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世宠妃:皇后欠〕〔纯禽总裁追妻忙〕〔末世狂喵〕〔甜追36计:吻安,〕〔万界社区〕〔辣手狂兵〕〔诱宠萌妻:腹黑大〕〔我哥说他是皇帝〕〔倾世独宠:病妃太〕〔渡风杂货铺〕〔帝国大叔霸道宠〕〔盛世暖婚:野蛮娇〕〔无敌真寂寞〕〔东瀛娱乐家〕〔娇宠梁园:王爷,〕〔一人,一城〕〔九龙圣祖〕〔火影世界的幻术大〕〔革宋〕〔宠妻如命:傅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九十九章 到家
    玉兰迅速把杯子碎片给捡走了,又给其他丫头们使了眼色。众人默契而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然后玉兰再把门给关上。

    秦仲海这才对妻子开口道:“你叫嚷什么?让院子以外的人听见了,传到母亲耳朵里,又有什么意思?”

    姚氏气得满脸通红,她看不得秦仲海这副平静无波的模样:“二爷就不说点什么?夫人做这样的事,难道就不糊涂么?!咱们简哥儿能被蔡家的人另眼相待,已是难得的福份。他都还不能说有十足的把握,定能获得云阳侯青眼呢,夫人竟然就急不可待地为许峥谋算起来!简哥儿难道不是夫人的亲孙子?怎的夫人就把侄孙儿看得比亲孙子还重了呢?!旁的事也罢了,夫人没有促成锦华与许峥的亲事,我也没什么可埋怨的。许峥再好,也抵不过他有个糊涂的亲祖母,我可舍不得让亲生女儿去受别人的白眼。可是……简哥儿的亲事可不一样!那可是云阳侯府的千金!夫人的亲孙子若能娶到这样一个媳妇回来,合家都有体面。可她的侄孙谋得的亲事再好,又与她什么相干?!难不成她都有孙子了,儿子当了家,她还指望娘家侄孙给她养老么?!”

    姚氏都气得有些口不择言了,秦仲海听得刺耳,忍不住道:“想也知道母亲不会这么糊涂,你何必恼成这样?蔡家说要与简哥儿结亲了么?云阳侯夫人答应与我们家同行,是要与我们议亲么?别说八字有没有一撇了,连个影子都没有的事,只因为蔡世子与简哥儿见面时多问了几句话,你就急忙忙地操心开了,没想过万一只是一场误会,到头来亲友间相处会多么尴尬么?往年我们家的人出去踏春或是秋游,也不是没请过亲戚们同行,许家人几乎每年都受邀,今年也不过是惯例罢了,又能证明什么?大姐家的三个孩子,不也一样受到邀请了么?”

    “这如何能一样?!”姚氏急得眼圈都红了,“大姐一家如今就寄居在咱们家里,万没有我们家的人出去游玩,却把他们一家五口丢在家里的道理。但是许家不一样!夫人待许家有多么看重,你心里也是知道的,如今光在这里说我,又有什么意思?我之所以恼怒,并不是担心许峥会把简哥儿的好亲事给抢了去,而是事关简哥儿的婚事,夫人明知道云阳侯府的千金是多么难得的好人选,却还抛开我们简哥儿不理,只顾着为许峥打算,我心里替咱们儿子委屈啊!”

    说着说着,姚氏的眼泪都要下来了。她明明是处处为了儿子、为了秦家着想,不顾大局一心谋私利的明明是婆婆许氏,怎的秦仲海就只站在他老娘那边,不顾是非黑白,只知道斥责她了呢?

    其实关于这些事,秦仲海也有些看不清母亲的用意。

    云阳侯夫人有个陪嫁的大庄子,就在昌平。今春出游,云阳侯府正是选中了昌平这个地方,日子虽未定,但与秦家定的日期差不离。许氏也不知打哪里听说了这件事,主动跟云阳侯夫人联系,邀请蔡家人同行往昌平踏春,云阳侯夫人便答应了。看起来只是一场巧合。如果没有蔡世子先前与秦简的一番特别对话,许氏邀请许峥兄弟姐妹几个一同前去踏春,绝不会引起姚氏如此激烈的怨气。

    虽说秦仲海对于云阳侯府是否真的看中了自己的儿子心中存疑,但在家里人都对此有所期待的时刻,除非蔡家人已经明确说出不会选中秦简做女婿的话,否则母亲许氏让任何一个秦简以外的优秀同龄少年出现在云阳侯夫人等蔡家女眷们面前,都是不合时宜的。秦仲海觉得,自己的母亲对孙儿孙女们的疼爱真心实意,不可能会犯下如此浅显的错误,这里头定有什么他所不知道的缘故。

    在他弄清楚这里头的缘故之前,他得先把妻子姚氏安抚住,不能再让她在人前露出怨恨与愤怒的表情了。云阳侯府的千金确实很好,但京城里并不是只有这一位好姑娘。错过了她,秦简还有机会能娶到同样温柔贤淑却家世略差一些的姑娘为妻,将来未必会过得差了。可是,如若妻子姚氏与母亲许氏为了秦简的婚事翻了脸,这个家就再无宁日了。要让她们婆媳重归于好,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再好的儿媳人选,也不能以家宅不安为代价。

    秦仲海只能用另一种方法安抚妻子:“你也不必太过担心,蔡世子先前请喝酒的时候,峥哥儿与初明都与简哥儿一道去了。那时能得蔡世子另眼相看的是简哥儿与肃宁郡王,蔡世子并没有多看峥哥儿几眼。想来峥哥儿若是合蔡家人的心意,就不会受到这般冷待了。况且,云阳侯府是武将世家,他家儿女联姻,多是将门,又或是武官门第。我们家祖上原是武将出身,乃是开国勋贵。虽说我们长房的人从父亲开始,就没再插手军中事务了,但三房的四弟五弟,都是武将,如此也算是半个将门。简哥儿与峥哥儿相比,家世上要更合适些。峥哥儿就胜在家里是书香门第,自个儿还有举人功名,算是个才子。可是,他这样的才子,京城里又不是没有第二个,寿山伯府的余公子,岂不是比峥哥儿更合适?蔡世子若是有心给妹妹挑个读书人做夫婿,选峥哥儿还不如选余公子呢。”

    姚氏顿时被安抚住了:“二爷说得没错。峥哥儿的家世可没法跟余公子比。云阳侯府是昏了头,才会把宝贝嫡长女嫁到许家那样的人家去!许大老爷是三品又如何?许峥的父亲不过是芝麻绿豆官儿罢了。云阳侯府可丢不起这个脸!我们简哥儿的好处,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我实在不该小看了儿子的,凭他的出众,配谁家千金不成呢?”

    秦仲海皱眉听着妻子对舅家的贬低,想要开口说她几句的,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何必呢?姚氏的性子就是这样,只要安抚住就好了。若是与她较真,她恐怕非要与你辩个明白,到时候吵起来,就没完没了了。

    秦仲海看着姚氏兴致勃勃地为儿子盘算着春游那日要如何打扮,如何表现,才能压倒许家和卢家的男孩子们,一举获得蔡家人们的认可,他聪明地闭上了嘴。

    不过姚氏不在丈夫面前抱怨婆婆,也不代表她就真的闭嘴了。她不在丈夫面前说,却会在儿子面前说。女儿是娇客,又在议亲时受了委屈,姚氏不想让她烦心,就没在秦锦华面前多提,但秦简却不一样,他是儿子,还是长子,需要为母亲分担更多东西。

    于是秦简就不得不落荒而逃了。他得借口向秦柏请教功课,才能从母亲的抱怨与压力下逃脱出去,稍稍喘口气。

    他到西府的时候,秦柏不巧进宫去了,赵陌却再次上门来陪秦含真说话。秦简看到他们轻松自在的模样,就忍不住眼红,没好气地对赵陌说:“你这样闲么?成天到处跑来与三叔祖母、三表妹聊家常琐事。你又不是妇道人家!”

    赵陌心情好着呢,并不在意他这话里的攻击意味,只笑道:“你又不是我,怎知道这等悠闲日子的好处?我知道你如今心情不好,嘴里不说人话,便不跟你计较了。”他话里散发着一种“单身狗无法体会”的气息,叫秦简迅速察觉到了,心情更加糟糕。

    秦含真好歹也是秦简的妹妹,心地比较善良一点,不忍心再打击他,说话的语气要柔和多了:“大堂哥是来找祖父的吧?祖父进宫去了。下回大堂哥过来前,先打发人来问一声,若是祖父不在家,你也省得白跑一趟。”

    秦简苦笑:“三叔祖不在也没关系,只要让我歇口气就好。我母亲这阵子心情不佳,天天在我耳边念叨,我已有些受不了了。说来这事儿还要怪广路,若不是你多嘴,向三叔祖母透露了蔡世子的事,我又怎会吃这个苦头呢?”

    赵陌一脸无辜:“这如何与我相干?你吃苦头,难道是因为蔡世子对你有几分另眼相看,打算给你个机会去争一争做他的妹夫么?我听说的消息可不是这么讲的。你不能把承恩侯夫人的责任推到我身上。”

    秦简一怔,笑得更加苦涩了:“居然连你都听说了么?外头的人是不是都传遍了?”

    秦含真说:“大堂哥别担心,这种事怎么可能传出去?叫云阳侯府的人知道了,可不会有好话。是我跟赵表哥说的,赵表哥不会向外泄露,他还帮着咱们打听消息呢!”

    “是么?”秦简无语地看向赵陌,“你真是越发闲了。”

    “好说,好说。”赵陌笑眯眯地,“你是我多年好友,事关你的终身大事,我怎能不帮忙?方才我就在跟三表妹讨论这事儿呢,总觉得承恩侯夫人的行事太古怪了。那不象是她会犯的糊涂。倒是我从许家那边打听到的一个消息有些意思,不知是否与此事有关。”

    秦简稍稍提起了精神:“什么消息?是指许家要与我们家一同前往昌平庄子,与云阳侯府的人见面么?”

    赵陌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更深了:“我打听到的是,许大夫人前些日子病了一场,似乎病得挺重的,至今还未能下床呢。她在病中逼许大老爷父子让步,答应让她将娘家侄孙女儿接到京城来小住一年。倘若那位姑娘品貌教养还算不错的话,估计就是板上钉钉的许家长孙媳了。许家上下终究还是没拗过许大夫人,在许峥的婚事上让了步。”

    秦简不由得一愣:“那我祖母发那样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这一点赵陌与秦含真都说不准,秦含真猜测:“兴许是大伯祖母反对许峥的婚事安排,想做最后的努力?二姐姐对许大夫人来说,或许不够份量,那云阳侯府的千金呢?”

    秦简闻言不由得深思起来。

    这时候,正院那边派了个婆子来急报,让秦含真赶紧到前院那边去。

    秦安带着妻妾女儿,经过连日赶路,终于到达新家了。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杀神叶欢〕〔沈娴秦如凉〕〔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权路迷局〕〔山村透视兵王〕〔重生空间:慕少,〕〔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霍长渊林宛白〕〔白雅顾凌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