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西域奇侠传〕〔透视医圣〕〔明穿的蜗牛〕〔魂灯诡局〕〔苏若雪沈浪免费阅〕〔我的绝色冰山总裁〕〔盛宠冥妻:阎君,〕〔玄医归来〕〔官路青云梯〕〔[综]病爱为名〕〔官梯〕〔重生之无限梦想〕〔女子监狱里的男人〕〔影视世界掠夺者〕〔帝少的重生爱妻〕〔张少的独享女管家〕〔战神狂妃:邪帝,〕〔鬼君大人画风清奇〕〔大神别跑,哥罩你〕〔私密关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八十六章 助力
    仔细想一想,其实也不难理解皇帝这么下令的用意。

    镇西侯在西南边军待了二十余年,至少有十几年的时间是一军主帅,又一直十分用心经营着,他在西南大军中的威望无人能及。他先前被忽然调回京城,还有旧患这个理由,也是皇帝的恩典,再加上继任者是他原本的副将及心腹,西南边军军心还算平稳,不会出什么大岔子。可是,如果他忽然出事,又或是传出什么不好的传闻,接着皇帝还下令要对西南边军中的部分将领行惩罚之举,哪怕是因为他们罪有应得,也难免会带来军心震荡。

    即使西南边军如今已经不在边疆驻守了,蜀地也是曾经出过事的地方,说不定还有不少蜀王余孽在暗中搅风搅雨。在这种时候,朝廷必须稳定军心,稳住大局,才不会再生出什么风波来。可蜀王暗藏下来、又被宁化王得到的那些产业,以及蜀王曾经的死士人手,都不能放任不管。西南边军里曾经参与过他们谋逆计划的人,也要得到相应的惩罚,更别说是那些曾经力助镇西侯行过违反朝廷律法之事,滥杀无辜的将士了。

    虽说皇帝暂时答应了,会放镇西侯的儿孙们一码,也不会公开宣扬镇西侯的罪行,以免引起军中震荡,可有罪的人,即使另找借口,也必须依法处置才行,否则朝廷威严何在?

    在这样的前提下,能不引起西南边军中人的不安与警惕,还能安安稳稳地解决蜀王、宁化王与镇西侯勾结后留下的麻烦,除了苏伯雄,就再也没有能比他更好地代替镇西侯去善后的人选了。

    只是苏伯雄真的去做这件事,定会遇到许多困难,也许还会有危险。他虽然是镇西侯的嫡长子,又在西南军中多年,还算有些威望,但他还年轻,威望有限。再加上镇西侯从前的作派,曾经不止一次驳回过嫡长子的建议与劝告,一意孤行地凭自己的意愿行事,有时候哪怕是接受其他人的建议,觉得那些人跟自己英雄所见略同,也不肯听嫡长子中肯的劝说。这就间接导致西南军中不少人都觉得,镇西侯对这个嫡长子其实并没有很器重。镇西侯回京养伤,接任的人不是嫡长子,而是跟随他多年的副将,即使这当中还有做儿子的需要陪同父亲回家休养的原因在,也难免会有不少人对苏伯雄生出几分轻慢之心来,觉得他还是晚辈,哪儿有他们这些老资历懂得多,经验丰富?

    苏伯雄如今去接手西南军权,肯定会遇到种种考验,还会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危险。他还要找出曾经与他父亲一起犯下种种罪孽的人,将他们绳之于法;要停止西南边军继续庇护蜀王所偷藏的人手与产业,不再从那些产业里得到资助;他还要利用自己手中的军权,协助朝廷派去的钦差,再次梳理蜀地势力,清除蜀王留下的残孽、死士,稳定蜀地局势;最后,等事情都解决了,他还得尽可能不引起任何波澜地,把西南大军分拆成几部分,与外地的军队完成换防,将自己的父亲镇西侯在这支军队里的影响,尽可能降到最低。

    这桩桩种种,都不是一个象他这样年纪与资历的年青将领能完成得了的。但他还是要硬着头皮去做,不但要做,还要尽可能做到最好。因为这是他能保住家人的唯一方法,没有其他截径可言。

    他不象他弟弟,完全就是个无辜之人,还能够因为结了一门好亲事,成功脱罪,继续外放为官。他不但是知情人,还不情不愿地参与了父亲犯过的不少事。他虽然一直在劝说父亲不要再做下去,可他也没有向朝廷告发父亲的罪过。哪怕他知错能改,该受的惩罚也还是要受的。而且,他也不敢有任何的小心思。此番再返蜀地,他并不是独自前去,身边还跟着皇帝派来的钦差。但凡有一点儿异动,那钦差都有可能会直接将他拿下,扭送回京法办。当然他也不敢那么做,父母妻女,家人亲友,全都在京城,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他怎敢冒那等大险?

    如今他所能仰仗的,就只有皇帝与朝廷的支持,还有身为蜀地大户的岳家了。他知道前路有多艰难,但他必须坚持着走下去。如果他能顺利把这桩差事办好,将来即使不能再执掌一军,只能返回京城任一闲职,手无实权,至少他能过上安心的日子了,不必再成天提心吊胆,生怕什么时候就要被朝廷的军队闯进门来,拉他去斩首示众,也不用担心苏家的世代忠名会蒙污,走在外面,会被百姓在背后指指点点,说他们是乱臣贼子,子孙后代也抬不起头来。

    因此,面对弟弟弟媳担忧的表情,苏伯雄反倒显得非常平静:“我会竭尽所能的,只是这一去西南,怕是又要好几年回不了家。你们又要外放,家里只留母亲一个,还不知道会怎样呢。我原本是打算让卞氏带着两个女儿去湖广住些日子,给大丫头说一门亲的,如今也只能让她们改变行程,暂时留在京中。大丫头的亲事还不急,她在家里先休养两年,等外头的议论少了,再去湖广也不迟。二丫头的亲事就更不必着急了。只是她们都是女流,家里没个男人撑着,我们又都在外头,实在是让人放不下心。二弟在大同,离京城只有几百里地,记得要多打发人回家看看。再有……就是要请秦亲家多照应着些。我母亲那个脾气,恐怕不大通人情,但她并没有坏心。妇道人家要支撑家门,本就不容易,更何况我母亲和妻子都不善交际。若能得亲家相助,她们日后想必不会太过艰难。”

    他没有提起自己的父亲镇西侯,仿佛对方不存在一般。

    苏仲英与秦幼仪也没有提起,大家都很有默契地忽略了他。

    听了兄长的话,苏仲英二话不说,就许下诺言,答应每旬都会打发人回京看母亲长嫂,又去求秦柏与秦仲海。秦幼仪本来也想跟着一起求的,只是想起秦含真先前的话,便有些犹豫了,只低着头跟随丈夫行动,却没有开口。

    秦柏不是苏仲英的正经岳父,并未多言,倒是秦仲海看着妹妹可怜,答应了会时常派人过去看镇西侯夫人,也许诺若镇西侯府有事,尽可以向承恩侯府开口求助,他会看在两家姻亲份上,施以援手的。

    只是,秦仲海也对妹妹妹夫事先有言:“你们可得跟镇西侯夫人说清楚事情原委才行。否则她老人家不乐意搭理我们,不愿意接受我们家的帮助,岂不是大家尴尬?也显得我们家好象上赶着讨嫌一般。”他对镇西侯夫妻前些日子的态度,也感到很膈应呢。

    苏伯雄与苏仲英连忙保证说自己定会说服母亲,不会再让母亲得罪亲家了。秦幼仪则道:“婆婆应该不敢了吧?方才她来过一遭……叫三丫头给吓着了。”

    众人齐齐转头去看她。苏仲英皱眉:“怎么回事?”秦幼仪便笑着将方才婆婆上门的经过简单地说了。当然,她复述秦含真的话时,稍稍换了委婉些的说法,让秦含真的言行显得比较斯文有礼一些。

    只是清楚孙女脾气的秦柏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心里无奈地叹气,又疑惑秦含真是从哪里听说这些事的?难不成又是赵陌那边泄的密?这两个孩子啊……这等朝廷机密大事,他们怎的就拿来做日常闲谈的话题了呢?有空了多说说书画诗词不好么?

    秦仲海则觉得三侄女儿实在是太贴心了,瞧她说的话多么中肯,多么有心哪!只是小姑娘家太过斯文腼腆了,说话语气太过委婉(其实是他妹妹改编了一个委婉的版本),若换了是他,真恨不得要狠狠往镇西侯夫人脸上甩几句狠话,才叫过瘾呢!

    苏伯雄的表情比较一言难尽,苏仲英心中尴尬不已,但他还是小心地向兄长解释:“大哥,你弟妹的这个侄女……性子比较直率,小孩子家不懂事,有话就直说了……其实先前也是母亲理亏。我们家确实亏欠了三叔的。”

    苏伯雄听了弟弟的话,反而笑了:“我没有生气,你不用担心。”顿了顿,“母亲怕了,也不是坏事。她知道好歹,日后自然不会再听从父亲的话,随便在外头得罪人。”仔细想想,这些年母亲的脾气越发不好了,言行也渐渐刻薄起来,曾经与苏家交好的人家,也慢慢少了。倘若他们家还有几家靠得住的盟友,兴许就不至于出了事只能指望秦家相助,他返回西南大军后,也能多得几个助力了。

    这时候,秦柏才开口了:“你一个人返回蜀地,即使有钦差随行,也太过势单力薄。云阳侯府与柱国将军府都有许多年轻子弟尚未出仕,又或是仅在军中出任低品武官,他们都需要一个一展才干的机会。京中机遇有限,当中若有你看得上的年轻子弟,去跟这几家商量,多带上几个人,到了蜀地,你也能多几个帮手。”

    他这建议也十分有心,云阳侯府与柱国将军府,蔡家与马家,都是只忠于皇帝的当朝将门,在军中威望极高。若有这两家子弟做苏伯雄的助力,回到西南军中,自然不会有人轻易为难他。而这两家子弟若能插进西南军中,既是在渗沙子,也给他们提供了好职位,可以说是两全齐美。

    秦仲海又插言道:“云家与闵家也有后生子弟需要入仕。闵家可靠,云家……眼下也正需要向皇上证明自己的清白呢。让云家的人参与进去,蜀地那边应该会更容易行事。”王四姑奶奶是死了,但她生前也不是没有人手,可以留给云家继续压榨使唤的。做个对内提供内部消息、对外迷惑敌人的帮手,正好得用。

    苏伯雄明白了秦家叔侄的意思,鼻子一酸,几乎要掉下泪来。

    他对自己的将来,似乎又重新恢复了自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渔家有财女〕〔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因为爱你而疼〕〔权路迷局〕〔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