有默契,我可不信他们真的是头一回见面!会不会……其实他俩早就认识了?甚至……马梅娘就是他派来的人?!”

    珠儿吓了一跳,随即低头想想:“不可能吧?怎么会有做儿子的想方设计弄个美人给自己做庶母的道理?小郡王看夫人与姨娘都不大顺眼,怎么可能再给世子爷献美人呢?姨娘别胡思乱想了,这都是没道理的事儿。兴许您方才是看错了,又或是想得太多?”

    兰雪却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怀疑很有道理:“一定是这样!若不是故意的,世上哪儿有这么巧的事?那马梅娘生得有几分象我,连说话行事都照着我的来,才会第一眼就把世子爷给吸引住了。她分明就是故意进门跟我争宠的,根本就不怀好意!”

    这叫兰雪如何不吐血呢?

    小王氏被剥夺了诰命,差一点儿就被休了。她当时多开心呀,虽说小王氏到底还是留在了这个家里,但地位已经一落千丈,别说欺负她这个宠妾了,就是主持中馈之事,也轮不到小王氏了。她满心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在后院一人独大,盘算着要让赵硕对她更为言听计从,然后想个法子帮赵硕东山再起。到时候在后院中,就再没有别的女人能越过她去了。即使她没法扶正,日后赵硕再娶又如何?赵陌另立门户,赵硕膝下只剩下赵祁一个儿子,将来爵位也定是让赵祁去袭的。只要她再用老法子,不让新继室生下子嗣,等到她的儿子成为了这个家的新主人,她身为他的生母,还有谁能压在她头上呢?就算是赵硕的正室,也办不到!

    兰雪盘算得好好的,结果她还没从赵硕的心腹管事出谋得中馈大权,赵硕竟然就纳了新宠!这新宠还是比照着自己的模样找的,连说话的语气和行动的方式,都象足了七八成,偏又显得更加高雅端庄,处处都能把她比下去!她有时候明知道对方在做戏哄赵硕,也不敢揭穿对方,因为对方使过的法子,她自己也使过。一旦揭穿了对方,也就等于揭穿了自己。她自己的宠爱已经大不如前,绝对不能再冒险了!万一赵硕在戒备马梅娘的同时,连她也猜忌上了,即使能把马梅娘撵出这个家,也没多少意义,因为还会有李梅娘、王梅娘等无数个美人冒出来!她依然会被更加年轻貌美的女子取代。

    兰雪也不知道马梅娘都给赵硕灌了什么迷|汤,竟然就说服他同意了好几个从前绝不肯答应的条件。明明马梅娘是因为长得象她才被赵硕纳为妾的,可即使在她最得宠的时候,也没能象马梅娘这样,令得赵硕言听计从。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她到底想做什么?!

    兰雪只要一想到,以赵硕宠爱马梅娘的程度,说不定用不了多久,就会再添一个儿子了,她就立刻打起冷颤来。若是赵硕在赵陌以外,不止有一个儿子,事情可就麻烦了,赵祁的继承权也会更加艰难!同样是妾,良家出身的马梅娘,身份地位就比从通房丫头升上来的兰雪更高;同理,马梅娘的儿子,身份也会比兰雪的儿子更高些。到得那时,这个家里还有她与赵祁母子俩立足的地儿么?!

    然而,兰雪想拿对付小王氏的法子,同样对付起马梅娘,却屡屡失手,甚至把一个好不容易才收买到的丫头给牺牲掉了。也不知道马梅娘是否在赵硕面前给她上了眼药,赵硕可是有好些日子没来她屋里过夜了……

    兰雪越想越不安,她对珠儿说:“我们不能等下去了!这姓马的贱人一日不除,我心里就一日难安!快想想法子,是不是有什么厉害的毒|药,拿来给她试一试?再耽误下去,万一她生下个儿子来,我的祁哥儿怎么办?!”

    珠儿目瞪口呆地看着兰雪:“姨娘,你糊涂了?在这个时候对马姨娘下毒?谁都能猜到是你干的!”

    兰雪暴躁地说:“做得利落些就是了,只要没证据,谁能怀疑到我头上?!这事儿不能再耽搁下去了,否则天知道那贱人会不会也生出个儿子来?!”

    愚蠢!这又不是公堂审案,还非得要有证据才行。兰雪如今不过是赵硕后院里的一个妾,只要赵硕起了疑心,就算是妻,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更何况只是一个小小的妾?赵硕一念之间,就能决定她的生死前程!

    珠儿沉着下来,盯着兰雪,正色道:“姨娘冷静一点儿!现在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那马姨娘再得宠,也还不能越过你去。你有祁哥儿呢,怕她什么?即使她怀孕了,能不能生下来还不知道,是不是儿子也不知道,就算是儿子,谁又能担保他一定能平平安安长大呢?我们祁哥儿可是已经有几岁了,已经开了蒙,能说会道地,懂得背书背诗,聪慧非常。世子爷又不糊涂,还一向疼祁哥儿,又怎会弃他于不顾呢?姨娘这是醋了,难免激动些,可也别忘了正事儿才对!我们进这府里来,可不是为了跟人争风吃醋来的!”

    兰雪瞪着她,见她神色不变,并没有被自己的眼神吓倒的意思,只得收回视线,有些沮丧地说:“我正是为了我们的大事着想,才让你们对马梅娘下手的,才不是为了争风吃醋呢!”

    珠儿不置可否,蹲下身去,迅速干净地把碎了一地的茶具碎片给收拾干净了,堆放到一边。跟在兰雪身边的时日长了,她已经不象从前那般顺从,看着对方犯蠢,她还会不客气地教训几句。当然,她还是挺有分寸的,不会真的惹恼了兰雪。

    兰雪斜眼盯了她一会儿,见她无动于衷,只得有些不忿地暂时放弃了原本的打算,改而问起了另一件事:“你们还没找到我哥哥么?那么大一个活人,还带了随从,不过就是出门转一圈,竟然就失了踪。你们那么多人,找了这许多日,难道就真的一点儿线索都没查出来?!”

    珠儿无奈地说:“蓝管事失踪得太突然了,我们只能查到他当日去了城外一处园子,赴他朋友的约。可他人并没有到那园子,主人家等了一日,也不见他踪影,方才会到蓝管事住的地方查问的。若非如此,我们还不知道蓝管事失了踪呢。”

    其实,这话多少有些安慰兰雪的意思,上头听说蓝福生失踪,就立刻怀疑他是卷款潜逃的。因为随他一同失踪的,还有刚刚发下来供兰雪与蓝福生花销的任务金。那么一大笔银子,足够蓝福生过上几年自在日子了。以蓝福生如今的处境,上头又三番两次斥责他办事不力,还有过严惩他的想法呢。他有了银子不跑,连命都未必能保住,跑了也是人之常情。

    只有兰雪坚持,她哥哥一定是遭遇了不测:“你们再去找找吧?就沿着他当日曾经走过的路去看一看,我就不信!这么大的两个活人,还能说没了就没了?!”

    珠儿淡淡地道:“我们的人自会尽力。姨娘也别太担心了,只要哄好了世子爷,照顾好祁哥儿就好。”

    兰雪盯着她:“你们……该不会是见赵硕如今失势,没希望登上皇储宝座了,所以也不再把我放在眼里?你说你们会尽力去找我哥哥?只怕是搪塞我而已!他人不见了,你们还乐得不去找,是不是?!”

    珠儿顿了一顿:“没有的事,我们人手有限,这事儿又不能声张,只得悄悄儿找人,找得慢些,那不是再寻常不过了么?他是知道内情的人,我们不可能由得他在外头乱晃的。”

    兰雪冷笑了一声:“但愿你们是真的用心去找才好。你们别以为赵硕失势了,我们母子就没有了用处。赵陌圣眷极隆,人又年轻,将来说不定要过继到宫里去的。赵硕嘴上不说,心里其实明白得很,别提有多妒忌他这个儿子了。等到将来赵陌正式过继,我们祁哥儿就成了这个家的独苗苗。赵陌若是有福气能登基为帝,将来总要关照关照血缘至亲,能沾这个光的,就只有祁哥儿了。无论上头安排我潜入辽王府,是打着什么主意,也要等到那一日,才能真正做些什么。你们还有用得着我与哥哥的地方,别动不动就翻脸不认人!”

    珠儿抬眼看了看她,又垂下眼帘:“是,姨娘。”

    赵祁站在门外,放下原本想要敲门的手,小脸神色微微有些阴沉。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杀神叶欢〕〔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快穿:邪性BOSS,〕〔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偷香(杨羽)〕〔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婚心动魄:神秘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