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域苍穹〕〔古仙封魔〕〔太古人祖〕〔天斗龙魂〕〔黑龙旗高扬〕〔网游重生:恶魔军〕〔天煞魔君〕〔听风曾说我爱你〕〔重生之都市神帝〕〔无尽的灵修〕〔悠闲的二次元〕〔诛灭天帝〕〔伏天剑皇〕〔兽妃狠辣:魔尊宠〕〔田园娇宠:丑媳山〕〔穿越农女:美妆童〕〔最后一个捉鬼师〕〔邪剑诸天〕〔我的左眼是阴眼〕〔美利坚大亨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百三十八章 笄礼
    两天后,承恩侯府为嫡长孙女秦锦华举办了隆重的及笄礼。

    姚氏请动了云阳侯夫人来做正宾,卢悦娘成了赞者,这对未来婆媳的组合吸引了全场来宾的注意力,似乎抢走了主角秦锦华不少风头。可是,有了云阳侯夫人的光环加持,再加上现场来宾中有许多王妃、公主、公侯夫人,原本在京城闺秀圈里不显山不露水的秦锦华,也增添了不少光彩。

    不少人如今看待她,就不再仅仅是承恩侯那位还算过得去却不是很出挑的嫡长孙女,而是云阳侯夫人欣赏的晚辈,未来云阳侯世子夫人亲近的表妹了。在所有人都清楚承恩侯府如今既无实权,亦无圣眷的情况下,这种认识,无疑给秦锦华增添了不少魅力。前来观礼的贵夫人们,已有人开始有意无意地打探她的情况。得知她尚未许人,贵夫人们面对姚氏的时候,脸上的笑容都热情真诚了几分。

    这正是姚氏期盼看到的结果。她费尽心力为女儿打造一个完美的及笄礼,就是想要让全京城的权贵世家女眷们看到她的锦华是多么的出色。虽然丈夫秦仲海看中了大理寺卿之子唐涵,而唐涵也确实很优秀,但在许氏不再强求联姻,许家也不再是她儿女的威胁之后,她就开始感觉到唐涵的不足了。倘若她的女儿能说到更好的姻缘,又有什么必要低就一个三品官的儿子呢?唐家虽然也是皇亲国戚,可唐涵的生母,不过是秦王府的庶女罢了。

    姚氏心情愉快地全场转悠着,一边巩固自己的人脉,一边不着痕迹地推销自己的女儿。相比之下,许氏就要安静多了。她今天只是拉着小孙女秦锦容坐在正席,微笑着与上前跟她打招呼的人说几句闲话,却并不跟更多的女客交谈。大家都能体谅,许家刚刚才遭了祸事,许氏大约是心情不好,也不想跟人谈起这些不愉快的话题,都很有眼色地不上前来打搅。

    秦锦容的心情就不怎么好了,她有好朋友来,也有表姐妹来,大家玩得这么开心,她却被拘在祖母身边动弹不得,连跟卢表姐亲近一下的机会都没有。更糟糕的是,今日从闵氏到卢悦娘,都在围着秦锦华转,因为后者才是今天宴会的主角。她这个闵氏的亲生女儿,卢悦娘一向关照的小表妹,却只能窝在角落里陪老太太,被人遗忘。秦锦容内心充满了不忿,但又不敢当场发泄出来,只能板着一张小脸,瞪着面前的杯箸发呆。

    许家的长辈今日都没有来。许家长房有两位病人,许大爷夫妻自然脱不了身。至于许家二房,由于姚氏听了丈夫的话,认定是他们害得自家儿子失去了蔡家的好姻缘,心里恨极,当然不可能邀请他们来参加宝贝女儿的及笄礼。万一许二夫人或许二奶奶又犯了口舌,胡乱跟人说什么秦锦华与许嵘青梅竹马情投意合的话,妨碍了秦锦华的好姻缘,叫她上哪儿哭去?

    因此,许家只有四个小辈来了。但由于姚氏严格分隔开男女宾的宴席,两地相隔很远,又不许外男轻入女宾席,因此许峥许嵘都被放到了前院男宾席上,只有许岫许岚进了花园。然而,没有长辈带领,秦家的长辈们又不管她们,许氏更是只端坐不动,两位小姑娘脸皮薄,如何能拉得下脸来与人交际?许岚性格活泼些,还能大着胆子去跟别家闺秀说话。但她是庶女,转一圈下来,真正能结交得上的,也不过是别家的庶女罢了,除了给自己找几个新朋友,根本没什么意义。许岫则一直端坐,别人不找她,她便也不主动去贴上别人。许家刚出事,她认为这时候再没有比低调做人更合适的行事方式了。

    许家女眷在女宾席上老老实实地,许家男人在男宾席上也不例外。许峥一直端坐,不跟人主动攀谈,也不满场乱飞去结交朋友。当然,他一向都是这个作派,只不过从前他会稍稍活跃一些,也会与自己的朋友或是感兴趣的才子、学者结交罢了,不象今天这么安静。他安静了,许嵘也不敢轻动。反正无法进入女宾聚集的花园去见秦锦华,他这时候乱动又有什么用?只怕秦仲海与秦简如今也不待见自己吧?

    那日秦含真的话,他也认真考虑过了,明白她言下之意。他确实在科举上无所建树,从前想要求娶秦锦华,只是仗着许家的门第,仗着许氏对许家的偏爱,一旦这些优势都失去了,他就再也没有能拿得出手的东西。虽然他能感觉得到,秦锦华对他的温柔小意并不是全无所动,可那又如何呢?老天爷给他留的时间,实在太少了,他还没来得及真正打动秦锦华,也没有给自己准备好足够的筹码。可惜了,倘若堂兄许峥与鲁大小姐的亲事能早一日定下来,他一定早就开始了追求秦锦华的行动,也不至于落得今日的结果。不过,他还有希望,既然许家靠不住了,他也只能收拾心情,重拾书本。一旦他有了功名,外人才会真正对他另眼相看。而他在秦家人的心目中,才不再是个一事无成的纨绔子弟!

    许嵘悄悄打量了坐在不远处的唐涵几眼。他知道秦锦华的母亲近日正在与唐家议亲。唐涵是新秀才,据说差一点儿就得了小三元,才华横溢。可如今他离得近了观察,觉得唐涵虽然生得一表人材,长相却略嫌方正严肃了些,不如自己温柔俊秀。况且,唐涵也只是秀才罢了,没有堂兄许峥那么出众。唐家也只是三品官,唐家主母是秦王府的郡君,地位不算高,象她这样身份的宗室女,京城上下少说也有百八十人,没什么了不起的。若许家没有出事,与唐家便是平起平坐的关系。可见他许嵘与唐涵也不是差得很远,若他努力一把,也考中了秀才,谁又能说他不如人?

    许嵘深吸一口气,暗暗下定了决心。

    秦简远远瞧着许家兄弟老实地坐在席位上,没有任何不妥的举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他虽然不满许家行事,但与这两位表兄弟还有几分情谊,不想跟他们把关系闹得太僵了。如今他们识相,他便也乐得与他们维持友好关系。他吩咐下人给许家兄弟送去了好酒热食,自己却去与蔡世子交谈。因蔡十七今日陪同蔡世子前来,他想起赵陌的提议,还特地跟蔡十七多聊了几句。

    蔡十七性情和善坚毅,相处起来很容易。秦简很快就觉得,赵陌的提议挺靠谱的。哪怕蔡十七将来不会得到云阳侯的重视与培养,他也乐于将堂妹嫁过去。这绝对是一门好姻缘,最要紧的是实惠。秦锦春出身不高,但性情不错,人也聪明,不缺才干与魄力,而且不是野心勃勃私心重的人。只要能拦住二房其他人不犯蠢,她定会成为蔡十七的贤内助。

    秦简暗暗拿定了主意,看向蔡十七时,便笑得更加和善亲切了。

    蔡世子眨了眨眼,总觉得秦简今日对蔡十七似乎特别关注,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因为蔡十七差一点儿就跟秦简传闻中的未婚妻许岫议亲了?但秦简与许岫的婚事不是早就黄了么?

    蔡世子百思不得其解,但此时不是议论这种事的时机,他扯开了话题:“怎么不见肃宁郡王?我听说他与府上关系极亲近的。”

    秦简心中暗叹,蔡世子对赵陌真是关注啊,几乎每次见面都要提一提。不过他还是老实回答:“他今日似乎有要事,早几天就亲自给我赔了礼,说不能来参加宴席了。其实今日只是小妹及笄,本不是大事,我自然不好打扰了他。”

    蔡世子点头,笑问:“我听闻肃宁郡王在沧州有大动静,十分热闹呢。秦兄可也听说了?若是你知道详情,能不能跟我说一说?我们蔡家在老家的族地,也挨着河呢,旁边就是码头,倘若也能象肃宁郡王一般,建许多货仓出租给游商,倒也能给族里增添不少进项。”

    秦简早听赵陌说过此事,当时连三堂妹秦含真也参与了讨论,还帮着出过不少主意呢。他笑着对蔡世子说:“当然可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我们移步静室看茶?”

    秦简以为赵陌今日当真有事不能前来,却不知道他早已低调地走进了隔壁的永嘉侯府。他知道承恩侯府那边正在办宴会,也不去打搅,只打发秦含真院里的婆子去东府传信,把秦含真叫回来。

    他有一件喜事要急着跟她分享。

    他摸了摸胸口藏着的那封信,忍不住掏出来再认真看了一遍,嘴角微弯,笑意止都止不住。不过,看到丫头来上茶,他为了防止那信被弄脏,还是小心地把它重新藏回了衣襟里。

    秦含真收到婆子传来的口信时,还有些懵:“你说肃宁郡王?他不是出京城办事去了?怎会忽然到了我们家来?”

    那婆子机灵地小声回答:“小的不知,但郡王爷就在姑娘的书房里等着呢。他说,他只是过来告诉姑娘一件要紧事,让姑娘悄悄儿过去见他,不必惊动旁人。”

    秦含真眨了眨眼,低声道:“我知道了,我一会儿就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渔家有财女〕〔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因为爱你而疼〕〔权路迷局〕〔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