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界的修道者〕〔末日游戏之暴力召〕〔最强医圣〕〔异契〕〔中二萌妻:神秘总〕〔未来混乱直播〕〔睦宋〕〔陛下免礼〕〔又想骗我打ADC〕〔魔茔〕〔来吧,试试我做的〕〔狐家上仙请留步〕〔无线混乱〕〔从今天起是地下城〕〔农场黑店〕〔惊惧记〕〔北宋大丈夫〕〔水墨东来〕〔神级孵化〕〔步步骄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权宠 第056章 那个位子
    语气虽是闲适,神情却带了些泠然。

    苏镜辞是皇子,虽则平日里多玩世不恭,可一旦不笑,身上那种冷肃的上位者气度便出来了。

    小二身子忍不住一抖,哪里还敢多说,忙不迭应了,“是是,小的这就去通报,还请苏公子稍等片刻。”说着,脚步匆匆离开了雅阁。

    宋清欢掀了掀眼睫望他一眼,“三皇子同宫泠姑娘倒是相交甚笃。”

    苏镜辞却收起方才那副神情,眼眸一亮,一张笑脸忽的又凑了上来,“我喜欢美人儿。”一顿,亮意灼灼的目光打量着宋清欢,“帝姬也是美人。”

    宋清欢嗤笑一声,冷冷道,“不敢当。”

    苏镜辞倒也不恼,展开折扇一摇,啧啧一声道,“还是冰山美人。”

    听他说着这些浑话,宋清欢也懒得理会,端起酒盏浅啜一口,“三皇子找我,究竟有何贵干?若没什么事,我该走了。就不打扰三皇子会佳人的雅兴了。”

    “倒没什么要紧事,只是想同帝姬认识认识。”苏镜辞依旧带着浅浅笑意,光芒熠熠的眼眸一错不错地盯着宋清欢,“然帝姬居宫中,轻易不得见。想起上次曾在千盏阁见过帝姬,这才想了这么个笨办法。”

    想同自己认识?

    他虽说得一片真挚,宋清欢却只觉古怪。只是,他既主动示好,自己倒没有拒绝的理由。

    上一世,很多事情她都太过被动,才导致最后那样的局面。这一世,她定要化被动为主动,将事情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所以她现在急需积攒实力和势力,同宸国三皇子交好,于她来说,并非什么坏事。更何况,传闻苏镜辞与那人并不和。

    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

    这么一想,冷然的神色舒缓了几许。

    “帝姬在聿帝生辰宴上那一曲箜篌,依我看,不输宫泠。”苏镜辞果然是风月场中的老手,见宋清欢不语,并不让气氛冷却,适时地说起旁的话题。

    宋清欢礼貌浅笑,“不过学了些皮毛,三皇子谬赞了。”

    “我轻易不夸人,夸人必属实。”苏镜辞说得诚恳。

    见他这么一本正经煞有介事的模样,宋清欢倒生了几分忍俊不禁。

    这个苏镜辞,风流却不下流,似乎真有些意思,只是不知又有几分真本事?方才那手传音入密让她开了眼,其他方面又如何?

    目光落在他面前放着的折扇上,眼底一抹异色飞快闪过,“三皇子这扇子,倒是颇为雅致,可否一观?”

    苏镜辞眸光微闪,嘴角笑意似有一瞬凝固,很快又漾开来,“原来帝姬喜欢扇子,回头我让人搜罗些稀奇好看的扇子给帝姬送去。”微顿,将那象牙骨折扇拿起递给宋清欢。

    宋清欢浅笑着接过,慢条斯理地将扇面展开。

    扇面绘一支灼灼盛开的桃花,色泽饱满,栩栩如生,右下角有苏镜辞的落款,看来扇面上的桃花正是他所绘。没想到苏镜辞的画技竟这般出色。

    不过,宋清欢的关注点很快转移,目光若有所思落在扇面上,手指不动声色地捻了捻。

    方才她便觉得这扇面的材质有几分特殊,果真如此!

    触感并非纸张的薄脆,而是硬邦邦冰冰凉的感觉,倒像薄铁或精铁,只不过涂了类似纸张色泽的颜料,再加上扇面所绘的那株桃花,远远望去与普通折扇无异。

    若非她瞧出扇面连接处有几分不对劲,想来也发现不了端倪。

    她抬眸,朝苏镜辞笑笑,将折扇合上递过去,“没想到三皇子画技如此出众。”却是不提方才的发现。

    他若不说,她便不问,只是做到心中有数便行。

    这折扇,十有**是苏镜辞的武器!

    苏镜辞接过,也跟着笑笑,“我最擅人物画,改日可以替帝姬画一幅。”

    宋清欢微微颔首,“三皇子的好意我心领了。”

    “帝姬是好奇这扇上的画,还是好奇这扇子本身?”苏镜辞目色悠悠一转,似笑非笑。

    宋清欢挑眉。

    居然这般坦诚?

    当下也不再打哑谜,目色清然,若沁了一方清泉,坦坦荡荡道,“都。”

    苏镜辞“哈哈”一笑,将折扇打开,“帝姬猜得没错,这的确是武器。”潋滟双眸盯着宋清欢,笑意淡了淡,“天家这滩水,混得很。帝姬应该也很清楚。”

    宋清欢不避不闪回望过去。

    只见他神情一派坦然,任由其打量,不由心中微动。

    说起来,苏镜辞的身世与她还有几分相似。

    传闻苏镜辞母妃同她母妃一样,曾经也极为受宠,而且后来亦离奇失踪。只是不同于聿帝对自己的不理不睬,宸帝苏翼却对苏镜辞十分宠爱,若非苏镜辞没有母家支持,朝中众臣及世家门阀又极力反对,宸帝极有可能立苏镜辞为太子。

    也正因如此,苏镜辞自然成为了某些人的眼中刺。

    这样看来,他的那些玩世不恭流连花丛多半也是装出来骗人的,不过是自保的手段罢了,这与前世自己的隐忍负重何其相似?

    人人只道生于皇家幸运光鲜,谁又能看到,这粉饰太平的表面下有多少肮脏污秽的不堪?

    一阵无力感涌上心头。

    她伸出素手,端起酒杯仰头喝下。

    苏镜辞也未出声,两人似陷入各自的沉思。

    忽然,宋清欢抬了眸,语气徐徐,却带了丝一针见血的犀利,“三皇子想要那个位子吗?”

    苏镜辞长睫一颤,眼中笼着深雾,也抬头望来。

    他看着面前的女子,青衣素颜,容色清艳,一双眸子似沁润了高山上的雪水。唯面上神情,冷静沉凉,并不似皇族帝姬的娇生惯养。

    他勾起唇角,自嘲一笑,“我对那个位子不感兴趣,可坐上那个位子的人,却会要我的命。”不知为何,对上那双清润的眸子,有些不愿对他人说的话,竟是如此轻而易举地说出。

    大概,是因为看到她,总会看到自己的影子。

    他一顿,接着道,“帝姬的处境,又何尝不是?”

    宋清欢的心,猛地一颤。

    <font color=”red”>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fon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综英美]这不是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