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亿甜心万亿宠〕〔墨少的代孕婚妻〕〔欧若拉启明〕〔红楼大官人〕〔娇妻甜如蜜:战少〕〔超级基因猎场〕〔凤凰于飞:公主不〕〔都市全能至尊〕〔妙医鸿途〕〔我家娘子猛于虎〕〔贫道要写书〕〔系统的末世体验馆〕〔带条锦鲤打篮球〕〔点石成魔〕〔明朝当官那些年〕〔网游之霸血三国〕〔制服男神计划〕〔禁若寒渊〕〔老攻眼里只有他〕〔乡村透视小狂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权宠 第265章 舌战众臣(二更)
    沈初寒玩味地一挑眉,没有说话。

    昭帝脸色沉了沉,眸中有异色闪过,显然将君彻的话听到了心里。尽管一直刻意忽略,可长久以来梗在心里的那根刺,到底还是一直埋在那里,只要被人提起,便觉刺得慌。

    君彻将昭帝的神情尽收眼底,眸色有几分意味深长。他睨一眼昭帝,接着又道,“父皇,您想想看,沈相一直生活在凉国,此时却突然说自己是三皇弟君殊。昭凉凉国有不少利益冲突,我们怎知他不是凉国派来的奸细?此事若没有确凿证据,又如何能服众?不仅仅是儿臣,朝中大臣,怕是也会有诸多怀疑。”

    昭帝的神情愈发动摇,欲言又止地看一眼沈初寒。

    沈初寒心如明镜,知道昭帝这是被君彻说动了,可他偏不说话,端看昭帝要如何开口。

    君彻心思转了转,缓了口气道,“父皇,儿臣并非刻意要针对谁。他若能摆出真凭实据,儿臣一定亲自登门向他道歉。”

    说着,挑衅似的看向沈初寒,“沈相,你意下如何?”

    昭帝沉默一瞬,终于开口,“彻儿,其实殊儿的模样,就是最好的证据。”微微一顿,接着道,“不过你说得也有道理,要想服众,就必须拿出铁证来,光凭朕一人直言是不够的。”

    他转向沈初寒,叹一口气道,“殊儿,如此看来,只能委屈你了。”

    沈初寒冷冷一勾唇,“但凭父皇吩咐。”

    昭帝“嗯”一声,又看回君彻,“但不管怎样,殊儿朕是认了,滴血认亲的事宜朕会尽快叫人去安排,你也莫要再唤他沈相了,他是你三皇弟。”

    对昭帝而言,他既惊讶和不喜沈初寒的突然回归,却又有一丝小的庆幸,这庆幸,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出现能对君彻起到制衡作用,还因为那人。

    听他语气已有了明显的不悦,君彻自不好再顶撞他,点头应下,“是,父皇。”

    昭帝便又堆了笑看向沈初寒,“殊儿,你别介意。”

    沈初寒摇头,神情淡淡,“不会,父皇也是在为儿臣考虑。”

    昭帝微舒一口气,看向他身后的亲兵,笑容淡了淡,“殊儿,这些士兵……?”

    沈初寒顺着他的视线朝后望去,语气一贯的清冷,“儿臣此番冒着巨大风险归国,得罪的人不少,带这些亲兵上京,也只是为了确保儿臣的安全罢了。”

    他转目看向萧濯,“萧濯,派人将他们带至城郊驻扎,不必跟着进城了。”斜眼睨一眼昭帝,“父皇,您能理解儿臣的担忧对吧?”说着,已有所指地瞟向君彻。

    昭帝脸色有几分难看。

    虽然两千亲兵并不算多,但就这么驻扎在城郊,怎么看都是个赤裸裸的威胁。只是沈初寒话里的意思也很明白了,他一回来君彻便这么针对他,倘若手中无兵,他便成了砧板上的鱼肉,这部分兵权,自不可能弃。

    昭帝心中埋怨了君彻一通,却也无计可施,勉强扯出抹笑意,点头应了。

    萧濯自下去安排不提。

    “对了。”昭帝朝后张望一番,“怎不见舞阳帝姬?”

    他之所以这么快便接受了沈初寒的身份,还有一个原因便是舞阳帝姬。

    她手中持有苍邪剑,沈初寒既恢复了身份,那么舞阳帝姬便成了昭国的三皇子妃。从大的方向来说,苍邪剑也算成了昭国的所有物。

    对他这么个野心勃勃的人来说,虽不知苍邪剑究竟有何妙处,能冠上“得苍邪得天下”的名头,但光是苍邪剑所代表的含义和无上荣光,就足以引起他的觊觎。

    先前他将假的苍邪剑放在无垠陵中,却被舞阳帝姬识破,只得被迫交出了苍邪剑。

    其实,他一拿到苍邪剑时便将剑拔了出来,却怎么也没想到,苍邪剑竟是一把断剑!

    拔剑出鞘时,他却是感受到了那股龙吟虎啸的剑气,激荡四方,可是偏偏,剑刃处却断裂开,散发出凛冽寒凉的银光。

    这个发现,让他震惊无比。

    从来没有任何消息表明,苍邪剑竟是把断剑。可是,这样的凛冽剑气,分明不可能造假。而且,从苍邪剑出土到送来昭国,一路都是他的心腹经手,也不可能被人掉包。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

    苍邪剑的确是把断剑。

    这么看来,之所以传出“得苍邪得天下”的流言,十有八九不是这把剑本身,而是有别的原因。

    所以他命人仿造了一把完好无损的剑出来,企图蒙混过关,然后留下真的苍邪剑悉心研究。

    只是,他尚未研究出个所以然来,便被舞阳帝姬给识破,心中自然不甘。

    可如今舞阳帝姬既成了他昭国之人,他便有借口再借苍邪剑一观了。只要他参透了苍邪剑中的秘密,这天下,他必唾手可得!

    听到昭帝问起宋清欢的名字,沈初寒微微一挑眉,“儿臣此番回昭,一路凶险万分,不想让她一起跟着冒险,便暂且将她留在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待这边一切安定下来后儿臣再接她来临都。”

    昭帝“哦”一声,眼中有浮光闪过。

    看来,他果然对舞阳帝姬宝贝得很。这样他便也放了心,虽然是自己的儿子,但毕竟这么多年未见,他成长的速度,已大大超乎了自己的预料,甚至有一种他再也无法把控的感觉。

    但只要他还有弱点,事情就好办得多。

    心神微定,笑笑道,“听说舞阳帝姬怀孕了?”

    沈初寒点头。

    昭帝笑得愈发和善,“看来,朕很快就要当皇祖父了。”

    见昭帝和沈初寒越发父慈子孝的模样,君彻心有不甘,听得这话,皮笑肉不笑地插话道,“恭喜父皇了。”一顿,看向沈初寒,眸光深沉,“也恭喜三皇弟了。”

    昭帝嘴角的笑意深了深,拍了拍两人的肩头,“好!这才是朕想看到的样子。”他舒一口气,“好了,以后多的是时间叙,先进城吧。”

    两人应是。

    昭帝便回了马车,沈初寒依旧翻身上了马,跟在大部队后进了临都。

    沈初寒进临都,昭帝的态度便很鲜明了。

    这个消息顿时在四国间激起了千层浪。

    先前这个消息,四国是从不同渠道获知,说起来还是真假未明。可此时便是彻底盖棺定论了。

    四国间原本因夺剑大会元气大伤,表面上氛围安稳下来,却因这事,地下汹涌的暗流渐有浮出表面的趋势,一时间,各国都蠢蠢欲动起来。

    当然,此时的昭国,也同样不平静。

    朝中大臣分了两派。

    被君彻拉拢的一派自然是对沈初寒的身份百般质疑,而另一派则持观望态度,在昭帝的态度未明之前,不敢轻易表态。

    而支持沈初寒的人,自是寥寥无几。

    休息了几日,沈初寒上了朝——

    这是他第一次以昭国三皇子君殊的身份,站在昭国臣民面前。

    朝堂上。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有怀疑,有审视,有惊诧,有敌对。

    沈初寒却神情平静,无畏无惧。

    然而说实话,他只要长身玉立站在那里,那些曾经年纪稍大的臣子,见过沈初寒小时候的模样或者见过萧贵妃之人,心底便再明了不过了。

    沈初寒他,周身的气质,实在与萧贵妃太像了。明明五官中只有眼睛神似,可不知为何,就是让人能想起当年风采冠绝的萧贵妃。

    心中慨叹,纷纷低了头。

    这局棋,也不知今后会是怎样的走向,目前看来,还是暂且不要站队为好。

    昭帝很快进了殿,看一眼立在一旁的沈初寒,微微颔首,在王喜的陪同下走上了上首的龙椅。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臣行礼。

    昭帝手一抬,“诸位爱卿平身。”

    窸窣声响起,众人起身,在原地站定。

    昭帝扫一眼众人,“今日早朝,朕要宣布一件很重要的事。”语气一顿,目光落在前头的沈初寒面上。

    “朕的三子君殊,竟失而复得,朕倍感欣慰!”

    人群中响起了窃窃私语之声,落在沈初寒身上的目光,愈发肆无忌惮起来。

    这时,有臣子出列,不动声色地看一眼沈初寒,行礼道,“皇上,请恕微臣斗胆,微臣以为,三皇子在当年前往凉国为质的途中便已意外身亡,如今却突然传出昔日叱咤风云的凉国丞相竟是当年身亡的三皇子,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他话音落,底下便有人附和。

    昭帝一眼扫去,都是平日里与君彻走得近的大臣。

    看来,君殊的出现,果然让君彻产生了极大的危机感。

    昭帝看向沈初寒,示意他可以开口。

    说实话,这个问题,他也有些想不明白。虽然他确定沈初寒便是君殊,但他当初如何从那场大火中逃脱,又是如何一步步登上凉国丞相之位的,这些内情,他也确实很想知道。

    沈初寒冷冷一勾唇,语声清寒开了口,“当日那把火,其实是有人想置我于死地。好在我发现及时,赶在火势蔓延前逃了出来。为了摆脱幕后黑手的追击,我同萧濯一道,拖了两个侍卫的尸体进去,假装是我们的尸体。只是,仓促之下到底无法将现场布置得十全十美,想来还是被人发现了些许端倪,我和萧濯逃出营帐后,仍有人追来,试图查到我们的行踪。万般无奈之下,我们只好继续往凉国方向走。”

    说到这里,语声愈寒,似有若无在君彻面上一扫,接着开口道,“我们知道,若是我们的身份稍有暴露,等待我们的,便只有陈尸异乡的下场,所以我们隐姓埋名,一直谨小慎微,才最终在凉国站稳了脚跟。”

    “至于我为什么选在现在回来,是因为——我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有了资本同那些欲置我于死地之人抗衡了。”

    他的话音落,殿内已是死寂。

    当年萧贵妃宠冠后宫,他在其他人眼中,自然成了难以拔出的眼中钉肉中刺。虽然昭帝并不待见他,而且萧贵妃在那段时间也因病去世,但谁又能保证昭帝不会因萧贵妃之故而对他心生怜悯?

    若等到他摆脱质子身份归国那日,也许他们后悔都来不及了,所以,要将所有可能危及到幕后之人的因素都扼杀在萌芽状态。

    皇族厮杀,从来都是无情。

    沈初寒虽未点名道姓,但稍微对当时的情形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他指的是谁,或者说,是谁和谁。

    君彻的脸色有几分难看,低垂着头,眼中一抹怒火。

    是的,在场之人都不是傻子,沈初寒这话,就差没直接说出是何人在幕后指使了。当年之事,他虽年幼,但皇族之人向来早熟,自然知道来龙去脉。

    此时被沈初寒旧事重提,还都是于自己不利之事,脸色自然不好。

    而昭帝的脸色,也跟着沉了下来,眸光中透出一抹犀利,在众人面上狠狠一扫。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六零俏媳妇〕〔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诱婚攻略:高冷老〕〔网游之十倍暴击〕〔诱妻入囚:霸宠重〕〔英雄?我早就不当〕〔武道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