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战之最强兵王〕〔极品兵王俏佳人〕〔女教师的贴身高手〕〔超凡狂医〕〔都市之修仙天才〕〔乡村小医仙〕〔异能之猛兽〕〔修仙小神农〕〔九重天战帝〕〔总裁凶猛:娇妻,〕〔灼魂之血(奈格里〕〔契约暖婚:军少,〕〔重生九零之完美军〕〔末世裁决者〕〔猛鬼公司〕〔钢铁直男直播登后〕〔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无限异能复制〕〔美女总裁的修真高〕〔斗罗大陆权利的游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权宠 第434章 玉衡仙君庙
    宋清欢听罢,眼中眸光漾开,有几分若有所思的神情。

    这么说来,那所谓的“仙使”,竟当真留了“仙物”在此?只不知是何物?这么一想,泠泠的杏眼中透出几分兴味来。

    沈初寒看她一眼,嘴角漾起一抹极浅的笑意,“那村子,离此地多远?”这话,却是瞧着流月说的。

    流月偏了脑袋回忆一番,有些不好意思道,“奴婢没有细问,不过,听那小二的口吻,约莫不是什么很远的地方。”

    宋清欢好奇地看向沈初寒,“阿殊想去看看?”

    沈初寒唇角笑意点点,流光清然地看着宋清欢,“难道不是阿绾想去看看?”方才瞧见她眼底的光,沈初寒便知宋清欢心底在想些什么。

    被沈初寒戳穿自己的小心思,宋清欢眨了眨长长的眼睫,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却也没否认沈初寒的话。

    都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若是能多了解些关于玉衡岛的消息,等到上岛之时,也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我先叫玄影派人去打探一番,若是情况属实,去看看也未尝不可。”沈初寒淡淡开口。

    宋清欢闻言一喜,掀起小扇子般的眼帘眼看向他,眸中光华点点,倒显出几分小姑娘般的娇憨来。她素来是清淡的性子,也只有在沈初寒面前,才会有这样生动的神情。

    流月初见还诧异不已,后来看得多了,才渐渐见怪不怪起来。

    “殿下若是没有事吩咐的话,那奴婢便先告退了。”流月也是极有眼力之人,自不会在此多待打扰到两人的相处。

    “好,你下去吧,有机会再从那小二那里套套话。”

    “是殿下。”流月笑盈盈应了,行礼退出了房间。

    她一走,沈初寒面上的淡然收了几分,眼中有显而易见的宠溺,“只是,阿绾也不必抱太大希望,毕竟,这传言是否属实还是一说,更何况,我总得确认没有危险了,才会放你去的。”

    对于沈初寒的坦诚,宋清欢也不失落,反倒俏生生一笑,露出一排米粒般齐整的贝齿来,“我有种预感,这个传言,一定是真的。”

    果然,到了第二日,玄影那边便有消息传来。

    说是离邯郸城十里处,有一处名叫花岗的小渔村,因着村子里随处可见五颜六色的鹅卵石,故而得了此名。

    传说中那名仙使,便是从花岗村上的岸,而小二口中的那座庙宇,也的确存在,建于花港村临海之地,名唤“玉衡仙君庙”。

    听到这名字,宋清欢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玉衡,又是玉衡,这片地方,还当真与玉衡脱不了干系。

    “那……那传说的仙物,可在庙宇中?”宋清欢开口问道。

    玄影点头,“那盒子如今还在庙宇中,据说,就放在那仙君的塑像后。”

    宋清欢闻言不免欢喜,清凌凌的眸光看向沈初寒。

    沈初寒瞧着她那张如珠似玉的容颜,自明白她想说什么,挥手遣了玄影下去,方开口看向宋清欢,轻飘飘两字落入宋清欢耳中,“想去?”

    宋清欢连连点头,巴掌大的小脸上笑意灿然。

    沈初寒温润地挽了挽唇,似有些拿她没有办法似的,“既然想去,明日我陪你去看看吧。”

    宋清欢虽诧异沈初寒如此轻易便答应了,但心底的欢悦还是掩盖了疑惑。当然,她不会知道,在玄影来向他报告之前,已经事无巨细地同沈初寒汇报过了,也确定过花岗村并无危险。否则,以沈初寒对她的紧张程度,又怎会如此轻易松口?

    因着上一世的教训,这一世,沈初寒俨然学乖了不少。譬如,他依旧对宋清欢有着极强的占有欲,却学会了很聪明地不在宋清欢面前表现出来。

    长睫一敛,瞧着眼前姑娘笑靥如花的模样,沈初寒也扬起一个宠溺的笑意,“那今日便早些歇着,明日我带你去看看。”

    翌日。

    对那扶澜族长老留下的“仙物”,宋清欢有种莫名强烈的好奇感,故而一大早便醒了,唤了流月进来伺候她梳洗完毕,沉星那厢已让小二准备好早饭送上来了。

    大抵同沈初寒一道用过早饭,宋清欢已然迫不及待。

    君熙对扶澜族之物并无多大兴趣,再者去的人太多了容易引起旁人主意,宋清欢此次便没叫上君熙。

    下了楼,出了客栈,流月已经驾着马车在门口等着了。

    虽然时辰尚早,城里却已热闹起来,往来百姓络绎不绝,偶有人经过此处,目光总不由自主地黏上了宋清欢。她如今虽怀着身孕,但一袭宽松的素衣穿上,非但不显孕肚,反倒有种仙气飘飘的感觉,再加上唇红齿白的一张芙蓉面,难怪引得人频频侧目。

    沈初寒却生出了几分不悦,冷冽的眸光一扫,四周温度顿时降了几分。百姓大抵也瞧出了他们不是寻常人,不敢再看,匆匆离去。

    宋清欢见沈初寒这幅寒气森然的模样,略有几分好笑,却也知道沈初寒就这性子,也未多说,挑起帘子同他一道上了马车。

    待两人坐定,马车便缓缓驶动起来。

    一路闻得车外热闹喧嚣之声,马车平稳地驶出了邯郸城,朝城郊不远处那座名唤“花岗”的小村庄驶去。

    出了城,耳边喧嚣声渐熄,宋清欢挑起车帘朝外瞧去,有淡淡的海风扑面而来。

    说来奇怪,许是在邯郸城中待久了,今日再闻得这样的满是大海气息的风,倒不似初入城时那般反胃。

    马车徐徐朝前行进,眼前一一闪过小巧精致的房屋,偶尔出现的布衣百姓,倒给这样身处异乡的清晨,染上了几分烟火气。

    宋清欢淡淡瞧着,觉得这一路来的焦躁之意也平歇不少。

    这一路上,她虽然面上瞧着不显,但心底深处总归有几许不安。关于玉衡岛,她越了解得多,反而觉得心中越发没底。这个神秘的岛屿和岛上神秘的氏族,仿佛是超脱俗世凡尘的所在,哪怕她自己身怀扶澜族的灵力,心中的感觉,却总有些不大好。

    这也是她此次为何执意要来看看那玉衡仙君庙的原因。

    在此之前,她遇到的扶澜族人,无外乎重锦姑姑、云歌和宫泠几人,可她们都入世已久,对宋清欢而言,更像是朋友或是寻常百姓,而非来自那神秘族群的人。而那玉衡仙君留下的仙物,或许能从中窥得一些关于扶澜族的真实消息。

    只是——

    宋清欢幽幽转了眸,眼底有怅然之色。

    不知为何,她总有一种预感,仿佛那神秘的盒子,只是那扶澜族长老为了脱身而留下的障眼之物而已,否则,又何至于叮嘱村民无论如何也不能打开?

    依她看,那盒子之所以不能打开的原因,不是什么会给村子里招来厄运,而是因为,里头本来就是空的。

    不过,猜测归猜测,既然花岗村就在附近,这一趟,她无论如何也是要来的。

    “阿绾在想什么?”恍惚间,沈初寒温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宋清欢回了神朝他看去,唇角挽起一个淡然的笑意,略微一迟疑,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担心,“阿殊,你说……那扶澜族长老留下的盒子里,该不会什么都没有吧?”

    沈初寒眉头一挑,似不并诧异她会问出这话,只温和地一笑,“既然阿绾觉得那只是他使的一个脱身之术而已,为何又还要前来呢?”

    宋清欢不好意思地笑笑,“万一我猜错了呢?”事关扶澜一族,总归是谨慎妥帖些的好,有些事情,不自己亲眼所见,又怎能放心。

    沈初寒笑笑,“是不是空的,阿绾很快便能知道了。”

    说话间,马车缓缓停了下来。

    宋清欢微惊,掀起车帘子朝外一瞧,便见不远处的地方,赫然耸立着一座气派的庙宇。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盛世权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怀了反派的娃[穿书〕〔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总裁太坏,娇妻要〕〔冷酷总裁霸爱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