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香烟爱上火柴〕〔死亡请帖〕〔军婚缠绵:甜妻有〕〔万古魔帝〕〔魂灯战纪〕〔独宠狂妃:鬼面王〕〔重生之带娃修仙〕〔妖非善类〕〔学妹的贴身杀手〕〔将出千禧〕〔小师妹每天都要喷〕〔屠戮传奇〕〔封神险〕〔担天〕〔搬砖工的逆袭〕〔网游洪荒之神级玩〕〔位面红包群〕〔神秘军少,撩上瘾〕〔重生邪妃:王爷请〕〔慕少的秘宠甜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权宠 第094章 一眼万年
    等船停稳,沉星和流月先上了岸,伸手来扶宋清欢。

    宋清欢将手伸出去,迈开步子,刚要跨到岸上,船却突然晃荡了一下。她没有防备,不由身子一歪。

    沉星和流月还未来得及扶住她,身后的沈初寒已眼疾手快伸出了手,在她腰上扶了一把,稳住她摇摇欲坠的身形。

    宋清欢这才站稳。

    回头朝沈初寒一笑,低低谢过。

    沈初寒也回以浅浅一笑,淡淡开口道,“帝姬小心。”说话间,彬彬有礼地收回了搁在宋清欢腰际的手。

    面上看着如常,手指却轻轻在她纤细的腰际一捏,竟是当着众人的面调起情来!

    宋清欢耳根蓦地一红,低垂了头,趁流月和沉星不备,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才上岸。

    沈初寒跟在她身后上了岸,嘴角一抹笑意倏忽而过。

    慕白落在沈初寒面上的目光一怔,心底愈发打起小鼓来。

    上了岸,只见到处一派热闹的景象。许多运货的货船停泊在港口,来来往往的搬运工不断地往船上运送货物,忙得是热火朝天。

    宋清欢与沈初寒将话说开,心中是前所未有的通畅和清明,心情也好了起来。瞅那些搬运工一眼,再看一眼身后的沈初寒和慕白,玩心大起,不由抿嘴偷笑。

    沈初寒眉梢一扬,不紧不慢开口,“怎么?”

    宋清欢笑得愈发欢了,“你们出现在这里倒是毫不违和。如果头上再绑一条白毛巾,那就更像了。”

    说着,眼神往不远处一扫。

    沈初寒顺着她的目光瞧去,果然见那些搬运工的头上都扎了条白毛巾,大约是作吸汗之用,一个个光着膀子,汗意涔涔。

    沈初寒微眯了墨瞳,不动声色朝前一步,挡住宋清欢的视线。然后勾唇一笑,却也不恼,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点点头道,“倒也不错,不晓得我们若是去搬,能得几个钱?”

    说着,还煞有介事地看慕白一眼,“你觉得呢,慕白?”

    慕白一惊,瞪大了眼睛瞧着沈初寒,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公子这是接了帝姬开玩笑的话茬?

    这这这公子何曾开过玩笑?又何曾接过别人的玩笑话?

    真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不光慕白吃了一惊,连沉星和流月闻言也是一脸惊诧,呆呆地看着沈初寒,不知作何感想。

    她们虽然不如慕白了解沈初寒,但沈初寒寒凉的性子,她们听得多了也见得多了,怎的每每对上殿下,沈相却蓦地温柔起来?

    难道沈相和殿下之间,当真有什么她们不知道的事?

    别说这三人了,便是宋清欢自己,也没想到他会玩笑着接话,瞟一眼流月和沉星狐疑的表情,笑意僵在脸上,轻咳两声掩下面上的不自在,草草应一句,“开个玩笑,沈相不要放在心上。”

    说着,看众人一眼,“走吧。”抬步率先朝前走去。

    “对了。”沈初寒赶上她的步伐,“如今我们出门在外,既是微服,这沈相帝姬的称呼就都改了吧,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说的是。”宋清欢应了,看向流月和沉星,“以后在外面,你们记得改口唤我小姐。若是如今日这般着了男装,那便唤公子。”

    “是。”两人应了。

    没走多远,一块立在道路右侧的石碑出现在众人眼前,上书“无忧镇”三个大字。放眼朝前望去,能看见不远处人声鼎沸摩肩接踵的街道,好不繁华。

    “好热闹啊!”身边的流月叹道。

    “无忧镇隶属大兴县,因澜江自城外流过,是建安周边最重要的水上枢纽,属顺天府尹直接管辖。而且,无忧镇盛产粮食,生产出来的粮食直接通过澜江运送到全国各地,所以才这般兴旺繁盛。”沉星接口道,将无忧镇的信息信手拈来。

    聿国本就是以农耕为主的国家,所以农业发达的城镇,发展得自然要较其他地方好不少。

    宋清欢看她一眼,笑,“沉星,看来你事先做过不少功课嘛。”

    沉星不好意思地笑笑,“这一路过去洛城,山高水远,奴婢想着还是做好万全的准备为上。”

    “是啊。”流月接口,悄悄瞥一眼微微落后的沈初寒和慕白,道,“不过若知道沈相公子也跟同我们一道,倒不用这般操心了。”

    沉星睨她一眼,似有不赞同,不过也没多说什么。

    很快,他们便进入了方才看到的那条热闹街道。街道入口处的石墙上刻了“福祥街”三个大字,应该就是这条街道的名字了。

    福祥街似乎是整个无忧镇的主干道,四周延伸出其他小街小巷,呈放射状四下散开。

    各色店铺酒楼,民宅房屋就坐落在这些街巷的两旁。再往外延伸,便是些农田耕地了。

    此时日头渐中,已近午时。

    虽已入秋,但晌午的太阳仍是毒辣。没走多远,几人便都出了不少汗,神情有些疲累。

    宋清欢掏出帕子擦了擦汗,见前头有块阴影处,便走上去稍作停顿,手中拿着锦帕有一搭没一搭的扇着。

    沈初寒上前两步,走到她跟前道,“快午时了,我们先找个地方吃午饭吧。”

    宋清欢早已饥肠辘辘,点头应了,目光四下一扫,指着对面一处名叫“醉仙居”的酒楼道,“那家看着不错,要不就那吧?”

    “好,走吧。”

    说着,两人叫上流月沉星和慕白跟在身后,往醉仙居走去,那两个“羽林军”稍微落后两步,在后面警惕地跟着。

    到了醉仙居,远远便传来此起彼伏的劝酒声行令声,放眼望去,只见大堂内人影攒动,座无虚席。

    生意这么好,看来这家的饭菜味道定然不错。

    这么一想,愈发了起来,眉眼亮了亮,加快了步伐。

    身侧的沈初寒若有所思地看她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进了醉仙居,小二忙小跑着迎了上来,朝几人点头哈腰道,“客官里面请,几位?”

    “可有雅间?”沈初寒粗粗一扫,见大堂中多的是五大三粗的壮汉之流,只在角落有一两个空位了,不由皱了眉头,看向小二问。

    小二见他虽然穿得十分朴素,只做普通百姓打扮,但姿仪不凡,又是第一个开口之人,也不敢怠慢。扫一眼他和宋清欢身后的众人,陪着笑道,“不巧了客官,现在正是用餐的高峰,雅间已经被定完了。”

    宋清欢微讶。

    她没想到,一个小小的镇上居然也有这么多人口?

    不过,看这些在大堂中饮酒吃饭的人,有的还背着包袱,似乎并不是本地人,只是路过而已。

    果然是建安周边最繁华的水上枢纽啊。

    宋清欢心中慨叹,收回目光,正好见沈初寒朝她看来,带着商量的口吻道,“贤弟,这里没有雅间了,不如我们换个地方?”

    因着这声“贤弟”,宋清欢心中不免恶寒了一下。虽闻着飘过来的阵阵饭菜香肚子里饿了,但坐在大堂确实有些不方便,刚要答应,听得小二又开口道。

    “客官,您去别的店也是一样的。这几日镇上来的客人多,基本上一到饭点所有的酒楼就都满了。这样”

    他眸色一转,看一眼沈初寒和宋清欢,斟酌着道,“楼上还有一间用帘子半隔开的雅间,不过比较小,大概只能容下两三人。如果几位方便的话,不妨可以分开就坐?”

    “为何这几日镇上来了这么多人?”宋清欢好奇发问。

    “这两日是我们这里的天灯节,一到晚上就热闹得很,所以周边城镇有很多慕名而来的客人。”

    见宋清欢侧耳倾听,似乎十分感兴趣,小二便详细解释道,“几位客官也是外地人吧?不知客官知不知道,我们这无忧镇农耕业发达,每年出产的粮食交完赋税,除了供自己吃以外,还有许多剩余,都会运到其他周边城市去卖。所以农耕业是我们养家糊口的根本。”

    他咽一口口水,继续说得眉飞色舞,“因此,每年十月十五和十六,一年的农活都忙得差不多了,我们就会举办为期两天的天灯节,在晚上放飞天灯,向上苍祈求来年的风调雨顺。”

    所谓天灯,也就是孔明灯。不过在这里的历史上,并没有出现过孔明这个人物,所以没有这个名字。

    “晚上,我们除了会放飞天灯之外,还可以去澜江边上放河灯,街上也有很多街头艺人表演节目,最后到子时的时候,官府还会派人放烟火,真真是要热闹一整晚呢!”小二一一说来,好不自豪。

    说完这些,他瞥一眼宋清欢和沈初寒道,“怎么,几位客官不是为天灯节而来?”

    宋清欢笑笑,“我们只是刚好路过。”

    “客官若是不急的话,不妨在这里住一晚再走。不是小的吹牛,几位若是参加了今晚的天灯节,一定不会后悔的。”

    “多谢,我们再考虑考虑。”宋清欢应了,眼下,她还是先考虑怎么填饱肚子比较重要。

    看向沈初寒,“若果如此,怕是去别的地方也不一定能订到雅间了。”

    “是啊,小的当真不骗你们。”小二忙附和。

    “你说的那雅间,环境可清雅?”沈初寒问。

    “绝对清雅。”小二拍着胸脯打包票,“客官若是不信,要不同小的先上楼看看,再做打算如何?”

    沈初寒与宋清欢对视一眼,“贤弟,不如我们先上去看看。”

    宋清欢知道他对这些细节一向讲究,抿抿唇,看向身后的流月和沉星,“你们就在这里等着吧,我和沈兄上去看看。”

    “好咧,两位客官请。”小二见他们应了,忙不迭在前头引路。

    凭着他多年看人的经验,最先开口的那位公子虽然打扮朴素,但那样的气质姿仪,绝非普通人能有的,定然非富即贵。而后头这位小公子,眉清目秀,端的生了一副好容貌,怕是一位姑娘家罢。

    这样的两人,自然是大主顾,所以才想不遗余力地留住他们。

    上了二楼,宋清欢才发现,原来这醉仙居居然是一栋三层建筑,楼上还有一层,应该就是雅间所在。

    而这第二层,是一个大而通透的房间,四面开窗,以精致的屏风和竹帘隔出十来个小的格子间来,能容两三人坐下,倒也别致。

    何况,这二层的价格,自然比大堂要高,所以在此吃饭的人不似楼下那般鱼龙混杂,帘栊晃动间,隐见人影绰绰,交谈声却都是细细,并不显聒噪。

    小二引着他们走了几步,挑开一隔间的帘子,看向沈初寒和宋清欢道,“便是这里了。两位客官看看可还满意?”

    宋清欢一瞧,只见五尺见方的空间内置着一张花梨木长几,长几一角放一古朴陶瓮,瓮中插秋菊几朵,一面临窗,窗户半掩,有微风徐徐吹入,另外三面则以屏风和竹帘隔开,确显雅致清幽。

    沈初寒眸色微动,看向宋清欢,“不如我们就在这里吧,让慕白和流月沉星他们在楼下便是。”

    宋清欢瞥他一眼,果见他一脸期待的神色,不由失笑。

    只是眼下确实也没了旁的法子,便开口应了,“好,那我下楼去同她们说一声。”

    “我去吧,你在这歇歇。”沈初寒朝她笑笑,示意小二留在此处招呼宋清欢,自己下了楼。

    宋清欢入了座,看向小二道,“你们这都有些什么特色菜,说来听听?”

    小二一口气不带喘地连报了十几个菜名后,笑眯眯地看着宋清欢,“客官可还要再听一遍?”

    宋清欢摇摇头,凭记忆点了四五个菜,想了想,又开口嘱咐道,“对了,不要太辣。”

    她虽然是无辣不欢的性子,但沈初寒并不能吃辣,还是不要为难他了。

    话音落,听得帘子被挑起,沈初寒温润的声音传过来,“无碍,该放辣就辣。”

    小二躬身应了,“两位客官可要喝点什么?”

    “茶”

    宋清欢话还未说完,却被沈初寒截过话头,“你们这儿有什么温和些的酒?”

    “刚酿好的米酒,香醇可口,酒劲也不大,客官可要来一壶?”

    “好,先这样吧。”

    小二行了个礼,示意两人稍等片刻,便退了出去。

    沈初寒在宋清欢对面坐下,很快有人上了茶进来。

    宋清欢斟了两杯茶,将其中一杯推至沈初寒面前,淡淡开口道,“不是不能吃辣么?何时变了口味?”

    沈初寒啜一口,看向她的眸中熠熠生辉,“阿绾喜欢,我便喜欢。”

    宋清欢睨他一眼,轻笑,“你可别逞能,这可是在酒楼,若是还像从前那样狼狈”说到这里,似想起一事,颇有些忍俊不禁,“咯咯”地笑了起来。

    前世,因平日里都是厨子做饭,自然知道沈初寒的口味,所以并没有出过什么纰漏。只有一次,宋清欢第一次下厨给沈初寒做饭,没有想到这一层,便按自己惯常的口味加了许多调味的辣椒,最后吃得沈初寒七窍生烟,一连灌了三四壶茶水才压下体内火烧火燎的感觉,那是她见过的他最狼狈的一次。

    至此,宋清欢再给他下厨,便再也不敢加多少辣椒了。

    方才想起,就吩咐了小二一句,没想到沈初寒倒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拒绝了,莫不是他吃辣的本事长进了不成?

    沈初寒只意味深长地勾了勾唇角,“阿绾可不要小瞧我了,人嘛,总是会进步的不是?”

    见他一脸胸有成竹的模样,宋清欢愈加乐不可支,笑眯眯道,“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沈初寒只笑,忽的伸出手,握住她方才几上的小手,“不过阿绾还记得我的喜好,我很开心。”

    宋清欢微惊,忙将手抽出,眼波横飞,睨他一眼道,“这可是在外面,你收敛着些。”

    “四下都隔着帘子,谁看得见?”沈初寒不以为意,眼中落一片脉脉剪影,一眨不眨地看着宋清欢。

    宋清欢被他看出几分羞赧,杏目一瞪,“那也得收敛着些,方才你那话,本就让流月和沉星起了疑心,你若再露出马脚,铁定再瞒不过她们。”

    “那就不瞒便是。”沈初寒扬唇轻笑,语气不疾不徐。

    宋清欢懒理,自顾自喝起茶来。

    沈初寒并不死心,朝前凑了凑,“阿绾打算何时跟她们说清楚我们之事,不然每次你那两个婢女看着我的目光,都跟防贼似的。”

    “再说吧。”宋清欢随口应了。

    如今有流月和沉星在自己身边,沈初寒的举动或许还会收敛点。若是这她们也成了知情人,以沈初寒的性子,可就是肆无忌惮了。

    出门在外,可还是低调些的好。

    又问,“他们可安顿好了?”

    沈初寒朝后一仰,无精打采道,“他们在楼下,这会子怕是吃得欢呢。阿绾当真不跟她们说清楚?”沈初寒又绕回方才那话题,一脸怨怼,眸中水波潋滟,一眨不眨地盯着宋清欢。

    宋清欢只不为所动。

    沈初寒无奈,只得浅浅一笑,收了神情,唇一张正待再开口,帘外响起小二的声音。

    “客官,菜来了。”

    得了宋清欢的应允,方掀帘而入,将托盘中的菜肴放在了几上。小二走了两三趟,所有菜肴并酒水便都上齐了。

    小二朝两人一福,退出了隔间。

    沈初寒将竹筷细细用茶水烫过,这才递给她,“阿绾,知道你饿了,快吃吧。”

    宋清欢接过,也不客气,就着香喷喷的米饭吃了起来。

    她虽长于皇宫,却并不娇生惯养。这些菜肴虽不及御膳房做的精致,但亦是可口,且别有一番家常菜的味道。再加上她确实是饿了,吃得是津津有味。

    沈初寒却似有些胃口不大好,大多数时候只静静地看着宋清欢吃,偶尔才夹一两筷青菜。

    宋清欢见他如此,皱了眉头,“果然不合胃口?”疑惑地看向沈初寒,“好像这些菜也不太辣呀?”

    放下筷子,体贴道,“要不,我让小二再炒两个清淡的菜过来吧。”

    “不用了,我只是没什么胃口。”沈初寒摇头,伸手给自己斟了杯酒,朝宋清欢一晃,“阿绾陪我喝一杯?”

    “当真不饿?”宋清欢有些不放心。

    沈初寒笑,“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若是饿自然会吃的。”见宋清欢没有回答他的第二句话,也没有多问,直接斟了杯酒递过来。

    宋清欢接过他手中酒盏喝一口。

    “阿绾若是不着急赶路的话,今晚不如在这里宿一晚,明日再启程?”他看向她,眸底暗色深涌。

    宋清欢微愣。

    方才那小二介绍天灯节时,她虽也有些心动。但想着此次出来毕竟不是真的游山玩水,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没想到沈初寒却主动提了出来。

    “你也对天灯节感兴趣?”她目露好奇之色。

    沈初寒眸光微凝,垂了长睫,朝她笑笑道,“是啊。”

    宋清欢考虑了一下,“那好吧,我们就在这里宿一晚。”除了天灯节的原因,她还想到一个问题,沈初寒听到她要去宸国的消息,肯定马不停蹄地就赶了回来,否则也不可能正好赶上。这一路车马劳顿,定然十分辛苦,在这里宿一晚倒也好,让他好好歇歇。

    “不过,听方才那小二的说法,怕是客栈也很难订到。我们快些吃完,赶紧去找客栈吧。”

    沈初寒应声,“我让慕白去安排。”

    说着,唤了小二进来,让他将慕白请来。

    慕白很快上了楼,看一眼宋清欢和沈初寒相对而坐的架势,眸底愈发幽深,笑嘻嘻上前朝两人一礼,看向沈初寒,“公子有何吩咐?”

    沈初寒便将找客栈的事同他说了。

    慕白应了,又退了下去。

    用过饭,两人朝楼下走去。

    流月和沉星他们也已经吃完,见宋清欢和沈初寒下楼,迎了上去。那两个羽林军也在,果不见了慕白的身影。

    “我们是在这里等着吗?”宋清欢看向沈初寒。

    “不必,慕白很快就来了。”

    话音落,果然见慕白的身影出现在了母后,见到他们站在一起,笑了笑迎上前,“公子,都安排好了,就在不远处的悦来客栈。不过确实房间紧张,总共只订到了五间。”

    “可以了。”宋清欢数数人数。

    自己和沈初寒单独一间,流月和沉星住一间,那两个“羽林军”住一间,慕白单独住一间,这样安排,五间倒也足够。

    “公子,我们今晚宿在这里?”流月微讶。

    宋清欢点头,“睡一晚,明早再走。”

    “太好了。”流月雀跃出声,显然也对天灯节十分感兴趣。只是很快意识到这场合不妥,忙噤了声。

    慕白饶有兴致地望她一眼,嘴角一抹弧度。

    几人结了账,便往悦来客栈而去。因着赶了一上午的路,众人都乏了,各自回房歇着去了。

    昨夜宋清欢并未睡好,此时好不容易得沾枕头,再加上中午喝了些酒,很快进入梦乡。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等到她迷迷糊糊醒来时,才发现窗外已红霞漫天。原来不知不觉间,她竟一觉睡到了黄昏!

    忙起身下榻,换了身衣裳,刚一拉开房门,便见隔壁的沉星正好出来。见她开门,眸色一亮,“殿下醒啦?”

    宋清欢应一声,不好意思道,“睡过了。”

    沉星笑笑,“殿下先进房等着,奴婢去给您打水来。”

    很快,她便打了水进房,同流月一道伺候着宋清欢梳洗了,见宋清欢换了身淡雅的襦裙,又给她挽了个髻。

    “什么时辰了?”宋清欢站起来,看一眼窗外。

    不过片刻功夫,那夕阳便落了山,夜幕渐渐笼罩下来,唯有天边一缕橘色余晖,还带着点点光亮。

    “酉时了。”流月笑着道,“方才沈相身边的慕白过来,说是沈相晚上邀殿下去看天灯节,殿下去吗?”

    正在拧帕子的沉星手一顿,没有说话。

    “去啊。”宋清欢没有多想,随口道,“都来了无忧镇了,怎能不去看放天灯?”

    流月眉眼一弯,一脸欢呼雀跃。倒是沉星目色平静,看不出心中所想。

    “流月,你把这水送下去吧。”沉星走到流月面前,将手中铜盆递给她。

    流月接过,噔噔噔下楼去了。

    宋清欢瞥她一眼,见她走到门口关了门,心念一动,走到房中桌旁坐了下来,好整以暇地看着沉星。

    沉星关了门,刚一转身,便瞧见宋清欢晶莹透亮的眸光,不由一怔。

    宋清欢给自己倒了杯茶,啜一口,看向她笑眯眯道,“怎么,沉星有话同我说?”

    沉星抿了抿唇,眼底有一丝慌乱,似乎没想到会被宋清欢看穿自己的心思。

    沉默了一瞬,似下定了决心,走到宋清欢面前行了个礼,“殿下,奴婢确实有一事不明。”

    “说吧。”比起活泼开朗的流月来,沉星性子更沉稳细腻,观察事物也更仔细。她约莫也知道沉星想问什么了。

    “殿下”迟疑片刻,沉星终于开了口,“殿下,沈相他是不是喜欢您?”

    宋清欢轻轻拨动着杯盏中茶叶的手一顿,眸中深雾浮起,抬头看沉星一眼。她倒是想到沉星会发现什么,却没想到这么快。

    她没有说话。

    沉星却瞬间明白过来,惊了惊,结结巴巴又问,“那难道沈相是专程为了殿下才才赶回来?”

    宋清欢抿了抿唇,决定还是不要瞒她们了,深吸一口气,“等流月回来。”

    这是要同她们说清楚了?

    沉星莫名地有些紧张起来。

    虽然沈相在外的名声算不得好,凉薄,狠厉,绝情,诸如种种,可她瞧着,沈相对殿下却是极上心的。这次分明已经回了国,却又匆匆赶了回来与帝姬一道去宸国,若说这不是喜欢,她却再想不出其他原因了。

    疑惑在心中憋了许久,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流月很快上了楼,推开房门进来,见气氛似有些不对,不由一愣,开口道,“怎么了?”

    沉星看她一眼,清咳一声,“方才我问殿下,沈相是不是特意为了她才赶了回来。”

    流月先是一怔,继而明白过来,看一眼宋清欢眼底流光,忽而像受了惊吓似的,结结巴巴开口道,“殿下,沈相他他不会真的喜欢您吧?”

    得,平日里没觉得沈初寒是这般藏不住事儿的人,怎的这次两个丫头都觉察出来了?

    她们俩问得这么直接,到底有几分羞赧,瓷白的脸颊染上丝丝胭脂色。

    一见她这神情,流月和沉星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都张大了嘴,无比诧异地看向宋清欢,“竟竟然是真的?!”

    宋清欢不好意思地笑笑,“沈相此次去宸国,确实是有要事在身。只是听说了我们也要去,这才匆匆赶了过来汇合,便是连我也蒙在了鼓里。”

    她虽有心对流月和沉星道明,但看着两人眸光闪闪的眼眸,到底还是不好意思,只含糊应了。

    好在两人都是人精,片刻的惊诧过后,很快反应过来。

    “这可真真是太好了!”流月欢呼一声。

    宋清欢不解地看向她。

    难道这两个小丫头对沈初寒很满意?

    “沈相是强者,只有强者,才能让您生活得更好。”流月看着她,一字一句。

    宋清欢失笑,这两个丫头,真真是一片赤子之心。

    尽管宋清欢这几年隐隐得了聿帝的欢心,但在流月和沉星看来,没有雄厚的母家支持,到底缺了根本。帝心无常,万一哪一天殿下又起了其他心思。虽然重锦姑姑手中有青璇夫人势力,但毕竟不足以与整个皇室抗衡。

    先前凉国和亲一事,就让两人捏了一把冷汗。若是没有殿下的运筹帷幄,那么,嫁给那个喜怒无常的凉帝之人,便不是安阳帝姬,而是殿下了。

    和亲的困局虽解,两人又开始担忧宋清欢的驸马人选来。

    她已到了适婚年龄,很快,皇上便会开始为殿下相看驸马人选。可皇后和平阳帝姬素来不喜殿下,定不会让殿下招到好驸马。这般想着,心中愈发忧心忡忡。

    没想到,她们忧虑许久的事就这么解了!怎么不高兴?

    沈相可比她们心中期待的驸马,要好太多太多了。便是那些性子不好的传闻,也在真正见识了沈相对殿下的态度后不攻自破。不管他对旁人怎么,对殿下确实是极好的,这便够了。

    宋清欢没想到两个小丫头背地里想了这么多,只是听了流月那话,又是感动,又有几分失笑。

    她望着她们,郑重其事,“沈相是强者,可是,我们也要强大起来,这样,才能不卑不亢地站在他身旁。”

    流月懵懂地点了点头,沉星眼中闪过一丝暗芒,看向宋清欢郑重点头,“奴婢明白了!”

    宋清欢笑笑,也没有多说。

    说再多,也抵不过她的身体力行。

    又想起一件事,看向二人,“此事,我虽然告诉了你们,不过在外你们只做不知才是。”

    “为何?”流月不解。

    “凉聿两国刚联姻,这个时候,我和沈相的事情不宜说出。”

    “那沈相面前呢?”流月又问。

    宋清欢一顿,“沈相面前,也只装作不知。”

    流月还要再问,沉星却是攥了攥她的衣袖,示意她不要再问了,流月瞪她一眼,悻悻作罢。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慕白的声音传来,“殿下,您起了吗?”他声音不大,周围的房间又都被他们定了,所以并未改口。

    宋清欢应一声,示意流月去开门。

    流月开了门,看向慕白嘻嘻一笑。

    原本她还有几分看慕白不顺眼的,毕竟他可是曾经威胁过殿下的人。可是听了方才殿下那么一说,心中顿时把沈初寒当成半个主子来看了,连带着对慕白也有了好脸色。

    慕白微怔,狐疑地看她一眼,方才转了目光。

    “殿下,公子请您下去吃饭,说是吃完晚饭后一起上街走走。”

    “好。我很快下去。”宋清欢应了,谢过慕白,整理好之后下了楼。

    沈初寒也换下了白日里那身粗布衣衫,着一袭锦缎白袍,下摆处绣水墨风荷图,玉面俊朗,在大堂中负手而立,端的是姿仪不凡。

    那双幽深寒凉的眸,直直穿过人群朝宋清欢望来,眼中忽地盛满温润。

    恍惚间,想起前世初见时的那一幕,心跳一滞。

    一眼万年。

    当真是万年。

    宋清欢下了楼梯,走到沈初寒面前,见桌上已经摆满了一桌佳肴。

    沈初寒笑笑,“我随意点了些,阿你也吃点,过会我们便出去看看。”

    宋清欢应了,同沈初寒坐下。

    刚要看向流月沉星,听得沈初寒又道,“我吩咐人在那边另开了一桌,流月和沉星就同慕白过去吃吧。”

    几人应了,走到了另一桌跟前坐下。

    宋清欢见沈初寒好歹吃了些,这才略略放了心。可不知为何,总觉得他的面色有些疲倦,眼中的清亮也似蒙上了一层尘。

    宋清欢只当他确实是累着了,一想到他是因自己之故才这般疲累不堪,就觉得有些心疼,拿起筷子往沈初寒碗里夹了不少菜。

    原本已放下了筷子的沈初寒见状,又吃了一些。

    一顿饭吃得倒是温馨和睦。

    用过饭,几人往街上走去。

    此时夜色已完全沉了下来,暮色四合,深蓝的天际挂一轮清透的明月,大如圆盘,散发着皎洁清辉。

    中午那小二果然没有骗人,此时街上已是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到处都是人声鼎沸。

    街道两旁的摊子上挂满了各色花灯彩灯,还有各种各样有意思的小玩意儿。宋清欢虽活了两世,却甚少出宫,此时见到这副热闹非凡的场景,眼睛都亮了,这里看看那里瞅瞅,欢快地像一只出笼的小鸟。

    不光宋清欢,流月和沉星也是流连忘返,跟着她到处闲逛,三人时不时笑做一团。

    这时,宋清欢提了盏兔子模样的花灯过来,在他面前一晃,笑意盈盈道,“这个好不好看?”

    沈初寒点头,眸光却是尽数落在了宋清欢面上。

    灯火流离中,她眼中盈盈华光流转,令人错不开眼去。因走得急,肌肤泛起晶莹的薄汗,更显韵致纤纤,楚楚动人之色。

    见他光看自己却不看手中花灯,宋清欢嘟了嘟嘴,瞪她一眼,拿着那花灯又回方才的铺子挑选去了。

    少见宋清欢如此孩子气的模样,沈初寒不由勾了唇角。刚要抬步跟上,忽的脚步一顿,凌厉的眉峰一拧,眼中微露痛苦之色,唇色有些苍白。

    身后的慕白一惊,忙上前扶住他,眉眼间满是忧色,声音急促紧张,“公子,难道今次提前了?属下还是先扶您回去吧。”

    “不用。”沈初寒冷声拒绝,抬手拂开了他的搀扶,微一运功,压下面上痛苦之色,抬眸看一眼前头宋清欢明艳的身影,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题外话------

    哈哈哈,终于提前了一天,大概冥冥之中我也喜欢这种甜蜜蜜郎情妾意?自我感觉良好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太坏,娇妻要〕〔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怀了反派的娃[穿书〕〔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网游之十倍暴击〕〔重生六零俏媳妇〕〔英雄?我早就不当〕〔诱婚攻略:高冷老〕〔洪荒之凤族圣皇〕〔战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