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手巫医:冥王宠〕〔亿万甜婚:老公,〕〔开个公司做游戏〕〔篮球界〕〔上门萌爸〕〔毒断天下〕〔嫁恶夫〕〔仙在大明〕〔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帝魔之剑〕〔我可能是一只假的〕〔诡秘三千藏〕〔一锅鲲鹏炖不下〕〔仙道隐名〕〔玩坏神豪系统〕〔道术达人〕〔奶爸的二次元入侵〕〔抗战海军连〕〔重生1980之强国崛〕〔春风盼君归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百二十四章 苦心
    秦简一脸无奈地为赵陌说明这两日家里的鸡飞狗跳,一切都来源于回京当日,姚氏与许二奶奶的一番争吵。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我母亲其实是迁怒于许嵘,偏偏许嵘又一直很想亲近我妹妹,我母亲心里就更恼怒了。她对峥表哥都有几分看不上呢,更何况是许嵘?结果她才说了几句贬低许嵘的话,许二奶奶便也火了,反嘲笑我们家已经失了圣眷,祖父只敢躲在家里花天酒地,不敢见人,一家子明明都只有五六品的官职,却还自诩高门大户,整日挑剔别人家的儿女,觉得他们配不上自家孩子,其实是自高自大。她还说我只是个秀才,能不能考中举人还是个未知之数呢,更别说是进士了。如今我们家不过是仗着三房的叔祖父,才能保住几分风光,但将来到我当家的时候,只怕早就泯然于众人。相比之下,许家还有峥表哥支撑门楣,前景更看好。如今我们家还能对许家摆摆威风,将来许家风光时,我母亲只怕还要反过来对她低声下气地讨好呢。”秦简苦笑着对赵陌说:“当时我母亲的脸色就别提多难看了。虽说许二奶奶说得太过分了,但她这话,倒也不是全无道理。其实我们家如今的处境,真的不能算太好。祖父他老人家从前太过仗着自己的身份,借着皇后娘娘的名头惹恼了皇上太多次了,如今连累得我们圣眷也大打折扣。若不是三叔祖宽宏大量,依旧关照我们长房,我们还不知会落入何等境地。父亲与我对此都心里有数,因此父亲会竭力在衙门里办好差事,我也会努力读书,争取早日考取举人、进士功名。只要我们父子俩争气,再有三叔祖在背后支撑,承恩侯府就倒不了。只是我母亲……她毕竟是权贵世家之后,得意了这些年,实在难以承受近年的处境变化。许家二房从前根本就没被她放在眼里,可如今,竟然连许二奶奶都能奚落她了。她一心盼着我与妹妹都能联姻世家高门,就是想证明我们家依然是昔日的显贵门庭。”姚氏兴许并不是对秦家长房的处境毫无感觉的。许二奶奶的话等于是撕破了承恩侯府的遮羞布,也伤害到了姚氏的自尊。哪怕原本她未必有那么大的火气,如今也没那么容易消气了。她如今整个人好象吃了炮仗似的,一点小事都能点着了。家中下人们个个小心,生怕有哪里做得不好,叫她拿住了狠罚。就连家里其他人,也不敢轻易捋她虎须,秦仲海更是两天晚上都没看过秦素母子一眼了,免得姚氏又发火。许氏那边倒还清静。姚氏除了照规矩晨昏定省,就没到正院里去见过婆婆。许氏如今也是安静地待着,既没提许峥与许锦华的婚事如何,也没提许嵘,更不提许岫,对于长媳姚氏,她这两日表现出了极大的宽容与耐心。没办法,许氏也心虚呀。秦简猜测:“我祖母心里只怕对许家行事也有几分着恼。但那毕竟是她娘家,如今我们全家上下都在埋怨许家,祖母倒不好再多说些什么了。总不能真的让两家反目吧?不过她也吩咐人去给许家传了话,说许二奶奶言语不当,请许家长辈好生教训一番。据丫头们说,许二夫人罚了许二奶奶禁足三日,但许大夫人似乎坚持要罚她去跪祠堂,连许二夫人都挨了骂。总之,许家那边如今也不大太平。”赵陌有些同情地对秦简说:“难为你了。遇到这种事,你也不容易。幸好承恩侯夫人那边很清静,没有在这时候跟令堂吵起来。估计等到令堂心里的气消了,这事儿就算是过去了。不过,往后大概也不会有人再逼你迎娶许家女为妻了。两家闹成这样,怎么可能还能联姻呢?换了是别人的孩子倒罢了,令堂怕是绝对不会容忍自己的骨肉与许家再行联姻之事的。”秦简苦笑着点头:“我想也是如此。不过……其实我本来觉得许嵘还不错的。他这回被牵连,实在太可惜了。”赵陌惊讶:“你看好许嵘?可是许家那等作派,许嵘又读书不成……”秦简却说:“他人不笨,小时候读书,还是有点灵气的。虽不如峥表哥聪明,但也不见得比我们兄弟差。他只是贪玩些,年纪又轻,安定不下来,在学业上就懈怠了。许家把希望都寄托在峥表哥身上,对他便疏忽了许多,不曾严加管教过,他自然越发不愿意认真去学。但他倘若有心用功两年,进士我不敢担保,秀才还是没问题的。若再多用功几年,举人也未必拿不下。有个举人功名,也差不多了。”赵陌略一沉吟:“但象他这样的官家少年,京城里还有不少,更别说许家与令堂还闹得如此不快。许家二房的门楣远不如你们家,你真的觉得把亲妹妹嫁过去,是一件好事?”秦简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许家的门风,我自小见识惯了,心里清楚得很,也知道他们无论是哪一房,想要求娶我妹妹,都是别有用心,并非真心觉得她好。可那又怎么样呢?许家还要仰仗我们家很多年呢。他家长房有峥表哥,还有吐气扬眉的可能,他家二房却未必有这个本事。只要他家一天还有求于我们家,我就不愁他们会怠慢了我妹妹。许嵘又是从小温柔小意惯了的,一定会把我妹妹哄得高高兴兴的。我妹妹那性子,真叫她做个当家理事的长媳,她未必能撑得起来。就让她被哄着、宠着,一辈子舒舒服服,自由自在地过活,也不是坏事。”赵陌很意外,他不由得提醒秦简一句:“那万一你们家出了什么变故,大不如前了,许家却风光了呢?他家昔年曾有过背信弃义之举,难保将来不会重蹈覆辙。到时候受苦的,就是你妹妹了。”秦简轻笑了下:“不会。从前那只是婚约,毁了就毁了。若是已然缔结婚盟的夫妻,他家可拉不下这个脸。正因为许家名声毁过一次,他们是不敢轻易再毁第二回的。再有一回,许家在士林的名声就真的臭了,再也无法挽回。他们不但不会让我妹妹受苦,还得在人前表现自家家风清正,不是势利眼,就算我妹妹娘家不成了,他们也依然会对我妹妹好。当然,我妹妹兴许私底下还是会吃点苦头。但若真有那一日,我再也没法护着她,她嫁给别家,也不见得会有什么好下场,说不定连性命都要丢了。在许家,好歹还能温饱无忧,体面也得以保存。”他顿了一顿:“当然,我不认为会有那一日。所以我妹妹在许家二房,未必就过得不好了。”赵陌明白他的意思,如今也不是没有高门大户将女儿低嫁,就图女儿过得自在舒心。秦简估计也是同样的想法吧?倒也难为他这一番苦心了。只是,经过姚氏与许二奶奶这一场争吵,秦许两家是否会反目还是未知之数,姚氏与许二奶奶,却真的翻脸了,儿女亲事更无从谈起。想到这里,赵陌又对一件事起了好奇之心:“云阳侯府真的看中了许家那位大小姐,想说给蔡十七么?”秦简稍稍振作了精神:“若真的能成,我倒觉得是一桩好亲事。前几日我天天都能与蔡十七相处,觉得他人品性情都是极好的。虽说家世不显,但有云阳侯这位堂叔在,也足以弥补其他不足之处了。”赵陌笑道:“我听说过蔡士棋的传闻。据说他小小年纪就表现出了极高的军事天赋。他十四岁那年跟随族叔前去剿匪,中途因为天气骤变,天降狂风大雨,他族叔意外被砸伤昏迷,匪徒却忽然来袭。是他临危受命,带兵将匪徒击败,还反攻上了乱匪聚居的山寨,活捉了匪首。那一场战事令他在军中声名大振,不少军中老帅都对他欣赏有加,说他是天生的将才,日后必定会大放异彩。云阳侯也打算要好好栽培他了吧?对他的婚事,想必也极为慎重。”秦简对蔡十七只是隐约听说过些传闻,但并不知道具体的事迹。秦家远离军中已经很多年了,许多消息都不会有人告诉他们。居然连蔡十七是军中看好的后起之秀,他都不甚了解。此时他不由得惋惜:“他在昌平时,看上去是个正派又和气的少年人,从不显摆自己的功绩。他的兄弟们也不提。闹得我一无所知,也不知是否有失礼之处,就这么糊里糊涂跟人相处了几天,却不知多多向他请教。日后也不知道还有没有那样的机会了,实在不该!”赵陌笑笑,问他:“许家若真的能捞到这么一门亲事,倒是他家的造化。”秦简顿了一顿,小声说:“我觉得多半是不能成的。”他还不知道许家长房的行事习性么?连他都被轻视了,更何况是蔡十七呢?许家是纯粹的文官,承恩侯府都不清楚蔡十七的情况,许家就更不可能知道了。在许家长房的人看来,蔡十七是什么条件呢?小武官之子,父亡母改嫁,作为堂侄被云阳侯府养大,日后必定也是云阳侯的追随者之一。为了这样一个联姻对象,“牺牲”一个三品官的嫡长孙女?怎么想都觉得划不来。更何况许岫原本议亲的对象是秦简,承恩侯府嫡长孙。她为什么要弃秦简不嫁,改而将就蔡十七呢?因此秦简越发想要叹气了:“我倒盼着能跟蔡家做亲戚呢,但许家人不象有那样的好眼光。他们要如何回绝蔡家,而不致得罪云阳侯府,只怕还没个章程呢。”赵陌想了想:“若你想跟蔡家做亲戚,何必非得指望许家?既然许家长房多半是不会接受这门亲事的,那你另起炉灶,想必也无妨?”秦简愣了一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杀神叶欢〕〔权路迷局〕〔霍长渊林宛白〕〔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快穿:邪性BOSS,〕〔老夫少妻的互撩日〕〔沈娴秦如凉〕〔婚心动魄:神秘人〕〔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