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官场日记〕〔名门惊爱:总裁的〕〔变身之女侠时代〕〔决战白日门〕〔盛华〕〔玩锤子牧师〕〔病娇宠:黑萌嫡医〕〔名门盛宠:军少,〕〔重生之天尸有毒〕〔修真聊天群〕〔蜜爱不限时:娇妻〕〔末世之宠物为王〕〔重生之杀手至尊〕〔时空位面大穿梭〕〔穿越者纵横动漫世〕〔哈利波特与秘密宝〕〔重生白蛇传〕〔重生之权宠病娇王〕〔赛尔号之星河战役〕〔四重分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八十四章 崩溃
    这叫秦幼仪如何回答?

    她心里其实还怨恨着公公呢,若不是考虑到丈夫、儿子与婆婆的感受,她都恨不得说让公公去死了的好。皇上对他那般宽厚,又授与西南边军大权,让他做了十几二十年的英雄,结果他就是如此回报皇上的!他自作孽,自找死就算了,为何还要连累无辜的家里人?一想到自己夫妻和两个儿子都对公公的所作所为一无所知,却要受他牵连,日后前程未卜,连性命都不知道能不能保得住,两个儿子的未来更是晦暗不明,她心里就跟刀割的一样。

    到了这一步,婆婆竟然还想着要挽救公公镇西侯的性命。他若是早早死了,家人还有逃脱罪责的希望。他还活着做什么?让他继续以乱臣贼子的身份,在家颐指气使,在外祸害朝纲么?!

    为此秦幼仪只能含糊说一句:“圣心难测。儿媳在此等候消息,也是心急如焚,忐忑不安。”

    镇西侯夫人心乱如麻,忍不住又去问秦含真:“你们家真能救得了我们侯爷么?”

    秦含真这回是真的要翻白眼了:“我们家救他干什么?我们要救,也是救小姑姑一家。夫人别把事情想得太好了,你以为这是什么罪名?谋逆!连出身尊贵如蜀王、宁化王都没逃得过去,镇西侯又凭什么安然度过?”

    镇西侯夫人立刻拉下脸来,失态地大嚷:“那你们还叫我儿子进宫做什么?!去自投罗网么?!”她激动极了,“要是他们不进宫,不向皇上坦白,皇上就不会知道这一切,我们侯爷更不会有事……”

    秦幼仪哭着打断了婆婆的话:“皇上怎么可能不知道?!”

    镇西侯夫人一窒,呆呆地转头看她:“你说什么?”

    秦幼仪掩面泣道:“这样的事,怎么可能瞒得过皇上?蜀王、宁化王都阴谋暴露被赐死了,蜀王幼子同死,蜀王世子却平安无恙。他是蜀王嫡长子,能保得住性命,还能被放出来开府,定是立了功劳的。不用说,他定是把自己所知道的事全都向皇上坦白了。皇上有什么是不知道的呢?没向我们家开口,不过是要让公公自己知道好歹,主动上书请罪罢了。可公公不但没动静,反而催着二爷与我尽快离京赴任,这是打着一旦情势不妙,就叫我们一家逃走的意思。婆婆与大伯子一家,就要留下来陪他等死了。他老人家到了这一步,仍不愿意向皇上请罪,还想着耍小聪明,只会让皇上更加生气。二爷知道实情后,也是实在没法子了,知道这一关无论如何也过不去。既然公公他老人家不愿意服软,只能由大爷和二爷出面了。他们也知道此番定要做个不孝子,可他们又能有什么法子呢?苏家列祖列宗在上,难不成真要让苏家血脉从此断绝,合家老小都叫公公连累得丢了性命?!”

    说到这里,她伤心得再也撑不住了,这两天的精神压力再加上婆婆的责骂,彻底让她崩溃了,她索性坐倒在地大哭:“我的两个儿子还这么小……他们多可怜呀……为什么要让他们受这样的罪?!他们又聪明,又乖巧,谁见了不夸?读书读得也好,将来定会有好前程的。可如今……性命保不保得住且不说,即使能平安无事,将来也不会有什么大出息了。皇上和太子心里知道他们的祖父是谋逆罪人,又怎会愿意重用他们?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公公为什么要做那样的事……皇上几时亏待他了?!为什么……为什么呀?!”

    秦幼仪就这么坐倒在地痛哭出声,镇西侯夫人已经整个人呆住了。她站了半晌,方才软软地坐倒下来,面上一片茫然。

    方才甫听秦含真与秦幼仪说出事实真相,她心下虽然震惊,但对整件事的后果还没有很直观的认识,如今总算回过神来了。

    原来……她也在面临着性命之危么?原来,她的两个儿子正在努力去做的,是要拯救丈夫以外的所有人,而不是丈夫这个罪魁祸首?可是……他是他们的亲生父亲呀!难道真的要……眼睁睁看着他去死么?

    但不管他死不死,镇西侯府恐怕都很难保住了吧?他们家今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是一家子被贬为庶民,灰溜溜地回老家度日?还是会被官卖为奴,从此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大儿媳是总督千金,小儿媳是国舅之女,她们都还有娘家可依,那她呢?她亲生父母都已死了,娘家如今是继母所出的兄弟当家,平日与她往来不多,只怕未必乐意伸出援手吧?两个孙女儿,都是花一样的年纪,还未出嫁呢,等待着她们的,会是怎样可怕的命运?两个小孙子,那么的可人疼,难道这一辈子……就都毁了?!

    镇西侯夫人面色灰败,只觉得胸口闷得要吐血了,一口气怎么都吐不出来。

    看到她这副惨相,秦含真心里总算气顺了些。从来没见过这么可恶的人,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有事求上门了,还要摆架子,事情给她办好了,她翻脸就能不认人,还拿钱财来还人情,把人当成是要饭的,见了面连客套一下的面子都不给。如今还指望着别人救命呢,她还好意思继续给人脸色瞧,当面骂人,分明就是倚老卖老!如果是不相干的人,又或是仇敌,秦含真想骂就骂了,偏偏中间还夹着个不争气的小姑姑秦幼仪,想撒手不管,又狠不下心肠来,真是叫人憋屈得紧!

    还有小姑姑秦幼仪也是的,她娘家给力(相对于镇西侯府,确实很给力),本人与丈夫感情又好,还有两个儿子傍身,都已经在婆家参与中馈了,怎么还一脸心虚没底气的模样?如今她娘家叔叔正在挽救她婆家合家性命呢,婆婆不了解实情,见面就先骂了她一通,她是说出实情为自己辩解也好,什么都不说任由事情发展,等真相大白后婆婆拉下脸来给她赔不是也行,她为什么要惊慌失措地跪地哀求?现在的镇西侯府还敢休她?她在家也是千娇万宠的千金小姐,怎的出嫁十几年,就好象被婆婆调教得没了骨头似的。不管是非烟白,婆婆把脸一板,她就先觉得自己错了三分?

    秦含真恨铁不成钢,反正这屋里就只剩她们三个人在,她有话在先,料想不会有哪个下人没眼色地闯进来,又或是随便往后院、东府报信。她索性也不去管眼前这对婆媳,任由她们痛哭发泄去,自己却先寻了张圈椅坐下,还记得要给自己倒杯茶,润润嗓子。方才说了不少话呢,她有些口干。

    秦幼仪到底还没到完全绝望的时候。她哭了一会儿就觉得有些累了,渐渐歇了泪水,抬头看见婆婆面色衰败地坐在自己面前,也清楚对方如今弄明白自家的处境了,不会再责骂自己什么。想了想,她犹豫地朝秦含真这边看了一眼。秦含真只当没看见,她便咬咬牙,凑近了婆婆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不知道什么话。

    镇西侯夫人听了之后,双眼却一下就睁大了,紧张地看向秦幼仪:“你这话是真的?!你真有主意?!”

    秦幼仪抿了抿唇,低声道:“倘若圣旨没有明令……或许还有希望。只是婆婆可想好了?这么做……宫里未必会高兴,公公却一定会恨您的……”

    镇西侯夫人半晌没说话,好半天才道:“好歹……能保得住他的性命。若是皇上不肯放过他,我也就认了。但若是皇恩浩荡……总不能叫老大和老二背上污名。”

    秦幼仪担忧的也正是这一点,如今看到婆婆愿意接手过去,她心里顿时松了口气。然而准备工作还有很多……

    她问镇西侯夫人:“是请大夫……还是我们自己备药?”

    镇西侯夫人抿了抿唇:“这事儿你就别管了,我自会料理妥当。”

    秦幼仪知道婆婆是世家大族出身,这样的人家,难免会有些不为外人所知的隐秘。婆婆叫她不必管了,她就不管,横竖出了事也与她无关。

    镇西侯夫人稍稍振作了精神,便在小儿媳的搀扶下,勉力站了起来,喃喃道:“我得先回去。你……你继续留下来等消息。一旦有什么消息,立刻打发人来告诉我。记住了,是只告诉我一个,别的人谁都不能说!老大老二两个,也用不着知道。”

    秦幼仪低头垂泪,默默点头。

    镇西侯夫人又转头去看秦含真。秦含真放下手中的茶碗,站起身来,仪态端庄优雅:“您要回去了么?我让人送您出府。”

    镇西侯夫人自嘲地笑笑,若没有今日这件事,兴许她还会讽刺秦三姑娘一声仪态装得好。但现在她真的没有这个心情。哪怕知道永嘉侯对自己家有何等大恩,她心里还是对秦含真喜欢不起来。这小姑娘的性子太狂了!

    她忍不住语重心长地对秦含真道:“秦姑娘,你对我如此无礼,就不怕我在人前说你的不是,会坏了你的名声么?你既然知道要装样子,怎么方才就非得惹我生气呢?!”

    秦含真笑笑:“我有什么好怕的?如果府上这一关过不去,不管您保不保得住性命,也不会有多少人能听得进您的话了。如果府上这一关能过得去……”

    她顿了顿,秦幼仪就替她接上了:“要是这一关能过去,三叔就是我们一家的大恩人!婆婆又怎会再说三叔一家的不是?”

    镇西侯夫人看了小儿媳一眼,扯了扯嘴角,没说话。

    秦含真却只是笑了笑,道:“就算夫人没把这所谓的恩情当一回事,继续说我们家的坏话,也没什么出奇的。这种事您又不是第一回干。我之所以不怕夫人在外头坏我的名声,是因为我知道你们家的底细。要是真在外头听到别人说我的不是,还说这是镇西侯夫人亲口说的,我的性子最受不得委屈,定会拉住那人,把实情跟对方说个明白,务必要让对方清楚地认识到谁是谁非,才会罢休。因此,有一个算一个,夫人跟多少人说我的坏话,我就让多少人知道实情。夫人都不怕坏了名声,我怕什么?”

    镇西侯夫人脸都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空间:慕少,〕〔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神医狂妃:邪王的〕〔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重生国民男神:九〕〔霍长渊林宛白〕〔白雅顾凌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