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手巫医:冥王宠〕〔亿万甜婚:老公,〕〔开个公司做游戏〕〔篮球界〕〔上门萌爸〕〔毒断天下〕〔嫁恶夫〕〔仙在大明〕〔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帝魔之剑〕〔我可能是一只假的〕〔诡秘三千藏〕〔一锅鲲鹏炖不下〕〔仙道隐名〕〔玩坏神豪系统〕〔道术达人〕〔奶爸的二次元入侵〕〔抗战海军连〕〔重生1980之强国崛〕〔春风盼君归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六十五章 惊惧
    蜀王世子怎么样了?

    他供出了父亲与弟弟的阴谋,说出了宁化王的盘算,正是皇帝与太子一直以来都没法查到的,宁化王威胁惠太嫔,到底是要她去做什么的真相,算是解开了皇帝心头最大的疑问之一。虽然蜀王与蜀王幼子都领死了,但皇帝并没有一并处罚蜀王世子的意思。

    据蜀王世子说,他一直以来都不大受父母宠爱,只是因为嫡长子的身份,已坐稳了世子之位,才维持住自己的尊严与地位罢了。归根结底,其实是因为他不赞同父亲将幼弟过继到皇室的缘故。他觉得幼弟留在蜀地,有父亲与自己的照顾,将来择一个富庶的封地做个郡王,在自己的地盘上过随心所欲的富贵生活,这一世都无忧无虑,也就足够了,不必去冒险搏什么大富贵,却连亲生父母与兄长都不能认,要改认他人为父母。蜀王夫妻觉得他胸无大志,也有嫉恨弟弟的想法,猜忌他是不希望弟弟将来地位超过他,压在他头上,才会提反对意见的。他们就怕自己死后,世子会亏待了弟弟,才会执着地为幼子争取更高的地位与更大的权利。

    蜀王世子对此无可奈何,只能老实闭嘴,安分地守在蜀地看家,对父母在京城的所有谋划与行动都不插手。

    简单来说,他就是一个心向朝廷,安分守己的亲王世子,好好地在自家封地上做着自己该做的事,就被亲爹与亲弟弟坑了,连同妻子儿女,一起被坑到了宗人府圈禁。到这一步,父亲弟弟还要防备他,搞什么阴谋也不让他知道,还把他的女儿利用得彻底,害得小女孩才三岁,就摔断了腿。

    他说他不清楚女儿在宫里都遇上了什么事。女儿宝儿是在宗人府里出生的,因为世子妃在怀孕期间被圈禁,忧思忧虑,营养不足,又少了补药,一直身体虚弱,生下女儿后,更是大病一场,又产后失调,至今还躺在床上呢。女儿也是自出生便一直体弱多病,圈禁中的生活,侍候的人手少,一直是他亲手照顾孩子,把她养到了两岁。蜀王世子连自己的嫡长子,都没有亲手抚育过,却在这个女儿身上贡献出了所有的父爱。得知女儿的身体很难维持下去了,太后愿意伸出援手,他又忍痛将孩子送走,只盼着她能在宫里过得好。

    宝儿身边的奶娘和丫头,都是蜀王安排的,其实并不是宝儿真正的奶娘与丫头。她们奉了蜀王之命,要在宫里做什么事,蜀王世子也不清楚。他只要确定女儿在慈宁宫里能得到好医好药,能吃饱穿暖,不用受圈禁之苦,也就足够了。当他辗转从旁人嘴里听说女儿摔断了腿的消息时,简直震惊得不敢置信。而看到父亲当时目光闪烁的模样,他便猜想,这事儿很可能跟父亲有关。他悄悄去寻父亲与幼弟,本来只是想弄清楚他们到底对自己的女儿都做了些什么的时候,却意外地听到他们提到与宁化王合作,利用惠太嫔谋害太子的计划。

    世子也是在那时候听到,原本他们是计划要让惠太嫔与家人秘密相见,并将慢性毒药送到惠太嫔手中的,宝儿的假奶娘与丫头就是安排碰面的人,当时根本就不在宝儿所住的宫室里。就因为她们都疏忽职守,才会导致宝儿摔伤,却无人发现。但蜀王及其幼子不但没有半分心疼宝儿,反而还怪罪她小孩子家净给大人添麻烦。若不是她那里出了岔子,又怎会给奶娘与丫头们带来麻烦,害她们爱了罚,如今在宫中行动不便?

    蜀王世子听到这里话,心都凉了。更让他惊惧不安的是,父亲与幼弟竟然又要干大逆不道的事。他们一家本来在蜀地过着富贵悠闲的生活,就因为父亲与幼弟贪心不足,一家子失却富贵,被圈禁宗人府,他们还要再闹一场,这回是不是要把所有人的性命都葬送掉?想想过去几年的生活,蜀王世子再孝顺,也扛不住了。他主动向皇帝供出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其实也是想换取活命的机会。因为他不觉得,父亲与幼弟真的能瞒过皇帝做什么事,宁化王也不象是什么聪明睿智之人,根本不会是太子的对手。

    蜀王世子的做法,固然有一点不孝不悌的意味,但在对皇帝与朝廷的忠诚前提下,任何的孝悌都没有了意义。他选择了正确的道路,皇帝对他只有嘉奖,不会有任何怪罪的。而他心爱的小女儿也确实在这一场阴谋中被害得不轻,如今病上加伤,腿伤更难痊愈,小小年纪就成了残疾,也委实可怜。太后为宝儿小县主掉了好几回泪,对蜀王世子更是心疼有加。有太后从中说项,皇帝对蜀王世子的安排,没多久就有了定论。

    蜀王世子与世子妃被解除了圈禁,原本世子的身份待遇也得以恢复了。虽然他这个世子,不可能有升为蜀王的一日,也不会拥有蜀地的管理大权,今后只能在京城安家落户,仅靠亲王世子每年的六千石俸禄生活,没有产业,连府第与仆从,都是御赐,除去几个近身服侍多年的大丫头与内侍,不能继续使用原本的人手,但对比在宗人府里的圈禁生活,这已经无可挑剔。

    蜀王世子非常满足,扶着病体虚弱的妻子,夫妻双双向皇宫方向磕头谢恩。世子妃还不顾自己的病体,日夜赶工,为太后缝制了一条抹额。她在闺中时就以针线出众而著称,这回更是将自己所会的所有蜀绣针法都用上了,为太后做的抹额花团锦簇,又不失品味与格调。太后非常喜欢,特地赏了她几味对产后失调非常有用的名贵药材,并一套亲王世子妃的标准头面,令她尽快养好身体,然后进宫请安呢。

    赵陌把这一切告诉秦含真的时候,她敏感地察觉到了一丝不合理之处。

    蜀王世子的话是真的吗?小县主身边的奶娘与丫环,就是当日引吕家人去见惠太嫔的人?可她们那样的身份,如何能在慈宁宫中来去自如?她们就不怕遇到别人时,会引起疑心?还有,小县主真的只是因为身边无人照顾,才会摔伤的吗?她又不是小婴儿了,三岁的孩子,已经可以说一些话,也知道哪些事能做,哪些事不能做。就算身边没人了,她爬到窗台上去做什么?

    秦含真只觉得处处都是疑点,蜀王世子的话,似乎有些没法解释的地方。

    对于她的疑问,赵陌也同样想到了:“我也觉得挺可疑的,但蜀王世子的说法,表面上听起来并没有多少漏洞。小县主说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摔的,奶娘与丫头又都服了毒,惠太嫔上吊了,暂时也不知是否还有旁人知情。我没有证据,没法判断蜀王世子是否在撒谎。皇上这些日子的心情不大好,估计是赐死了蜀王,他心里有些不好受。蜀王如今只剩下蜀王世子这一个亲骨肉了,如果没有明确的证据,皇上是不会对他做什么的。我也不好再多言。”

    所以,宁化王引起的这场风波,暂时就只能这样了?

    赵陌点头:“暂时只能这样了。过后还要处置宁化王手下的那些人,再把曾经与他同谋的人料理一番,事情还有很多呢。我想,蜀王世子今后要在京中长住,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估计他也成不了什么气候,让人稍微盯紧些,也就是了。日后倘若他再敢有谋逆之举,皇上也不会饶了他。”

    秦含真叹了口气,接受了这个现实。

    然而,她是因为事不关己,才能如此平静地接受了现实,却不是所有人都有同样想法的。

    蜀王与宁化王被赐死的消息传出之后,镇西侯就一直处于惊惶不安的状态。再后来,惠太嫔莫名“病逝”,云家次媳王四姑奶奶忽得“急病”身亡,就更加令他忧心忡忡了。只是蜀王世子重获自由,还在京城开府,又让他觉得自己似乎还有希望。可随之而来的,却是辽王世子赵硕与宗室赵碤这两人的妻子——都是王家女——被剥夺了宗室诰命。赵碤几乎是当天就给妻子写了休书,然后就陷入了惊惧惶恐的状态中,闭门谢客。有小道消息说,他整天躲在房间里,以被蒙头,嘴中不知念叨着什么话,人都快疯魔了。

    辽王世子赵硕原也想休妻的,只是小王氏大闹了一场,也不知威胁了他什么话,他就退缩了。如今夫妻俩也是闭门谢客,什么人都不肯见。小王氏也没有派人去打探娘家的消息。但王家四爷仍在家中安坐,每日照常去国子监读书,毫无异动,倒是原本说好开春后要上京的王大老爷与王大爷,不知为什么缘故,又取消了计划。

    镇西侯实在拿不准,目前的形势算什么?他是暴露了还是没暴露?但有一件事他很清楚,就是宁化王的计划已经失败了,辽王世子赵硕也自身难保,他必须要想办法自救!

    他能如何自救?病体未愈,他没法轻易离开。妻子更是从头到尾不知情,没法向她说明真相。长子已经领了新任命,每日都要上衙门点卯。倒是小儿子得了大同的职位,还有希望逃离。小儿子生有两个孙子,若能保住这一支血脉,苏家便还有希望。

    苏仲英本来与妻子说好了,等到岳家的春宴结束,妻子秦幼仪在娘家过完了生日,方才离开京城去大同赴任的。谁知父亲却忽然叫他过去,命他立刻准备行囊,明日就带着妻儿出发去大同。

    他顿时懵了。

    还在找”秦楼春”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杀神叶欢〕〔权路迷局〕〔霍长渊林宛白〕〔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快穿:邪性BOSS,〕〔老夫少妻的互撩日〕〔沈娴秦如凉〕〔婚心动魄:神秘人〕〔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