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后甜妻:老公,〕〔都市极品小道士〕〔我家老攻是灵体〕〔都市修仙至尊〕〔二次元之真理之门〕〔地狱诡事禁言录〕〔重生之胆大包天〕〔八零军嫂上位记〕〔和大罗一起踢球的〕〔我是夸雷斯马〕〔乡村透视小农民〕〔重生七零当神婆〕〔魔王〕〔捡到一座科技城〕〔商途〕〔心尖蜜宠:帝国总〕〔快穿之还愿人生路〕〔超级萌宝:总裁爹〕〔快去创造奇迹〕〔重生东汉之君临四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权宠 第464章 只能见帝姬一人
    ,精彩小说免费!

    送完妘環回来,见沈初寒仍坐在原处,若有所思的神色。

    宋清欢走到他身边坐下,拿起他身前的茶盏喝一口,眸光落于沈初寒面上,“阿殊怎么看?”

    沈初寒撩眼,“你说妘環?”

    “嗯。”宋清欢点头,捧住茶盏的手指若有所思地在杯壁上扣了扣。

    沈初寒长睫一垂,眸光落在桌上那封信上,“先看看母妃的信再说。你可识得母妃的字迹?”

    “认识,这确实是母妃的字。”宋清欢放下茶盏,拿起那封信细细端详着。信封的右下角写着“阿绾亲启”四个簪花小楷,字体娟秀大方。当日她曾从重锦那里拿到过母妃写给父皇的一封信,所以认得。

    她深吸一口气,将信封打开,拿出里头的信纸,缓缓展开看了起来。

    ——阿绾吾儿,展信安。

    看到第一句话,宋清欢鼻头一酸,眼中有泪花泛上,盈盈闪烁。她吸了吸鼻子,继续往向看。

    妘璃在信中简单地说了下她这些年的遭遇,不过为了不让宋清欢担心,都是轻描淡写地带过,只是字里行间都透出浓浓自责,仿佛自觉亏欠宋清欢良多。

    宋清欢越往下看,喉头就越发哽咽起来。

    “阿绾。”看出她的异样,沈初寒伸手握住她一只手,给她无声的宽慰。

    宋清欢深吸一口气,继续往下看去,看到最后一段。

    妘璃在信的最后说,下个月便是扶澜族圣女换届大典,若她的身份在这个时候曝光,便需参加下个月的换届大典。玉衡岛与世隔绝,她并不想将她困在此处。而且,待选出新圣女之后,她就可重获自由,让宋清欢不要担心。

    考虑到这些因素,眼下最好的计划,就是两人明日相见时装作互不相识,只要她们咬紧了不松口,就算长老们心存怀疑,却也无可奈何。

    宋清欢看完最后一个字,缓缓吐尽心中浊气,将信纸递给沈初寒,“阿殊,你看看吧。”

    沈初寒接过,幽沉眸光落在信笺上,快速往下看去,眸底有暗影沉浮。

    须臾,他抬了头,看向宋清欢,温润一笑,“阿绾,既然母妃已作了决定,那么我们明日照做便是。扶澜族的情况我们知道得还是太少,听母妃的话,不容易出错。”

    “可是……”宋清欢略显犹疑,“你身上的蛊毒怎么办?”

    下个月便是十月份了。照理,十月中旬沈初寒的蛊毒会再发作一次,上一次的发作已是凶险万分,她如今对灵力的掌握还没有那么透彻,若再来一次,不知道她还能不能压制得住。

    她此番来玉衡岛,一是为了确定母妃的安危,二,就是为了解沈初寒体内蛊毒。沈初寒体内的生死蛊乃母妃亲手种下,她应当有法子解蛊才是。

    可若母妃下个月才能从浮屠山出来,她不知道沈初寒还能不能等。

    沈初寒浅浅一笑,眉眼间有耀目光华,清冷容色亦被这一笑融化些许,“阿绾,你放心吧,我都忍了这么久,不在乎多等半个月。”

    “若你此番身份暴露,下个月的圣女换届大典,你势必要参加,万一当真被雪莲选为圣女,照扶澜族的规矩,又怎会放你轻易离开?”说到这,他眨了眨长长的眼睫,似笑非笑地朝宋清欢靠近些许,温热呼吸喷洒在宋清欢手臂上,起了几分酥麻之意。

    “阿绾,你可是我昭国的后,若当真被迫留在此处,你觉得以我的性子,会善罢甘休?”他的声音清越,却带了一股子棱棱狠意。

    宋清欢无奈地睨他一眼。

    她了解沈初寒,虽然他此时看着像在开玩笑一般,可骨子里的狠厉犹在。若真到了那一步,他就算举全昭国的兵力,也势必要将自己夺回。

    抿唇柔柔一笑,伸出双臂顺势挽上他的脖子,“好了,我就这么一说嘛。那明日便照母妃说的,只装作从未见过她便是。”

    沈初寒握住她的玉臂,见她红唇微嘟的娇俏模样,喉结不由自主动了动,“嗯”一声,大手下滑,握住她的腰肢往上一提,宋清欢便坐到了他膝上。

    宋清欢惊了一跳,赶忙将她搂紧了些。

    沈初寒伸出修长的手指,将宋清欢的下颌微微一抬,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放心吧阿绾,既然妘環知道通往浮屠山的方法,等明日与母妃见过面,你若真担心我体内的蛊毒,咱们也可偷偷去与母妃见一面。”

    “好。”宋清欢这确实是目前最佳的法子,点点头应了。

    “那妘環呢……”宋清欢清凌凌的目光瞧着他,说回方才的话题。

    温香软玉在怀,沈初寒颇有几分心猿意马起来,只注意到她一张一合的水润红唇,压根就没听清楚她在说什么。

    见他直勾勾盯着自己的模样,宋清欢眸子一曳,睨他一眼,“阿殊……”“殊”字尚未音落,唇便被沈初寒的唇瓣堵住,只能发出“唔唔”的音节来。

    宋清欢身子一僵,很快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无奈地眨了眨眼睫。心知他这段时间忍得够辛苦了,眸光盈盈间搂住沈初寒的脖子,身子贴上去主动配合起来。

    沈初寒眼底情欲更甚,伸出一只手扣住宋清欢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一阵攻城略地之后,方将她放开。

    宋清欢被吻得气喘连连,半晌才平复下来,睨他一眼,一脸无奈道,“阿殊,门还开着呢,万一方才有人进来……?

    “他们几个都是有眼色的人,就算瞧见了,可不还得当做没瞧见?”沈初寒看着宋清欢被他吻得水润通红的唇,一脸餍足之色。

    宋清欢没好气地白他一眼,从他身上下来,一面将妘璃的信收好,一面嗔道,“你倒是越发无所顾忌了。”

    沈初寒笑,搂住她的腰不让她走开,说起了正事,“阿绾,你这么多年没见过母妃了,明日势必会很激动,但千万不要叫人瞧出了破绽来。”

    宋清欢扬唇一笑,成竹在胸,“放心吧,我不会露出马脚的。”

    *

    第二日,因惦记着今日要去见母妃,宋清欢起了个大早,用过早饭梳妆妥当后,便同沈初寒一道在房中候着。

    君熙得知他们今日要去见圣女,也来了房中,一面陪他们等着,一面说着闲话。

    这几日发生的事君熙都听宋清欢说了。君熙知道他二人办事一向极有分寸,再者她在此也帮不到什么忙,便索性将一切都放心交给他们安排。

    辰时刚过,姒檀果然如约而至。

    听到流月来报,宋清欢点头,“请她进来。”

    君熙便要起身,“那我就先回房了。”她明面上是宋清欢的婢女,这般与他们平起平坐未免有些不合规矩。

    不想,宋清欢却按住她的手,摇摇头,嘴角一抹似有若无地笑意,“嫂嫂,无碍,你就在这坐着便是。”

    君熙有几分不解,沈初寒却像是想到什么,点头附和。

    见他们坚持,君熙便又坐了下来。

    很快,姒檀在流月的引领下到了门口,朝宋清欢和沈初寒一礼,神情淡淡开了口,“见过帝姬,见过寒帝。”

    “姒姑娘不必多礼。”宋清欢笑意盈盈应了。

    姒檀抬头,目光似不经意在一旁的君熙面上一扫,很快收回,“帝姬和寒帝若是准备好了的话,可随我去玄殿面见圣女。”

    “好。”宋清欢爽快应了,朝君熙点了点头,同沈初寒一道出了门,君熙也跟着送了他们出去。

    宋清欢看一眼院中站着的妘歌和身后的君熙,淡然吩咐,“妘歌,君熙,你们一起跟着吧。”

    君熙和妘歌虽有诧异,但心知宋清欢自有安排,还是很快垂首应是。

    姒檀眸子一狭,看向宋清欢道,“帝姬,长老吩咐,只需请您和寒帝二人前往玄殿。”

    “可是……”宋清欢眉头一皱,似下意识就要反驳。

    “阿绾。”沈初寒搂了搂她的肩,阻止了她接下来想要说的话。

    宋清欢这才不情不愿地住了嘴,“嗯”一声,看向妘歌和君熙道,“既然这样的话,你们便都留在清雅小筑吧。”

    “是。”两人恭谨应下,没有多说。

    姒檀淡淡看她一眼,薄唇一张,“帝姬,寒帝,请吧。”

    随姒檀一道出了清雅小筑,依旧沿着上次的路线,往玄殿所在的月牙岛方向走去。姒檀果然是清冷的性子,一路上一言不发,除非宋清欢问到什么,否则绝不开口。

    宋清欢心知她是长老那边的人,也不奢望能从她这里得到什么信息,也一言未发,沉默地跟在她身后。

    走了一会,估摸着快到月牙岛了。

    果然,又行了十来步,姒檀停了下来,手势变幻,用灵力打开了面前的结界,那架漂亮的白贝拱桥出现在宋清欢眼前,两侧有薄雾缭绕,恍若仙境。

    “帝姬,寒帝,请。”姒檀拱手一让,率先踏上了白贝桥。

    下了桥,姒檀领着两人,轻车熟路地走到了玄殿前。

    玄殿前站着几名服侍统一的女子,见姒檀带着他们过来了,上次那位叫妫璎的姑娘出列一步,朝宋清欢和沈初寒福身一礼,又看向姒檀,语声泠泠,“姒檀,长老们已经在殿中等着了。”

    姒檀点头应是,转目看向宋清欢和沈初寒,“帝姬,寒帝,里面请。”

    宋清欢点头,同沈初寒一道踏入了玄殿。

    “长老,帝姬和寒帝到了。”行到殿中,姒檀看向上首的五位长老开口,神色恭谨。宋清欢一眼望去,并未看到母妃的身影,不由微蹙了眉头。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嬴彻沉声开口,朝姒檀挥一挥手,姒檀便退出了玄殿。

    姒檀退出大殿后,嬴彻转了目光看向殿中的宋清欢和沈初寒,嘴角微微挂上一丝例行公事的笑容,“帝姬和寒帝来了。”

    “见过几位长老。”宋清欢淡淡一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至于沈初寒,只冷着脸站在宋清欢一旁,未发一言。不过众人皆是他就是这种冷淡性子,便也不以为杵,只将目光投向宋清欢。

    宋清欢目光在几人面上一一扫过。

    姚扶桑沉着脸色,神情一如既往的难看,姞羽神情清冷没有表情,姜琳琅和姬纾倒是笑意盈盈,姬纾今日穿了身红衣,艳烈如火,衬得眉目风流,倒教宋清欢恍惚间想起了姬夜。

    宋清欢收回目光,看向嬴彻道,“嬴长老,不知圣女在哪里?”

    “圣女很快就到,还请帝姬稍等片刻。不过……”

    一听到这“不过……”二字,宋清欢心中就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皱着眉头接口道,“不过什么?”

    “圣女如今正是修炼的紧要关头,本不宜出关,但帝姬执意要见圣女,我等这才去将此事告知了圣女。圣女虽同意了见帝姬,但是,只能见帝姬一人。”

    一旁的沈初寒闻言,脸色登时垮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穿成男主出轨前妻〕〔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渡鸭之宴〕〔农家子〕〔网游之我能看到数〕〔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凝脂美人在八零〕〔神级无敌系统-苏城〕〔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