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划过的流年〕〔我是神仙在凡间〕〔蟒纹〕〔七之斗星〕〔万界维度使〕〔剑道枭风〕〔扛着AK闯大明〕〔圣光破法刀〕〔快穿之放开那只男〕〔带着地球去封神〕〔重生之暮雨归来〕〔娇妻在上:穆少,〕〔诛魔进行时〕〔俗眼病〕〔世界模拟之系统是〕〔疯鼠〕〔萌宝辣妈:总裁爹〕〔最强狂兵混都市〕〔大宋燕王〕〔云少陵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百五十五章 调令
    裴茵知道一点秦含真的事。

    承恩侯府秦家,皇帝唯一的皇后秦氏的娘家。虽然没有实职在身,连祖上传下来的军权都丢了,承恩侯秦松还失了圣眷,几乎成了个yin xing人,但京城上下还是没法忽略他家的存在。因为有太子殿下在,承恩侯府就是他唯一的舅家,谁能忽略未来天子的亲娘舅呢?因此,即使秦锦华的父亲官位也很低,裴茵也依旧跟她亲亲热热地相处着,绝不会给她半点脸色看。

    秦锦华的父亲官位低又如何?裴茵自己的父亲官位也不高。她曾经听母亲与身边的人私下议论过,说皇上虽然亲近妻族,但明摆着不愿意让妻族掌握权势,并且还拿秦家做筏子,阻止其他的外戚掌握实权。因此,秦家人的官位不可能高,秦仲海十几年都没挪动过位置。相比之下,裴茵的父亲叔叔们虽然也是升不了官,好歹是因为自身才能平庸的关系,并非受到了打压,总比有才干却升不了官的秦家人要强得多了。

    不过,自从永嘉侯秦柏回京之后,这个局面就被打破了。承恩侯府从前受人敬重,是因为太子,如今受人敬重,则是因为有太子与永嘉侯秦柏。皇帝对大舅子忽然不待见了,但对小舅子却信任有加。秦家人不惹事,但如果有谁敢小瞧了他们,那定不会有好结果。秦锦华的父亲停滞了十几年的仕途忽然有了进展,竟然升职了!秦简也顺利考得了功名。秦松是否被皇帝厌弃一事,已经没有人再提起。所有人都知道,秦松是好是坏,都影响不了秦家,因为还有一个秦柏在呢。

    身份地位如此举重若轻的永嘉侯秦柏,秦含真就是他的嫡长孙女,还从小在他身边长大,深受宠爱。她也是裴茵知道自己需要去结交的人,只是秦含真时常出远门,不在京中,她有心相交,也没有机会。但没关系,秦含真总不可能一直不回家,她们总会有见面的时候的。

    裴茵打听过秦含真的消息,知道她从小跟着祖父母与早逝的生母在西北乡下地方长大,生母去世后,她父亲一直没有续弦,她就跟着祖母长大。而秦含真的祖母永嘉侯夫人牛氏,在京城却是出了名的乡下妇人,据说是商家女出身,大字都不识几个,性情还有点粗鲁,若不是其父对秦家老侯爷有恩,早在秦家平反之前就定下了亲事,而永嘉侯秦柏又是守信之人,是断不会有福份嫁进秦家的。有传闻说她还跟自己的妯娌秦二太太薛氏打过架呢,一点儿都没有高门大户贵妇人的仪态,性情也孤僻,不怎么出门与人来往。

    被这样一位祖母教养出来的秦三姑娘,能是什么知达礼的优雅闺秀呢?虽说永嘉侯素有才名,但他出名也是年少时候的事了,如今他也少在人前出现,才子名声是真是假,又有谁会追究?况且,女孩儿是由祖母教养的,而不是由祖父教养。本朝有多少科举出身的官员,自身学问出众,家中的女儿或孙女却是不识得几个大字的呢?秦含真即使一直跟着祖父秦柏读,也未必真学到什么东西,多半是个草包吧?若能有张姝那样的水平,就算难得了。

    据秦锦华从前言谈间偶然提过,说秦含真在诗词上是个苦手,作的诗跟打油诗差不多,有时候还会错了韵脚,平仄也不通,只有在绘画上比较擅长,其余才艺完全是糊弄人的。

    这些虽然已经是几年前的情报了,但跟裴茵所了解到的消息对上了号。因此,在她心目中,她一直都把秦含真与张姝、秦锦华等同起来,在别ren mian前,也提过不要拿诗词学问为难秦含真这个诗社新成员的提议。她从来只把蔡元贞、余心兰当成是对手,唐素、张姝与秦锦华从不被她放在眼里。而其中,又以余心兰最能激起她的胜负心。若是蔡元贞胜出,她半点不在意。但若胜出的是余心兰,她就要难受好几日,下一回诗会时还定会竭尽全力将人压下去——虽然失败的时候多。

    尽管这里头还有裴茵的一点小私心,但她真的从没把秦含真当成是对手过。万万没想到,今日这一场诗会,她诗作输给了蔡元贞与余心兰,跟排在后面的人比,也没有明显拉开距离;比绘画,她竟然让秦含真给比下去了,差距还挺大。

    若她只是输给了余心兰与蔡元贞,那还好,反正已不是第一次了。可是……输给秦含真?输给一个在西北乡下长大、自幼由村妇祖母教养的小姑娘?裴茵觉得自己的面子无论如何也下不来了,脸上**辣地,羞恼得慌。

    绘画小比赛结束之后,裴茵就一直处于一种不高兴、不满意,但又一句实话都不肯说的纠结状态,明显到所有闺秀都察觉到了异样。蔡元贞曾经私下柔声问她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她自以为淡定无事地微笑着摇了摇头,说是作诗画画辛苦了,有些累而已,却不知道自己的脸上笑得有多僵多假,让所有人都看出了她的言不由衷。

    场面有些小尴尬,熟悉裴茵的人就知道了,她性格其实很要强,心思又纤细敏感,大约是因为诗画都输给了别人,还是她一向不大服气的余心兰,因此心里有气。众人偷偷去看余心兰,后者淡定如初,仿佛根本没察觉出来,大家就索性也装起了傻,不去挑破这一点。只是这么一来,场面就显得冷清了。蔡元贞努力借着评点秦锦华的琴艺进步,又拉其他人一起讨论学琴的辛苦,才算是维持住了局面。

    没过多久,前头宴席来了人,催众位姑娘们回去开席,蔡元贞才算是脱了身。

    秦含真与众闺秀一道去了前头宴席,依然跟小姑娘们坐在一起。今日祖母牛氏没来,带她和秦锦华出门的是二伯娘姚氏,男宾那边还有秦仲海与秦简父子作代表。姚氏坐在太太夫人们的席间,跟女儿侄女都离着有段距离,宴席期间,一直频频望过来,确认秦锦华安然无事。

    春宴自然是太平无事的,除了宁化王妃十分热情地想要参与其他贵妇人的交谈,却接连被人似有若无地忽视,因此表情有些僵硬以外,并没有半点不协调的插曲发生。天气很好,琪园景色很美,蔡家的侍婢们清秀文雅,勤奋机灵,菜色也很丰富,味道美极,其他宾们都彬彬有礼,谁也不会没眼色地在这样的场合里与人发生争端。可以说,平阳侯府今年的春宴,非常圆满地结束了。

    散席后,秦含真与秦锦华一道,随后者的父母兄长一同回家。她还记得蔡元贞告诉她的消息,到达永嘉侯府的时候,她就把大堂兄秦简叫过来,陪自己一同进家门。

    然后她把蔡元贞透露的消息告诉了秦简,道:“这事儿大哥哥是不是要跟小姑父说一声?也好让他有个准备。行李什么的,该收拾就得收拾了。我估计他去大同的可能性很大,正好大同那边要调人进京,倘若他是要去补人家空出来的缺,那赴任的时间就不会拖得太长。”

    秦简沉吟:“小姑父却大同倒没什么奇怪的,我记得他曾经托我父亲帮着打点吏部与兵部,就是想往大同去,只是那时候并没有合适的职位给他。倘若这一回,他真的能被调去大同,倒是提前实现了心愿。只是,镇西侯如今病得厉害,就算皇帝下旨调派小姑父往西北去,也不能硬逼着人家的儿子出远门。皇上已经罚了云阳侯的侄儿,却没提小姑父的事,估计也是顾虑到这一点吧?”

    说得也对。镇西侯坑儿子的人设不崩,苏仲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心愿得偿,还真是要看他运气如何了。

    随后几日,镇西侯府传来了令人安心的好消息。镇西侯的病情在太医们的妙手回春之下,总算有了明显的好转,剩下的就是医治旧患,卧床静养了。这对于武将出身的镇西侯来说,可能是个坏消息,但对于一直有心外放的苏仲英而言,他却是终于可以感叹,说自己可以不必在父亲病床前侍候,放心为朝廷效力去了。

    调职的旨意很快就下来了。正如秦含真他们事先所期待的那样,苏仲英被外放到了大同。在那之前,皇帝才下了圣旨,将大同守将马将军调入京中。马将军顺道捎上了两个部属,一个是秦安,另一个品阶比秦安要高,是四品武官,都是在马将军麾下效力多年的。马将军预备要进京掌控京西大营后,叫他俩给他做副手。而苏仲英要补上的,正是那位四品武官的缺。

    虽然是外调到了北方边城,但苏仲英的品阶连升了两级,很难说他到底是在受罚还是受赏。最近这段日子,因为种种小道消息的缘故,镇西侯的处境有些艰难,苏仲英与秦家也受了池鱼之灾。有人从苏仲英受罚外调去了边城,秦家两侯府却都没有一个人进京为他求情一事,推断出承恩侯与永嘉侯都已经失势,不再受到皇帝与太子的看重了,因此才会连这么点小事都办不成……

    ——竟然把秦家人都给拖下了水。

    面对这样的议论,承恩侯府上下气愤不已,永嘉侯府却一片平静。秦含真对祖母牛氏道:“嘴长在别人身上,我们哪里拦得住别人怎么想?还是不要太在意外头人都说些什么的好。只有傻子才会相信那种话,祖母您觉得哪家的聪明人会真的怠慢了祖父和您?”

    牛氏的气消了些:“聪明人当然不会这么没眼色。算了,我只是怕侯爷与你在外头受委屈罢了。其实我也不是很在乎外面的人怎么说我。”

    她拿起手边的一张帖子:“长房刚送过来的,说是咱们家办春宴的日子要往后推一推,等到天气更暖和些时再办,到时候太子与太子妃若有兴趣,也能来逛一逛。”她说着就露出了笑容,“你二伯娘倒是个聪明人,若太子与太子妃真的在咱们秦家的春宴上露了脸,谁还会觉得咱们秦家失了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总裁的贴身特助〕〔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稻香〕〔引凤决〕〔大明小书生〕〔特品圣医〕〔偷个宝宝:总裁娶〕〔听说你想掰弯我〕〔知青女配已上线〕〔绝色乡野〕〔恭喜您成功逃生[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