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女爱财:将军家〕〔妈咪很皮:帅宝助〕〔不负荣光,不负你〕〔甜蜜婚令:首长的〕〔与妖怪的二三事〕〔暴力法神〕〔黎明又相见〕〔盛唐女帝〕〔渡灵舟〕〔我从六万年前生〕〔万界从斗破逼婚开〕〔海贼之绝对正义〕〔捡个美女总裁老婆〕〔灭秦代汉〕〔电影世界穿梭门〕〔大国旗舰〕〔绝品天魔〕〔明朝第一权臣〕〔灵气逼人〕〔皇女列游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八十章 相约
    秦含真印象中的余心兰,一向是清高自持的,象这种如此少女心的小动作,她还是头一回看见余心兰做出来呢。

    这时候余心兰的表情也是难得地少女气十足。她有些窘迫,又有些腼腆地问着秦含真:“秦三妹妹,听说令祖有许多名家法帖的收藏?”

    秦含真眨了眨眼,谦虚地表示:“也不是很多,有一点吧,其实大多数是摹本。”

    其实并不是,秦柏是真的拥有很多名家法帖,当然摹本也有,但真迹也很多。皇帝对这个小舅子一直有心补偿,而秦柏回京后又非常懂事低调,从不给皇帝添麻烦,简直就是本朝外戚的典范。皇帝出于喜爱与愧疚的心理,在某些方面对秦柏可以说是有求必应的。秦柏时常入宫,但并不是每一次都正好遇上皇帝有空的时候,等待的时节,他就时常借宫中的藏书看,或是欣赏皇帝乾清宫里的名家字画。皇帝也知道他这个爱好,便按季更换自己宫中的字画摆设,好让秦柏时常能瞧个新鲜,又能看到更多的名家作品。

    不但如此,秦柏若是想要把大内收藏的珍品古籍、名家字画借出来看一看,皇帝几乎就没有犹豫过。因此秦柏那里拥有很多名家法帖的摹本,都是他把真品借出来后,仔细观察、揣摩过,才临下来的,还借机教会秦含真与秦简不少东西,令小辈们也有所得益。而其中若遇上秦柏特别喜欢的真迹,他自己嘴上不说,皇帝却留意到了,每逢他过生日,又或是年节时,就会连同其他东西一并赐下来。皇帝这位姐夫,待小舅子是真的好。秦柏也感念于心。

    秦含真清楚地知道自家祖父的书房藏书室里,都有些什么好东西。可是财不露白,她也犯不着到处嚷嚷去,适当地谦虚一下,也可以少拉些仇恨。

    余心兰没有被她的谦虚糊弄住,人家也没心生仇恨。寿山伯府世代书香,余心兰自幼熟读诗书,喜爱书画,乃是京中有名的才女,货真价实的那一种。她关注的是自己问题的本质。

    秦柏收藏的那些名家法帖和摹本!

    “你想看一看我祖父的收藏?”秦含真眨了眨眼,重复了一遍余心兰的请求。

    余心兰点了点头,脸微微地红了。她其实也不大习惯这种情形,心下颇有些窘迫:“我知道那些字画都十分珍贵,不敢奢望能借出来,只想一观。”当然,若能让她临摹一遍,那就更好了。

    秦含真迟疑了一下。他们永嘉侯府与寿山伯府的关系并不算亲密,她与余心兰更是直到这两个月才多来往了两回,目前只能算是泛泛之交。祖父秦柏的收藏,连许家兄弟与卢家兄弟都不能轻易得见,也就是秦含真这个亲孙女能时时欣赏,秦简与赵陌这两个熟悉的小辈偶尔可以相对比较频繁地接触到。那么珍贵的古物,秦含真可不敢轻易开口承诺。

    她只能对余心兰说:“我得问问祖父他老人家的意思,不敢擅自作主。”

    余心兰表示十分理解:“这是应该的。”毕竟是名家法帖呀,而且还是宫里赏下来的,怎么可能随便就由得外人看了去?

    两个小姑娘约好了,秦含真会去询问祖父的意思,然后尽量赶在二月底之前,给余心兰捎信。若是一切顺利,三月三上巳节的时候,余心兰就会前来永嘉侯府拜访。若是永嘉侯秦柏有所疑虑,余心兰也愿意等,四月,五月,六月……哪怕是等一辈子都行哪!

    秦含真察觉到了余心兰内心深处,对于书画的真心喜爱,感觉与她更亲近了几分。与她说话的时候,就少了几分客气和拘谨。蔡元贞与余心兰等人,其实都是秦锦华的朋友。秦锦华将秦含真引起了自己的朋友圈子,秦含真看似与众人都相处得不错,但严格来说,那都是秦锦华的朋友,而不是她的朋友。如今经过一段时日的来往后,秦含真才感觉到了,蔡、余两位似乎正在成为自己的朋友。

    这让她心情颇为愉悦。这样一来,她日后在京城,估计就不必再天天都守在家里,除了跟祖父祖母打交道,与赵陌通通信,就是读书画画,什么社交生活都没有,如此乏味了吧?

    春宴并不是正式的大型宴会,要吃的菜色也相对比较简单。大家这一个月里都吃惯了,未来还会再吃不少,乏善可陈,因此吃完就完了。倒是今日姚氏请来的女乐班子,琴箫演奏得极好,衬着春日微风,绚丽园景,别有一番动人之处。在场的太太奶奶们都十分喜欢,想着自家春宴还没办,又或是预备日后还有别的宴会要开的,都纷纷打听起了女乐班子的名字与班主的联系方式。

    客人们都十分尽兴。今日天气很好,景致很漂亮,丫头婆子们侍候得殷勤。菜色都在水准之上。前来做客的女宾们都是知礼守礼之人,除了个别人小小地闹了点不愉快以外,并没有故意生事讨人嫌的存在。更难得的是,她们一次性见了二十来位京中名门子弟,全都没订过亲事,简直就是把一众有资格做她们女婿或孙女婿的青年才俊拉到她们面前来,一字排开,任她们观察与挑拣了。这样的机会,平日可少有得很。

    有人很快就有了心水的对象,想必用不了几日,京城里的官媒们就要忙碌起来;也有人在超过一个的人选之间犹豫徘徊,享受着难以决断的痛苦与幸福;甚至还有人等不到春宴结束,两家彼此间就已经达成了共识,直接在宴会期间找齐了媒妁,连庚帖都交换了,只等各自回家后请人看八字,便可以把婚约定下来。

    宴会到了末期,许多太太奶奶们还有些意犹未尽,或是三三两两地聚在一处说话,或是与心水的未来亲家再多作交流,也有人把自家的儿女叫到一处,看他们相处得如何,彼此是否能看对眼。明明春宴已经快到结束的时间了,但园子里还是十分热闹,没什么人说要提前告辞。

    姚氏只得继续忙碌着招呼客人们。其实她更希望能与云阳侯夫人、寿山伯夫人多做点交流的。方才这两位夫人都夸奖了秦简,只是没提亲事,她有些不死心,想把女儿也拉到两位夫人面前去露露脸。至于许家与卢家的孩子们,已经被她冷到一边去自生自灭了。

    许氏冷眼察觉到了长媳的态度,心中不悦,但她眼下还腾不出手来敲打儿媳。她更关心宫里的进展。秦柏带着秦仲海与苏家兄弟进了宫,至今还未回来,也不知事情办得怎样了,皇上打算如何发落镇西侯府?

    担心之余,她还要稍稍为春晚亭那边的男宾席操一下心。今日那边就只有秦叔涛代表秦家在待客。二房的秦伯复是指望不上的,他不拉后腿已经算好了。秦简兄弟几个都是小辈,能把年轻一辈的客人招待好就不容易了。秦叔涛一个人,也不知是否能支撑住全场。虽然还有一位卢普可以帮衬着些,但他毕竟只是秦家的女婿,还是早已分家出去的二房的女婿,名不正则言不顺哪。

    许氏稍稍走了一下神,方才回过神来,却发现小女儿秦幼仪不知几时已经离开了自己的席位。她忙小声问身边的丫头:“二姑奶奶呢?”

    鹦哥忙回话道:“二姑奶奶方才走开了,说是心里烦闷,想去园子里透透气。”

    许氏明白了,女儿也在为等待着未知的结果而焦虑呢。她叹了口气,没再多说什么。反正是在自家的园子里,秦幼仪还能出什么事不成?

    秦幼仪当然不会在娘家的花园里出事,但不代表她不会遇上事。

    她此刻就站在梅林入口处,有些尴尬地不知该不该继续往前走。

    前方离她不远处,在一株粗大的老梅树后,裴国公府的大少奶奶正揪住了女儿裴茵在骂:“你能不能懂点事儿?!你以为如今是什么时候?你以为家里是什么处境?!你觉得我们家是国公府,你是公府千金,就身份尊贵了,了不起了,能随心所欲地想嫁给谁嫁给谁了?能想骂什么人就骂什么人了?!我再三说了,这是你祖父和父亲的意思,你嘴里应着,过后就全当耳旁风,只顾着自己高兴。你怎么不想想,没了你祖父和父亲,你又算是什么东西?!你走出去,这园子里又有多少人愿意搭理你?!”

    裴茵被母亲骂得哭了出来,十分委屈。

    裴大奶奶见女儿哭得可怜,也有些心软,稍稍放缓了语气:“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那等人家,不是我们想要攀上去,人家就乐意的。难不成我就没在人家夫人面前暗示过?人家不接话,我有什么法子?!咱们家好歹也是国公府,你祖父的脸面摆在这儿,再没有死缠烂打的道理。你也矜持些,别再做梦了。我给你说的人选,哪一样差了?家世、品貌、才学,样样皆是上品,一样是前程似锦的青年才俊,绝不会辱没了你。就这样,我们还不定能不能说得成呢。你在这里嫌弃什么?!”

    裴茵有些赌气地哽咽说:“人家不乐意,我还不乐意呢!一样是要被人嫌弃,我为什么不寻自己中意的去?”

    裴大奶奶忍不住狠狠戳了女儿的脑门一记:“糊涂东西!你当自己没被嫌弃过呢?即使一样是会被嫌弃的结果,我们也可以试着去寻更有把握成事的,说不定就能成了呢?你就别再胡闹了,听家里人的安排吧。你祖父如今都多少岁了?他老人家瘫痪了这些年,只能躺在床上,吃些粥水,不能写字不能动,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就象是活死人一般,还要为子孙操心,容易么?!换了是别家的老人,象他这样的身体,早就该享清福了,独他这般辛苦。你还不省事,净叫人替你操心!”

    裴茵犹自在那里抽抽答答地哭着。梅林外,秦幼仪听得若有所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医世神凰〕〔人间极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