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老公,顶级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花都修真高手〕〔纨绔千金:我任性〕〔木叶之最强人类〕〔魔帝在上:盛宠腹〕〔重生商女:少将,〕〔专属妻约:总裁大〕〔甜妻在上:郁少,〕〔万鬼吞噬系统〕〔重生僵尸至尊〕〔综漫世界里的圣主〕〔绝世神通〕〔我的老婆是传奇〕〔我的冷艳总裁老婆〕〔春风不识你〕〔明末之虎〕〔校花的贴身兵王〕〔帝少宠婚成瘾:宝〕〔龙神至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百二十七章 考量
    许大夫人再次吐血病倒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承恩侯府,不到半日,又传到了永嘉侯府中秦含真的耳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秦含真看着眼前的报信人秦锦华,见她一脸淡淡地,有些拿不准她此刻心情如何,便只能问起别的事:“好好的怎么又病倒了呢?先前不是说病情已经有所好转了吗?居然还吐了血?云阳侯府有意与许家联姻,这可是好消息呀,结果却搞成这样……大伯祖母怎么说?”秦锦华扯了扯嘴角,看起来好象在微笑:“祖母吓了一跳,立刻打发心腹大丫头往许家去了,还说明日要亲自前往许家探病。”她顿了一顿,看向秦含真,“祖母还让哥哥与我陪着她一道去。”“啥?!”秦含真差点儿没从椅子上跳起来,“大伯祖母去探病就尽管去,好好地把你俩带上做什么?”秦锦华轻笑了下:“哦,这是因为父亲与三叔都要忙于公务,我母亲又刚刚跟许家二奶奶吵了架,不好在这时候露面,祖母一个人无人陪伴,就把哥哥与我叫上了。哥哥是长孙,侍奉祖母出行是应该的。至于我嘛,则是祖母想要个孙女儿相陪,出门在外时,也有个人能搀扶她一把。毕竟,祖母年纪也大了,腿脚不大便利。而除了我,还有谁合适担当如此重任呢?”秦含真嗤笑:“哪个丫头不能扶大伯祖母一把?若真的只是想要个孙女儿作陪,其实五妹妹也挺合适的。她也有十一岁了,当年咱们十一岁时,早就跟着家里的长辈到处去了,更别说只是扶一扶祖母。”秦锦华轻叹一声,耷拉着脑袋不说话了。秦含真见状有些不忍:“难道就不能想法子推掉?你们兄妹这时候过去,太尴尬了。二伯娘不方便露脸,这不是还有三伯娘吗?大堂兄要是实在避不开,也没法子,谁叫他是长孙呢?不到内宅去,不撞上许大姑娘,也就没事了。你却不好露面的,不然回头你娘说不定又要跟许家二奶奶打起来。”秦锦华揪着自己的袖子玩,不说话。秦含真便给他们兄妹出主意:“让大堂哥说,我祖父明儿叫他过来检查功课?我祖父那边好说话,他一开口,大伯祖母也不好说什么的。”秦锦华却道:“这样不好,好象在拿三房拿捏祖母似的,就算明儿躲过去了,也害得祖母丢了脸面。”长房如今确实有许多需要仰仗三房的地方,可有些事,不明着揭穿,大家都能好过些。秦含真想了想:“那就让大堂哥说,明天他约了赵表哥好了——不行,大伯祖母估计不会信的。赵表哥常来找大堂哥,每次都是他上门,又或是在我们家里见面。就这两步路,根本没法避过大伯祖母。我觉得,索性让大堂哥去约蔡世子见面算了。现在许家不是正想巴结蔡家,要跟蔡家结亲吗?大伯祖母肯定会有所顾虑。只要说大堂哥是跟蔡世子有约,大伯祖母包管就不会再勉强他同行了。”秦锦华仔细想了想,露出几分喜欢:“没错,这个借口一定能帮上哥哥的忙!不过……我大堂哥又要怎么约到蔡世子呢?”秦含真摆摆手:“以大堂哥的本事,他又在昌平跟蔡世子相处了好几天,难道还不能上门找人家说说话?就说是约了朋友出去喝个茶聊聊天什么的好了。甚至还可以说是蔡世子约的大堂哥,反正大伯祖母又不能找蔡世子问个究竟,把明天混过去就好了。日后就算大伯祖母知道了真相,难道她还能拿大堂哥怎么样不成?”至于秦锦华,倒也好办,秦含真打算去寻祖母牛氏,让她向秦锦华提出邀约,明日把人请到家里来玩上一日。虽说离得近,许氏随时可以过来找人。但牛氏正反对许氏亲上加亲的主张,只要牛氏一定要留下秦锦华,许氏也拿她没办法。更何况,许氏在这个妯娌面前,多少还是要点脸的。如果秦锦华觉得这个法子会伤害到她祖母许氏的脸面,那转而向她外祖父母求助,也没问题。若是姚家打发人来接外孙女去玩一天,许氏难道还能拦着吗?秦锦华听着秦含真的主意,心情慢慢放松下来。原本还觉得愁苦的事,原来这么容易就能解决掉,其实也没什么可怕的嘛。秦含真笑着对秦含真说:“那我明儿就来你这里玩一天好了。一会儿我和你一起去见三叔祖母,请她老人家帮帮我。只要给祖母捎句话去,祖母应该是不会拦着我的。”秦含真点头:“其实你不去许家才是对的。许大夫人生了重病,她一向是反对许峥与你定亲的,万一看到你,担心大伯祖母又想把你嫁给许峥,一着急,病情加重了怎么办?她满心想着要把娘家侄孙女儿嫁给许峥的,怎么能容忍孙子娶了别人呢?”秦锦华撇撇嘴:“谁也没想要嫁给许大表哥,好么?也就是大姐姐当初有这个想头罢了。许大表哥……他在我看来,就跟亲哥哥没什么两样。我知道他从小待我客气,好象对我很关心似的,可他祖母嫌弃我时,也没见他替我说几句好话,更没来给我赔过不是,连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可见这个人的关心都是假的。我又不蠢,怎么会上当呢?外头的女孩儿都觉得他怎么怎么好,长得俊秀,才学又出众,温文尔雅,将来定会有好前程……哼,谁还能知道将来的事?他长得好是不假,可是论才学并不是最好的一个,温文尔雅又不能当饭吃,有什么了不起的?还嫌弃起我来了……既然有这么多贵女中意他,他又不愁娶不到媳妇,还总拿我说嘴做什么?谁耐烦总被人跟他放在一起议论?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小姑娘也是有脾气的。秦锦华从小受尽宠爱,哪里受过这些气?即使原本对许峥还有几分表兄妹的情谊,如今也早就消散得差不多了。秦含真能理解秦锦华的心情,连忙安慰了她好几句,又顺着她的口风,黑了许峥与许家人好一番话,给秦锦华出气。不过秦锦华气出完了,反而开始有精神倒过头来劝秦含真了:“许家也不是所有人都这么糟糕,许大表姐还挺和气的,是个正派人。还有嵘表哥,他待我一向挺好……”秦含真一个激灵,连忙正色问她:“你到现在还觉得许嵘对你很好?那你对他是怎么想的呢?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许家二房打的是什么主意。”秦锦华缩了缩脖子,抿了抿唇,才小声说:“知道呀,可那又怎么样?我不可能嫁给他的。不过就是趁着如今大家还能见面的时候,多乐一乐罢了。你放心,我心里记着规矩呢,不会叫人看了笑话的。”秦含真半信半疑:“你说的是真的?”可秦锦华有时候的表现真的很可疑,让人觉得她会不会已经对许嵘产生了好感。秦锦华道:“当然是真的了。许大表哥那边,如今两家闹得那么僵,鲁大小姐又很快就进京了,我自然不会再嫁过去。至于嵘表哥……他本来就是不可能的。他待我再好,也只能给我做个玩伴罢了。虽说许家与我们家本就是亲戚,祖母又一向偏着他们家,可是许家二房跟许家长房不一样,许二老爷官职太低了,嵘表哥更是连个功名都没有。就算许家以后不分家,许家二房还能继续以高官人家自居,我父母也不可能答应婚事的。不是因为我母亲与许二奶奶的争吵,而是……我好歹也是承恩侯的嫡亲孙女儿,皇后娘娘的亲侄孙女,若我嫁个白身,将来的日子怎么过?我如今跟三妹妹你,跟蔡姐姐、余姐姐她们交好,但我如果嫁了一个白身的夫婿,将来在你们面前怕是连站的地儿都没有了。外人会怎么笑话我呢?我母亲将来还有什么脸见人?”秦锦华性情天真,受尽娇宠,但不意味着她愚蠢。承恩侯府的大小姐,对自己的婚事自有考量。她还不至于因为爱情而冲昏头脑,做出不合身份体面的蠢事来。许嵘对她温柔体贴,哄得她很高兴,她当然开心。可是,嫁给许嵘意味着什么,她心里是有数的。所以,玩伴是玩伴,婚姻是婚姻,秦锦华心里分得很清楚。无论她将来嫁给什么人,对方的家世、门第、才貌、人品,都得在一定的标准以上,绝不能给老秦家和秦皇后丢脸。秦锦华是秦家的女儿,她的思考方式,可能跟许氏不太一样。秦含真听了她的话,顿时安下心来。照这样说来,只要秦仲海能稳得住,秦锦华的婚事就不会有大差错。除非许家二老爷的官职再升几级,又或者许嵘忽然表现出了如他堂兄许峥一般出众的才学与科举运气,一口气把秀才、举人功名都拿下来,表现出了前程似锦的潜力,才有可能稍稍打动一下秦家除许氏以外的人,愿意将他纳入女婿候选名单内。但秦锦华马上就及笄了,从时间上看,许嵘早已没有了指望,还是哪儿凉快就上哪儿去吧。秦含真笑着拉起秦锦华的手:“你能想明白,我就放心了。以后就算没有许嵘陪你玩,也没什么,你来寻我玩儿呀?四妹妹好象也没有之前那么忙了,咱们还可以把她也一道请过来。”秦锦华笑着点头,又想起一件事:“大姐姐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如今许大表哥的婚事有了眉目,要是她知道了,不知会有什么想法呢?”秦含真摆摆手:“管她有什么想法呢?反正无论许峥娶谁,都跟她没关系。”她拉起秦锦华,要一起去正院找牛氏,为明天的事做准备。姐妹俩手拉着手一路漫步过去,顺便欣赏了沿路摆放的小花坛里的盆花(秦含真叫人弄的),叽叽喳喳地赞美着春光。不过她们一进正院的门,就被刚刚从东府那边传过来的最新消息给炸懵了。云阳侯夫人请了闵老将军夫人——也就是闵氏的母亲——为大媒,上门为嫡长子蔡士知求娶卢家嫡长女卢悦娘为妻。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阴倌法医〕〔娇妻还小,总裁要〕〔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萌宝来袭:总裁爹〕〔嫡女嚣张:鬼王独〕〔蜜爱春娇(种田)〕〔顾少的独家挚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