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来袭:帝少独〕〔经营一座恐怖墓场〕〔灵剑尊〕〔重生九七之锦绣人〕〔我的美丽女上司〕〔极品女总裁〕〔乡野小神医〕〔空间炮灰生存〕〔都市之妖孽公子〕〔重生军少辣娇妻〕〔贫道要写书〕〔网游之反派!〕〔异界之御灵师〕〔神级明星系统〕〔穿越到1931〕〔一睡十万年〕〔蚀骨心尖宠:总裁〕〔点阴灯〕〔最强透视〕〔娱乐那个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权宠 第372章 年夜饭
    ,精彩小说免费!

    听到这话,萧贵妃叹一口气,眉眼一垂,幽幽开口道,“这件事说起来,还得感谢我一个闺中好友。”

    宋清欢眉梢一扬,认真地凝视着萧贵妃。

    这件事,沈初寒小时候从萧贵妃口中得知了真相,此事见宋清欢发问,没有说什么,只从萧贵妃手中接过了小郡主。

    萧贵妃抬眸看向她,浅浅一笑,“清欢可认识萧濯?”

    宋清欢点头。

    “我的这位闺中好友,就是萧濯的母亲,容徽音。”萧贵妃眼神从宋清欢面上挪开,投向虚无的前方,似乎陷入了过往的回忆中。

    房中除了她、君熙和沈初寒宋清欢,便只留了兰息和云歌,都是自己人,所以也不曾避讳。

    “徽音的夫君,是前朝有名的将军慕容修。君无垠举兵叛变,慕容修奉无尘之命带兵抵抗,只可惜,叛军力量强大,临都被攻破。”她的声音很轻,带了些哀凉,一时间,众人的心思都被吸引,除了她淡淡的语声,便只听到炭盆中木炭燃烧偶尔发出的“噼啪”声。

    “君无垠篡位成功后,大肆屠杀支持无尘的朝臣,慕容修自是首当其冲,以欺君忤逆罪论处,株连阖府。我担心徽音,偷偷去了趟监牢探望她。徽音并不惧死,只拜托了我一件事——保下她那两岁不到的孩子。”

    说到这里,她抬头扫了一眼宋清欢和沈初寒,微微一顿,“那个孩子,就是萧濯。”

    “也是这个时候,徽音知道了我怀了无尘孩子的事。当时的我其实已近绝望,我知道,一旦君无垠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弄掉他。这时,徽音给我出了个主意。”

    说到这里,她的语声已有些波动,抬头缓缓看一眼沈初寒,眼底浮上温柔之色。深吸一口气,方继续道。

    “容家是医药大家,徽音亦是精通药理。她告诉我,有一种药,可以隐瞒住脉象,最多可将怀胎的时间减少一个月。那种情况下,如果能将我的脉象减少一个月,我便可以说肚里孩子是君无垠的。”

    她攥了攥五指,神情蓦地冷了些许,大概是想到了那段在君无垠手里的屈辱日子。

    沈初寒替她斟了杯茶递过去,温声道,“母妃若是不想说,便不说了罢。”

    宋清欢方才也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会勾起萧贵妃的不好回忆,忙出声附和,“抱歉母妃,方才是我考虑不周了。”

    萧贵妃抬头朝她浅浅一笑,握住她放在膝上的指尖,深吸一口气道,“无妨,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理了理思绪,接着道,“徽音取下了贴身佩戴的玉佩,让我拿着这玉佩派人去找他兄长容岩讨那味药,并嘱我不必说是谁,只要说是她所求便可。”

    “后来,我便让兰息拿了那玉佩去容家,果然拿到了那味药,成功地瞒过了君无垠找来给我诊脉的太医。”

    一旁的兰息点点头,附和着萧贵妃的说法。

    原来是这样!

    宋清欢恍然,眉眼间一抹庆幸。

    看来冥冥之中,她就和容家有着不解之缘,若不是容家的这味药,沈初寒能不能平安出生还不一定呢。

    只是——

    她突然想起一事,不由蹙了眉头。

    那个时候,容家肯定已经知道了容徽音入狱的消息,为何看到她的玉佩时还肯帮忙?他们就不怕惹祸上身?

    要知道,容家可是在那之后便同容徽音断绝了关系,就因为怕受慕容修的牵连。可若是这样的话,事情似乎有些说不通啊。

    萧贵妃目光在她微蹙的眉头上一扫,柔声开口道,“怎么了清欢?”

    宋清欢理了理脑中纷繁的思绪,沉吟着开口道,“我只是觉得,事情好像还有哪里不对劲。”

    沈初寒似乎也想到了这一层,目光沉沉地点了点头。

    宋清欢抿了抿唇,将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母妃应该知道,当年慕容一家入狱后,容家便与萧濯母亲断绝了关系,也正如此,昭帝才没有对他们下手。”

    萧贵妃点头,沉吟着开口,“当时我听闻消息之后,也十分吃惊,因为兰息去取药时,他们没有半分推脱,分明是对徽音的嘱咐十分看重才是,可不知为何竟会做出那样的举动来。”

    她顿了顿,有些犹疑地又开了口,“而且……我还有一事心存怀疑。”

    “什么?”宋清欢和沈初寒不约而同朝萧贵妃望去。

    “当时徽音入狱前,刚分娩产下一个女儿,可我在牢中似乎并未见到那个婴孩。徽音把玉佩给了我后,我刚准备问起此事,我买通的牢役便走了过来请我出去,说不能再待下去了。无奈之下,我只得离开。只是……”

    她眉眼一垂,略带鼻音,“两天之后,慕容一家便被处斩,这话,我便再没有机会问出口了。”

    宋清欢瞳孔一缩,清亮的眸子定定落在萧贵妃面上,脑中不期然闪过一个想法。

    难道……难道说……

    她抬头看一眼沈初寒,眨了眨浓密的眼睫,微舒一口气,“阿殊,你说……有没有可能……有没有可能阿筝便是当年慕容夫人生下的这个婴孩?”

    萧贵妃一愣,“阿筝?阿筝是谁?”

    宋清欢转了目光看向她,“阿筝是我朋友,是容家二小姐。她的父亲,便是慕容夫人的兄长,容岩。”

    沈初寒沉吟片刻,也开了口,“若仔细一想,似乎并无可能。”

    宋清欢眼中有亮意浮动,将所有的事情都串在一起一联想,越发坚定了自己的猜想。

    当初有谣传说,容筝是容老爷的外室之子,原因就是容夫人那段时间并未怀孕,却突然对外宣称产下了一女。

    那么,真相极有可能是慕容夫人产女之后,感觉到了慕容府风雨欲来的前兆,便偷偷派人将刚出生的女儿送到了容府。慕容府人口繁多,产下的又是女婴,昭帝那时忙着夺权,大抵不会注意到这么多。

    而容府之所以极为迅速地宣布与慕容夫人断绝干系,想来也是为了保住慕容家的这一仅存的血脉。

    至于容筝为何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世,大概,也是慕容夫人的请求。容筝身为女儿身,若将这国恨家仇强加于她身上,未免太过残忍,倒不如让她有个平平安安的一生。

    这也就说得通,为什么容家看到兰息拿出来的玉佩之后,二话不说便将那味药给了兰息。容岩如果稍微动点心思,就应该能猜出这药是作何用处。如果容岩与慕容夫人关系不好,又怎会甘愿冒这样的风险呢?

    而且,这么一来,容筝的不足之症也就有了解释。

    慕容夫人怀容筝时,慕容将军应该已经上了战场,战争局势不明朗,慕容夫人自是日夜忧心,再加上可能分娩时昭帝大军破城,极有可能受了惊,导致早产,所以容筝才会如此体弱。

    一会的功夫,她已经将整件事情都给捋顺了,眼中亮意灼人。

    萧贵妃却是不解,看一眼沈初寒,又看一眼宋清欢,“殊儿,清欢,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宋清欢深吸一口气,将自己的猜测和推断说了出来。

    萧贵妃一听,也是怔住,眼中有喜色,“这么说,徽音的一双儿女,都还活在这世上?”

    宋清欢抿唇应是,沈初寒也跟着点头,“我觉得阿绾分析得很有道理,是或不是,我让人朝着这个方向去查,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萧贵妃眼睫颤了颤,眸中有浮光涌动,“若是这样的话,那可真是太好了。”

    宋清欢反手握住萧贵妃略带凉意的手,温声道,“母妃放心,今后我和阿殊一定会护您周全,不会再让您受一丁点苦了。”

    沈初寒眸光定定看着这一幕,怀中还抱着自己可爱的女儿,心中也有一股暖意涌上。

    现在的他,母亲健在,妻女相伴,这一生,实在没什么遗憾的了。

    刚知晓萧贵妃被囚禁在地宫十多年的那一刻,他是恨不得立马冲进宫里去杀了昭帝的,可现在他想明白了,昭帝的仇,自然要报,但更重要的是好好享受家人陪伴的每一天。

    爱,永远比恨更重要。

    这一点,也是这一世宋清欢教会她的。

    萧贵妃眸光愈乱,水波涌动,哽咽着应了声好。

    这样的一幕,从前的她,是怎么都不敢奢望的,没想到现在却成了真。她这一生,虽有过坎坷艰辛,但上苍待她,到底不算苛刻。

    一旁的君熙抱着已经熟睡的宋念看着这温馨的一幕,心绪也起伏得厉害。想到自己去年前在冷宫逝去的母妃,再想到与自己阴阳两隔的宋暄,鼻头不由一酸,不自觉有泪水涌了上来。

    只是,她不想扫大家的兴,微垂了头,想悄悄将泪水咽下去。

    宋清欢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转头朝君熙望去,正好看见君熙悄悄抹眼泪的样子,一怔,忙开口道,“这些日子多亏有了嫂嫂,不然我们没办法陪在母妃身边,母妃一个人着实无聊得紧。”

    “是啊。”萧贵妃也是个通透人,看一眼君熙红红的眼眶,也明白了什么,忙出声附和。

    就连沈初寒也难得地“嗯”一声,跟着开口道,“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

    宋清欢看一眼君熙怀中的宋念,浅笑着道,“阿念都睡着了,今儿怕是玩累了,不如让云歌先抱他先去歇着吧。”

    君熙深吸一口气,点头看着她笑笑。

    宋清欢从君熙手中接过宋念,微微压低了声音道,“嫂嫂,皇兄的事我一定会竭尽全力,你不要难过。”

    君熙抬头怔怔地看着她,眼底浮上温暖,重重地点了点头,“我知道,谢谢你阿欢。”

    云歌上前来接过宋念,宋清欢看向自家女儿,见她小小一团缩在沈初寒怀中,小脑袋一点一点的,显然也是困了,便索性让云歌将小郡主也一起抱下去了。

    萧贵妃深吸一口气,“好了,今儿是除夕夜,该开开心心吃顿团圆饭才是。”说着,看向兰息,“去,叫厨房可以上菜了。”

    沈初寒和宋清欢来之前同萧贵妃和君熙打过招呼,所以厨房已经备好了今晚的年夜饭。

    三人点头附和,坐到了摆好的桌上。

    萧贵妃看向他们,“今晚就你们两人单独来的?”

    “还有我身边一个侍卫,慕白。”

    “我让兰息和云歌另外张罗了一桌饭,待会叫他去那边,同他们也一起吃顿年夜饭吧。”

    “好。”沈初寒浅笑着应了。

    饭菜很快源源不断上了上来,虽比不得宫中的玉盘珍馐,但亦是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望之令人食指大动。

    萧贵妃这么多年来第一次与儿子媳妇一起吃团圆饭,心中自然高兴,主动拿起酒盏,看向宋清欢,“清欢可能饮酒?”

    宋清欢但笑不语地点了点头。

    沈初寒宠溺地看她一眼,“母妃别看她这娇弱的模样,饮酒却毫不在话下。”

    被沈初寒揭穿,宋清欢下意识瞪了他一眼,脸颊浮上一丝红晕。

    这可是在他母妃面前,虽然萧贵妃性子和善,但毕竟是自己的婆母,哪有在婆母面前大喇喇揭穿自己的?

    沈初寒抿唇浅笑,眼底流光浮动。

    这一幕落入萧贵妃眼中,眼底笑意加深。她虽十几年没见过沈初寒了,但他小时候的模样仍历历在目。小时便是清冷的性子,甚少与人亲近,长大后又经历了这么多,性情恐怕愈加清寒,没想到,果真是一物降一物,在宋清欢面前,他倒是经常笑得开怀。

    自己儿子喜欢的女子,萧贵妃自然是越看越满意,看一眼宋清欢染上红晕的脸颊,笑着道,“会喝酒没什么不好的,谁说女子就不能喝酒了?”说着,抬手给宋清欢斟满。

    宋清欢朝她甜甜一笑,“谢谢母妃。”

    萧贵妃又看向君熙,“熙儿也来一杯?”

    君熙这会子情绪已经稳定下来,闻言亦是笑着扬了扬眉,“夫人又不是不知道,我从前可是当男子教养的,喝酒什么的,难不倒我。”

    萧贵妃笑笑,也给她满上。

    夺剑大会后君熙恢复女子身一事,当时昭帝曾无意间同她提起过,所以萧贵妃乍见君熙时也未曾诧异,只是有些唏嘘罢了。

    从前在宫里时,她与君熙虽接触不多,但也看得出她与君彻君瀚不同,虽然同样受宠,却从未恃宠而骄,也从未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而知晓了她和宋暄之间的故事之后,心里就更加心疼她了,她的遭遇,与自己又何其相似呢?

    宋清欢清澈的眸光在两人面上一扫。

    只要昭帝一日不下台,萧贵妃就暂时不可能住回寒王府,君熙也不可能恢复身份。也就是说,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萧贵妃和君熙仍需要在宋府住着。

    心中突然萌生了个想法,看两人一眼,笑吟吟开口道,“既然都是一家人了,嫂嫂不如对母妃改口了罢。”

    君熙一怔。

    萧贵妃却是反应过来,唇角也勾出一抹浅浅的笑意,慈爱地看着君熙道,“是啊,熙儿若是不嫌弃,也同殊儿和清欢一道,唤我母妃便是。”

    君熙回过神来,眼眶中有泪花浮动。

    从她身份被识破的那一刻,她本以为自己活不成了,没想到,她不仅活得好好的,还生下了自己心上人的孩子,这一切,都是多亏了宋清欢和沈初寒的帮忙。她心中充满了感激,却又不知该如何报答才好。

    眼下见他们都目光温暖地看着自己,丝毫不把自己当外人的模样,这几年强撑的坚强仿佛顷刻间土崩瓦解,泪水倏地涌上,视线蓦地变得朦胧起来。

    见她突然间泪眼婆娑,宋清欢刚要出声宽慰,却见君熙倏地起身,跪倒在地,朝萧贵妃恭恭敬敬地磕了个头,语声真挚地唤了一声,“母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特种兵之超级大少〕〔英雄?我早就不当〕〔千亿宝宝:顾爷,〕〔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综英美]这不是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