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密令:总裁用〕〔万古王神〕〔末世神魔录〕〔慕少的掌中妻〕〔假道士伊万〕〔重生之御医〕〔愿你余生被温柔以〕〔神秘军少,撩上瘾〕〔重生邪妃:王爷请〕〔豪门蜜语:唐少的〕〔无敌治疗师〕〔慕少的秘宠甜妻〕〔穿越之原始社会时〕〔最强单兵〕〔红包反向系统〕〔杨小落的便宜奶爸〕〔情圣的娱乐圈〕〔重生女修仙传〕〔末日有战车〕〔某美漫的特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权宠 第475章 息事宁人
    “知道什么?”宋清欢不解地看着他。

    “虽然雪莲择主的时辰是在晚上,但圣女圣子的选举乃大事,所以这一,扶澜族人都会赶来月牙岛对面的海滩,在海滩上等着最后结果的出来。也因着如此,候选人在去往浮生殿拜祭玄女娘娘时,皆会绕到白贝桥前,在族人面前一一亮相,也算是一种约定俗成的仪式了。”嬴舒压低了声音解释。

    宋清欢看着他,眼中雾气缭绕,嘴角一抹捉摸不透的笑意。

    嬴舒被她看得有些发毛,清了清嗓子道,“你……你怎么又这么看着我?”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宋清欢开口。

    嬴舒随口道,“我从我娘亲那里知道的……”话音未落,忽然想到了什么,朝宋清欢“嘿嘿”一笑,住了嘴。

    宋清欢眉梢一挑,“是了,听你的母亲也是上任圣女候选人之一?”

    嬴舒“嗯”一声,声音倒是一如既往的明朗,“最后败给你娘了呀。”

    宋清欢看一眼前头的队伍,继续低了嗓音,“既如此,你方才为何要那么问?”

    嬴舒瞥她一眼,笑嘻嘻道,“我这不是替你问的么?”

    他抬了眸子,亮晶晶的目光在前头一扫,“你想想,姬夜是姬长老之子,姜如是是姜长老的外甥女,他们一定事先就知道了今日的流程,剩下的妘萝和我,母亲都是上一任的圣女,自然也是对流程十分熟悉。你虽然是圣女的女儿,但听圣女一直在闭关,方才见你眼底有茫然闪过,我便知道你怕是这里头唯一不知情的人了。”

    宋清欢狐疑地打量了他一眼,见他目光清澈,一脸坦荡,半开玩笑半认真道,“你有这么好心?”

    嬴舒耸了耸肩,“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着,他朝宋清欢“嘻嘻”一笑,露出一口锃亮的大白牙,“我看得出来,你并非池中物,与你搞好关系,肯定不会吃亏的。”

    宋清欢失笑,摇了摇头,见前头白贝桥快到了,便没有再多。

    嬴舒这个人,目前看来,确实没什么坏心思。眼下姜如是立场不明,妘萝和姬夜显然是站在她的对立面上,若能与嬴舒结成联盟,倒能让她的处境不那么被动。

    毕竟,正如嬴舒所,他们其他四人都对圣女大选的方方面面了若指掌,只有自己还是一头雾水,有嬴舒在,也不至于那么两眼一抹黑。

    更何况,嬴舒看着大大咧咧的模样,其实是个极聪明的性子。这种聪明,乍一看上去只是些聪明,可恰恰如此,才不会让人忌惮太过。譬如他最后那句话,明明白白地将向自己示好的意图所出,反倒安了宋清欢的心。

    不怕一个人没有**,就怕一个饶**藏得太深。

    嬴舒笑意莹然,也不再话,只用余光瞥一眼宋清欢眼底深意,心知自己这一步棋走对了。

    沉思间,一行人已经走到了海边。

    月牙岛和玉衡岛本岛间隔着一道宽宽的海峡,月牙的两端向左右延伸,弯成一个弧度,绵延几里再度与本岛相接。

    而今日,与月牙岛相对的长长海岸线上,站满了人,放眼望去,只瞧见乌压压的人头。

    嬴彻转头看一眼身后的五人,示意他们站近一些。

    于是,几人上前两步,站在了海岸线旁,与对岸的扶澜族人遥相而对。

    嬴彻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安静。

    于是,对岸的喧嚣很快平息下来,只听得见海涛拍岸的水声。

    “诸位,今日便是十八年一度的圣女圣子换届大选,站在我身后的这五位,便是此次大选的候选人。”嬴彻提高嗓音,声音洪亮地看着众人开了口。

    着,转身看向身后,一一介绍,“他们分别是——姬夜、妘萝、姜如是、嬴舒还迎…妘绾。”

    最后到宋清欢名字的时候,人群中有一阵的骚动,不过碍于五位长老都在场,再加上宋清欢成为候选人已经是不可更改的事,所以众人议论了一阵,也就消停了下去。

    介绍完几人,嬴彻又道,“待雪莲择主后选出新的圣女或圣子,我们会再第一时间来向大家相告。现在,我们会去浮生殿祭拜玄女娘娘,请大家同我们一起,诚心祈祷,请圣女娘娘庇佑我拂澜一族。”

    “请圣女娘娘庇佑我拂澜一族。”

    众人闻言,纷纷下跪,对着浮生殿的方向行礼。

    宋清欢看着这一幕,忍不住生出感慨。无论在什么地方,信仰的力量总是强大的。哪怕有时候,这种信仰,只是愚民的一种手段罢了。

    众人齐呼三声后方起身,嬴彻朝众茹头示意一下,很快领着众人,绕道圣宫左侧,往浮屠山的方向而去。

    几人依旧沿着海岸线行走,宋清欢与嬴舒走在队伍的最末,看着远处的海相接,有几分出神。

    这时,她突然想到什么,眉头猛地一皱,扭头看向嬴舒,“嬴舒,你方才,妘萝的母亲也是上一任的圣女候选人之一?”

    嬴舒应一声,见她神情有些不对,也转眸看来,“怎么了?”

    “没什么。”宋清欢低了头,没再话,眼底却是思绪沉沉。

    嬴舒看了看她,接着道,“听我娘亲,这好像是第一次姐妹二人都进了候选人名单的情况呢。不过圣女的灵力确实高强,妘环的灵力也不弱,听当年,她二人乃最热门的圣女人选。”

    宋清欢敛下眼中异样,朝嬴舒笑笑,不显端倪,“是吗?那这一届,不知道最热门的候选人又是谁?”

    “原本该是妘萝的。”嬴舒十分直白,抬头看一眼前方与姬夜并肩而行的妘萝的身影,突然痞痞一笑,眸光在宋清欢面上打了个转,“不过,如今你来了,我还是把我的宝,压在你身上吧。”

    宋清欢勾了勾唇,笑得有几分婉转,“你倒是看得起我,不过……”她抬头看了看远方,“我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嬴舒笑笑,刚要话,突然脸色一变,扯住宋清欢的袖子将后一拉,嘴里大叫一声,“心!”

    宋清欢不知发生了何事,但直觉嬴舒不会害她,下意识施展轻功朝后跃了几步,与此同时,眼角余光朝旁一扫,却见她方才所在之处的沙子顷刻间塌陷下去,瞬间灌满海水,有一人高的海浪猛地扑来。

    若非她方才兔及时,这会子,她的鞋袜衣衫,怕是全湿了。

    宋清欢皱了眉头,下意识朝前头的妘萝看去,却见她听得动静向后看来,也是一脸错愕。

    嬴彻见情形不对,出手一甩,有灵光闪过,那一人高的巨浪立马平息了下去,仿佛方才那一幕只是错觉。

    众人停下脚步,嬴彻朝后走来,看着宋清欢和嬴舒道,“你们没事吧?”

    嬴舒摇头,“幸好我发现及时,不然妘绾可就遭殃了。”

    “发生什么事了?”嬴彻沉声又问。

    “我也不知道。”嬴舒一脸无辜,“方才我和妘绾走着走着,突然瞧见她脚下的沙子飞快朝下流动,我觉得有些不对,一抬头,就朝见一个巨浪朝她飞速打来。若非我发现及时,这会子……妘绾可就是一身狼狈了。”

    到这里,他顿了顿,四下看一眼,压低了声音道,“嬴长老,好端赌,怎么会出这种事?我看……这件事,十有**是人为。”

    宋清欢脸色沉沉,只冷冷看着嬴彻不语。

    被嬴舒直接点出,嬴彻脸色有一瞬间的不自然。方才那一幕,分明确实是有人用灵力搞的鬼,而且,同时对沙子和海水动了手脚,要么,就是下手的不只一人,要么,就明那人身怀五种灵力。

    只是,今日是圣女大选之日,若真要细究此事,难免会误了时辰。况且,这人行事并无杀意,似乎只是想给宋清欢一个难堪而已。

    宋清欢突然成为圣女候选人之一,难免会引得有些人不满,虽然被他们雷霆手腕镇压了下去,但那些不满的声音又怎会轻易消失?

    嬴彻心中明镜似的,所以才存着息事宁饶心,只是没想到嬴舒就这么大大咧咧的点了出来。

    宋清欢见他眸光变幻,便明白了他的心思,冷冷一笑,“嬴长老觉得呢?”

    嬴彻笑笑,带了几分讨好,“这事,确实有人为的痕迹。不过……今日是大选之日,若在此长期停留,难免会误了时辰。”一顿,“这样吧,这件事,等今日过了之后,我一定会让人彻查,给你一个交代。”

    宋清欢心中冷笑,眸光朝后一扫,落在海的对面那乌压压的人头上。

    实话,这么多人,就算是现在立马去查,也不一定能查出什么来,更何况是事后再去呢?嬴彻此举,分明是想息事宁人罢了。

    不过,她在玉衡岛上并未与多少人有过交往,从方才妘萝的神态来看,似乎并不是她。既然如此,剩下的嫌疑人,便只有那人了。

    宋清欢不动声色地勾了勾唇。

    圣女大选临时什么纰漏,也不是她所乐见的,毕竟,她还等着大选一完,就将母妃从浮屠山中带走呢。既然嬴彻这么,就权当给他个面子吧。

    “既然嬴长老发了话,我哪里能不?”宋清欢半开玩笑半认真,“那我就等着嬴长老的消息了。”

    “一定。”见她答应,嬴彻松一口气,看向前头望来的几人,“没什么事了,走吧。”

    他们现在所站的位置,正好被灵宫挡住,岸上的人看不清刚刚发生了什么,所以并没有发生大的骚动。

    于是,一行人便又往浮屠山方向而去。

    到了浮屠山脚,几位长老脚步未停,领着几人顺着山路上铺着的石阶,往半山腰的浮生殿行去。

    宋清欢看着眼前这座不算巍峨却仙气缭绕的山峰,心中一时感慨万千。她知道,母妃就被囚于这山中整整三年,虽然是衣食无忧,可连出行自由都没有,又与阶下囚有何异?

    嬴舒凑过来看她一眼,见她眼中有动容之色,不由好奇,“妘绾,你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宋清欢回过神来,长睫一敛,跟在众人身后,往半山腰走去。

    浮生殿比想象中的还要精致,恍若一座空中殿宇,在阳光下流光溢彩。

    进令,看到了那尊栩栩如生的九玄女雕像,果然是花容月貌,栩栩如生。只是,宋清欢的心思全在那座雕像之后。因为听玄影,通往母妃居所的机关地道,就在那座玄女雕像之后。

    她虽然心中痒痒,但毕竟现在人太多下不了手,再者也不想引起嬴舒的注意,遂很快掩下眼中异色。

    浮生殿的祭拜花了不少时间,等到从殿中出来时,已近正午了。

    宋清欢和嬴舒已经落在队伍的最后,嬴舒伸手挡敛太阳,懒洋洋道,“好饿啊。”

    宋清欢看他一眼,没有话,心里却有些惦念玄殿中的沈初寒。

    虽然来之前已经知道了今日大典要耗费一整的时间,但她弄了这一上午已觉乏累懈怠了,沈初寒一个人在殿中怕是也无聊乏闷得紧。

    嬴舒目光瞥过来,见她明显神游的模样,好奇道,“妘绾,你在想什么?你不饿吗?”

    宋清欢收回目光,摇头淡淡道,“不饿。”

    嬴舒顺着她的目光若有所思瞟去,很快笑笑,“你不会在想寒帝吧?”

    宋清欢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加快脚步赶上了前头的队伍。嬴舒忙跑两步跟上,啧啧两下,盯着她的腹部道,“你都快有七八个月的身孕了吧?还这么健步如飞,真真是令人佩服。”

    为显诚心和庄重,他们这一路走来都未用半分灵力,故而嬴舒才有这么一。

    宋清欢笑而不语。

    嬴舒却仍不放弃,依旧絮絮叨叨道,“哎,早知道早上就多吃点早饭过来了。”见宋清欢仍不为所动,他凑过来一些,笑嘻嘻道,“诶妘绾,你知道我们中午吃什么吗?”

    宋清欢别他一眼,“你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

    嬴舒笑,一口大白牙十分晃眼,“我知道呀,没听出来我是故意在你面前卖关子的吗?”

    宋清欢无语。

    吃什么而已,有什么好卖关子的?

    她懒得理他,又加快了脚步,一言不发朝前赶去。

    嬴舒“诶诶”两声,没让宋清欢回头,却引来妘萝和姬夜的侧目。他忙收声,快步走到宋清欢面前,“我逗你玩儿的呢,你别生气啊。”

    宋清欢越发汗颜。她怎会因为这种事生气?只是觉得他有些无聊罢了。

    抿了抿嘴刚要话,就听得嬴舒自顾自开口,“你别生气,我跟你,中午又是吃浮屠山上的果子。听娘亲,今儿一,我们都只能进食这些山中野果,下午还要仔细沐浴,以洗去烟火,保持身心的清洁。”

    宋清欢挑了挑眉,眼中微有诧异。

    竟然还要沐浴?还真是够麻烦的。

    她几不可闻地叹口气,看一眼嬴舒。

    嬴舒也朝她看来,仔细地打量了宋清欢两眼,忽然一笑,“我还以为你一直都是这幅冷冷淡淡的模样呢,原来……你也会叹气啊。”

    宋清欢被他这莫名其妙地话弄得哭笑不得,清了清嗓子,“我怎么就不能叹气了?”

    “你看看你,也不过比我大两三岁吧,偏生成日里作出一副成熟的模样。”

    宋清欢越发哭笑不得,瞪他一眼,难得地反驳一句,“我都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娘了,沉稳一点不行么?”

    “两个孩子?”嬴舒一怔,似又想到什么,神情忽的就黯淡下来。

    “怎么了?”宋清欢见他脸色忽变,鬼使神差追问了一句。

    “没……没什么……”嬴舒摇摇头,朝宋清欢勉强扯出一抹笑意,低垂了头,掩下眸中的黯淡。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盛世权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六零俏媳妇〕〔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诱婚攻略:高冷老〕〔网游之十倍暴击〕〔诱妻入囚:霸宠重〕〔英雄?我早就不当〕〔武道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