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只想当个牧羊人〕〔星际剑神〕〔龙凤双宝:老婆,〕〔哈利波特之贵族荣〕〔海贼之血旗天下〕〔重生军嫂有福气〕〔绝品逍遥神医〕〔二次元女友攻略系〕〔龙裔入侵〕〔变身之我真不是NP〕〔三国之吾乃韩州牧〕〔金刚骷髅〕〔仙三代的日常生活〕〔超级神召唤〕〔副本入侵者〕〔杀出个位面〕〔杀毒猎人〕〔全球都是轮回者〕〔超级海岛大亨〕〔丹道宗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权宠 第257章 复活我妻子
    宋清欢一怔,喃喃重复了一遍,“她找到了你?”

    沈初寒点头,眼神有几分飘忽,似乎陷入了过往的回忆中,“玉衡岛难找,扶澜族族人向来不想被外人发现,所以成功上岛,还只是第一步。”

    宋清欢皱了皱眉,“岛上有什么?”

    “岛的外围遍布巡逻的扶澜族族人,一旦发现异常,便会立刻上报给族中长老。”

    “族中长老?”宋清欢眉头一挑,有几分不理解。

    沈初寒前世命人搜集了许多关于扶澜族的资料,所以对于这个神秘的族裔,了解得自然要比宋清欢多,他看她一眼,沉沉开口,“扶澜族不同于云倾大陆上的国家形式,其族群,实行的是长老和圣女制。”

    “扶澜族中有金木水火土五大长老,由资历最老实力最强的族人担任。而圣女,则族中灵力天赋最强之人。”

    “灵力?”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宋清欢眉头皱得更紧了。

    “具体什么是灵力,我们也查不到详细资料。不过依我看,大概是如同内力一样的灵气。”沈初寒沉声解释。

    “那你上了岛之后……?”宋清欢点点头,思维跳到了最重要的问题上。

    “扶澜族的圣女在族中是天神一般的存在,我当时虽不确定她能预知天命医死人的能力是真是假,当时也只是抱着不肯放过一丝机会的决心。但我心里很清楚,就算我上了玉衡岛,若是被岛上族人发现,他们也不可能客客气气地就直接带我去见圣女。在没有摸清他们对异族人的态度之前,我不敢赌。”

    “玉衡岛位于无妄海中,其实是个占地很大的岛屿,但扶澜族在岛的四周施了**,常人根本无法发现,更无法靠近。其背面是高低起伏的山地地形,越往南则地势越平,也是所有族人的主要聚集地。”

    “我了解到这点后,为了避开有可能遇见的巡逻兵,带着你从北面上了岸。因为此处人烟稀少,巡逻兵也较少,总算是有惊无险地到了玉衡岛上。我知道,如果直接去求见族中圣女,胜算实在太小,所以……我决定来硬的。”

    宋清欢微惊,诧异扬眉,“你……你想威胁圣女?”

    沈初寒苦涩地扬了扬唇,“当时那种情况下,我只有这一个选择。若是失败,大不了就是一死,这样,也许我还能与你在另一个世界再相见。”他炙热和缠绵的眸光落在宋清欢面上,“没了你,我便失去了在世上的唯一留恋,所以根本就没什么好害怕的。”

    宋清欢听得心中酸涩不已,也不知该说什么,只得用力抱紧了他的腰,轻轻开口道,“然后呢?”

    沈初寒眸光幽深,目光越过宋清欢肩头,看向虚无前方,眼前又出现了前世的场景。

    那日,他千辛万苦上了岛,将船只藏好后,又找了处山洞,将宋清欢的尸身仔细藏了起来。既然已经决定来硬的,那边只有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扶澜族族人之中,悄悄找到圣女,然而以性命相威胁,让她无论如何也要复活宋清欢。

    只是当时天色已晚,沈初寒对玉衡岛的地形又是根本不熟,为了防止做无用功,他只得按捺住心中焦急,暂且在山洞中待着,准备等到第二天再动手。

    那是极其漫长的一夜。

    沈初寒心中焦急,一宿没睡,好在当晚便在风平浪静中过去了。

    第二日清晨,太阳很快升起,瞬间照亮了前方的路。他稍作准备,找了些树枝树叶将宋清欢仔细盖上,确定看不出什么端倪后,这才钻出了山洞。

    扶澜族族裔的聚集地在玉衡岛南面,中间隔了一大片茂密的森林,林中树木茂盛,绿意森森,从外面望去,完全看不见里面有什么,只隐隐觉得有些阴森可怖,想来不会是一条简单轻松的路。

    若戏论起来,要想到达难免族裔聚集处,最保险的路线便是沿着海岸线一路过去。但玉衡岛太大,海岸线太长,若这么沿海岸线走过去,也不知会走到何年马月。沈初寒不想耽搁时间,便选择了横穿森林这条路。

    带上干粮水等一些必备品,他豪不犹豫地钻入了莽莽丛林。

    进了森林便发现,他的预感果然是准确的。林中树木众多,都是些常青树种,枝叶交错,遮天蔽日,仿佛在头顶罩了一个巨大的穹顶,漏不进一丝阳光。明明是白日,却像黑夜一样幽黑。

    好在沈初寒早有准备,取出准备好的火折子和简易火把,点燃了火把照亮前行的路。

    火光四下一照,他才发现,原来林子里不光树木繁茂,还有许多湿湿的雾气,似乎没有毒,但是十分浓烈,导致能见度很低,便是燃了火把,也只能照亮五步之内的路。

    尽管前路看上去艰险重重,但他已经进了森林,自然不肯再放弃,当下也来不及多想,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

    一路走得并不顺利。

    林中果然有各种各样的陷阱,大型的食肉动物倒是没碰到,但各种毒蛇毒蜘蛛层出不穷比比比皆是。而且越往里就越难走,前行的路完全被那些疯长的野草藤蔓堵死,要奋力才能劈出一条道来。

    沈初寒丝毫不敢掉以轻心,将若水件握在手中,警惕地提防着四下的情形。

    偶尔走到树木稍微稀疏一点的地方,能看到射入林中星星点点的微弱阳光,借此来判断外界的时辰。

    走了一天多,到了第二日晌午。

    也不知走了多远,一路绷着神经过来,完全身心俱疲。但越是这个时候就越不能掉以轻心,沈初寒稍作休息,便又重新出发。

    没走多远,前头突然出现一种浓烈的芳香,强烈地冲入脑中。

    沈初寒四下一扫,目光很快定格在前方不远处几多娇艳的花朵之上。那花朵呈含苞状,紫色的花瓣包裹得紧紧的,更奇怪的是,那多花差不多有半人高,同周边的灌木植物比起来,简直是太显眼了。

    沈初寒眉头一皱,眸光愈发警惕。

    鲜艳的色泽,馥郁的芬芳,还有不寻常的高度,这几朵花一定不是普通的话,看着似乎很像只在书里看过却从未亲眼见过的食人花!

    定了定心神,沈初寒手持若水剑,一步一步朝那几朵花靠近。

    还有一步之遥,他抬起脚,刚要迈步,突然觉得脚下一沉。低头一瞧,只见有密密麻麻的根须从土壤中破土而出,如蜘蛛丝一般飞快地缠上了沈初寒的脚背脚踝,一股巨大的力道将他往旁边扯。

    沈初寒暗道不好。

    他一直以为只要小心不碰到这些食人花的花瓣,自己便能安全通过此处。却不想,这些密密麻麻的根须,才是食人花诱敌人的真正武器。

    他没有慌张,举剑就坎。

    被砍断的根须蜷缩着收回,可不过瞬间,又有更多的食人花根须涌了出来,如藤蔓一般,不断地攀着沈初寒的身子往上生长。

    对于沈初寒而言,他砍掉根须的速度,根本就不及这些根须疯长出来的速度。

    眼见着越拖越离那几朵食人花最近,沈初寒容色未变,冷静地打量着身后的食人花。

    许是感受到了猎物的气息,原本只是花瓣紧紧包裹在一起的模样,这一刻花瓣却徐徐张开,露出一头一条状似蛇信的巨大猩红舌头来,“嘶嘶”地蠕动着,仿佛下一刻就要将人懒腰卷起。

    沈初寒眸光一冷,似想到了什么,费力举起手,找准位置,握住若水剑就朝那食人花的舌头刺去。

    只是,他的剑尖还未落在那猩红舌头之上,身后忽有一道凌厉气流飞来,只听得“铮”的一声,那食人花的舌头被瞬间斩成了两段,掉落在地。

    舌头一断,原本鲜艳紫红的花瓣迅速枯萎,缠住沈初寒全身的根须也刹那间退得无影无踪。若不是那枯萎的食人花就立在路旁,沈初寒都会以为方才那惊险一幕只是幻觉。

    想到方才那道气流,他握了握剑柄,转身望去。

    此时正值晌午,阳光正好,有细碎的阳光透过枝叶的缝隙漏了进来,照亮了前方的情形。这时,只见缥缈白雾之中,有一人凌空而来,一袭白衣素裳,轻纱遮面,看不清容貌,气质却是清冷出尘,泠泠若高山雪莲。

    来者,是一名女子,因用轻纱覆面,看不出年纪,只能瞧见一汪澄澈通透的眼眸,灵透得仿佛能望穿人心。

    那是沈初寒第一次在他人面前产生无处遁形的感觉,不免皱了眉头,直觉此人来头不会小。

    那白衣女子双袖轻轻一拂,阳光下,衣袖上用银线绣的鸾鸟纹样一闪。她双足落地,眸光凉淡地看向沈初寒。也不知是不是错觉,眼底似有诧异一闪而过。

    白衣女子定定打量沈初寒片刻,方缓缓开了问道,‘你并不属于这里,却是为何而来?”她的声音,亦如她的气质般清冷,似泠泠泉水流光,却又带着雪山之巅的冰凉,已久阅尽人事的沧桑。

    虽然面貌不显,但从声音听,这女子大概已三十来岁了。

    沈初寒的目光从她面上下滑,掠过她衣襟和衣袖处的鸾鸟纹样,还有裙摆上如流波一般隐隐闪动的莲花刺绣,心中闪过一丝猜想。

    这个猜想,让他生出几分欣喜的感觉。

    见眼前的女子并没有坏心的模样,他微微舒一口气,试探着开口道,‘阁下可是扶澜族圣女?‘

    听了沈初寒这话,女子的眼神没有丝毫波动,依旧清透得如同高山上冰雪,只无悲无喜地望着他,沉默不语。

    沈初寒不知这白衣女子为何会突然出现,但她既然到了这里就必有自己的原因。如果她当真便是他要找的扶澜族圣女,那便省了他太多的麻烦,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

    微微提了嗓音,对着女子礼貌一揖,又问了一遍,‘阁下可是扶澜族圣女?‘”

    白衣女子泠泠一勾唇,带着捉摸不透的语气,“在问他人之前,阁下是否应自报家门?”

    从方才白衣女子露的那招来看,她的武功绝对不弱,甚至有可能在沈初寒之上。沈初寒向来是谨慎的性子,在未分清楚敌友之前,并不会贸然出手,见她问起,也不隐瞒,沉声开口道,“在下沈初寒,不知阁下芳名?”

    朦胧轻雾中,女子眉尖微微一蹙,清澈双眸中有一丝异样飞快闪过。

    只是雾气缭绕,沈初寒又行了一天一夜,方才还与食人花殊死搏斗了一番,精神状态并不算太好,也不知他究竟有没有看岔。

    女子顿住不说话,目光却一直落在沈初寒的面上。片刻,才终于再次开口,“你找圣女何事?”

    沈初寒心内的石头一松。

    听她这口气,分明便是他想要找的扶澜族圣女了,当下一喜,对她行了个礼,语气愈发沉稳,“沈某今日前来,是有一事相求,还请圣女成全。”

    “请说。”白衣女子面无表情。

    “听闻圣女有起死回生的能力,在下历经千辛万苦找到这里,就是想让圣女帮在下复活一个人。”

    “谁?”她没有否认沈初寒的第一句话,这让他眼中的喜悦更甚。

    来之前他其实无数次怀疑过,一开始他并不大相信有玉衡岛和扶澜族的存在,听到这个传言后,权且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情,让玄影派人四处搜集玉衡岛和扶澜族的信息。

    在翻阅了许多资料,他才敢完完全全确认,玉衡岛和扶澜族都是真实存在的,只是其位子太过隐蔽,扶澜族这一族又太过隐世,所以才很少有人能成功上岛。

    如今,虽然他已经确认了面前这女子便是扶澜族圣女,但究竟圣女有没有起死回生的能力还很难说,也许,只是扶澜族人为了美化自己圣女的一种说法罢了。

    此时听得白衣女子用这样的口吻问话,心中蓦地一松,看来,起死回生之传言,十有**是真的!

    他定了定心神,抬眸看向白衣女子,语气坚定,眸光深沉,轻启薄唇,缓缓吐出了三个字,“我妻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特种兵之超级大少〕〔英雄?我早就不当〕〔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冷酷总裁霸爱妻
  sitemap