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荣耀之王〕〔国术武灵系统〕〔穿越:凤起狂魔〕〔飘凌界〕〔聊斋崛起〕〔武尊:庄不凡〕〔重生玩转八零年代〕〔极品公主:暴君,〕〔天才萌宝腹黑娘亲〕〔天工柱国〕〔大明之崇祯大帝〕〔晋颜血〕〔叫我创界神〕〔都市之狂兵归来〕〔绝品道医在都市〕〔天赐追命星〕〔沉默之王〕〔蜜宠不休:二婚总〕〔温水煮大明〕〔盗神之戒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百二十八章 反应
    秦含真与秦锦华一起跟着牛氏赶往东府。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走在路上的时候,她是一脸的惊愕,但也颇为欢喜。秦锦华从头到尾都是懵的,就牛氏一个人在那里高兴,与身边的丫头讨论这是一件多么值得庆贺的大喜事!牛氏在昌平之行中,对云阳侯夫人与蔡世子的印象很好,又一向觉得卢悦娘不错,心中是真的为这门好亲事感到高兴。那可是云阳侯世子呢!多好的人家呀!年貌相当,门第又高,男孩子本身长得一表人材,性情好,人品也正派,简直没处找更好的结亲对象去了。卢悦娘如今是高官之女,年纪也正当龄,生得清丽,性情温厚平和,十分可人疼。这样两个孩子凑成一对,郎才女貌,简直就是天生一对,地作一双!虽说如今秦简与蔡元贞之间的婚事看来可能没有下文了,但有蔡世子与卢悦娘这一对意外之喜,也是天大的好事!牛氏一路喜滋滋地朝松风堂去了。闵老将军的夫人,也就是云阳侯夫人委派的大媒,在完成提亲的任务之后,便叫女儿接到了听雨轩里说私房话,待了大半个时辰后告辞离开了,此时已经不在承恩侯府中。许氏仍在正位上端坐,虽然仪态依然端庄大方,但熟悉的人都能看得出来,她老人家如今正处于一片茫然中呢。事实上,象许氏一样,对这门忽如其来的亲事感到茫然的,大有人在。许氏身边得力的几个大丫头,就有些不如平日机灵,好象有些走神的趋势。但牛氏并不在意这些,她一进门,就向许氏道贺:“大嫂子,大喜呀!这可是大喜事!”她走到许氏下手第一把交椅,就一屁股坐下,问,“怎么样?你们答应亲事没有?”在牛氏看来,这么好的亲事,没有拒绝的可能。不过女孩儿金贵,女方父母稍稍摆点儿架子,审慎地表示需要商量商量,先把媒人打发走,过两天再应下亲事,也是常见的套路。牛氏就是想提醒许氏一声,就算要摆摆架子,显示一下皇后娘家侄孙女儿的尊贵,也别太端着了,要是让云阳侯府等得太久,丢了这么好的亲事,他们可没处哭去。许氏心情复杂地看着牛氏,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牛氏或许是看惯她当家作主了,又知道秦幼珍一向待她这个伯母极为敬重,因此才会直接开口问她亲事如何。但事实上,卢悦娘姓卢,她自有父母,卢普一家只是因为回京述职候缺,暂时寄居在承恩侯府而已,并不是承恩侯府的附庸。卢悦娘的亲事,她可以提供意见,秦幼珍也一定会郑重对待,可真正能做决定的,还是卢悦娘的父亲卢普。就连秦幼珍,也不能百分百做主。最终许氏只是回答了牛氏一句:“卢姑爷说多谢云阳侯夫人对悦娘的另眼相看,只是事关他们嫡长女的终身大事,他们夫妻需要私下商量一下,才能给出答复。”牛氏露出明了的神情:“这是应该的,太上赶着答应婚事,女孩儿就显得不够尊贵了,将来过了门,也容易叫夫家看轻。”不过她很快又笑道,“但这样的好亲事,真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云阳侯夫人是在昌平时看到我们悦娘的性情人品,喜欢上了,才会聘来做媳妇的吧?实在爽利,这才几天呀,就定下了!”许氏干笑了下。她也觉得,云阳侯夫人应该是在昌平春游期间,看中了卢悦娘的。但卢悦娘当时一直很安静,她印象中这个侄外孙女每天不是陪在她们几个太太奶奶身边,安静坐着不说话,偶尔捧一捧哏,或是扶着她或者牛氏走几步路,就是在照顾几个年纪小的弟妹们,不象其他女孩儿那般活泼爱玩闹。但卢悦娘本来就是温柔稳重的性情,年纪又最大,会有这样的表现,再正常不过了。难不成云阳侯夫人就喜欢这样的姑娘,觉得这样的姑娘才是她长媳该有的模样?许氏不知该为此高兴还是郁卒。她的亲侄孙女儿许岫,也一样是温柔稳重的性情,也是书香门第、官宦世家出身,是正三品高官的嫡长孙女,说来家世与卢悦娘差不离。没想到蔡家虽然同样看中了许岫,却只属意许岫嫁给云阳侯的堂侄,反倒是卢悦娘,成了他们心目中的长媳最佳人选。云阳侯夫人是怎么想的呢?难不成许岫……就真的跟卢悦娘相差那么远么?全家人都在期盼着,云阳侯府能看上秦简,将爱女许嫁,没想到云阳侯府最终看上的居然会是卢悦娘。那秦简这门亲事,是不是就没有指望了?虽说卢悦娘姓卢,并非秦家女,两家接连结亲,也算不上换亲,但许氏隐隐中有一种预感,那就是秦简很可能没法娶到蔡家大小姐为妻了。不知道长媳姚氏知道了这一点后,会不会又发作起来?许氏觉得精神有些疲累,她已经不想再跟儿媳为了孙儿孙女们的亲事明争暗斗了。她斗得再激烈又有什么用?许家不领情,儿子媳妇也不领情,孙儿孙女都和她离了心。她费了那么大的功夫,图的又是什么?!牛氏还在说着这门亲事的好处,连声问卢悦娘在哪儿,秦幼珍又在哪儿?侍候在旁的鹦哥儿回话说:“大姑奶奶带着卢姑娘回福贵居去了,说是卢姑爷召集了一家人回去,要商议卢姑娘的婚事呢。”牛氏点头:“这是应该的。他们自家人说话,我也不去扰她。等回头有了好消息,你们千万要到西府告诉我一声,成么?”鹦哥儿看了许氏一眼,恭顺地微笑着应下:“是,三夫人。”姚氏板着一张脸从门外进来,看到牛氏在此,立时扯开了一个热情亲切的笑容,上前请安问好:“婶娘必定也是听说了我们家的好消息,特地赶过来瞧热闹的吧?只是不巧,媒人已经回去了。不过您老人家放心,往后瞧热闹的机会多着呢,也不差这一回!”笑言完了,还故意装作好象在说悄悄话似地,对牛氏道,“我可是听说了,蔡世子年纪不小了,悦娘也十八了,他们的亲事一定下来,年内就要过门的。咱们今年,可是一整年都喜庆得很。”牛氏听得乐了:“这是好事儿呀!等到简哥儿秋天中了举,那就喜上加喜了!最好连他的亲事也一并定下,咱们争取今年来个三喜临门!”姚氏的笑容顿了一顿,随即就显得没那么僵硬了,笑得真心了很多。没办法,她听说云阳侯府上门提亲,心里也很懵呢。她就不明白了,卢悦娘想嫁给她儿子,她都嫌不足,云阳侯府又怎么会看上卢悦娘呢?这姑娘虽然不是不好,但也不见得出众呀?云阳侯府有蔡元贞这么一个优秀的女儿,为什么挑儿媳妇的时候,就挑中了一个卢悦娘?若是云阳侯府连卢家的女儿都能看得上,怎么就……没看上她的锦华呢?她的锦华岂不是比卢悦娘家世更出众,跟蔡家的人也更熟悉些?云阳侯夫人还夸过锦华不止一回呢……不过,姚氏心里再纠结,也还记得自己本来就没指望过这门亲事。她一直期盼的,都是能为儿子求娶得蔡元贞为妻。卢悦娘若能嫁给蔡世子,固然是走了狗屎运,但说不定能帮她一偿所愿,促成秦简与蔡元贞的姻缘呢?卢家虽说也是世家大族,但在京中没什么根基。卢悦娘将来嫁进云阳侯府,除了秦家两侯府,还能倚仗谁来撑腰?若是得宠的小姑子能嫁进秦家,两相制衡,她在云阳侯府也能过得更好。姚氏已经迅速完成了心理建设,甚至为卢悦娘制定好了婚后攻略计划,面上的笑容自然真诚了许多。她也开始与牛氏有说有笑地谈论起这门亲事的好处来。边说她还边偷偷打量婆婆许氏,心想许家的宝贝嫡长孙女,只配给云阳侯的远房堂侄做妻室,反倒是许氏养大的二房庶女的女儿,要成为云阳侯世子夫人了,真不知道许家如今会不会觉得脸有些疼?婆婆的心情又是如何?许氏察觉到了儿媳的目光,心里越发烦躁了,偏偏她又不能当着三房的人发火,只能强忍着,脸上硬撑着一个僵硬的笑容,其实一个字都没听进去。秦含真察觉到了屋里诡异的气氛,她瞧了瞧几位长辈的脸色,又看了看身边的堂姐,便笑着对牛氏说:“我和二姐姐去看看卢表姐吧?遇到这么大的事,我们也该陪她几日。”牛氏笑道:“这是应该的。她这会子只怕害臊呢。你们叫上五丫头一块儿去。”说起秦锦容,她又想起秦含珠来了,“哟,我把六丫头给忘了。这会子她们应该放学了吧?让她们姐妹俩一块儿过去,给你们卢表姐道喜。”说完了她也有些坐不住:“我也去好了,顺便还能瞧瞧你们姑妈姑父都商量得怎么样了。”她实在急着想知道卢普夫妻商量出来的结果,嘴上说着不想扰,其实还是非常想要去看看的。秦含真笑着应了声,扯了扯秦锦华的袖子,秦锦华会意,忙向祖母与母亲告退,便与秦含真一人一边,搀扶着牛氏离开了。姚氏含笑送走了爱女,回头仿佛刚刚想起来一件事似的,对许氏道:“夫人,这样的大喜事,我们是不是也该跟许家说一声?将来若是岫姐儿也嫁到了云阳侯府,咱们悦娘就跟她成了妯娌,正好相互扶持呢。”许氏阴沉着脸瞥了她一眼,一句话都没说,就撑着圈椅扶手站起身,转身进了里间。周围侍候的丫头迅速跟上,头垂得低低地,没人敢在这时候出声。姚氏看着婆婆的背影远去,冷笑了一声。但回过身后,她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表情有几分不甘与阴沉,板着脸走出了松风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重生空间:慕少,〕〔皇后有旨:暴君,〕〔权路迷局〕〔后娘[穿越]〕〔一欢成瘾:慕少,〕〔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沈娴秦如凉〕〔杀神叶欢〕〔霸道帝少请节制〕〔隐婚甜宠:大财阀〕〔军婚如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