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夫当官〕〔湾区之王〕〔狼王的娇宠〕〔妖帝撩人:逆天邪〕〔甜妻难追:总裁老〕〔国民初恋:追男神〕〔篮球在左,梦想在〕〔霹雳大江湖〕〔诸天万界反派聊天〕〔随身空间好种田〕〔夜虎〕〔都市超级修真妖孽〕〔重生之万道剑帝〕〔陆先生,强势锁婚〕〔莫斯科1941〕〔重生隐婚:恶魔娇〕〔极品女总裁〕〔蜜吻999次:乔爷,〕〔神豪的妖孽人生〕〔我是个葬尸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百三十九章 欢喜
    秦含真想着这一回西府,不定要耽搁多久,不可能打着更衣的借口去去就回的,还是要跟长辈与姐妹们说一声才好,免得她们有事要找自己却找不着。

    秦含真转身先去寻今日的主角秦锦华,却见她正在与裴茵说话。

    裴茵上回在承恩侯府出了个小丑,至今也没多长时间,她已经不止一回千方百计找借口不到承恩侯府来了,今日会出现,着实出乎秦含真意料之外。不过她今日的气色不是很好,表情也有些僵硬,半点看不到上门贺人生日的喜庆,反而好象是别人欠了她一百万两银子似的。秦锦华行笄礼的时候,所有人都盯着她这位主角,独裴茵盯的是赞者卢悦娘,看她那样子,好象有什么仇怨一般。如今更是拉着秦锦华不停地说话,眼睛直盯着不远处的卢悦娘,简直恨不得从眼里射出刀子来了。

    秦含真其实多少能猜到一些对方的想法,但裴茵跟她一向不怎么对付,她这会子赶时间,哪儿有闲情跟小姑娘家打嘴仗?她索性就不去惊动秦锦华了。

    姚氏、闵氏都在招呼客人,许氏依旧带着秦锦容坐在上席。秦含真不想去找前者,也没兴趣找后者,再回头看见牛氏与云阳侯夫人、闵老夫人聊得正开心,也不去打扰了。她去寻了卢悦娘,小声报备一声:“卢表姐,我五婶一个人在家,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我想回去瞧瞧她,一会儿就回来。若是有人找我,你替我说一声?”

    卢悦娘会意地点头:“放心。”

    秦含真成功脱身走人。

    小冯氏到了京城后一直在养胎,养了个把月,其实已经稳定下来了。如今她不再是整天躺在床上,而是每天都会固定在院子里转上两圈,隔三岔五的还能上正院给婆婆牛氏请安。以她的身体条件,完全可以来承恩侯府参加今日的宴席。她先前错过一次宴席,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在京城新的社交圈子里露面,建立自己的人脉。事实上,她也一直盼着能参加这场宴会呢,为此连新衣裳首饰都备下了。

    只是她挺着七个多月大的肚子,还曾经有过小产的迹象,牛氏无论如何也不放心,怕她会累着了,又或是在园子里磕着碰着,于胎儿不利,反过来劝她放弃这次宴会。反正她大腹便便地,行动不便,来来去去地也累人,模样儿更不好看,可不是在京城社交圈子露脸的好时机。况且这会子她即使认识了新朋友,接下来几个月她要准备生产,肯定不能出门,等到生完孩子,坐完月子,可以见外人了,小半年就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即使有了新朋友,也培养不出什么交情来。倒不如歇过这几个月,等坐完月子,养好了身体,再容光焕发地出现在外人面前,岂不是更体面?

    小冯氏被牛氏说服了,想着来日方长,确实不必急于一时,便老老实实待在西院里继续养胎。今日牛氏带着秦含真与秦含珠来参加东府的宴席,西府那边除了留下几个有头脸的管事婆子与大丫头,确实没什么主人在。秦含真借口说要回去瞧瞧她,谁也不会觉得有问题,反而还会认为她很细心周到,对婶娘也十分关心呢。

    秦含真迅速穿过花园,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赵陌在她书房里等候多时了,似乎已经等得着急,连坐都坐不住了,就在屋里转来转去,还时不时到门边张望。秦含真一进院子,他就看见了,欢喜地迎出门来,拉着她的手腕进屋。

    秦含真感受到了他的急切,忍不住笑问:“你这是怎么了?到底有什么事?叫得我这样急。”

    赵陌把她拉到屋里,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坐下,回头看见丰儿悄无声息地跟在后头,正幽幽盯着他。他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便要上前关门,将人挡在外头。丰儿一脚踩进门槛内,拦住了他的动作。

    赵陌只得没好气地说:“光天花日的,我还能对你们姑娘做什么?我有正经事要跟她说,你听不得!”

    丰儿嗤笑一声:“郡王爷哪回见我们姑娘,不是说有正经事商量?其实是怎么回事,郡王爷心知肚明。等到哪日宫里下了圣旨,叫郡王爷娶了我们姑娘,我自不会再拦着你们亲近。但是如今……不行!姑娘信你,不会提防你,我却要为姑娘的名声着想!”

    赵陌只能回头向秦含真求助:“秦表妹,你让她出去吧。”

    秦含真一路看得好笑:“算了,就开着门吧,叫丰儿守在门口,别让人接近屋子,听见我们在说什么就是了。我的事其实没多少会瞒着丰儿,就算让她听见只字片语,也没什么关系。”

    不等赵陌点头,丰儿就向秦含真行了一礼,柔顺地道:“是,姑娘。”收腿退了出去,就在门外廊下栏杆上一坐,真个为他们看起门来。

    赵陌翻了个白眼,就真个不再关门了。他迅速回到秦含真身边,脸上已经换上了笑容,又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来:“表妹瞧瞧,这是什么?”

    秦含真疑惑地接过那封信,打量了信封一眼,上头收信人名字写的是肃宁郡王,看起来没什么出奇的,不过这笔迹似乎有些眼熟……

    秦含真眨了眨眼,看向赵陌:“这是……我父亲给你写的信?”

    赵陌听得笑了,点头道:“正是!昨儿我就收到传书,说平表叔给我的信快要到京城了,因此我一大早便赶出城去接信。与信一块儿送来的,还有另一件东西。”至于是什么东西,他暂时卖了个关子,只把秦平为什么给他来这封信的原因告诉了秦含真,“自打年后,我在蜀王与广化王的案子上立了点功劳,瞧着皇上大约有意赏我个恩典的时候,我就在盘算着要给平表叔去信了。我……我想请他允许,把表妹你许配给我。”

    秦含真听得愣住了,赵陌这意思是……

    她瞬间飞红了脸。

    赵陌却是越说越欢喜:“我这几年里,年年都没忘记给平表叔去信,逢年过节请安问好,有了难解之事,也会向他请教。大约他还是挺喜欢我的,虽然觉得我有些唐突,令他略有些着恼,但还是很爽快地答应了我,说只要舅爷爷不反对,那他就会将你嫁给我了,还嘱咐我一定要好好待你。其实不用平表叔嘱咐,我都会这么做的……”

    秦含真的脸越来越红了,她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你这么早就给我父亲去信提亲,怎么没告诉过我呢?!”

    赵陌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我毕竟没跟平表叔相处过多久,有些担心他会不答应……毕竟表妹你明年才及笄,平表叔又在广州待了这么多年,与你父女分离。万一他舍不得你呢?若是他没答应,我却先告诉你了,岂不是会给你们父女间添了嫌隙?因此我想着,等到平表叔点了头,我再告诉你这个好消息,就万无一失了。”

    秦含真不由得红着脸啐了他一口:“你说什么呢?为什么我爹不答应把我嫁给你,我就会跟他父女生隙?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呀?”

    赵陌含笑看着秦含真不说话,反倒把秦含真看得脸越发热起来,她忙忙转移话题:“然后呢?我父亲说只要祖父不反对,他就答应,你就高兴成这样了。万一祖父不肯把我嫁给你,那要怎么办?”

    赵陌得意地笑了笑:“舅爷爷才不会拒绝呢。我早就问过他老人家的意思了。给平表叔去信的事,我也告诉了他,他还夸我想得周到,说我不曾因为有皇上与太子殿下撑腰,就怠慢了表妹你的亲生父亲,是个守礼之人呢。他还说,平表叔是不会拒绝我提亲的,只要那边点了头,他随时都可以陪我进宫去请旨。”

    秦含真伸手握了握自己的脸颊,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热下去了,忙伸手去倒茶,好给自己降降温。但她碰到茶壶,又发现壶身是热的,想必是赵陌来了之后,丫头们重新上了茶。她便放弃了喝茶的打算,收回手,忽然想起多宝格上摆着把团扇,应该拿扇子扇扇风的,也可以降温……

    扇子才被她拿到手里,就被她再度扔了。她抛开心乱如麻的思绪,转向赵陌:“照你这么说,你……你是为了先取得我祖父和父亲的允许,才迟迟没去求皇上赐婚的?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呢?你父亲那边,是不是需要问一声?”

    赵陌笑着摇了摇头:“我父亲是不会反对的。他虽糊涂,我却不糊涂,早就有所准备了。接下来只要进宫求得皇上的旨意,表妹就等着做我的新娘吧!”

    秦含真又啐了他一口,咬着唇看着他,小声问:“那太子妃那事儿……怎么办?皇上真的会下旨赐婚?”

    “太子妃?”赵陌挑了挑眉,“自然是解决了。表妹放心,太子妃确实是一心为了我好,只不过想法非我所愿罢了。我已经跟太子殿下说开了,也请太子殿下去开解太子妃娘娘。太子妃娘娘几日前特地召我过去说话,道她也是为了我将来着想。我就跟她说了两件事,一是我真没打算入继宫中,我觉得做个郡王挺好的;二是我父亲就是因为要娶高门贵女,以求得岳家支持,才会逼死我母亲,将我丢在外家不管的,我若也为了权势,迎娶高门贵女,却将青梅竹马的情谊给抛到一边,那我又与我父亲有什么两样呢?我不想做那样的事,也不允许自己成为父亲那样的人!太子妃娘娘已然明白了我的意愿,没有再提蔡家的婚事了。”

    秦含真听得呆了,半晌才道:“你还真大胆。万一太子妃娘娘生了你的气怎么办?况且……”公然说自己嫌弃亲生父亲的为人,也很容易遭人诟病的。赵陌倒是不怕太子妃真的恼了,把这些话传出去,坏他的名声。

    赵陌却只是微笑:“她生气就生气好了。我又没什么求她的地方。皇上与太子殿下都愿意相信我,我又为什么要委屈了自己呢?”

    他拉住了秦含真的手,双眼满满都是欢喜:“含真,你很快就是我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恭喜您成功逃生[快〕〔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诱妻入怀:帝少大〕〔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人生若能两相忘〕〔萌宝来袭:总裁爹〕〔她娇软可口[重生]〕〔奥特曼之最强属性〕〔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