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步步为局〕〔喜乐双胞胎〕〔名门养成:入骨相〕〔国师帅爆直播打脸〕〔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神级小说家系统〕〔绝品捉鬼系统〕〔刀镇星河〕〔西辽帝国〕〔超级拍卖行系统〕〔重生之传奇农夫〕〔邪侠古龙〕〔勤学领域〕〔我的大龄老婆〕〔快穿:男神真绝色〕〔鬼叫崖往事〕〔我就是大德鲁伊〕〔靓丽T台梦〕〔朝天大陆〕〔文艺女神改造计划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权宠 第306章 江湖纷争
    “什么?”宋清欢眉头狠狠一颤,诧异抬眸,眼中倒影满是诧异之色。

    沈初寒也皱了眉头,冷声道,“怎么回事?!”

    “三天前,季公子和叶姑娘突然同我们断了联系。”

    季流云和叶落离开时,沈初寒虽想派人护送,但季流云心知他现在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便婉言拒绝了。

    然沈初寒到底担心他们的安危,便将玄影手下沿路情报网的据点告诉了他,让他每到一处便报个平安。

    玄影说季流云和叶落断了联系,也就是说,季流云本该三天前联系他们的,却突然间没了音信。

    “何处断的联系?”他薄唇紧抿,眸光幽深。

    “就在季公子和叶姑娘刚离开昭国境内没多久。”玄影答,“原本他们该在三天前到达凉国境内的安平镇,但我们在镇上的据点却迟迟未收到季公子的联络信号。”

    沈初寒眉头皱得更紧了,呼吸有几分沉抑。

    “有没有查到什么?”既是三天前发生的事,玄影想必一定派人去查了。

    “查到了安平镇五里外的某处破败寺庙中,似乎有打斗痕迹,不知是不是季公子和叶姑娘他们留下。现在属下已派人以那处寺庙为中心,四处扩大搜查了。”玄影报。

    沈初寒敛眉,气息愈发沉郁。

    “加派人手去查,另外,派一队人去无忧谷探查情况,务必保护师父的周全。”他沉声吩咐。

    “是。”玄影应诺,匆匆退下。

    宋清欢却愈发心惊,抬眸望去,眉眼间写满了忧虑,“阿殊,难道你怀疑……此事与无痕宫有关?”

    若季流云和叶落此时还同自己在一起,那么此事,还有可能是自己的仇家所为。可他们已离开临都,再拿他们下手,未免有些太大费周章了。

    季流云本是江湖人士,最大的可能,是卷入了什么江湖纷争之中。可他们失踪之处,又有些蹊跷——

    昭凉两国的交界处。

    无痕宫上次活跃之处,便是凉国边境。

    再加上沈初寒派人去无忧谷的事,越发证实了宋清欢的猜想。沈初寒十有八九也认为,季流云和叶落的失踪,与无痕宫脱不了干系。

    “没错。”果然,沈初寒沉沉一点头,“之前子舒和落落护送你回来,虽未与苏娆正面交锋,但苏娆一定察觉到了她二人的存在。以她睚眦必较的性子,势必会派无痕宫的人去追查子舒和落落的身份。”

    “我担心,无痕宫此时已经知道了子舒和落落与师父的关系。李绪对师父恨之入骨,一定不会错过这个打击师父的机会,所以我才会担心师父的安危。”沈初寒沉声解释。

    宋清欢也陷入担忧之中。

    若季流云和叶落的失踪当真与无痕宫有关,这件事,一定不会那么轻易就解决。

    眼下,也只能等玄影那边调查清楚之后,才能再决定下一步该如何走了。

    *

    夏日已渐入尾声,这几日又连接下了几场雨,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凉意。

    这日,雨仍未停,淅淅沥沥,下得人心中有些烦躁。

    宋清欢没有出门,抱着小郡主在房中玩耍嬉戏。小郡主已经三个月大了,越发地玉雪可爱,不同于在宋清欢肚子里的安静,性子反倒越来越活泼起来,“咿咿呀呀”的自己也能玩一上午。

    有时候宋清欢也好奇,自己和沈初寒都是沉稳的性子,可瞧着自家女儿的模样,分明是个活泼好动的。

    这会子她正趴在软榻上,努力地仰着头四下打量,时不时嘴里还吐个唾沫泡泡出来,可爱极了。

    陪小郡主玩了好一会儿,小郡主渐渐有些累了,眼皮子耷拉下来,头靠在软榻上一动不动的,像个肉呼呼的团子。

    乳母上前,“王妃,奴婢抱小郡主下去歇着吧。”

    宋清欢看一眼女儿安详的睡颜,轻声道,“抱去里间睡吧,不用抱下去了。”

    乳母应是,轻轻抱起小郡主,在流月的陪同下进了里间。安顿好小郡主后,便行礼退了下去,只留了流月在房中看着。

    宋清欢起身走到窗前,看着窗外淅淅沥沥下个不停的雨,眉尖微微蹙着,眼底似有烦忧漫上。

    她深吸一口气,觉得有几分憋闷,便伸手将窗户推开了一条缝隙,立即有细细的雨丝飘了进来。

    “殿下。”沉星走上前来,瞥见她用手去接那雨丝,神情也有些恹恹,知道她在担心季流云和叶落的事,几不可闻地叹口气,“殿下也别太担心了,季公子和叶姑娘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

    宋清欢勾了勾唇角,露出一抹略显苍白的笑意。

    玄影那边一日没有消息传来,她便一日不得心安。

    在窗旁待了一会,沉星怕她着凉,劝说着将窗户给关上了。

    宋清欢正要转身去看看小郡主,忽然听到门外有侍女的声音传来,“王妃娘娘,府外有位姓容的姑娘求见。”

    姓容的姑娘?难道是容筝

    宋清欢眉头一挑,“叫什么名字?”

    “容筝。”

    宋清欢略有诧异。自上次去了两次沉香阁后,便传来聿帝驾崩和季流云叶落失踪的消息,她忙于了解朝中情况,无暇顾及其他,已经很久没去过沉香阁了,只派慕白去说过一声。

    收回思绪落了眉梢,看向沉星道,“沉星,你去接一下吧。”

    沉星应是,拿了两把油纸伞,同那侍女出了门。

    宋清欢去里间看了一圈,见小郡主睡得安稳,让流月好生看着,便退了出去。

    坐了没一会,淅淅沥沥的雨声中有细碎的脚步声传来。

    宋清欢估摸着该是容筝来了,走到了门口朝外望去。

    果见烟雨朦胧中,容筝撑了把油纸伞跟在宋清欢身后,身姿娉婷朝这边而来,细细雨帘中,愈显眉目婉约。

    两人行得近了,容筝一抬头,便瞧见了宋清欢,不由眉目一舒,露出一抹清浅笑意。

    到了廊下,容筝收了伞,朝宋清欢行了个礼,“王妃。”

    “阿筝今日怎的有空过来了?快进来说话。”

    沉星接过容筝手中的油纸伞,靠在墙边晾着,请了容筝进房间。

    “坐吧。”宋清欢请了她在书房坐下,沉星很快命人上了热茶来,又识趣地退了出去。

    容筝笑笑,捧过茶盏,茶水热度透过杯壁传入掌心,手心温度开始回暖起来。

    “先喝口水吧。”宋清欢盈盈浅笑。

    容筝点点头,捧起茶盏啜一口,尔后放了杯盏,朝宋清欢望来,神情略有几分腼腆,“未曾预约便擅自过来了,还请王妃不要见怪才是。”

    宋清欢笑笑,摇头表示无妨,并未急着开口,也不紧不慢喝了口茶水。

    容筝看着宋清欢,长睫眨了眨,轻启朱唇,“民女最新研制出了几味香料,有凝神静气的功效,本想着等王妃哪次来沉香阁时再交与您试试。只是您最近事务繁忙,民女便斗胆自己来了王府。”说着,从袖中拿出几个银质香球递了过来。

    宋清欢微怔,神色有一瞬间的异样。

    凝神静气的香料,好端端的,她突然送自己香料做什么?

    眸光在容筝有几分忐忑的面容上一掠,脑中忽然闪过一个想法,扬了扬眉梢,语气带了沉缓,“阿筝,你……你听说了我父皇之事,是么?”

    容筝眉梢一落,捧住茶盏的手微微一动,有些小心开口道,“民女……确有所耳闻,上次慕公子来时,也同他求证了。民女没什么可以帮到王妃的,担心王妃夜里睡不好,便调制了这几味香料送来,还请王妃不要嫌弃。”

    宋清欢微叹一口气,眼中有复杂情绪浮现,定定看她一眼,缓缓启唇,“阿筝,谢谢你。”

    原本她还诧异,容筝之前可从未来过寒王府,为何今日会突然过来。原来……竟真是听说了父皇驾崩之事,所以特地赶来安慰自己。

    心头浮上一阵感动,眼眶微微泛红,凝视着她澄澈的眼眸,再次诚恳开口,“阿筝,谢谢你。”

    容筝见她眼中雾气缭绕,未免也有几分感触,头一垂,摇了摇头,“王妃客气了。”

    她虽面容瞧着平静,心底却颇不是滋味。

    因为,她此番前来,其实还有旁的目的。

    自那日宋清欢现身沉香阁,她便时有疑惑。她总觉得,宋清欢学调香是假,想办法接近自己是真。

    可宋清欢是高高在上的寒王妃,便是没来临都之前,那也是名声在外的舞阳帝姬,怎会对自己一介平民起了兴趣?

    左思右想也不得其解。

    再加上上一次慕白救了她,她心中对宋清欢的情感,便愈发复杂起来。

    一方面,她能感到宋清欢待她的真诚,另一方面,她又害怕自己落入什么圈套之中,是以颇有些纠结。

    前些日子,她听说了聿帝驾崩的消息。果然,那之后,宋清欢便再未来过沉香阁,只派慕白来过一次,说最近太忙,可能要有一段时间不能过来了。

    她等了十来天,终究还是按捺不住心底的困惑。

    先前每次都是宋清欢去沉香阁找她,如果自己突然上王府拜访,措手不及之下,她会是怎样的反应呢?

    如果这一次,她对自己的态度还是一如从前,那她便觉得放下那些怀疑,回以一颗真诚的心。

    宋清欢不知她心中所想,把玩着手中精致的银香球,微微笑着,“其实也不急着这两天,你怎的不等雨停了再过来?”

    容筝回了神,压下有些混乱的思绪,也回以一笑,眸光有几分闪烁,语声倒是一贯的温润,“本来前几日就想来的,只是见雨下得大,便想着等几天,没想到阴雨绵绵,竟是没有停的趋势,正巧今日店里没什么人,便过来了。”

    宋清欢点头,将香球递给沉星,示意她收好,又看向容筝道,“对了,上次的事情,你还好吧?”

    容筝眸光流转,一瞬的怔愣过后,意识到她问的是上次容瑟派人对她下手一事,摇摇头,“我没事,多谢王妃关心。”

    宋清欢抿一抿唇,声线带了几分凉,“手足相残之事,我也曾经历过。阿筝,有的时候,你不必太善良。”

    前世容筝与容瑟的关系如何她并不清楚,但从上次的事件来看,这个容瑟,不是什么善茬。

    在这个世上,你越是良善,就越容易被人欺负。

    似想到那日容瑟的心狠手辣,容筝眸光中有冷意闪过,抬眸瞥见宋清欢关切的模样,渐渐卸下心房,语气微沉,“我以为,她素日虽对我常有妒忌,却不过是姊妹间的小打小闹,是以并未放在心上,谁曾想,她下手竟如此狠辣,分明是想要置我于死地。”

    一顿,抬起眉眼,弯了弯唇,语气似有和缓,“多谢王妃提醒,日后对她,我必回警醒,不会让这种事再发生第二回。”

    “嗯。”宋清欢漆烟如墨的眸子落在她面上,“你经常要出门,难免会有遇到危险的时候,下次最好带两名侍卫随行,就算不一定打得过对方,也好有人去找铁甲卫来。”

    听到“铁甲卫”三字,容筝眸光微顿,犹豫一瞬,似有些欲言又止。

    宋清欢瞥她一眼,刚待发问,忽听得里间传来“哇”的哭声,她忙看向沉星,“去看看是不是小郡主醒了,若是不想睡了,便抱过来吧。”

    沉星应是,急急进了里间。

    宋清欢转头看向容筝,歉意地笑笑,“抱歉,女儿怕是醒了。”说着,眸光微润,“你还未见过忧忧吧?”

    容筝微微瞪大了眸子,有几分好奇,“是仪嘉小郡主么?小郡主乳名忧忧。”

    “是啊。”宋清欢应了,余光瞥见沉星抱着小郡主走了出来,身后跟着流月,起身站起,将小郡主接了过来哄劝着。

    容筝也跟着站了起来。

    原本撇着嘴将哭未哭的小郡主在落入宋清欢怀抱后,“哼哼唧唧”的声音立马小了,“吧嗒吧嗒”嘴看着宋清欢,眸子像被水浸润过的烟葡萄。

    容筝在一旁瞧着,见小郡主肉呼呼的小手握成拳头,有些兴奋地挥舞着,顿时觉得心都软了下来,一眨不眨地瞧着,眼中甚是欢喜。

    宋清欢抬眸朝她看来,笑着道,“阿筝可要抱抱?”

    “诶?”容筝挑了挑眉,有几分激动道,“我……我可以么?”

    宋清欢笑着鼓励,“当然可以。不过……”她拉长了语调,带了几分玩笑口吻,“忧忧有些认生,若是她待会突然哭了,你也别紧张。”

    “好……好……”容筝小声应了,定了定心神,小心翼翼地将小郡主抱了过来。

    说也奇怪,刚离开宋清欢怀抱时,小郡主“哇”的一声,似果真要哭出来了,然而奇怪的是,一靠近容筝的怀抱,哭声却立刻又止住了,只瞪着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容筝。

    宋清欢微奇。

    容筝是第一次见忧忧,忧忧居然不认生,这可真是奇了。

    “殿下,小郡主好像很喜欢容姑娘呢。”流月笑着道。

    “是。”宋清欢抿唇笑言,“可能是因为阿筝身上的气味与落落有几分相似,所以小家伙有了安全感。”

    “落落是?”容筝好奇地抬眸望来。

    “是王爷的义妹。”宋清欢没有详细解释叶落的身份,只道,“她平日里也时常接触些药材香料之物,身上沾染的气味约莫与你相似。”

    容筝点点头,见怀中的小郡主动了动,忙收回心思,小心翼翼地抱着她,也不敢太过动弹。她从未抱过孩子,颇有几分手足无措,但看到小郡主可爱的模样,也不由笑弯了眉眼。

    只是,小郡主到底身份尊贵,容筝也不敢抱太久,很快将小郡主递给了宋清欢。

    坐了一会,不好打扰太久,便起身告辞。

    宋清欢见窗外雨正好停了,手头上又有些事还没完成,便也未多留,叫流月送她出府。

    容筝行礼告辞,退出了房间。

    刚出门,抬头一看,见一人正朝这边而来,玄衣短打,步履匆匆,虽低垂着头,容筝还是一眼便认出来了她是慕白。

    心跳微滞,脚步竟也慢了下来。

    慕白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竟一直不曾抬头,容筝晃神间他已走到了跟前,这才意识到面前有人,抬眸看来。

    容筝吓了一跳,身子下意识朝后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诱妻入囚:霸宠重〕〔洪荒之凤族圣皇〕〔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男主多少钱一斤(〕〔重生六零俏媳妇〕〔成为首富〕〔名门婚约:霸道总〕〔总裁太坏,娇妻要〕〔人生若能两相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