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女老板〕〔这个地球有点凶〕〔重生九零年代:萌〕〔超级忍者系统〕〔重启全盛时代〕〔民国伏案册〕〔精灵之最强玩家〕〔我家大师姐有古怪〕〔禅修聊天群〕〔我的运气特别坑〕〔重生八零:这个农〕〔长生论剑〕〔黑化男友进行式〕〔重生之无敌吕布〕〔重生成骷髅〕〔斗战仙穹〕〔无尽鬼武〕〔萌妻乖乖:总裁老〕〔八零军嫂上位记〕〔陋俗之婚闹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权宠 第017章 祭祀礼
    翌日辰时,归墟台。

    清晨的空气凉薄而湿润,金色的阳光破开层云而出,洒在巍峨的高台之上。

    归墟台高三丈,以巨大青石砖撂成,砖块层层叠叠,不留丝毫缝隙,两侧有石阶蜿蜒而下。台身如覆斗状,正中竖一青石所铸的石圭,直插云霄,称量天尺,昼参日影,夜观极星,以正朝夕。

    归墟台位于皇城东南角,为巫女祭祀卜卦之处,乃皇城重地。

    此刻,归墟台上已有重重人影,皆为黑衣赤裳的女子,衣襟和袖口处用银线绣着星辰纹样,长发用银色丝带束于脑后,正是聿国的巫女装扮。

    台上的巫女共十一名,有九名围成一圈,肃然而立,面上神情皆是凝重。她们中间,置着一樽硕大的双耳青铜鼎,鼎足呈兽蹄状,鼎身饰窃曲纹,外饰两周空心连珠纹,古朴大气。

    圈外,高台的右上角,另置大鼓一面,旁侧站着剩下的两名巫女,皆是凝神屏气,神态肃穆。

    不远处有整装肃穆的羽林军,将归墟台围得水泄不通,闲杂人等一律不许进入。不多会,羽林军队伍骚动起来,急急向两旁退去。

    随着人群分开,从中走出的,是身着明黄色龙袍的聿帝,身后跟着钟怀和一袭盛装的重锦。重锦昨日所着乃巫女常服,今日则换了身更为端庄大气的祭祀服,大袖翩然,愈显眉目清冷如霜,仿佛周遭的一切都入不了眼底。

    聿帝走到石阶前,身后其他宫女内侍自动驻足,唯有钟怀和重锦跟在其身后,一步一步拾级而上。

    行到归墟台上,钟怀垂首恭谨避在一旁,聿帝则同重锦一道,进了巫女围成的圆圈。

    九名巫女双手交握在前,朝聿帝和重锦躬身一礼,而后朝后退散开来。方才立于鼓旁的一名巫女手持焚香,恭恭敬敬递给了聿帝和重锦,复又退了出去。

    聿帝和重锦各执三支,立于鼎后,将香高举过头顶,对天一拜。

    “咚!”

    只听得一声震耳欲聋的鼓声响起,响彻整个宫城。

    方才大鼓旁的另一名巫女,手持棒槌,开始迅速敲打起来。如雷的鼓点急促响起,而那九名巫女,也随着鼓声翩然起舞来。

    重锦双目紧闭,神情凝重,口中念念有词。

    “天作高山,大王荒之。彼作矣,王必康之。彼徂矣,岐有夷之行,子孙保之。昊天有成命,二后受之。王不敢康,夙夜基命宥密。於缉熙,单厥心,肆其靖之。我将我享,维羊维牛,维天其右之。仪式刑王之典,日靖四方。伊嘏吾王,既右飨之。我其夙夜,畏天之威,于时保之”

    随着她吟诵的声音越来越大,鼓点也越来越急促起来。只见巫女起舞间,墨色大袖翻飞,如滚滚云翳一般,煞是壮观。

    整个过程约莫持续了半个时辰,其间聿帝立在重锦身旁,亦是神情肃穆,眉眼紧凝。

    终于,鼓声渐小,重锦的吟咏之声也渐停。待鼓声歇,起舞的巫女亦归于原位。

    重锦此时已有些面色苍白,她将焚香插入鼎中,转向一旁的聿帝,敛衽一礼,“祭祀礼已成,明日皇上的生辰宴定然会顺利进行。”一顿,又道,“请皇上入坐,待微臣再卜上一卦。”

    “有劳爱卿了。”聿帝点头,走到左上角设的龙椅处坐了下来。

    与此同时,巫女们已把原本放在一旁的乌木长几抬到了高台正中,台上置龟甲,镌刀,烛台等物。

    重锦在一旁净了手,走到长几前席地而坐。

    她眼微阖,凝神静气了片刻,然后拿起镌刀在龟甲上镌刻起来,口中念念有词。她今日所用的卜筮方式,称灼龟观兆,先在龟板或兽骨上镌刻,再用火灼,看裂纹来定吉凶。

    身后的青铜鼎中香雾缭绕,称得重锦凝重的眉眼也带了几分仙气。

    巫女们皆是垂首而立,凝神屏气,不闻一言。

    焚香燃了约莫一半的时候,重锦放下镌刀,将龟甲拿起,放在已经点燃的烛台上灼伤起来。

    很快,龟甲上的纹路开始朝四面裂开。

    重锦望一眼龟甲上最后形成的纹路,眼波微动,很快垂了眼帘,掩住眼底异色。

    她将龟甲拿起,起身朝前一拜,向聿帝走去。

    “皇上,上苍的旨意已明。”重锦说着,将龟甲递过去。

    “这是?”聿帝看着龟甲上四处蔓延的裂纹,眉头紧皱,有些不明所以。

    龟甲上的裂纹称兆,而读兆之术,亦只有巫司才懂。

    她将龟甲换了个方向朝向聿帝,葱白的手指在龟甲上的裂纹一划,声音平缓如林间溪水,“皇上请看这里,您有没有觉得,这个图案很像什么?”

    聿帝微眯了眼睛看了一会,迟疑道,“朕瞧着,这似乎有点像只鸟。”

    他话音一落,重锦忽然跪地,将龟甲高举过头顶,沉声道,“恭喜皇上,您已窥得天意!”

    聿帝一怔,愣愣地盯着龟甲上的兆纹,似一时未反应过来。

    忽而,他脸色一变,犹疑出声,“你是说?”

    “皇上所见,便是上苍的旨意。微臣只是负责传达而已。”重锦神色清冷,面色未变,完全是公事公办的态度,没有任何喜怒之色。

    她越是这样,聿帝对卜卦的结果便越深信不疑,脸色沉了下来。

    没想到卜卦的结果竟会是她!

    他沉吟片刻,看一眼重锦,“爱卿先起来吧,朕心中有数了。”

    “诺。”重锦起身,将龟甲交给身后的巫女保管。

    “礼已成,皇上可以先行回宫了,此处交由微臣便是。”

    “好。”聿帝眼色微凝,起身,看向钟怀,“摆驾回宫吧。”

    “诺。”钟怀躬身应了,高声唱道,“起——驾——回——宫——”说着,恭谨在前头引路,同聿帝一道下了归墟台,摆驾回宣室殿。

    目送着聿帝走远,周围戍守的羽林军也有秩序地开始撤退。重锦收回目光,看一眼身侧最近的那两名巫女,小声道,“去吧。”

    两名巫女应了,悄无声息地离开。

    <font color=”red”>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fon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六零俏媳妇〕〔诱婚攻略:高冷老〕〔网游之十倍暴击〕〔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诱妻入囚:霸宠重〕〔武道战神〕〔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