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水墨田居小日子〕〔炉石传说之吊打全〕〔正直玩家〕〔惹霍成婚〕〔流放一万年〕〔泰山压顶〕〔金刚骷髅〕〔超级制造商〕〔我的妹妹叫露娜〕〔速效救星〕〔樱花之国上的世界〕〔九世轮回诀〕〔末世之无尽商店〕〔早安继承者〕〔全村人吃鸡的希望〕〔纵横万道〕〔房产大玩家〕〔太古狂魔〕〔还是地球人狠〕〔万古凌宵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七十八章 风头
    第一百七十八章 风头

    秦含真与秦锦华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后,立刻松了一口气。

    虽然这当中肯定是出了什么疏漏,比如姚氏没有事先安排好丫头拦在路口处,预备女孩子们回来时会撞上外男,又或是临时邀请这些少年到女宾席面上来时,没有跟女孩子们打声招呼,提醒她们稍微避一避,但在那么多人的场合里,女孩子们的长辈们就在不远处,又都算是彼此有来往的人家,并不是生人,如此撞见,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在场的小姑娘里头,如果是出身书香门第的,可能会觉得不大习惯,但武将人家的千金们,应该是再淡定不过了。她们本不是养在深闺的弱女,谁还会因为见到个把外男,就大惊小怪起来?

    就连余心兰这等世代书香名门出身的女孩儿,都只是稍露讶色,便镇定下来,与自家兄弟们见过面后,就和他们一道去围观秦简写书法了。原本有些拘谨的许家姐妹,也在看到自家兄弟们之后,整个人放松下来,瞧了一会儿兄长许峥的诗,夸上两句,便带着许嵘一道去见自家母亲及婶母了。甚至连在外高官大的卢悦娘,都能非常淡定地去跟兄弟们打招呼,然后返回母亲身边。

    好象就只有裴茵一个人受了惊似的。

    秦锦华特地向她赔了礼。虽说并不算是什么大事,但毕竟是因为自家没安排好,才会出了纰漏,令裴茵受惊,道个歉还是应该的。

    裴茵心不在焉地听着,心下着实懊恼不已。其实,看到周围其他姑娘们的反应,她也醒觉过来,自己的言行有些夸张了。若是平时,她定会把这一节给蒙混过去,可今天不一样,今天云阳侯的嫡长子蔡世子也在场,方才好象也看见她惊恐的模样了。他会怎么想她呢?会不会觉得她不够稳重?大家闺秀都讲究端庄稳重,优雅大方,她方才却表现得活象个没见过世面的村姑,遇见个男人就大惊失色,连仪态都忘了。怪不得蔡世子连眼角都没瞥自己一眼,定是嫌弃她了!

    可这又怎么能怪她?她方才叫唐素一句话堵得下不来台,本想匆匆赶回宴席上与自家母亲会合,离其他闺秀们远着些,不再让唐素有机会胡言乱语,也就好了,谁知一转到长廊上来,就遇见了陌生的男人,叫她怎么不惊恐?!她方才还以为自己是被人算计了,闯到了男宾席上来呢。虽然后来看到自家兄长也在场,又弄清楚了真相,心下安定了些,但心里的委屈也更大了。所有人都装作一副镇定的模样,就她一个人丑闻,还叫蔡世子看了去,这叫什么事呢?!

    都是秦家害的!

    裴茵本来对秦家并没有什么不满,毕竟交往最多的秦锦华是个才华平庸又温软好说话的闺蜜。可如今先有秦含真在书画上压倒了她的风头,又有春宴上的这场纰漏,她心下就着了恼。仗着她与秦锦华与人群离得有些远,说话声音传不到太太奶奶们那儿去,她就不客气地斥道:“你们承恩侯府是怎么回事?这都是怎么安排的?!男女有别,内外有别,这是知礼的人家最基本的规矩了吧?你们事先也不说一声,就叫外男进了内院,还把我们女孩儿带过来,象什么样子?!即使你们家是外戚,祖上又是武将出身,不大讲究规矩礼数,也不该如此轻忽地对待客人。你们不在意,我们却是世家大族出身,还要脸呢!”

    秦锦华有些懵了。她也是自幼被家人娇宠着长大的,何时受过这种待遇?况且今天的这场乌龙,她真的没觉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长辈们都看着呢,又有那么多人在,不就是在大型宴会上,少男少女们见个面么?还有许多人相互间是手足或是表亲、姻亲、远亲,又或是从小到大已见过好几次面的,并没有多少个陌生人。裴茵以往是比较少出席这等场合,她家祖父还是病人,对家人出门游宴不免会有所限制。可次数再少,也不代表没有。以前裴茵可没这么大惊小怪的。更何况,其他人也没说什么呀?

    裴茵正在气头上,也没觉得自己的话说得有多过分,但总有人会听不过耳的。秦含真站在离她们不远的地方,瞧见秦锦华眼圈都红了,就赶过来替堂姐解围。她其实觉得裴茵太过分了,小事大作不说,也很没有大家闺秀的气度。

    也许是因为平日没少受对方气的缘故,秦含真说的话也有些不客气:“裴姐姐见谅,我们秦家虽然也传了几代爵位,但还真比不得府上是国公门第,最重规矩礼仪,也不敢将这些名门子弟当成是登徒子,叫他们瞧一眼都觉得是丢尽了脸面。您最重规矩了,不肯见外男,不如我让人备一间雅室,您一个人先坐进去歇息?等到这些外男们都走了,再请您出来。毕竟我们秦家没那么大的脸,不敢为了您一个人的规矩,就扫了这么多太太奶奶们的脸,把人家的子侄们都赶出去。可您又最重视男女之别的,我总不能让您受委屈吧?”

    裴茵顿时涨红了脸,她瞪向秦含真,不敢置信对方竟然一点脸面都不给她留:“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秦含真皮笑肉不笑地说:“我的话怎么了?难道这不正是您要求的么?”她还故意朝着蔡世子的方向瞧了瞧,“如果裴姐姐觉得我手脚太慢了,正好,蔡世子就在那儿呢,他在这些名门子弟里头,应该是最年长的一位了吧?不如我去跟他说,裴姐姐受不了跟外男待在一个园子里,请他带着其他人先退出去,待裴姐姐吃好喝好了,他们再进来?”

    裴茵只觉得好象有一把锤子朝她脑袋上重重击打下来,整个人都懵了,满面惊恐:“你……你……”怎么会知道的……

    秦含真冷笑了下。裴茵这点心思,方才在路上就一览无遗了,还能瞒得过谁?蔡元贞和大家都只是装不知情而已,也就只有平日素没心眼的唐素和张姝,会把话说出口。

    裴茵瞬间萎了。她盯着秦含真好一会儿,就一句话也不说,转身走开了,再也没抱怨秦家如何。

    秦锦华恹恹地挨着秦含真道:“方才真是吓我一跳。裴姐姐平日从没有这样对我说过话,我方才都不敢相信那些话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

    秦含真冷哼道:“二姐姐就是素日脾气太好了,让人以为你是颗软杮子,随她怎么捏都行。其他人都没说什么,就她一个人不依不饶的。不就是吓了她一跳吗?她要是老老实实跟着大部队走,也不会出这种乌龙。”要是跟所有人一块儿撞见秦简,裴茵想必不会如此失态,因为走在她前面的其他闺秀们都会表现得足够稳重。

    秦锦华还是有些不安:“其实也是我们家安排得不够周全……母亲也是的,请了哥哥他们到香雪堂来,好歹也跟我们说一声呀!”

    秦含真哂道:“二伯娘哪里知道我们在哪儿?她方才又没看见我们。”

    秦锦华想起方才在竹林外的见闻,不由得低咳了一声。顿了一顿,她没忍住:“三妹妹,你方才怎么拿蔡世子说事儿呀?”

    秦含真抿嘴笑着瞥了她一眼:“当然是因为蔡世子最好用、最有效呀。你瞧我一祭出蔡世子,裴大小姐不就立刻闭嘴了吗?”

    秦锦华嗔了她一眼,也忍不住偷笑了。秦含真眼角瞥见赵陌朝自己走了过来,便轻轻推了秦锦华一把:“去瞧瞧大哥哥的字吧。我觉得他今儿写得格外好。”

    秦锦华顿时精神一振,忙朝兄长那边去了。

    秦简身边,已经围了不少人。余心兰兄妹更是在那里围观了很长时间。余心兰本来还看了一下赵陌画的画。不过赵陌的画比不上秦含真,她瞧了几眼,就转回到秦简那边去了。秦简的字倒是写得不错,今日写的这种行书字体,恰好是余心兰眼下正在习练的。她觉得自己腕力不足,写得不是很好,秦简比她写得好多了,她就不由得多关注些。她的兄弟夸奖秦简的时候,她也跟着附和了几句。因着他们兄妹的夸奖,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到秦简身边。也难为秦简没受外界影响,仍旧稳稳地运转着手中的笔,整篇行书一气呵成。

    赵陌走到秦含真身边,客客气气地见了礼,仿佛是一位守礼的表兄。秦含真心里好笑,但也陪他把戏做足了,规规矩矩地回了礼,还向他问好。

    不过赵陌做戏只是做了半场,等把礼数尽完,他就直截了当地开口了:“你们方才说蔡世子什么?”

    秦含真笑着说:“赵表哥听见了?也没什么,我方才借他的名头来欺负人呢。”

    赵陌虽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他也看到方才裴茵在场了,便笑道:“能让表妹生出欺负人的心,那人定是活该。”只要不是对蔡世子有了好感就行,肃宁郡王表示自己是个护短的人。

    秦含真嗔了他一眼,若有所思地看向秦简的方向:“大堂哥今日看来是要大出风头了。二伯娘想必很开心吧?”

    赵陌道:“他也该到说亲的年纪了。若是出这一次风头,能让那些高门大户里的太太奶奶们看中他做女婿,自然是好事。”秦简是长兄,他不说亲,他妹妹的亲事如何能定下来?长幼有序嘛。

    秦含真其实也清楚姚氏的心事,笑了笑:“是不是高门大户不要紧,希望是位性情和善、品行端正的好姑娘,能与大堂哥和睦相处。”可别为了门第,就看上裴茵那样的人了。

    秦含真心里这么想着。

    她哪里知道,此时此刻的裴茵,就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您说什么?!”

    裴大奶奶皱着眉头看女儿:“我让你消停些!叫你跟秦家的姑娘好好相处的,怎么方才还骂起人来了?今日这事儿原也算不了什么,其他姑娘就没一个象你这般失礼的。本来说笑几句,这事儿也就过去了,偏你要不依不饶!这下叫秦家的夫人奶奶们如何看你?我还指望着能把你嫁进承恩侯府来,如今都叫你毁了!”

    还在找”秦楼春”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独宠娇妻(重生)〕〔重生巨星萌妻:总〕〔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一胎二宝:冷血总〕〔重生渔家有财女〕〔全能奶爸[快穿]〕〔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