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手巫医:冥王宠〕〔亿万甜婚:老公,〕〔开个公司做游戏〕〔篮球界〕〔上门萌爸〕〔毒断天下〕〔嫁恶夫〕〔仙在大明〕〔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帝魔之剑〕〔我可能是一只假的〕〔诡秘三千藏〕〔一锅鲲鹏炖不下〕〔仙道隐名〕〔玩坏神豪系统〕〔道术达人〕〔奶爸的二次元入侵〕〔抗战海军连〕〔重生1980之强国崛〕〔春风盼君归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九十章 中风
    镇西侯夫人能狠得下心对镇西侯下药,使得他变成中风的状态,也不知道是否会危及他的性命。赵陌觉得她这种果断令人胆寒,秦柏倒觉得很正常。

    “虽然镇西侯中风之后,难免会吃不少苦头,甚至有可能神智不清,又或是难以动弹,可到底保住了性命。”秦柏觉得这是镇西侯夫人对丈夫的一片深情厚意。

    秦含真看向祖父,小声问他:“皇上要是知道了,真的会让镇西侯就此逃过一劫吗?”

    秦柏想了想:“他若是再也无法做出有害朝廷与江山的事,连见外人都不能,皇上多半不会与一个中风病人为难。毕竟眼下最要紧的,不是取镇西侯的性命,而是要将蜀地与西南大军稳定下来。等到镇西侯世子去蜀地把该办的事情都办好了,再行把人赐死也是一样的。这么做确实更容易取信于人,也是对苏家兄弟的恩典。”

    这意思是……叫他们好好替皇帝干活,皇帝就让他们亲爹多活两年的意思?

    日上三竿时分,周祥年从镇西侯府返回,带来了确切的消息。

    不管是真是假,如今镇西侯确实是表现出了一些典型的中风症状。他全身瘫痪在床,四肢无法动弹,有口难言,只能睁眼闭眼瞪眼再瞪眼,连自己的五官表情都无法控制,嘴角还时不时流出口水来。他本人大概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出现这样的症状,仿佛无法接受现实一样,心情十分激动,不停地在床上挣扎着,想要证明自己还能动。可事实上,在外人看来,他就是在持续微弱地不停动弹,不愿意让自己好过一些。

    镇西侯夫人早已哭成了泪人,坚强了十几二十年的表相一朝崩塌,抱着镇西侯痛哭不已,谁劝她都没法让她走开。可是镇西侯却面露憎恨与愤怒之色,口中拼命嘶吼着,才能发出稍嫌软弱的吼声,表达着自己心中的怒火与不甘。他瞪大了双眼看着自己的妻子,好象想要说些什么话,但镇西侯夫人只知道抱着他哭,根本没注意到他的表情,这似乎让他更为愤怒了。

    后来还是世子苏伯雄劝说母亲到隔壁房间休息一下,也让父亲休息休息,才把镇西侯夫人给劝走了。但这时候,镇西侯也累得连吼声都发不出来了,眼睛也无力再睁开。苏伯雄便让太医给镇西侯施了针,又开了些镇静的汤药,让他睡了过去。这才算是消停下来。

    苏仲英夫妻回到家后,很快就协助兄嫂稳住了大局。镇西侯夫人年纪大了,又受了打击,身体有些衰弱,需得好生静养。她本人又不愿意离开丈夫的身边,坚持要亲力亲为地侍疾,儿女们都拗不过她,只能由得她去。镇西侯世子夫人卞氏与秦幼仪合力安抚了家中众人,把四个受了惊吓的孩子送回自己的院子,然后前者接手中馈,后者则赶在离京之前,把需要交接的事务都交接清楚,自己再重新整理行囊,一些本来打算日后再送去大同的行李,此时也要一并添上,免得离京后再给兄嫂添麻烦。

    苏伯雄往城卫那边告了长假,他家中出了这等变故,谁也不会为难他。苏仲英的调令早已下达,苏伯雄亲往兵部说明,兵部也能谅解,允许苏仲英稍稍推迟两天出发,但不会更改任命。大同那边的马将军已经带着属下走在进京的路上,接替他的人已经在大同了,但他属下的空位还需要人补充。边境重镇不可能让一个重要的武职空缺太久,只要苏仲英情况还允许,就必须按时走马上任。

    不知怎么的,好象所有人都把换人上任这个选项给忘记了。

    镇西侯府如今的情形虽然有些乱,但总算是勉强安定下来。皇帝也派了心腹内侍带着御医来给镇西侯诊治过,得出的结论也是旧患严重,失于调养,情绪激动导致了中风,与太医先前的诊断结果大同小异。镇西侯的身体状况整个太医院都清楚,苏家上下也都清楚,没人觉得可疑。倒是这情绪激动导致中风一事……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据镇西侯府的人说,前日与昨日镇西侯确实是发过火,但并不是非常愤怒,就是……日常发火的程度而已。他老人家回京后就一直脾气暴躁,这两天发脾气,也没人觉得有什么异样。昨日白天里甚至比平时要平静许多,只是不爱见人,除了镇西侯夫人与他的一个心腹长随以外,所有人都被他赶出了屋子,不许进门半步。镇西侯夫人被他支使去了永嘉侯府,回家后夫妻俩说了一会儿话,也没见有什么口角。至于心腹长随,昨日一整天都被他派出去办事了,办的什么事不清楚,如今人已经叫世子苏伯雄看管起来,不许任何人接触,说是怀疑他晚上回报了什么重要消息,导致了镇西侯脾气发作,引起中风。

    镇西侯府的下人们私下议论纷纷,都在推测是什么事导致了镇西侯的中风。

    镇西侯昨天就是正常与妻子一道吃饭,吃的菜还是他早年喜欢的菜色,乃是镇西侯夫人亲自下厨烹制的。因为很合胃口,镇西侯还多吃了半碗饭,期间也向夫人夸奖过她的手艺,侍候他们夫妻用饭的丫头们都听见了。

    吃过晚饭后,心腹长随回来了,镇西侯在外院单独接见了他,主仆俩说了什么无人知道。后来世子苏伯雄回府,那长随返回自己的屋子休息,镇西侯父子俩交谈了一会儿,世子就回自己的院子去了,然后镇西侯也自行返回住处。前院侍候的下人不曾听到他们父子间有口角,可见两人的交谈是十分平和的。

    镇西侯晚上不曾回卧室与夫人一同歇息,而是在自己的小书房里独处。半夜值守的丫头听到瓷器落地碎裂的声音,赶去看是怎么回事,就发现镇西侯摔倒桌边,全身无力动弹,口吐白沫,身边的地面上有茶具碎片,估计他是半夜起来倒茶的时候,忽然中风摔倒了。

    这就无解了。怎么看镇西侯都是莫名其妙中的风,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情绪激动呢?丫头们证实了镇西侯夫人与丈夫未起口角,前院的下人证实了镇西侯世子苏伯雄的清白。如今看来,似乎也就只剩下长随还能沾上一点边了。可是,镇西侯见过这个长随后,也没什么异状呀?事情就成了谜团。

    可惜世子苏伯雄立刻就把那长随关了起来,不让任何人去见,连一点线索都没传出来,只等镇西侯情况稳定了再去细加审问,旁人也没得好猜。

    了解到这些情况后,周祥年就立刻回永嘉侯府报告了。秦仲海如今还留在镇西侯府,协助妹妹妹夫镇压大局,估计要忙上一天的功夫。

    秦柏问周祥年:“既然镇西侯府如今已经稳了下来,世子与苏姑爷也都镇住了大局,二爷还在那边做什么?”

    周祥年看了看一旁站着的赵陌与秦含真,压低声音禀道:“似乎是镇西侯世子从那长随处听说了什么要紧供词,正召集了镇西侯从西南带回来的亲随,要严加审问呢。那些人跟随镇西侯久了,在府中颇有脸面,还有人身上带着军职,不好弹压。二爷就帮着苏姑爷镇一镇场子,看有什么地方能搭把手。”

    秦柏微微挑了挑眉,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便让周祥年下去。

    周祥年一走,秦含真就立刻赶到书房门边,把门给关上了,再回头看向祖父和赵陌。

    赵陌有所猜测:“这是苏世子在铲除镇西侯的亲信吧?也是断绝镇西侯向外传信的渠道。借着调查镇西侯中风原因的名头,他这么做倒是名正言顺的。”那些人估计也只有两条路可走了,不是臣服于世子苏伯雄,就是背负着害主人中风的罪名死去。

    秦含真深吸了一口气:“镇西侯夫人到底是用什么法子,让镇西侯出现这么象中风的症状的?居然连御医、太医都没看出来。”

    秦柏与赵陌齐齐看了秦含真一眼,接着又对视一眼,都没说话。

    御医和太医未必看不出镇西侯“中风”的真正原因,但谁会说出来呢?皇帝看起来也挺乐意听到镇西侯中风的消息,只是这中风的原因对外要如何公布,还得再行斟酌。

    镇西侯如今的状况,就算是假中风,也要当成真中风了。看起来他的神智还是清醒的,估计连是谁对自己下手的,也心里有数,但他再愤怒,再不甘,也没有用。妻子儿子全都合力压制着他,他身边如今连个帮手都没有,自己又无法动弹,并且很有可能从此就得日夜被灌药汤,保持着“安睡静养”的状态,无法再伤害任何人,也没能力再威胁到任何人了。

    当然,他也因此保住了性命。皇帝已经下旨,命太医好生医治镇西侯了。为了确保镇西侯世子苏伯雄能无碍前往蜀地执行任务,镇西侯的病情必须维持在一个稳定的状态,即使两个儿子不在身边照应也不会引起任何非议的那一种。可见皇帝已经默许了他暂时活着。

    可是……以一个如此软弱无助的状态活着,与真正的全身瘫痪无异,对于镇西侯这种人而言,这种活法很难说是不是生不如死。他如果是个能忍受这种生活的人,也就不会带着满身旧伤,还不肯老实休养,一心紧揽着军权,非要依附野心家,企图在朝廷里搞风搞雨了。现在他真的是想死都没法自己死,想想还挺让人同情的。不过这也是他自己造成的孽,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再无法忍受,他也只能忍受下去了。

    傍晚时分,秦仲海从镇西侯府返回家中,也带来了最新的消息。

    镇西侯那名心腹长随在关押的房间里畏罪自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杀神叶欢〕〔权路迷局〕〔霍长渊林宛白〕〔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快穿:邪性BOSS,〕〔老夫少妻的互撩日〕〔沈娴秦如凉〕〔婚心动魄:神秘人〕〔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