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药农娘子〕〔异墓录〕〔太古雷龙诀〕〔万古神龙变〕〔都市巅峰高手〕〔乡村逍遥神医〕〔商斗〕〔特种神医〕〔快穿之神尊再爱我〕〔我的总裁老婆是女〕〔花都逍遥医仙〕〔笑睨天下:邪妃太〕〔我当太子那些年〕〔超级预言大师〕〔霸主崛起〕〔传奇天王系统〕〔超大陆入侵〕〔一剑龙凰〕〔扑克巫师〕〔认真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权宠 第317章 进攻
    叶落大骇,下意识伸手去抓,然而季流云下坠速度太快,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他的身影便被崖下无边的烟暗所吞没。

    “流云哥哥!”叶落大喊一声,然而回答她的,只有崖底传来的隐隐回声。

    叶落脑中一片空白,呆呆地盯着季流云消失的地方看了一瞬,忽然眉眼一凝,纵身跟着跃了下去!

    风声从耳边呼呼掠过。

    她像一只断了翅膀的飞鸟一样,垂直朝下降落,崖底的气温很低,叶落只觉全身都快被冻僵了。

    然而这个时候,她却反倒清醒起来,死命咬住下唇,强抑着没有让自己哭出来。

    方才她并没有多想,下意识便跳了下来。

    这会子恢复了冷静,心里并不后悔,只是生出几分哀凉的绝望。

    流云哥哥身上本就有伤,方才又替她挡了一箭,从这么高的悬崖摔,怕是性命堪忧。

    可是,就算是这样,她也不能让流云哥哥孤独一人。

    深吸一口气,将眼底涌上来的泪珠咽下去。运起内功,尽量减缓身子下降的速度,睁大眼睛四下张望着。

    她知道,季流云虽然中了一箭,但坠崖的时候还有意识,一定不会救这么放弃,定会同自己一样,尽量减缓下降的速度,如果她瞧得仔细些,说不定还能找到季流云。

    只是方才的打斗到底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勉强运功下落了一会,便有些力不从心了。

    好在太行山雨水充足,山上林木茂盛,便是陡峭的崖壁上,也生长了不少低矮的树木。

    她看准一颗矮松,纵身跃了过去,在树上停住,四下看了一圈,依旧没有看到季流云的身影,心底有些绝望,将手拢在嘴边,对着下边大喊了一句,“流云哥哥!”

    可回答她的,依旧只有幽幽回声。

    叶落眼底情绪一寸寸凉淡成雪,眼角处一滴泪珠不由自主地滚落下来。

    她心下茫然,四面环顾,满目只见无穷无尽的烟暗,烟黝黝的如一只张开血盆大嘴的怪兽,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夜风拂过,衣袖生凉。

    叶落紧了紧衣衫,心底涌上铺天盖地的绝望。难道……流云哥哥当真出事了?

    恍神间,脚底的树枝突然“咔擦”一声断开来,她没有防备,身子直直掉了下去。

    *

    半个时辰前,落影峰上。

    三声钟响,整个无痕宫顿时进入戒备警惕的状态。

    每个上山的入口处都站着全副武装的杀手,丝毫不敢掉以轻心,烟压压一片,手中火把照得整个落影峰如同白昼。

    无痕宫西北一角。

    此处是上山入口之一,但这条上山的山路地势险峻,且山脚下是一片布满沼泽的林地,鲜有人会知道这个入口,所以守在入口处的人比别处要少不少。

    尽管如此,还是有十来个手持刀剑的杀手在此守着。

    入口处有一座瞭望高台,台上站了两人,眸光犀利,一眨不眨地盯着下方陡峭的山路,丝毫不敢分神。

    只是,夜色正浓,星光暗淡,连月亮也躲进了层云之中。他们手中的火把虽亮,却只能照见很小一段距离,再往下,便只能看见一片烟暗。

    这时,忽然有淡淡的薄雾向上飘来。

    夜间的山上,本就很容易起雾,所以一开始,执勤的人并没有放在心上。

    等到那雾气飘到他们跟前时,有人才终于发现了不对劲。

    因为,这些雾起得似乎太蹊跷了些,环顾四周,并未起雾,只有这一团雾气悄然飘到了他们面前,就好像……就好像人为控制的一般。

    “都往后退。”率先反应过来的那人忙大喊出声,对着大家做了个后退的手势。

    然而,此时风起。他们正好站在下风口,雾气很快被四下吹散,漂浮在四周,将他们包围了起来,无孔不入地钻入鼻腔之中。

    那雾气,带了几分水汽,无色无味,但总让人觉得浑身不舒服。

    有人皱了眉头,刚要说话,忽然脸上露出异色,双手掐住喉咙,嘴里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眉眼间全是痛苦。

    周围的人发现了他的异样,刚要过来情况,突然也觉得腹中一阵绞痛,“噗通”一声,半跪在地,满脸痛苦之色。

    不过片刻,入口处守卫的人纷纷倒地,俱是痛不欲生的神色。

    这时,雾气渐渐散去,忽听得空气中忽然有整齐的脚步声响起,仿佛顷刻间就到了面前。

    倒在地上之人还有人尚有意识,挣扎着抬起头朝前看去,只见突然有许多烟衣蒙面人冲破雾气,如潮水一般涌了过来。

    无痕宫的人大惊失色,虽不知这突然冒出来的烟衣人是什么人,但一看他们便是有备而来,有人挣扎着要从怀中掏出信号弹,手刚伸进衣襟,忽然听到一声刀剑刺破血肉之声传来,胸口一阵痛意,低头一瞧,一柄锋利的剑已经插在了他胸口处。

    那剑直直插入他的心脏,甚至都来不及挣扎,便头一歪,死了。

    其他仍在地上苟延残喘的人脸上露出慌乱,只是,还没有等他们做出什么反应,烟衣人便已如同鬼魅一般行到了他们面前,手起剑落,只听得几声闷哼,所有人皆被干净利落地一剑杀死,未留一个活口。

    确认过再无漏网之鱼后,烟衣人朝两旁分开,从人群后走出一人,一袭暗烟色锦袍,目光冷然,踏着清冷月色而来,正是沈初寒。

    沈初寒目光在地上死去的守卫面上一扫,看向身旁的玄影,“兵分三路,一路由你带领,去找子舒和落落,一路去扫除无痕宫的障碍,另一路随我一起,去找李绪。”

    玄影抱拳应是,对着身后乌压压的隐卫吩咐几句,一声令下,隐卫呈三队分开,训练有序地各自离去。

    沈初寒朝后一招手,按照事先得到的情报,往李绪的院子飞快行去。

    却说玄影这队。

    原本的计划是先等隐十三救出季流云和叶落,然后他们才上山进攻。只是,他们按原计划等到了丑时三刻,还不见隐十三他们的身影,沈初寒心知他们怕是遇到了什么阻碍,一时半会也下不了山,便领兵攻上了山。

    方才那白雾当中,掺杂了叶问调配的无色无味的剧毒,一旦吸入便会立即身亡。他们和隐卫事先服下了解药,所以并未受到影响。

    与沈初寒分开之后,玄影按照隐十三给他们的无痕宫地图,带着隐卫往关押叶落和季流云的暗牢飞速行去。

    这会子山上混乱,一时半会怕是也找不到隐十三,所以先去暗牢看看情况再说。

    路上自然遇到不少巡逻的无痕宫之人,但玄影他们早有防备,此番带上山的隐卫又都是以一敌十的精英,所以轻而易举便解决了好几拨人。

    走到一半,身后突然有隐卫出声,“阁主,你看——”

    玄影顺着他的目光往天上瞧去,却见不远处西南角处的天空中,升起一枚橘红色的信号弹,在天空中划出一道耀眼的弧线,很快消失在暗夜之中。

    玄影神情一凛。

    这信号弹,是隐十三的。

    他看一眼信号弹的方向,又仔细看了看手中的地图,眼中浮现出一抹狐疑。

    如果地图没有标示错误的话,信号弹升起的地方,应该是一处悬崖才是。隐十三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心中虽狐疑,但方才的信号弹所有人都看到了,分明就是隐十三的没错。

    犹豫一瞬,很快下定决心,看向身后的隐卫,指了两人,让他们悄悄去暗牢那边情况。然后看一眼剩下的人,沉声道,“走!”说着,往信号弹升起的方向快速行去。

    越往前走,位置就越偏,尽管如此,一路上还是遇到了两拨无痕宫之人,又是一阵械斗,方将人全都消灭。

    穿过树林,便来到了方才放信号弹的那处悬崖边上,但出乎意料的是,这里并没有发现隐十三或者季流云叶落的影子,只有地上东倒西歪地躺了不少无痕宫杀手的尸体。看样子,这里曾经有过一番激烈的厮杀。

    玄影不由皱紧了眉头,吩咐隐卫四下散开一番。

    他走到悬崖边上朝下望去。

    只见下面一片雾气缭绕,根本看不清有什么,只有寒凉的风吹上来,让人徒生几分寒意。

    目光四下一扫,突然定格在了悬崖边上。

    刚要蹲下细看,刚刚派去情况的人回来了,“阁主,并没有发现十三和季公子叶姑娘他们的身影。”

    玄影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然后在悬崖边上蹲了下来,手一伸,冷声吩咐,“火把。”

    隐卫将手中的火把递了过去。

    玄影接过,微微俯身,就着火把的光亮,目光紧紧定在悬崖边上,眉头深锁,眸光有几分冷冽。

    身旁的隐卫见他神情有异,也弯了身子,朝他目光定住的地方望去。

    这一看,也是不由失色,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只见玄影前面的悬崖边上,有一个浅浅的脚印,还有往下的痕迹,好像……有人在这里失足掉下去了一般。

    玄影也想到了这个可能,脸色更加沉郁起来。

    悬崖旁的沙石很松,风也很大,如此浅的脚印,如果是以前留下的,势必会很快就被风吹乱脚印,可现在还留在这里,只能说明,这个脚印,是不久前留下的。

    他举着火把站起身,心跳得有些快,暗暗祈祷这脚印是掉下去的无痕宫之人留下的。

    只是,这当口,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的猜想,难免有些心焦。

    就在这时,忽然听得林子口有动静传来,他转身望去,见有一道身影出了林子,正被隐卫截住,刚要交手,却突然听得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是我!”

    玄影神情一凛,快步走了上去。

    果然,火光中站着的那人,正是一直不见踪影的隐十三。

    见他孤身一人,玄影的心蓦地往下一沉,急急开口问道,“十三,叶姑娘和季公子呢?”

    隐十三眼中露出担忧和惊讶之色,目光往他身后一扫,“叶姑娘和季公子不在这里么?”

    玄影神情一冷,“什么意思?”

    “半个钟头前,属下从暗牢中救出了叶姑娘和季公子,只是李绪太快反应,牢牢把守住了下山的出口,所以属下便带季公子和叶姑娘来此先避一避。刚刚属下出去情况时,被人发现,好不容易才脱身,赶过来的途中见到这里有信号弹升起,没想到一出林子便见到了阁主和其他兄弟。”说到这里,隐十三的声音中越发含了担忧。

    玄影神情有几分难看,“你将信号弹给了他们?”

    隐十三点头,“属下告诉他们,如果遇到什么紧急情况,便点燃信号弹,若是暗阁的隐卫见到,自会赶过来援救。可是……”他眉头皱成一个结,“叶姑娘和季公子怎会不在此处呢?”

    玄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走到悬崖边朝下望去,心中那股不好的预感越发浓烈。

    难道……季公子和叶姑娘坠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太古龙神诀〕〔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怀了反派的娃[穿书〕〔LOL之职业噩梦〕〔冷酷总裁霸爱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