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灭世神焰〕〔家丁修仙〕〔寒门寡嫂:八零年〕〔书穿之这个男主喜〕〔我开了一家黑店〕〔空间炮灰生存〕〔万千位面交易所〕〔我的青春我的刀塔〕〔聊斋纪行〕〔超级血脉吞噬系统〕〔最强魔王天团〕〔阆风〕〔重生军嫂:大首长〕〔圣骑士盟约〕〔将门凤华〕〔武霸苍龙〕〔星际萌商时代〕〔都市之超级医圣〕〔人道至真〕〔无限恐怖风暴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权宠 第463章 你的娘亲,是我的姐姐
    ,精彩小说免费!

    翌日,清雅小筑果然来了人。

    听到流月来报,宋清欢同沈初寒一道出了门,抬眸,便瞧见院中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上次来领他们去玄殿的姒檀。

    见两人出来,姒檀迎上前两步,福身一礼,“帝姬,寒帝。”

    “姒姑娘。”宋清欢淡淡颔首,算是回了礼。

    “几位长老派我来同帝姬说一声,圣女已同意见您了。明日这个时辰,我会来领帝姬和寒帝去玄殿面见圣女。”姒檀看着宋清欢开口。

    “真的?”宋清欢闻言瞪大了眼睛,欣喜地瞧着姒檀,眸中莹光点点,似有激动之色。她如今已得知母妃无恙,心中一颗大石头终于放下。若贸然与母妃相认,说不定会让母妃再度陷入危险的境地,所以,在形势未明之前,她不能露出任何破绽,尤其,眼前的姒檀明显是几位长老的人。

    “是的帝姬。”姒檀抬眸看她一眼,神情淡淡,点头应一声,眼底深处却有异色闪过。

    “太好了。”宋清欢挽唇一笑,转头看向沈初寒,“阿殊,皇……”皇字的尾音未落,似想到什么,声音陡然减小,眸中落星星点点,带着掩饰不住的欣喜。

    姒檀面容如常地看着宋清欢,见她声音渐低,朝沈初寒做了一句口型。她粗粗一瞥,隐约能辨出她最后几个字似乎是“……有救了”。

    姒檀眸光一敛,不动声色地垂了眸。

    宋清欢复又看回姒檀,挽唇一笑,“那就多谢姒姑娘了。”

    “帝姬不必客气。”姒檀点头,“那我明日再过来。”

    “好。”宋清欢看一眼流月,“流月,送姒姑娘。”

    流月应是,朝姒檀笑笑,送她出了清雅小筑。

    宋清欢转身看向沈初寒,脸上欣喜的笑容隐去,沉声道,“阿殊,进去说话吧。”

    进了房间,两人在桌旁坐下,宋清欢看着他若有所思开口,“阿殊,你说……要不要派玄影再去见一次母妃,好问问母妃的意思?不然,万一明日在几位长老面前露出了破绽,后面可就不好圆回来了。”

    眉眼一垂,有几分担忧,“母妃如今幸得暂且无事,若因我之故再受到伤害,我实在于心难安。”

    前两日玄影见过妘璃之后,回来也只说母妃如今无恙,让她不用担心,至于后面两人见面后该如何做,还没有一个定论。既然明日就要相见了,这件事,总得互相通个气才是。

    沈初寒沉吟片刻,点头道,“我唤玄影来问问。”说着,叫门口的沉星去叫了玄影过来。

    玄影的身影很快出现在了门口。“公子,少夫人,你们找属下?”

    “嗯,进来。”

    玄影进了房间,在宋清欢和沈初寒面前立定,沉声开口道,“公子和少夫人有何吩咐?”

    “如果叫你再去一次浮屠山,你能成功见到母妃吗?”宋清欢问。

    玄影想了想,“有七成把握。不过……属下没有灵力,无法打开结界。唯一的可能,就是等着圣殿和玄殿守卫交班的时候,跟着混进去。”

    宋清欢微微蹙眉。

    若要等守卫交班之时才能进去,这其中变数未免太大。仔细回忆起那日姒檀开结界时的手势变幻,想想似乎并没有很复杂,隐约还能记清,或许,能让妘歌一试?

    薄唇一抿,正要开口,门外却传来了流月的声音,“殿下,院外有人求见。”

    又有人?

    宋清欢眸光一凝,越过玄影看向门口的流月,“什么人?”

    “是个貌美的中年妇人,说是奉圣女之命前来。”

    宋清欢墨瞳猛地一狭,直起身子看向流月,“奉圣女之命前来?”

    流月点头,“只是,她衣着华贵精致,不大像是圣殿或玄殿的守卫。”

    宋清欢与沈初寒对视一眼,沉声吩咐,“请她进来。”

    流月应声退下。

    宋清欢看向玄影,“玄影,你先下去,这件事暂且先放着,先看看这人的目的再说。”

    “是,少夫人,属下告辞。”

    玄影刚走,流月便领着那妇人进来了。宋清欢抬眼望去,跟在流月身后的果然是位三十多岁的女子,肤色雪白,保养得当,眉眼间有淡淡风情,确实不像是玄殿或圣殿守卫。

    打量一瞬,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宋清欢起身迎上前,“夫人找我?不知夫人怎么称呼?”

    那女子盈盈眸光在她面上划过,开口道了个“是”,说话间,目光四下一扫,压低了声音道,“我想同帝姬单独谈谈。”

    “流月,你先下去吧。”宋清欢凉淡吩咐。

    流月应声退下。

    宋清欢眉梢一扬,眼中带了几分戒备,“不知夫人怎么称呼?”

    “我叫妘環。”女子缓缓开口,唇边有温润笑意,眸光落在宋清欢面上,带了几分莫名的亲切。

    妘環?

    宋清欢眉头几不可见一蹙,又是姓妘的?眸光在她面上淡淡掠过,心底忽的一惊。

    方才第一眼见到这女子,总觉得她有几分眼熟,此时再细细一想,才发现她竟长得同昨日那名叫妘萝的姑娘有几分相似,再加上两人姓氏相同,年纪又对得上,她估摸着,眼前这名叫妘環的妇人,约莫就是妘萝的母亲了。

    只是……她来找自己做什么?

    敛下眸底异色,浅笑着一点头,“妘夫人。”眸光在她面上蜻蜓点水一掠,“不知妘夫人来找我,有何要事?”

    妘環不说话,一双明澈凤眸中噙着盈盈水光,一眨不眨地看着宋清欢,眼底有情绪翻涌。

    宋清欢被她这样的表情弄得有些懵了,一时间猜不透她到底想做什么。

    须臾,妘環似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眸光一闪,不好意思地笑笑,调整好情绪后方抬眼,看着宋清欢,神情郑重而唏嘘,缓缓开口,“帝姬同姐姐……长得可真像。”

    宋清欢眉头一皱,将她这话细细咀嚼一遍,忽意识到什么,不可置信地撩眼,瞳孔渐渐张大,满眼震惊地看着她,不肯错过她脸上任何一丝细微的表情。

    她方才话中的姐姐……难道是……

    妘環眼泛泪花,欣慰地瞧着她,薄唇微动似要说些什么,语声却是哽咽,一时难以开口。

    宋清欢看着她的形容,脑中那个猜测呼之欲出。

    细细看来,眼前这位叫妘環的女子,不仅与妘萝长得有几分相似,似乎……似乎与她曾见过的母妃的画像,五官脸型亦有几分相似。除了母妃与自己一样,长了一双玲珑杏眼,而妘環和妘萝,却是一双妩媚凤眼。

    她定了定心神,迟疑着开口道,“妘夫人,你……你是……?”

    妘環咽下眼中泪花,哽咽着道,“帝姬,你的娘亲妘璃,是我的亲姐姐。”

    饶是心中已有猜想,此时听到她亲口承认,宋清欢还是愣了一下,呆呆地盯着妘環,有些难以置信。

    她从不知道,母妃竟然在族中还有个妹妹!

    心思一转,眨了眨长睫,面上扯出一抹无措笑意,“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又求救似的看一眼身后的沈初寒,神情单纯无害,眸底却有深雾缭绕。

    妘環叹一口气,“此事……说来话长。”

    见她一副想要解释的样子,沈初寒这才起身,揽住宋清欢,看一眼妘環,凉声开口,“妘夫人坐下说吧。”

    妘環谢过,在两人对面坐了下来。

    “昨日帝姬是不是去了誉府?”妘環看向宋清欢开口。

    宋清欢点头。

    妘環笑笑,“阿萝是我的女儿,昨日你们出府的时候,我正好瞧见了你的侧影,一眼看过去,觉得你和姐姐有些眼熟,便问了阿萝。”

    说到这里,她略带歉意地抿了抿唇,“昨日阿萝对你有所冒犯,实在是不好意思。”

    宋清欢眉梢一挑,“妘姑娘……是想试探我的底细?”

    妘環也不瞒她,一五一十开口,“几位长老对帝姬的身份起了疑心,让阿萝和姬夜来试试你是否是扶澜族人,不过听阿萝说,帝姬十分警醒,她们并没有打探到什么。”

    宋清欢淡淡一笑,不予置评,只伸手给妘環斟了杯茶递过去。

    妘環道谢接过,微抿一口,接着往下说,“我听阿萝说帝姬执意要见圣女,再加上总觉得你有几分相似,昨天夜里,便悄悄去见了姐姐。”

    宋清欢微惊,“你知道母妃在哪里?”

    妘環点头,“姐姐如今被软禁在浮屠山顶一个山洞中。”见宋清欢眉头狠狠一皱,忙开口宽慰道,“帝姬放心,姐姐虽然行动受限,但吃穿用度上几位长老不敢苛待于她,她如今一切安好。而且,姐姐已经知道你来岛上了。”

    这些事,宋清欢其实已经知道了,但在没有彻底弄清楚妘環的底细之前,她自不会先把底牌亮出来。

    宋清欢点点头,浅浅一笑,眉梢微落,继续听着她往下说。

    “对了,姐姐让我将这封信带给你。”妘環说着,从袖中掏出一封信递给宋清欢。

    宋清欢眼睫一垂,落在信封左下方娟秀的字迹上,长睫颤了颤,伸手接过。

    “这两天几位长老应该就会让你同姐姐见面了,姐姐的意思是,为了你的安危着想,你们二人,暂时不要在长老面前相认。”

    宋清欢捏了捏信封,抬眸,“刚刚长老已经派人来通知了,就在明天。”

    妘環略有诧异,很快点点头道,“也好,关于明日相见的事,姐姐的指示都写在了信里,帝姬看了便知。”

    “好,多谢妘夫人。”宋清欢颔首应了。

    听着她还是唤自己妘夫人,妘環眸光略一黯淡,只很快恢复如常,笑笑道,“那……帝姬看看姐姐的信吧,我先走了,若教长老们知道我来了清雅小筑,难免会起疑心。”

    说着,作势就要起身。

    “等等。”宋清欢凝眉,抬头看向妘環笑笑,带了几分恳求之色,“妘夫人,你和我母妃的事,能不能同我再多说说?”

    妘環看着她眼中光华盈盈,衬得肌肤如玉般雪白,正是女子最好的年纪,神情不免有几分恍惚。从某些角度看去,宋清欢的确与年轻时的妘璃长得十分相似。

    “妘夫人?”见她出了神,宋清欢试探着唤一声。

    妘環回神,不好意思地笑笑,“抱歉,帝姬想知道些什么?”

    “妘夫人知道些什么,若是不介意的话,我都想听。”宋清欢客客气气道。

    说着,抬手又给妘環的茶盏斟满,扬唇笑笑,露出米粒般洁白的贝齿,笑容灿烂得晃花了妘環的眼。

    她眯了眯一双凤眸,思忖片刻,才幽幽开了口,“我和姐姐自小父母双亡,相依为命着长大。姐姐从小就不喜欢这里,一直想着要逃出岛去,只是她不想连累我,所以迟迟没有行动。”

    “后来,姐姐被雪莲选为圣女,行动上愈发受限,无论做什么都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姐姐不喜欢这样没有自由的生活,于是,趁着几位长老不注意,偷偷带着重锦逃出了岛。”

    “我送姐姐离开玉衡岛后,趁长老们还未察觉,又偷偷返了回来,使计拖住了几位长老,给姐姐争取了时间。对了,那个时候,族中长老还不是你见到的这几位。”

    “后来呢?”宋清欢被她的话吸引住,忍不住追问,眼底有恍然之色闪过。原来花岗村玉娘口中说的,母妃身旁另一名叫阿欢的婢女,那个“欢”字,其实是“環”字,当然,妘環也不是什么婢女身份,玉娘慌张之中并未看清,也是情有可原。

    “几位长老出岛去追捕姐姐,却是无功而返,我松了口气,以为事情就此告一段落。没想到,几位长老并未放弃,一直派人在云倾大陆上秘密搜索,后来竟当真感知到了姐姐的气息。于是,几年之后,姐姐再度回了岛。”

    “姐姐回岛后,对她在云倾大陆上的遭遇闭口不谈,连我也不知道她那几年到底经历什么。因为雪莲十八年才一开,故而姐姐虽触犯了族规,但长老们念在她乃天选之女,还是饶过了她,依旧保留了她的圣女身份,对外找了个理由,将此事揭了过去。”

    “我见姐姐回来后虽有些郁郁寡欢,但情绪还算稳定,以为姐姐看遍了大千繁华,终于愿意安定下来,也打心眼里松了口气。只是没想到……”

    说到这里,她抬眸看向宋清欢,嘴角一抹苦涩的笑意,“只是没想到,三年前,几位长老突然将姐姐软禁在了浮屠山上,彻底限制了她的自由,给族人的交代,也只说是姐姐需要闭关修炼灵力。我自是不信,姐姐灵力一向高强,好端端的怎会突然需要闭关?于是,我找了个机会,偷偷找到了姐姐被软禁之处,想问问姐姐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的语声带着淡淡的沧桑沉哑,如此缓缓述来,让宋清欢不免也听得入了迷,捧住茶盏的手指微微一紧。明明已经知道母妃如今暂时无碍,可一想到那些年她受得苦,还是忍不住心里一揪。

    妘環的目光从宋清欢面上移开,幽幽看向窗外,顿了顿,才有几分怅然若失地开口,“可是姐姐啊,她不肯说……只说她的确是在闭关修炼。这样的借口,骗骗旁人或许可以,又怎么骗得过我?在我的再三追问之下,姐姐才道,新任的这几位长老查清了她当年私逃出岛的真相,不满上一届长老对她的处置,所以才将她软禁起来,以作惩戒。”

    “我想救出姐姐,可是姐姐说,她如今还是圣女,不会有性命之忧。就算我将她救了出去,她也无处可去,还会连累到我。”她眼睫颤了颤,眸底流露出自责之色,“那个时候,我已有了阿萝。我一人之命不要紧,可我确实不敢拿阿萝的性命冒险,所以……才打消了这个念头。”

    她缓缓说完这些话,抬眼看回宋清欢,“再后来,帝姬便来了。昨日我见到你之后,心底起了猜测,所以才冒险去见了姐姐。”

    宋清欢捏紧手中的那封信,如玉的手指白皙得近乎透明。如今妘環虽然说得云淡风轻,但当年的情形,势必凶险无比。年少时,她也曾怨过母妃,怨她不发一言便狠心离开了自己,只是现在看来,那时的母妃,受到的煎熬,又岂是自己能想象得到的呢?

    眼中情绪盈盈一晃,不想在妘環面前失了态,抬头朝妘環笑笑,“谢谢你……小姨。”

    一声“小姨”,叫得妘環鼻头一酸,不由也眼泛泪光,哽咽着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才是,帝姬无需客气。”

    宋清欢轻笑一声,“小姨随母妃一道,唤我阿绾便是。”

    “好。”妘環点头,“今日我便先走了,以免引起几位长老怀疑,若有什么消息,我会设法通知你。姐姐的信你好好看,明日不要出什么纰漏。”

    “好。”宋清欢起身,“小姨慢走,我送送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总裁太坏,娇妻要〕〔英雄?我早就不当〕〔千亿宝宝:顾爷,〕〔特种兵之超级大少〕〔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综英美]这不是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