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福至仙灵〕〔无常训练班〕〔我的手机有个商店〕〔漫威世界的主播〕〔我在大唐有座城〕〔庶门风华〕〔护国公〕〔灾武纪元〕〔九零军婚有点甜〕〔天地外卖〕〔修仙皇朝〕〔大明都督〕〔三国枭雄吕奉先〕〔官路女人香〕〔甜妻辣爱〕〔一生一世笑皇图(〕〔我创造了巫师〕〔全服通缉:季警官〕〔末道符师〕〔重生五十年代有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百三十五章 新愿
    秦仲海离开以后,许氏一个人在屋里思考了很长时间。

    他们母子间的这次对话,令她更清楚地认识到,在与许家联姻一事上,长子秦仲海是绝对不会再站在她这一边了,甚至连说几句好听的话哄着她,把事情拖延下去的打算都没有。他直截了当地告诉她,绝不会答应亲事。她又能怎么办呢?丈夫靠不住,小儿子听哥哥的,没有了长子的支持,就算她冒冒失失地向许家许诺,事情也不会成功的。

    更何况,正如秦仲海说的那样,她想要促成秦许两家再度联姻,可不仅仅是为了联姻,她真正希望的,是秦家能继续成为许家的后盾呀!尤其如今许家处境艰难……

    其实,她想要促成两家再次联姻,虽然确实存了私心,可也并不是没有为亲孙子亲孙女着想。

    秦简将来是要走科举路的,需要一个书香门第出身、稳重端庄的妻子,许岫难道不正是这样的大家闺秀么?

    秦锦华自小娇惯,她需要一个能继续娇宠着她的夫婿。许峥与她青梅竹马,又一向对她关照有加,若她能嫁给许峥,总比嫁给外头不知性情的男孩儿强,许峥是绝不会欺负她,让她受苦的。而将来许峥在仕途上有所成就,也能让她一生安享富贵。

    这两门亲事,无论哪一门能成功,最终都是两全其美的大好事。许氏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孩子们还小的时候,一切都是好好的,谁知长嫂许大夫人先行变卦,紧接着姚氏也开始胡闹起来,双方僵持多年,闹到如今竟然反目成仇……许氏心中又是伤心,又是愤怒,又是埋怨,只觉得事事不顺,所有人都不能明白她的苦心。

    也许长子的话是对的,有些事不能勉强。她不能总想着让秦家关照许家,甚至不惜为此强求联姻。许家光靠着姻亲关系,又能风光多少年呢?如今她还在秦家长房做着主母呢,兄长许大老爷出事,她还不是一句话都帮不上?有些事,真的不是一门好亲事就能解决得了的。

    可是,除了促成一门好亲事,她还能为许家做什么?许家当年就是凭借着她嫁给秦松这一桩亲事,避过了大祸。在过去三十年间,也是靠着承恩侯府,渐渐重振门楣,许大老爷还爬到了高官之位。即使在士林中名声不佳,但许家在京城的权势与地位,是所有人都能看得见的。许家上下都知道这是一门好亲事所带来的好处,又怎会不心动,不继续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倘若埋头苦读,辛苦备考,高中进士后就一定能平步青云,就不会有那么多郁郁不得志,一辈子只能待在六七品上混吃等死的小官小吏了。裙带关系又如何?至少实用又方便。况且许家又不是只靠裙带关系上位的庸人,他们还是认认真真读书,走科举入仕之路的,乃是正经清流官!裙带,姻亲,都只是锦上添花罢了。

    许氏隐隐察觉到,许家的路确实是走错了,可又觉得似乎并没有错。如果有错的话,那她嫁进秦家长房的这几十年,又算什么呢?难不成她并不是帮了许家,反而是妨碍了它么?

    许氏心乱如麻,也不敢再想下去了。再想下去,她说不定会疯掉!

    她抬手擦了一把脸,发现脸上不知几时已是冷汗涟涟,身上早已凉透了。明明是暮春初夏的温暖天气,她竟然会觉得身上发冷。她都快发起抖来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撑着圈椅的把手,勉强站起身来,告诉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了。还有那么多的事情等待着她去解决,她光坐在这里发呆,又有什么用?

    秦简与秦锦华都不可能再和许家联姻了,除去他们,秦家长房已经没有了合适的孩子,许家也同样没有。许岚与秦素年纪倒是合适,可庶子庶女,份量也不够。许嵘可惜没有功名在身,年纪也略大了些。她知道许家二房一直盼着许嵘能顶替许峥,迎娶秦锦华,但这怎么可能呢?秦仲海将来是要继承承恩侯爵位的,虽说到时候他会降爵为承恩伯,却依然是超品的爵位。锦华是他的嫡长女,断不可能嫁给一个白身,哪怕是姻亲都不行!如果许嵘有举人功名,那还可以考虑。问题是,秦锦华马上就及笄了,许嵘没有足够的时间!

    倒是次子秦叔涛的女儿秦锦容,身份与许嵘相差得不远,但两人的年纪却差了四五岁……

    许氏忍不住叹气。孙子孙女们怕是打不了主意了,外孙那边,秦幼仪的孩子都还小呢,况且苏家女婿也不是会听从她这个岳母号令的人,苏家的处境更是不佳,自顾不暇,帮不上许家什么忙。秦幼珍……虽不是她亲生,却一向很敬重她,倒是可以考虑一下。秦幼珍有一女二子,长女已经许嫁云阳侯府,是未来的云阳侯世子夫人,身份不一般。倘若许家能与卢家结亲,靠上云阳侯府,兴许……

    许氏心里暗自庆幸,卢普已经离京去了长芦赴任,暂时不会妨碍她说服侄女秦幼珍。她得想个办法,让秦幼珍点头答应婚事才好。许岫其实是个端庄稳重的好姑娘,就跟卢悦娘一样出色。她若能成为卢初明的妻子,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许氏又给自己找到了新的小目标。虽然这个目标不容易达成,因为卢初明的亲事不可能不经过卢普点头,但许氏对许家姑娘的教养很有信心,只要让秦幼珍点头,后面的事就好办多了。这事儿暂时不着急,卢初明如今正备考,暂时不会考虑婚事的。她得等到许家的风波平息下去,不再有人提起了,才能向卢普开口。

    许氏打好了主意,便收拾心情,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次日回许家探望了病倒的兄嫂。

    许大老爷如今情况不妙,据太医说,他似乎是中风了。虽然经过针灸后,他恢复了清醒,也能口齿比较清晰地说话,但有半边身体发麻,行动艰难,往后别说起复了,恐怕连正经见外客都不大方便。

    许大老爷的仕途,是真的从此断绝了。许大爷却连五品都还没挣上呢,指望他实现父祖的心愿,入阁拜相,谈何容易?!恐怕全家的希望,都只能寄托在许峥身上了。

    许峥看起来消瘦了许多,神情也分外憔悴。许氏看着心疼,许大奶奶便解释说:“这孩子近日读书越发用功了,说要给他祖父争口气呢。”许氏叹道:“再用功,也不能不顾身子。若是熬坏了身体,即使考中了进士,又能如何?”嘱咐了许峥许多保重身体的话。许峥都诺诺地应了。

    许氏又去看许大夫人。这一回,她没再提起秦简与秦锦华如何了,只是问长嫂:“鲁大小姐性情如何?鲁家那边可有变卦的意思?”

    许大夫人喘着气,沙哑着声音对她道:“我们鲁家……才不是不守诚信之辈!答应了的婚约……绝不会更改!”坚决拒绝小姑子插手嫡长孙的婚姻。

    许氏叹了口气:“大嫂既然坚持,那就照你的意思去做吧。我也盼着鲁大小姐能成为峥哥儿的贤内助。但愿你们将来不要后悔。”

    许大夫人怔了怔,有些怀疑地看着她:“姑太太莫非是……在说笑?”

    许氏沉下脸道:“我们承恩侯府的女孩儿又不是嫁不出去了,还用得着巴着你们么?!锦华她娘近日正给她相人家呢,相的是大理寺卿唐家。大嫂记得嘱咐你媳妇一句,让她不要再在外人面前胡说些有的没的,又坏了我们锦华的姻缘!”

    许大夫人顿时涨红了脸。

    许氏却已经没心情再跟她说下去了。她这些年都是何苦?一番真心无人体谅,反倒受到至亲的防备与埋怨。

    她又嘱咐了弟弟与侄儿们几句话,让他们千万办好衙门里的差事,不要再出错了,平日行事也要谨慎,不可再被人抓住把柄。至于许岫的亲事,若是蔡家那边真的迟迟没有下文,他们也不必慌张,她会想办法为侄孙女说一门好亲的,让他们耐心一些,略等一等。

    待许家上下都答应照她的话去做后,许氏便启程返回承恩侯府了。她来到前院,正要上马车,却听得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许嵘提着一只笼子向她跑了过来。

    许嵘整张脸红得象只熟透了的苹果,羞涩地将手里的笼子捧到许氏面前:“姑祖母,您能替我捎件东西给锦华表妹么?上回我们去昌平玩,她说想要一只雪白的小兔子。我一直找不到合乎她心意的兔子,幸而近日搜罗到了一只,正好送给她赏玩。我原本是想亲自给她送去的,可是伯祖父忽然生了病,我不大方便……”

    在这种时候跑去承恩侯府给秦锦华送玩物,消息一定瞒不住许家长房的人,许嵘担心自己会受到责罚,只能托许氏转交了。

    许氏看着他的脸,想起秦仲海跟自己说的话,心里不由得难受起来。

    “傻孩子。”许氏叹息道,“你有功夫,抓什么小兔子呢?你应该去多用功读书呀!若是你能有个功名,哪怕是个秀才功名……”她摇了摇头,没有把话说下去,便转身进了马车,下令车夫起行了。

    许嵘呆呆地捧着装了小兔子的竹笼,一脸茫然地目送许氏马车离开,不明白她为什么忽然说那样一番话。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人间极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老子是不周山〕〔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